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7之帝国再起 正文第二部 第一百三十章 动乱的昭和

烈焰红星 收藏 6 11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0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01.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日本皇宫是天皇的起居之地,是天正十八年(公元1590年)由德川幕府第一代将军德川家康修筑。这一处占地23000平方米的日本传统建筑,它有绿色的瓦顶、白色的墙壁和茶褐色的铜柱。其中正殿是整个宫殿的中心,皇室的主要活动和外交礼仪都在正殿的“松之阁”举行,长和殿是天皇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01.html


日本皇宫是天皇的起居之地,是天正十八年(公元1590年)由德川幕府第一代将军德川家康修筑。这一处占地23000平方米的日本传统建筑,它有绿色的瓦顶、白色的墙壁和茶褐色的铜柱。其中正殿是整个宫殿的中心,皇室的主要活动和外交礼仪都在正殿的“松之阁”举行,长和殿是天皇接受群众朝贺的地方,丰明殿内有大宴会场,常御殿为天皇内宫。此外,宫内还有花阴亭、观瀑亭、霜锦亭、茶室、皇灵殿、宝殿、神殿、旧御府图书馆等等。

内门和城堡都有高出地面一人到数十米不等的巨石基础,石块少有标准立方体,但块与块之间却严丝合缝,没有水泥石灰。石块皆当年地方“大名”供奉,有的石块上依然可见“大名”的“家纹”。明治维新后,幕府大政奉还,天皇不仅将首都从京都迁到东京,还直接把德川氏的官邸变成了皇宫。皇宫的中心该是长和殿,宽约200多米,外表看去一层半高,这是座典型的日本传统风格建筑,但用料却全是现代材料,绿瓦白墙褐色铜柱,清雅简洁,比之故宫太和殿高大威严的压迫感,它显得平易近人得多。长和殿门前的小广场是皇宫中最大的空地,据说可站两万人,但目测的感觉却容不下这么多人。每年的元旦,天皇夫妇便在长和殿前临时搭建的台子上向市民致辞致意。

“首相阁下,” 宫廷侍者风度翩翩的站在了近卫文磨的面前,“天皇请您进去。”

“好的,”面无血色的近卫文磨微微点头,然后迈开脚步,非常恭敬的由侍者带领进入皇帝会客之处。

自从日本军队在前线失利不断之后,日本政坛中的元老级人物诸如田中义一、近卫文磨、犬养毅等人又跳了出来。纷纷指责军队的作战不力,在这种情况下,天皇只好下旨,东条英机这位日本历史上第一位军人首相被迫下野。由政坛世家贵族推荐出来的近卫文磨再次担任日本首相,出来主持大局。

此时的近卫文磨非常清楚,日本是无论如何也无法赢得战争胜利的,只能求和,也只有这样才能伟大和民族保留血脉,不然的话,整个民族只有走上一条灭亡之路。

之前,近卫文磨曾多次去晋见天皇,希望能够说服天皇,但是几次进言都没有太大进展。面对着军部的压力,裕仁此时也没有过多的选择了。但是近卫文磨仍然在努力,一方面暗中联系政坛大家世族的支持,另一方面派人在北海道与唐帝国代表联系,希望帝国能够给他些许时间解决国内问题。

“首相阁下,你真的认为他们这么做是为朕好,是为整个大和民族好吗?”裕仁此时的声音已经发抖了。

这要放在过去,裕仁说话会慢条斯理的,但是现在他已经没有那个闲工夫了,因为就在昨天,1940年3月2日,一场震惊日本的兵变发生了。

早在1934年,由于朝鲜战争的失败,原陆军大臣荒木贞夫辞职,由林铣十郎大将接任陆军大臣。他得到宇垣派和南次郎派的支持,把统制派中坚人物永田铁山提升为军务局长和少将,这是仅次于陆军大臣和次长的实权职位。至此,日本军队中的统制派取代皇道派,确立了对陆军的绝对支配权。

进入1939年以来,由于在战场上的接连失败,统制派在军队中的威望江河日下,特别是在东条英机失去了首相的位子之后,皇道派认为反击的时机已经到来,他们与近卫文磨频繁接触。

统制派幕僚军官为了打击皇道派的嚣张气焰,于1939年12月趁陆军人事定期调整之际,把第1师团长、铁杆皇道派成员柳川平助调任本州南方守备军司令官,接着又命令驻守东京长达30年之久的第1师团调往下关。第1师团是皇道派的大本营,这一决定无异火上浇油,一下子激怒了皇道派的少壮军官,促使他们加快了“异动”的步伐。

1940年3月1日深夜,天降罕见鹅毛大雪,东京城一片寂静。1日凌晨5时,香田清贞大尉、安藤辉三大尉、河野寿大尉、野中四郎大尉等9名受到荒木贞夫和近卫文磨支持的政变核心军官带领千余名官兵,从驻地武器库中夺取了步枪、机枪等武器,然后从位于皇宫外西侧三宅坂的第1师团驻地出发,踏着厚厚的积雪,分头去刺杀“天皇周围的坏人”。

可以说,整个政变就以军部皇道派领袖荒木贞夫和主张和谈的现任首相近卫文磨联合策划的。参加政变的士兵来自第1师团的第1步兵联队、第3步兵联队和近卫师团的第3近卫步兵联队。他们的使命是分别刺杀日本内阁前任首相、陆军大将东条英机,日本陆军省大臣、日本陆军大将杉山元,日本陆军部训练总监、日本陆军大将寺内寿一,日本陆军参谋总长、日本陆军大将小矶国昭,日本陆军本州守备司令官、陆军大将冈村宁次,日本陆军参谋本部军令部部长、日本陆军中将二宫重治。

