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勋 编外卷 我的战争 第四十五章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1.html


“开火,开火!注意压制敌人的步兵,反坦克火力展开,注意正面接敌~”随着敌人的进逼,整段防线上顿时响起一片的呼喊声。提着反坦克火箭发射装具的步兵们开始跃出战壕,利用大大小小的弹坑、散兵坑跃进接敌。由于敌人的装甲部队没有和步兵进行有效协同,所以我们完全可以利用起敌人的这个大谬,来迟滞、消灭他们的装甲力量。

“机枪,注意两翼的交叉火力封锁,反坦克火力,注意打它的侧翼装甲,注意!”耳麦内一阵狂乱的呼叫,但是我却无心去注意现在的情况,因为这个时候敌人的装甲战车已经如同决堤的洪水样冲过我和林深河隐蔽的前出阵地,狠狠地切向我们的防御阵地。M1艾布拉姆斯主战坦克带着震撼大地的碾压从我和林班长所隐蔽的废墟旁直冲而过。我整个人都在发抖,那是被十余辆战车震彻大地的轰鸣给震撼了。

瓦砾滑落,地面上的积水在跳动,引擎的轰鸣声震耳发聩,敌人的战车似乎根本没有留意到我们两个,就那样咆哮着冲过。我将整个人蜷缩成了一团,忍受着那敌人战车轰鸣而过时所带来的强烈震动。

敌人的那些艾布拉姆斯和AMX-30坦克气势汹汹地直冲向我连和2连的结合部处,以敌人的期望,这个时候我们的三辆99G主战坦克是该出线了。然而令他们感到失望的是,当他们切入我军的防线时,立即开始感觉自己如同陷入泥潭的大象一样,不断遭到攻击。最先冲入我军防御阵地的那辆M1艾布拉姆斯只来得及越过我们的第一线战壕,便是遭到了打击。

砰的一声闷响,从泥泞之中,一团火球骤然窜出,敌人甚至来不及看清那是什么,整台战车便是剧烈的筛抖起来,不稍一会儿,伴随着一声撕裂样的爆炸,这辆艾布拉姆斯主战坦克的减压板如同秋风中的落叶样飞出,轰然而出的火球直接将爬出炮塔的印尼战车手掀飞出去。这辆坦克在极短的时间内便是完全失去了其本来模样,刚刚还威风凛凛不可一世的主战坦克现在却成了燃烧着熊熊烈火的金属残骸。

“干得漂亮。”我忍不住振臂欢呼,除了智能反坦克雷,还有什么武器能够干得这样漂亮。

我的欢呼声中,紧跟在这辆被击毁的艾布拉姆斯之后的法制AMX-30坦克在引擎嘶哑的吼声中,匆忙后退,试图转向从左侧绕开那辆燃烧起来且挡在自己前面的M1,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身影飞快的从距离这辆AMX-30不过十多米处的一个散兵坑中跳出,扛着火箭弹冲着这辆只顾着后退的法制坦克就是直接一发。当呼啸着的火箭弹飞过这短短十余米的距离,撕开AXM-30单薄得可怜的侧翼装甲的同时,一击得手的中国士兵已经飞快地跳到另一个散兵坑中。处于在斜后侧的另一辆AMX-30只来得及用车载机枪扫射了一番刚刚那个中国士兵跳出的位置,便只能眼看着自己的友车在爆炸声中燃烧起来。

“排长,你盯一下!”忍不住手痒痒的林深河对正我说道,他是要我盯着正在向我们这边靠近而来的敌人步兵呢。

“你去哪儿?”我只来得及发问,林深河这小子便已经蹦蹦跳跳地消失在废墟中。不稍一会儿,他的身影在距离我不过数米之外的另一片瓦砾之中钻了出来。

看着他架起狙击步枪,我便是知道这小子要干什么了。那辆距离我们二十余米的M1艾布拉姆斯主战坦克正在后退,稀烂的泥土在履带的碾压下变得更是不堪,以至于此时整个战场变得是狼藉一片,不过最吸引我注意的是这辆艾布拉姆斯似乎是辆指挥坦克,因为炮塔上要比其他坦克多几根天线。哼,美国佬到底还是不会掏家底,就是给淘汰货也留一手。

此时这辆艾布拉姆斯的炮塔上,一个戴着坦克防护头盔的印尼人正冲着距离自己还有百来米的步兵们不断做着手势,看他那大吼大叫的模样就知道这家伙也意识到没有步兵的伴随,坦克的突击就是迟滞防御的步兵面前就是悲剧。

