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变异风云

章丁 收藏 4 142

第三回 螳螂夫人噬夫君

在地下停车场的一角,还有很大的空间没有倒塌。大鼻子梅森见烟尘迷漫,什么也看不清,高喊道:“亨利亨利!”“杰克!”“哎,我在这儿。”亨利从一堆瓦砾中钻了出来。“杰克呢?”“我在这儿。”杰克满身是血,被压在混凝土梁下呻吟着。两人抛下手中武器,赶紧扒杰克。梁太重,无法搬动。“梅森,没办法,你看这……”梅森明白,说道:“好吧!我来。”说完,浑身光亮一闪,物化变异成白象,长鼻一卷,抬起了大梁。亨利赶紧抱起杰克放到安全地方,掏出药来给他医伤,亨利一边给杰克医伤,一边埋怨道:“都怪你,管什么闲事儿?这场祸闯大了,不知该怎样收场。”刚恢复人形的梅森忍不住吼道:“住嘴吧亨利!你敢说,你方才咬人的时候,不是自愿的?你完全可以物化走开,警察能拦住你?”亨利闻言大怒,跳起身揪住梅森骂道:“你这蠢货!你不先杀人,能惹这么大祸?我看你怎么向约翰交待!”梅森道:“我是自卫,那人该死!你才是杀人狂!”亨利紧揪住他不放,道:“该不该死,也不能你说了算。你这蠢货!”两人扭打在一起。“都往手!”杰克医好伤,站起身吼道,见两人停手后道:“吵有什么用?今天的事儿,谁也无法预料到会闯出这么大祸事来。我们谁都无法推却责任,不是吗?”“是的,”亨利松开手,垂头丧气的说道:“不知怎么回事,今天不由自主地就去撕咬人,那种血腥味儿,让我特别兴奋。”杰克点头,分析道:“不错,我们本来不属于人类。导师约翰博士说过,在我们体内,有原始的隐性基因,到目前为止,还无法清除。一旦受到强烈刺激会不由自主地产生某种变异行为。但从没想到这样不受控制。看来,我们与人类为伍,对人类而言是相当危险的。但我们也决不是畜类呀!”大鼻子梅森委曲地说道:“可在人类的眼中,从未把我们当人看待过。我们刚到东京,反对的呼声就很高。特别是我们无论走到那儿,人们那异样的目光简直使我无法忍受。我也受够了,不管怎么说,我今天特别痛快,压抑了几十年的烦闷心情,得到了释放。开心极了。”大嘴亨利说道:“我不知两位有什么想法,这次能逃出去,我将寻找适合自己的生活空间,开辟新的生活。”梅森想了想,同意道:“我也是,咱们一起走。”转头看着杰克。杰克同意道:“是该考虑这个问题了。混迹于人群之中,早晚得发生问题。但今天,再不能杀人了。约翰博士已经无法向世人交待了。”亨利道:“可我们也是迫不得已呀?”杰克严肃地说道:“不管怎么样,决不许再杀人!”大鼻子梅森看了看周围,说道:“不杀也可以。可我们怎样出去呢?上面压着几十万吨的建筑垃圾呀?”杰克笑道:“没事,你没发现室内有充足的空气吗?我们物化成气态生命体,还有什么能困住我们呢?”亨利道:“夜长梦多,我们还等什么?赶快走!”说着,三人全身笼罩在一片光芒之中,物化成离子气态生命体,顺着空气的来源方向,钻了过去。

警署大楼废墟那儿,人们忙着抢救伤员。疾速而来的几道彩光,照得夜空更加明亮,约翰、李聃、辛格带着各自的弟子赶到了这里。他们原本从首相府返回后各自忙于自己的科研工作,是警署派人通知后才赶来的。通信人婉转说明警署里发生的情况,由于情况怪异,不得已请诸位科技导师帮忙。约翰一听,就料到情况不妙,因为到目前为止,还有三位弟子出去游玩未归。一听警官讲,大闹警署的是人兽互变的东西。急忙同二位师兄物化,来到现场。见到眼前惨景,三位导师不禁被眼前的惨象惊得目瞪口呆。“约翰博士,您来啦 。”朝日新闻记者百合小姐带着摄制组,早就来到了现场,亲眼目睹了大楼倒塌的全过程。她对约翰有着特殊的好感,急忙对她的摄像师说道:“吉川君,把警署倒塌前传输转录过来的资料,拿来放给约翰博士看看。”摄像师吉川看了看百合小姐,不太情愿地打开摄像机的荧屏:“好吧!这可是第一手新闻资料,播发前是不许随便看的。”这时,辛格博士等人也跟随了过来观看。看着屏幕中记录发生的事,约翰的弟子中,有人不自觉的惊呼起来:“天哪!那不是亨利、梅森,噢,还有杰克!”约翰转回身,狠狠的瞪了多嘴人一眼。见此情景,辛格同李聃相互交换了下眼色。

