解放军少将:美国航母若赴黄海将成活靶子

南洋水师 收藏 0 5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梁茵:各位好,我是梁茵。7月3日,美军核动力航母乔治-华盛顿号返回了位于日本神奈川县的母港。根据美方有关的人士透露说,这艘航母为了参加定于在黄海举办的美韩海军联合演习,会在近期的时候再次离港。对于美韩军演,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马晓天,日前在接受凤凰卫视记者采访时公开表态说,我们非常反对。


梁茵:对于美韩军演,中国军方非常反对的依据到底是什么?如果美军航母真得开到黄海上来,到底究竟谁会更担心一些。今天我们为您请来一位专家,军事科学学会副秘书长罗援将军。欢迎您罗将军。首先,请您帮我们来分析一下,中国军方的这次公开表态说,我们非常反对美韩的军演,我们非常反对的依据是哪些?


罗援:马晓天将军说我们非常反对美韩在黄海地区进行联合军事演习,是有充分的理由根据的。我想理由可能有这么四点:


第一从安全理念来看,毛泽东曾经有一句话,就叫睡榻之畔,岂容他人酣声四起,就是我睡觉床的旁边,不允许别人打呼噜。你打呼噜都不允许,你到我的门口玩枪舞剑,我能允许吗?中国是一个有历史记忆的民族,她不是一个健忘的民族。就是黄海地区,在历史上,我们是有历史伤痕的,多次外敌入侵,都是从黄海作为一个门户进到内陆,进入京津唐心脏地带。


所以在这方面我们是有这个历史记忆的,我们可以反问一下美国人,就是如果中国和美国的邻国,在它的东海岸、西海岸进行联合军演,美国有什么感受,就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你感觉非常不好,你不能强加给中国,这个就是从安全理念上来讲。


第二个是从地缘战略上来讲,黄海地区确确实实是京津的门户,咽喉要地。美国的航空母舰,刚才讲的乔治-华盛顿号,这个航空母舰,它的作战半径是六百公里,如果加上舰载机它的作战半径是一千公里,它可以涵盖我们的华北和辽东半岛大部分地区。


在这方面,我想作为我们的战略思维来讲,它的最低底线,就是要从最坏处着眼,就是要有一种忧患意识,要防患于未然。战略思维的最高境界就是要不战而屈人之兵。要预防危机,所以我们表示一种非常反对的态度,它本身就是在进行预防性外交。


我们非常反对的第三条理由,就是从维护朝鲜半岛的安全与稳定来看。现在朝鲜半岛因为“天安号”事件已危机四伏了,你何必再火上添油呢?而且说城门失火,你不能殃及池鱼。你城门失火你跟中国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跑到中国家门口来搞这个联合军事演习?美国它应该有这种历史记忆。曾经就因为朝鲜半岛的问题,曾经殃及池鱼,但是中国不是一条鱼,历史证明中国不是一个随人摆弄的一条鱼,他是一只虎。


梁茵:是一条龙。


罗援:是一只狮子。这是我讲的,从维护朝鲜半岛的局势来看,我们要作出一个强硬的反应。


第四个,从中美关系特别是中美军事交流这方面来看。马晓天副总长已经讲了,影响中美军事关系的三大障碍,其中一项就是美国的军机、军舰,频繁的到我的东海南海地区进行高强度的军事侦查,你这次军机、军舰来了还不说,你还把航空母舰加上了。


航空母舰是有很强的侦查预警能力的,有很强的作战能力的。所以航空母舰来了,它肯定带着一个使命,它就是要进行军事侦查,它就是检验美国的军事预案。


不管你说你这次演习的目标是对谁,但是你的航空母舰来了,它就有这种使命。它说进行一个反潜演习,但是你到了黄海地区,你就是为了把我们的海军,把我们的潜艇部队封死在第一岛链之内。


以前美国老是说中国军事威胁论,现在来看不是中国军事威胁论,我没有到美国的东海海南进行侦查,是你美国的航空母舰到了我们的家门口,所以不是中国威胁论,而是美国军事威胁论。


梁茵:现在美国提出的理由,就是我离你再近,但是我们仍然是在公海这个地方,我们没有违反国际法。我们是怎样去看这样一个问题,就是它一次、一次,尽管它没有越界过来,但是离我们非常近?


罗援:这就是刚才将的地缘战略,你是到我们的京津门户,你这离我已经是非常近了,虽然你是在公海,离我们的领海太近,而且这应该是我们走向世界的出海口。你在我们的出海口上来进行联合军演,实际上就带有战略侦查的目的,带有进行军事预案检验的目的。


梁茵:而且这次跟以往的联美韩的军演有一个区别,以往的美韩军演都是在朝鲜的东海岸。那这次对我们来说,我们也比较的的敏感,就因为它是在西海岸,因为天安舰是沉在韩国所谓西海的这个位置,是这个地理位置也是有所区别的?