“不知死活的东西”我看着这个家伙,再看了看架起狙击步枪的林深河,就知道这个混蛋事实上这个时候已经一脚踏进了阎王殿了。

也许是感觉到了什么,那个印尼军官缩了缩脑袋,环视了下四周。就在此时,砰,枪响了。一抹猩红在雨幕中飞洒,我看着那个印尼人的脑袋似乎就像遭到拳击手的一记重拳样,晃荡了一下,然后整个人无力的瘫软了下去。

这时,一直让印尼人牵挂不已的99G主战坦克终于出现了,只是这三辆钢铁之兽并不是独自出现的,而是和四辆轮式步兵战车一起从2连的阵地后面钻了出来,而起方向也不是在敌人的装甲突击当面,而是在高速公路的方向。“中国人的战车!”当七辆装甲战车组成的战斗群突然出现在被公路上的时候,我便是听到了百余米外传来的印尼人的呼喊。那声音内充满了惊慌失措。

敌人的机动车辆正高速插向而来,这样也就出现了我军的装甲战斗群和敌人的穿插部队打了个对攻的局面。不得不说,海军陆战队的坦克手们的素养不低,几乎从冲上公路的那一刻起,便是开火了,炮弹接连飞向那些装载有印尼兵的机动车辆,无论是用钢板改装成装甲车的十轮卡,还是装满步兵的战斗车,在99G主战坦克的125毫米炮面前,都只有被击毁的下场。

飞快的转动炮塔,咆哮怒吼的坦克炮不断的将一辆辆印尼人的车辆打得火光四起。和主战坦克不同的是,这些机动车辆基本上就是在车身两侧焊装了厚钢板,在车首增加了防护挡板,并架设起了机枪,基本上也就是可以防护子弹的穿透及炮弹皮的杀伤而已。这样的“装甲车”怎么可能挡住125毫米低压滑膛坦克炮射来的炮弹。穿透防护钢板的高爆弹甚至直接可以将这些印尼人的车辆撕扯成碎片。

雨已经小了不少,这使得整个公路上在短短数分钟的时间之内,便是成为了一座炼狱,到处都是被击毁的印尼人的战车,死去的印尼国民兵的尸体横七竖八的躺满,还有的挂在燃烧着的车辆残骸上。整个公路现在就是印尼人的坟场,不折不扣的死亡之地。试图直接突破我们防御的机动力量所遭到打击,这自然使得正在狂攻我们一线防御阵地的印尼坦克开始纷纷后退,准备前去救出正在遭到打击、不断损伤的同伴们。

“敌人开始后退了!”完成猎杀的林深河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跑到我的身旁,但我却没有他那么乐观。

“敌人的进攻这才开始。”我指着此时距离我们不过数十米的黑压压一片的印尼军步兵说道,“准备好了没,该是我们露一手的了。”我对林深河扬了扬拳头。

来得容易不不等于走得就轻松,敌人的那些M1艾布拉姆斯和AMX-30战车此时完全如同陷入在这片泥泞之中样,尽管这些残存的不到十辆坦克不断用坦克炮、车载机枪组成的火网掩护战车的后退,但还是不断遭到来自两翼的攻击。战士们扛着火箭筒如同辛勤的工蚁对待食物样的靠过去,用呼啸而出的火箭弹去敲开这些装甲车的侧翼装甲防护。

敌人的退却一片混乱,而后续的步兵却靠不上来,因为这个时候他们开始遭到我和林深河的阻击。就在我一甩手将手里早已牢握住的手雷甩出去的时候,林深河的狙击步枪也将一个在人群中指手画脚的军官给点了名。

狙击手的存在让敌人的整个进攻锋线居然放缓了速度,看来到底是国民兵,战斗素养太差了。

哒哒哒,我半跪着,不断点射,敌人距离我们不过二十米的距离,最近的甚至十米不到,废墟中的瓦砾石块成了我赖以隐蔽的掩体,除了敌人的枪榴弹和迫击炮可以吊射到我之外,直射火力大概能够威胁到我的也只有狙击步枪了,可是那边的林深河,也是不断的开枪射击,他的那支狙击步枪是我最好的庇护。不过我们这样肆无忌惮的射杀进攻的敌人,也使得敌人的火力也拼命向着我们招呼而来。几次敌人的机枪火力都是从我的头顶上扫过。

我看了看侧翼,兄弟部队已经遏制住了敌人的迂回,这样一来,我们对当面之敌的阻击也差不多了。看着林深河冲我摇摇头之后,便是转换阵地,我一个三连射将冲过来的敌人打翻之后,退出空弹夹,再拔出一个,顶上去。然后便是翻入弹坑,等着敌人冲上来。此时起爆器就在我的手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