与此同时,刺杀小分队也在行动。5时05分,由中桥基明中尉指挥的一伙人闯进了日本陆军参谋本部军令部部长、日本陆军中将二宫重治的官邸。当叛军冲进他卧室的时候,这个悲惨的老人还在打着节奏分明的呼噜。一名中尉一脚踢开他的被子,朝他一连开了数枪。紧接着另一名军官跳上去,挥起军刀一刀砍下二宫重治的右臂,既而又把刀刺进他的肚子里。恶狠狠地左右乱捅。中桥直冲入卧室,掀开被子,高呼“天诛”,对着二宫重治连开三枪;其他人也用刺刀、军刀在他身上乱砍乱捅,二宫重治当场气绝身亡。

由坂井直中尉指挥的小分队负责刺杀日本陆军部训练总监、日本陆军大将寺内寿一。这位大将在头天晚上刚携妻子出席了一场朋友的晚宴,当政变军人冲进住宅时,他还在酣睡之中。政变军人破门而入,被寺内寿一的妻子拦住。当寺内寿一醒来并穿好睡衣时,这些人已闯入了卧室。三名军官对准站在妻子后面的寺内寿一同时开枪,寺内寿一应声倒地。寺内寿一夫人见状扑在丈夫的尸体上,紧紧抱着,泣不成声。青年军官们无法把寺内寿一夫人拉起,便将枪伸到她的身下,向寺内寿一继续射击。寺内寿一浑身上下弹痕累累,一共中了47枪。凶手们得手后,高呼三遍“天皇万岁”,然后呼啸而去。

二宫重治和寺内寿一被杀的同时,日本陆军省大臣、日本陆军大将杉山元也被杀死在自家的起居室中,一名少尉还用刀割断了他的喉咙。 日本内阁前任首相、陆军大将东条英机,日本陆军参谋总长、日本陆军大将小矶国昭,日本陆军本州守备司令官、陆军大将冈村宁次三人却逃了出来,奇迹般的跑到了东京北郊的日本陆军近卫师团的驻地。同时,身为日本陆军本州守备司令官的陆军大将冈村宁次立即联系宇都宫的日本陆军第106师团,力求用两个师团的部队镇压第1师团的政变行为。

“天皇陛下,”近卫文磨不紧不慢的说,“军人们是在为我们整个大和民族的前途而忧虑,如果我们不接受和谈,敌人会将更多的超级炸弹扔在我们头上,到那时,敌人在南面和北面集中的数百万军队必然将登陆本州岛,接下来,就只能是我们大和民族的灭亡啊!”

“可是你们这样做,不实在逼朕吗?”裕仁天皇叫了起来,“东条英机已经辞去首相一职了,这难道还不够吗?”

“陛下,您冷静一点,”近卫文磨还是那个令人窒息的语调,“您请仔细想想,我们现在还有什么赢得战争的资本呢?海军被消灭了,陆军主力都在九州完蛋了,工业基础被他们炸得来什么也剩不下了。现在不要说打仗,就算是填饱肚子都是一个问题啊。现在东京的米价已经是什么样子啦?每一分钟……不!每一秒钟都在不停的上涨。陛下啊,只有谈判才能为我们的子孙后代留下一个生存的地方啊!”

裕仁向近卫文磨挥了挥手,示意让他退下去,自己需要再好好考虑考虑。近卫文磨出了宫殿,立即回到了首相府,在那里他必须要进行更为细致的部署。

3月5日,就在在天皇犹豫不决的时候,军部剩余的领导人物东条英机、小矶国昭、冈村宁次终于下了镇压的决心。虽然没有得到天皇同意,但是他们伪造了《奉敕命令》,命令近卫师团和第106师团迅速向东京市区前进,奉敕命令随后正式传达给第1师团。

参加镇压政变的部队有近卫师团和第106师团共计27000人,另外从仙台和宇都宫调来了第2、第14师团所属部队6000人,总数近33000人。

而此时荒木贞夫和近卫文磨手上的部队只有第1师团不到两万人,再加上东京警视厅的警察部队,能作战的武装力量不过三万余人,双方力量只能算是旗鼓相当。

但是整个事件的转机出现在了3月6日早晨,东京街头装上的高音喇叭,不停地广播由裕仁天皇亲自宣读的《告军官士兵书》:“朕命令,近卫师团和第2、第14、第106师团的官兵们。现在归复原队,仍为时不晚;抵抗者全部是逆贼,射杀勿论;你们的父母兄弟在为你们成为国贼而哭泣。”与此同时,飞机在政变部队上空盘旋撒下《告军官士兵书》的传单,劝诱政变部队回归营房。

三万余名士兵一下子愣在了原地,停止了向东京是中心前进的步伐,东条英机则是一下瘫倒在地,冈村宁次迅速扑向电话机要求部队继续前进,小矶国昭则是一脸苍白,无可奈何。他们明白,在天皇的声音面前,一份伪造的诏书是多么苍白无力。在广播中,他们居然成了天皇口中的“逆贼”,可以想见,裕仁已经对近卫文磨和荒木贞夫妥协了。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