罗援:东海岸,西海岸,但是你在什么地方演习,那是你美国和韩国的的事,但是你不能危及我们。刚才我讲了睡榻之畔,岂容他人酣声四起。


梁茵:在这个美韩军演的这个整个的事件从六月初就开始吵吵嚷嚷的,这个消息尽管它是一再的推迟,但是这个最触动中国人的神经的就是航空母舰,就是乔治-华盛顿号。但是美国人似乎在这个华盛顿航母问题上也是支支吾吾,一会儿说来,一会儿说又不来,现在你要看,它又返回去了。我们就想知道美国人到底在用航母在做什么?它是想刺探中国人的反映吗?如果你真的开来了,从我们军方的观点看,我们真的会害怕你吗?


罗援:对于航空母舰这个事,我可以说两句话。第一我们是坚决反对,第二我们是不怕。坚决反对,我们刚才已把我的理由表达了。


梁茵:有刺探的技能。


罗援:从几个方面来看,我们应该是要反对的。从不怕来看,我们可以回顾一下历史,美国的航空母舰也多次到我们的领海附近进行巡弋,或者是一种威慑。大家都记得1958年的823炮战,那次美国来了多艘航空母舰,但是毛泽东根本就不理他这一套,打打停停,停停打打,情况对我有利就打,情况对我不利我就不打。而且当时提出的一个就是只打蒋舰不打美舰,直接打蒋间接打美。结果我们一朝蒋舰打炮,美舰赶快跑到12海里以外,它说这是公海,你不能再打我了。毛泽东就得出一个战略判断,美国在台海地区它是采取的战略守势,而不是战略攻势,这是一个历史记忆。


还有一个历史记忆,就是96年的台海危机。美国派两艘航空母舰到我们的台海地区进行军事威慑。当时我们正在进行导弹实射演习,当时我们的前几发导弹是在美国航空母舰来之前我们打的,后几发导弹美国航空母舰来了之后,我们照旧打的。


美国人得出了一个战略结论,就是一旦美国进行军事介入,中国人民和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决心和意志绝不动摇,所以说在这问题上,我们不怕。现在如果美国再派乔治-华盛顿航空母舰到我们的近海,就是黄海地区,你说到底谁更怕一些?


梁茵:就是58年的时候,我们都不怕,今天从我们的的军事力量来说,我们更不怕。


罗援:从这个方面来讲,它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活靶子,给我们提供了一个知己知彼的机会。为什么说给我们提供了一个知己知彼的机会呢?你打仗要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首先我要知己,就是你的航空母舰来了,我要先检验我的一些侦查预警和感知系统灵不灵,它能不能看到你,这个我们可以进行一个检验。


另外,对我的一些连通系统,它能不能连的上,再一个我们的快速反应能力,你能不能做的非常灵敏便捷,还有我们的联合打击能力,它能不能打的准,打的狠。这就是对我们的作战能力是一个检验。


另外,你既然送上门了,我们也可以对你逼近观察一下,我们可以看一下你的航母编队,你这个航母的最佳的作战阵位在什么地方,你的航母编队是怎样编成的,你的这些通讯联络包括你的作战技术指标,我们都可以进行逼近观察,以前老是说中国对你进行了侦查派间谍了,现在我们不用了,你送到我们家门口了,我当然可以看一下了。


以前我们搞军事演习,我们还要搞这个红蓝对抗,还要找一个蓝方,还要有个成本,现在成本不要了,现在美国直接给我们当蓝方。


梁茵:我们可以实战演习了。


罗援:我们就可以进行实地的模拟的演习,所以这个美国应该更怕一些,如果美国要把这个担忧去掉,你最好的办法就是你最好别来。


梁茵:所以说,我们现在也怀疑,它现在这个航母是返回去了,而且对这个航母到底来不来,它现在也没有明确的答复。其实是它自己心虚的。


我们还想请罗将军详细的分析一下,如果它这个航母真的到我们这个近海来了以后,它哪些方面,它航母舰队的哪些方面,航母的哪些技术能够暴露在我们面前,我们怎样给它做一个探底?


罗援:比如它的C4ISR系统,它的结点在什么地方,它要进行演习,它就要把这些问题要全部都开通,它要进行实际,那就给我们提供一个机会,这个C4IS R系统,以前我们还没有近距离观察它们的一个机会,现在有这么一个机会。


另外,和韩国进行联合军演,它的通讯使用的一些文本、频道,这个也是保密的,虽然这次开通的肯定不是作战用的通讯频道,但是我们基本知道他们通联的基本方法是什么样的。


另外,它们要进行联合军演,它们在什么阵位上,航空母舰不是所有的位置都可以去,有的地方可能不能去,有的是它的最佳作战阵位,我们也可以进行这种观察,这不是我们有意的去刺探这个军情,是你送上门来的,你让我们看。如果你不想暴露这些秘密,我觉得你你最好的办法就别来。


梁茵:你也别那这件事再忽悠我们。


罗援:你也别拿它说事。


梁茵:好,非常感谢罗将军。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