突然,废墟中救人的警察和医护人员一阵慌乱。原来,从废墟的缝隙中,升起了三道蓝光来。辛格博士见约翰视而不见,没有反映,知他想放走弟子,不由气往上撞。回首对身后站立的三男一女四位弟子说道:“你们去,把这畜牲抓来。”“是”。话音未落,就见四道彩光,箭一样与那蓝光缠绕在一起。李聃博士对身后的弟子谢尔盖和龙吉说道:“你们也去帮一把手。”只见二道彩光又起在空中。霎时间,夜空中似放焰火般五彩缤纷,光芒闪烁。经过几番冲突,彩光盘旋落地。光过处,谢尔盖与辛格博士的弟子普贤揪住白象的长鼻子,走了过来;龙吉公主同辛格的女弟子慈航牵着一头金毛犼现出身来;辛格的另两名弟子文殊同洪都按住一只张牙舞瓜的雄狮。景致奇异怪诞。若不是在满目疮痍的废墟之上,真可谓是一幅美丽的图画。辛格博士一见,忍不住讽刺道:“约翰师弟,这都是你的好弟子?”约翰虽然在心里怪他们多管闲事,但也只是敢怒不敢言,无可奈何,被羞的满脸通红。约翰的在场弟子们恼羞成怒,面对辛格及其弟子怒目而视。记者们争先恐后地抢拍镜头。只有百合看着约翰博士,目光中露出同情的神态。

且说矢村带着十几名警察,驱车来到首相府门前。矢村迅速下车,把手按在大门旁的识别器上。“身份确定”。电子身份识别器,认可了矢村的身份,自动将门打开。矢村带人冲进大门,穿过喷泉回廊,踏上台阶。随手按动墙上的密码,关闭了激光防卫器。门虽然关着,警报信号却不停的闪着。矢村一挥手,命令道:“冲进去。”手持自动武器的警察,一脚踹开厅门,矢村率先持枪冲了进去。

大厅内,到处散落着机器人警卫员那支离破碎的肢体零件。通往二楼的楼梯缓台上,有一只巨大的动物,正“咯巴,咯巴,”象嚼萝卜一样地吃着一只人的大腿。听到门响,它抬起了三角形的头观察着,停止了咀嚼。它那巨大的,刀一样的两只前劈沾满了鲜血,乳白色的身体通体晶亮。“呀!这么大的一只螳螂!”不知是谁喊了一声,话音未落。“嗡”的一声,螳螂的后腿一蹬,展开双翅,猛地向矢村扑来。矢村顾不得开枪,就地向前翻滚了两个跟头,避开了致命的一击,可他身后的一名警察,却被那刀一样的螳臂切下了脑袋。“达……”后冲进来的警察猛然开火。螳螂的身体抖动了一下,挥臂切下了一名警察的胳膊;钳一样的巨齿,咬碎了另一名警察的脑袋。借此机会,矢村奋不顾身地冲上二楼。二楼缓台上,管家加代小姐倒在血泊之中,方才螳啷吃的人腿就是她的。矢村弯腰摸了摸她脖子上的动脉,显然,因流血过多而死。小原首相卧室的门微开着,一名机器人警卫被拆的七另八落。“首相,小原首相!”矢村冲进卧室。只见在那张豪华大床上,赤身裸体地躺着一具无头男尸,床上床下,淌满鲜血。并没有首相夫人贞子的身影。矢村判断,男尸可能是小原首相。但脖子上的伤口非常奇怪,不象是刀切的。矢村发愣道:“难道是那畜生咬的不成?”起身搜了搜卧室能藏人的衣厨等物。矢村冲出卧室,边推开其它房门,边喊叫道:“夫人!夫人,小原贞子!”

