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兵前传 火烧连营 (六)

sy65048 收藏 3 1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10.html


赵家山忙把对方的手给按住,有些紧张的向着周围看了看,问:“你怎么知道我是这个。”

铁匠把手从赵家山的手下面抽回来,啃咬着萝卜说:“刚才你从包子铺前走过时我看到你了,后来掌柜的叫了人来,又指着你的背影给汉奸看,说你们可能是……那个,我在旁边也听到了。”

赵家山又十分警觉的吃起了手里的窝头,生怕他们之间的对话让路人听到。他小声的问:“现在不知道能不能出城?”

“出城?你现在想都不要想,鬼子没有抓到人不会这么轻易的开城门的。”铁匠说着把最后一口窝头塞进了嘴里。

随着天色的渐渐暗淡,菜市场里的行人也稀少起来,远处街道上开始有灯光闪动。赵家山看了一眼呆坐在身旁的铁匠,问:“哎,天都快黑了,你怎么不回家中呀?”

“回家?我家在沂山县呢,离这里老远了,我们手艺人是走一路干一路,走到哪里哪里就是家。”铁匠说着紧裹了一下身上破旧的棉衣。

赵家山感觉到天黑以后还蹲在这菜市场内,很容易引起别人的注意,现在应该找个安身的地方。他想到这里忙站起身来,说:“你叫什么名字,能说吗?”

铁匠抬起头来看着起身的赵家山,说:“我叫张铁牛。”

赵家山看着空旷的菜市场说:“这位铁牛兄弟,我叫赵家山,别人也有叫我小山子的,难得咱们在这相识一场,不过咱俩也别光在这坐着了,我看还是找个地方安身吧。”

张铁牛也从地上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说:“我们手艺人呀没有那么多讲究,随便找个地方呀就睡觉,长年在外面飘着这身板也扛冻。唉,当然要是有个地方能暖和的睡一觉更好呀。”

赵家山伸手摸了摸别在后腰上的枪,向着四处又仔细的看了看,小声说:“带好你的东西跟我走,我刚才在奔跑的时候,发现一个好的去处。”

张铁牛忙把自己打铁用的工具都挑在了身上,并跟在了赵家山的身后。他们二人走出这条胡同,又穿过了满地菜叶子的市场,在横穿过中心街的马路后,他们二人又绕进了弯曲的胡同。最后来到了刚才与汉奸刘金狗冲突的地方,他们二人轻推开破旧的院门,走进了已经荒废的院落。院子内由于长时间没有人居住,长满了已经枯黄的野草。他们二人在院内拔了一些野草,铺到了屋内的地面上,然后又合衣依靠着坐在了一起。在这破屋里没有寒冷的夜风吹过,所以感觉还算暖和。他们二人也许都有些劳累,还没有聊上几句便都有了困意,很快他们二人便都进入了梦乡。

当赵家山和铁匠张铁牛再次醒来的时候,夜已经很深了。而且二人的肚子都不约而同的叫了起来,对于他们二人这样强壮的身体来说,一个窝头和半截萝卜却实有点顶不住。

赵家山按了按自己的肚子,说:“我这肚子又响了。”

“我的肚子在做梦的时候就响了……”张铁牛想了想又问:“这位八路小哥,我到有一个吃好东西的地方,但是不知道你有没有那个胆量。”

张铁牛的这句话就象是一根针扎进了赵家山的屁股,他腾的从地上坐了起来,忙说:“你说什么,我有没有胆!你这就是等于小鬼问阎王,跟我还提胆子大不大,说吧,哪有吃的咱们现在就去。”

张铁牛听赵家山这样说,也马上来了兴致,忙从地上站起来说:“好,那咱哥俩就闯一趟,看看能不能搞点吃的,走!”张铁牛说着来到自己的挑子前,在工具箱里抽出了一把斧子拐在了后腰上。

赵家山和张铁牛从院子里跳出来,又从中心街上穿了过去。为了躲过夜间巡逻的日本兵,他们俩又在路边的水沟里蹲了半天,然后慢慢的靠近了包子铺的后院。赵家山闻到了包子的香味儿,拉住了张铁牛的胳膊,小声问:“你的意思是咱们吃包子?”

张铁牛把身体紧贴到墙壁上,小声说:“是的,今天晚上不吃他顿包子,我心里这口气咽不下去,一定要把我的工钱给吃回来。”张铁牛说着话伸手把腰里的斧子抽出来。

“从后院进门,看来你小子早就探好路了。”赵家山也把枪从后背上抽拔出来。

张铁牛伸手把赵家山手里的枪给压下了,说:“把你这铁家伙收起来,这个要是出了动静,咱们就得让人家给包成包子的。这破院子还用探路吗,这儿又不象鬼子的大营有人站岗放哨的,往这里进就向走平地一样的。”他说着往上跳窜身体,双手按上了墙头。

赵家山也忙往上跳跃,用胳膊紧紧的扒住了墙壁。就在这时院里突然传来了几声狗叫,接着有条黑乎乎的东西向着墙这边冲扑了过来。赵家山忙说:“有狗!”

就在赵家山喊话出的同时,张铁牛猛然扬起了手里的斧头,锋利的斧头飞旋着出去,正好嵌入了黑狗的头内。刚刚奔跑到墙下的狗,如被抽去了筋一般,一声不响的瘫软在了地上。

赵家山和张铁牛趴在墙头上等了一会,看到狗的几声叫并没有引起前院人的注意,他们二人这才纵身飞跳进了院中。

甩掉日本兵的小波躲藏进玉米秸垛里,直到外面天黑之后也没有敢爬出来。直到夜深人静之后,他才在里面轻轻的活动了一下身体。由于饥饿与寒冷,他准备悄悄的钻出来。小波并没有敢全部把身子从里出探出来,他先是透过缝隙向外看了看,感觉冷清的街道上没有人影视走过这后,他这才轻手轻脚的从里里钻爬出来。

小波伸了伸酸痛的腰刚要往前迈步,忽然身后有股急快的冷风吹过。紧接着有只脚重踹到他的后腰上,没有任何防备的小波重重的扑倒在地上。还没等他起身挣扎,又有一只脚踩踏到他的后背上,同时也有一支冰冷的枪管顶住了他的脑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