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的风铃 作者:闵月

kyxzj 收藏 1 103
导读:[face=楷体_GB2312]金色的风铃 作者:闵月 一阵凉爽的微风轻轻拂过,淡蓝色的窗帘下一长串金色的铜片风铃便轻巧的摇摆起来,叮叮铃铃,羞涩的小声吟唱着它快乐的歌。 窄窄的窗台上搭着一块长木板,上面整齐的堆放着一些小学生的作业和几本教师用书,窗台角上挤着一盏台灯,粉粉的灯罩下雄赳赳的站着一只胖乎乎的笔筒熊,宽厚的背上装了几只笔,肚子上镶嵌着一个精致的相框,照片上的女孩子高高的扎着马尾,甜甜的笑着,一对乌溜溜的大眼睛透着灵气。显然这是一个卧室兼办公学习的地方。

金色的风铃 作者:闵月


一阵凉爽的微风轻轻拂过,淡蓝色的窗帘下一长串金色的铜片风铃便轻巧的摇摆起来,叮叮铃铃,羞涩的小声吟唱着它快乐的歌。


窄窄的窗台上搭着一块长木板,上面整齐的堆放着一些小学生的作业和几本教师用书,窗台角上挤着一盏台灯,粉粉的灯罩下雄赳赳的站着一只胖乎乎的笔筒熊,宽厚的背上装了几只笔,肚子上镶嵌着一个精致的相框,照片上的女孩子高高的扎着马尾,甜甜的笑着,一对乌溜溜的大眼睛透着灵气。显然这是一个卧室兼办公学习的地方。


初秋的阳光依然灿烂,它热情地透过几丝淡淡的云惬意挥洒着自己对夏天最后的那份眷恋。窗外是个不算大的小院,低矮的院墙,凸凹的地面,一排歪歪扭扭的小平房算是校舍,邻家几只悠闲的母鸡咯咯的窜过来闲聊着自己的心事。此时,正是课间休息时间,不远处传来孩子们的喧闹声,叽叽喳喳的像群快乐的小鸟。


“老师!你看!我捡的树叶,像不像一颗心啊?”一个胖嘟嘟的小男孩踮着脚尖扯着马玲的衣襟迫不及待的大声喊着,“嗯!像!真好看!”老师伸手摸了摸小男孩的头,他调皮的吐了吐舌头:“我还要捡几个更好看的!”


“马老师---”村书记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手里扬着一封电报,“马老师,你家里来的,快看看!”马玲接过电报,打开一看:父病,速归。她抬起头对村书记说:“王书记,我得回去几天,我爸病了。”王书记挥挥手,说:“那赶紧!准备一下,我找辆车送你!”说完,他就急匆匆的走了。


孩子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都围过来仰着头看着马玲,看着这些可爱的小脸,她笑了,蹲下来,挨个拍拍他们的小胸脯,说:“老师临时有点事,离开几天,很快就会回来的!你们要听话啊!”孩子们用力的大声答应着,有的孩子忍不住竟轻轻啜泣起来,马玲的眼圈也红了,支教三年半了,她和这里的孩子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尽管条件艰苦些,可从没有动摇过马玲留下来的决心,孩子们那黑亮求知的眼睛像火一般点亮着马玲的希望,她尽职尽责的工作,赢得了村里所有人的信任和尊敬,谁家做口好饭,忘不了叫一声马老师,谁家有个新鲜事,也忘不了告诉马老师一声。大山敞开它最淳朴的胸怀温暖着这位远道而来的姑娘,而她也因此一留再留。


一辆小四轮突突突的开了过来,“马老师,快上车!”王书记高声的喊着马玲,他正把一床厚厚的花褥子往车斗里铺,“哎呀,书记,不用费事的!”马玲不好意思的跑过来,“哎,那怎么行?你王大婶可不愿意!路难走,时间又长,累着呢!快走吧,别耽误去镇上坐车!”村口拥满了送别的大人小孩,这个塞几个鸡蛋,那个包几个山果,还有的烙了几张饼,大家挥着手说:“马老师,记得回来啊!”马玲使劲点着头,泪水夺眶而出,她哽咽着:“放心吧!我一定回来!”不舍的孩子们又跟随小四轮奔跑着送了一程又一程,扬起了一路土尘、、、


从镇到县,再从县到市,最后再坐一趟直达的长途车才能到家。马玲疲惫的靠在座椅上,迷迷糊糊的睡着了!车厢里一阵骚动,三四个着奇装异服,漂染着彩色长发的小青年正威逼着一对青年男女,其中一个黄头发骂着脏话说:“妈的,就你欠老子钱,快拿出来!”那男青年用手护着身旁的女青年,说:“小兄弟,你一定是误会了,我们、、我们不认识啊!”“你少他妈废话!不拿出来,大爷我就花了她!”黄头发说着用尖利的水果刀在那女青年脸上比划了一下,她吓得嘤嘤的哭了起来,车厢里静的怕人,没有一个人敢咳嗽一声。那男青年迫于无奈,开始从衣兜里掏钱夹,许是嫌他动作太慢了,那黄头发骂骂咧咧的当胸就是一拳,男青年终于恼了,也豁出去了,两人扭打起来,旁边的同伙一拥而上,踢的,踹的,加上女青年的尖叫哭喊,一时间乱作一团。


马玲惊醒了,她回头望了望,又问邻座的中年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那男人摆摆手说:“出门在外保平安,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马玲站了起来,决定要过去看个究竟,邻座的中年人拉了拉她的衣袖,说:“姑娘,我可是为你好啊!算了!”“算了?总得有人说句话吧!”马玲愤怒的说:“那不是欺负人嘛!”她挤了过去,使劲拉扯着扭做一团的几个人,厉声喝道:“都住手!”仿佛一声霹雳,在沉闷的车厢里炸响,扭打的松手愣住了,车厢里的人都愣住了,这么一声正义呵斥竟是从一个瘦弱单薄的胸腔里发出来的----一个略显苍白的女孩子!


黄头发定了定神,突然淫笑起来,一把抓住马玲恶狠狠的说:“你他妈的是哪根葱,不知道这是大爷的地盘吗?小妞,你是活腻了还是送上门来给大爷打牙祭,啊?”哈哈哈、、他的同伙们也一阵放肆的狂笑,“请你放尊重点!”马玲一下拉开黄头发抓着她衣领的那只手,“尊重?他妈的,老子今天就给你点颜色看看!”他恼羞成怒的扑上来,欲用水果刀挑开马玲的上衣,马玲奋力反抗,对旁边呆若木鸡的乘客喊道:“歹徒!持刀行凶!快报警啊!”突然,一阵钻心的痛,血从马玲的胸口喷涌出来,“杀人啦!”终于有人惊叫起来,“抓住他!”车厢里才开始纷纷站起了人,他们冲过去合力围堵逃窜的歹徒!


马玲捂着胸口慢慢滑坐到地上,感到身体一阵阵发紧发冷,她的眼皮沉重,眼睛渐渐模糊,看不清楚了!、、、


一阵凉爽的微风轻轻拂过,淡蓝色的窗帘下一长串金色的铜片风铃便轻巧的摇摆起来,叮叮铃铃快乐的吟唱着------那是马玲留给山里孩子们的绿色希望!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