听见矢村的喊声,正在搏斗的巨型螳螂,突然停止了攻击,晶荧的身体振动了一下,发出幽蓝的光芒。光过处,物化变异成一个千娇百媚的裸体女人来;满是枪伤的身上,血流遍体,显得异常怪诞。与她搏斗的警察,早吓得手软筋酥,以为活见鬼了。没有人肯相信自己的眼睛,方才还是凶恶无比的凶残怪兽,转眼间却是人见人怜,弱不禁风的人间尤物,首相夫人。“小原君!”一声斯心裂肺的哭喊,贞子不顾枪伤,赤裸着奔上二楼。矢村在二楼,忽见首相夫人赤身裸体,满身枪伤,跌跌撞撞地奔进卧室。大吃一惊,急忙叫道:“夫人!贞子,怎么回事?夫人!”首相夫人并没理睬矢村,直扑向床上的无头尸上,哭喊道:“小原君!我害了你呀。都是我。我没想到会这样。这怎么可能啊,我真该死!我爱你呀!我怎么能害你呢?”如坠云雾之中的矢村,见其他警察冲进卧室,赶紧拾起床头睡衣给贞子披上。一名警察胆战心惊的指着贞子说道:“警长,她是螳螂变的。”矢村没加思索,训斥道:“胡说!”其他警察也证实道:“是的,警长!首相夫人就是螳螂变的!”矢村闻言,猛然想起警署内闹得天翻地覆的狮、象、犼来,不禁呆住了。口中喃喃地说道:“这怎么可能?真见鬼!夫人,这是怎么回事?今天这是怎么啦 ?难道又是科研怪物?”一名警察提议道:“警长,我们到警卫室去看一看。”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那里有智能监控记录设备,发生这么大的事,自动监控仪肯定有记录。面对悲痛欲绝的首相夫人贞子,很难下逮捕令。矢村为难地命令道:“勘察好现场,保护好夫人。给她包扎一下伤口。等我检查一下监控记录,再向警视厅汇报。”说完,带几人直奔一楼警卫室。

警卫室监控台前,自控设备正在运行。首相府各房间的情况,都显示在墙壁上的屏幕之中。发生紧急情况,智能型 住宅,会自动记录下所发生 的一切事情。矢村知道,警卫室平时只有机器人警卫才能进来工作,任何人不得入内,包括相府管家。机器人警卫都已遇难、损坏。矢村见无法控制设备,命令道:“去把损坏的机器人警卫的识别器,取一个来。我们需要识别密码。”一名警察来到门厅,拔出匕首,把一机器人警卫的脸部撬下来,交给矢村。矢村把机器人的眼睛放在识别器前。“密码正确”机器人眼部读出密码后,启动了手动控制器。矢村输入了大致的时间数据。只见荧屏上,小原首相夫妇送走客人后,管家加代带领侍者收拾餐具,清扫房间。见到夫人闷闷不乐的样子,小原首相关心的问道:“贞子,那儿不舒服吗?”“啊,不,让您操心啦 。太不应该啦 。”贞子急忙道歉,有些言不由衷地说道:“请您先休息一会儿,我这就给您放热水洗澡。请稍等。”矢村见没什么异常,按下快进搜索键。当看到小原首相和夫人进入寝室后,屏幕突然定格并打出一条警告语:“以下涉及首相及夫人的隐私权。已不在本设备的监控之内。”一名警官叹道:“任何人都不会将自己的隐私公诸于众的,何况他是首相呢?”矢村看了一眼那名警官,说道:“不,不不!科技发展到今天,已经没有绝对的隐私可言。这套现代化的监控设备,还俱备不被人知的特殊功能,它虽然不录制那些涉及个人隐私的场景,却可以在二十四小时内,根据监控现场的不同物质,对生物磁场的变化感应,来恢复案发时的景象。”那名警官道:“天!想不到这么神奇。为了解情况,我们也顾不得首相大人的隐私了。”矢村见众人都用期待的目光看着自己,叹了口气,转身在键盘上打出一串数据,就见屏幕上闪现出一行字:“对不起!您所要观看的,是首相和夫人的绝对隐私,不经首相本人同意、或国会及最高法官批准,任何人不得违法观看。”矢村赶紧按下应急通讯键,接通大法官的家中。睡眼朦胧的左腾正之大法官,穿着睡衣,走到可视电话前,不满地说道:“矢村,难道不懂规矩吗?有事明天不能办吗?”矢村急忙解释:“对不起,法官阁下,情况紧急。小原首相在家中被杀。”大法官左腾一惊,道:“什么?再说一遍,你不是在胡说吧!”矢村道:“千真万确。我就在首相官邸,想看一下当时的监控录像资料。但得经过您的批准;因为涉及首相的个人隐私,数字监控器拒绝播放。”左腾大法官沉思了一下,问道:“必须看这资料吗?”矢村道:“因凶杀是在卧室,必须看。”左腾沉思了一会儿,说道:“是这样,我先把解密密码输过去。你可要保密,我与内阁成员联系后,再到你那儿去听你汇报。在没有结论之前,任何人不得向外界透露任何消息。以免引起政局混乱。矢村君,你知道问题的严重性。”矢村道:“是!法官阁下。”矢村赶紧恢复设备的记忆录像。只见荧屏上打出了一串密码后,静止的画面活动起来。浴后的贞子,身披薄如蝉翼的织锦睡衣,在卧室壁灯的映衬下,有如出水芙蓉,娇美动人;更象含珠带露的盛开牡丹那样雍容华贵。小原穿着睡衣,手拿一杯美酒,斜倚在床头上,美滋滋的欣赏着妻子。他早看出妻子在极力掩饰自己不快的心情。贞子与他结婚几个月来,一直是个快乐天使,从无今天这样烦燥。可她微皱眉头的模样,却别有一番风韵,显得更加楚楚动人。“宝贝儿,”没有外人时,小原总这样亲昵的称呼妻子:“有什么问题吗?方便的话,说出来听听。”小原用询问的目光看着贞子。贞子在酒柜前斟了一杯酒,一饮而进。很勉强地笑了笑说道:“亲爱的,”这种称呼是她长其乔居国外的结果。贞子欲言又止,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说道:“我应该告诉您,约翰博士建议我暂时离开您,随他回美国去。”说着,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眼圈一红掉下泪来。“什么?回美国,为什么?”小原诧异地问,赶紧放下酒杯,伸出双手将妻子搂在怀中,安慰道:“没有人能拆散我们。他为什么?不,约翰也不行!我发誓。”贞子终于委曲的哭泣起来,道:“不行的,也许我真的不应该嫁人的。约翰说,我体内有一种隐性基因是很危险的。可我真的很爱你,难道这还不够吗?为什么?我们非得分开不可。做人真的好辛苦。”小原亲吻着妻子那娇艳的脸,安慰着:“噢,噢,不用悲伤,亲爱的宝贝儿,我不明白,什么危险?什么隐性基因?你虽然是美籍日本人,可我们是合法夫妻呀。有多少人都在羡慕我,娶了个美丽贤惠的妻子。”贞子支唔道:“我也说不清。现在的科学术语,让人很难理解。亲爱的,我害怕,怕失去你!更怕伤害你。”说着美妙的身躯扭动了几下,睡衣滑落到脚下,抬起迷人的腿缠绕在小原的腰上。“宝贝儿,我怎忍心让你离开呢?明天我找约翰博士说,他无权拆散我们。唔,真香,好,太好啦 。”原来,贞子体内在晚间会发出一种奇异的幽香来。在浓郁的体香刺激下,小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欲,两人亲吻搂抱着,倒在了床上。

看到这儿,矢村回头扫了一眼,见几位警官正紧紧盯着屏幕看,说道:“这种事,是不准观看的。”众警官急忙立正答道:“是的,警长!我们什么都没有看到。”“看了也必须忘掉。”矢村边下命令,边按了一下快进键,以便越过这不雅的镜头。突然,矢村又倒回搜索了一下。屏幕画面中,就见骑在小原身上的贞子,身上突放光彩,她那娇美的脸儿忽然撕裂开来,露出了两只巨大的怪眼;锯齿般的牙齿,双钳一样突出嘴外;双臂变长变硬,形似双刀;光滑的后背长出了翅膀。贞子正变异成一只巨大螳螂。荡漾在爱河之中的小原突然感觉不对,睁眼一看,猛见怪物的巨齿獠牙向自己咬来,吓得魂飞天外,不禁惨叫一声:“啊!”说时迟,那时快,小原首相的头已被螳螂咬下,鲜血飞浅床上。小原首相的惨叫声,启动了智能报警系统。警视厅就是在这时收到的警报,并通知矢村赶来的。首相府警卫室,值班的机器人警卫员也从开启的屏幕上看到寝室的险情。急忙按下按扭,只见蜷缩在室内一侧的几名机器人警卫员被激活,舒展开身体,随着值班机器人警卫向着二楼卧室冲去。床上,小原的头颅已被螳螂吃掉。救主心切的机器人猛扑上来,举起警棍狠银地向螳螂砸去。负痛的怪物,跃起反扑。挥动刀一样的螳臂,喀嚓!辟叭一阵乱响,一名机器人被劈的粉碎。其它机器人,被迫退出卧室。螳螂追到大厅,嗡嗡的扑向机器人,宽敞的大厅,成了它屠杀机器人的战场。只一会儿,几名机器人警卫员被拆的七零八落,残肢碎体,遍布大厅。“天啊!怎么回事?”睡眼朦胧的管家加代小姐,被惊醒后刚走出寝室,不禁惊叫起来。嗡的一声,由一楼跳上二楼缓台的螳螂,张开骇人的獠牙巨口,扑向加代小姐。“哎呀!”被吓坏了的加代转身想跑,来不及了。“喀嚓”一声,加代小姐的一条大退被凶恶的螳螂咬了下来。加代倒地翻滚,痛苦地抽搐,终因失血过多而昏迷过去。螳螂抱着加代的大腿大嚼了起来。

正在这时,矢村带警察冲了进来。螳螂抛下没吃完的大腿,转身向一楼大厅内的矢村扑去……。看到这几,忽然有人报告:“矢村警长,左腾大法官,野泽本检查长到。”矢村急忙走出警卫室,向两位走去……。正是:

变异骤起世罕知,开天辟地最为奇。

小原温柔乡里死,日本列岛此处危。

不知贞子怎样结局?且听下回分解。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1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