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魂 上卷 较量 第六十一章 日本人的秘密(2)

beifanggulang 收藏 4 3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1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14.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58593.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14.html


祈云道:“青虎长大了以后,我带着它上山打猎,你别说,吃狼奶长大的青虎就是厉害,体格健壮就不必说了,它的感觉绝对是一流的!而且扑杀猎物的时候相当凶猛,就象狼一样!”

张铁鸥恍然大悟地说道:“怪不得那个‘靠山好’说青虎是一条罕见的好狗,可能就是因为‘靠山好’看见青虎和那两条高加索斗犬在一起撕咬时不同寻常的表现,才让他感到了惊讶,所以才会放过青虎的,否则,青虎很难活下来啊!”

祈云不解地问道:“那两条高什么犬?有那么厉害吗?”

张铁鸥道:“我亲眼看见的,那还能有假吗?那两个家伙比烈风还要壮,四只眼睛象小灯笼似的,虽然烈风以一敌二,可是也受了伤,不过那两条斗犬最后还是被烈风咬死了!要知道,‘靠山好’为了那两条高加索斗犬也费了不少心血,那两条斗犬是用黑瞎子、豹子、野猪练出来的。可惜的是,它们遇到的是烈风!”

正说着,院子里传来了霍正霄的声音:“把这几个日本人抬到厅里去,妈拉个巴子!要不是看在老四的面子上,你们几个现在就得变成筛子!”

随着话音,霍正霄气呼呼地走了进来,道“老四,这几个日本人还挺硬气,想要逃跑,亏得手下这帮弟兄们警觉,他们才没跑了!来,把他们把进来!”

几个喽罗抬着三个日本人走了进来。

这三个日本人的身上沾满了泥土血渍,躺在担架上闭着眼睛,一声也不吭。

张铁鸥走上前看了看这几个人,忽然看见了一张熟悉的面孔。

张铁鸥不动声色地看了看他们随身的物品,有水壶,枪枝,还有一个公文包。

张铁鸥拿起公文包,打开看了看,里面除了几张纸几支铅笔以外,还有一个眼镜盒。

张铁鸥问道:“他们的东西都在这儿了吗?”

霍正霄问那个头目道:“四爷问话你没听见吗?”

那个头目连忙说道:“啊,是,是,所有我们缴获的东西都在这儿了。”

张铁鸥道:“这公文包是谁的?”

一个喽罗指着其中一个人道:“是他的!”

张铁鸥点了点头,看了一眼那个日本人,从公文包里取出那些纸,递给了刘元庆,道:“你看看,这些纸有什么不同?”

刘元庆接过来看了看,摇了摇头,道:“看不出来有什么不同啊!和那个屋里桌子上的那些纸一样啊!”

这时,有一个人的眼睛不易察觉地动了一下。

张铁鸥微笑着拿回那些纸,装进了公文包,对那个头目说道:“你们把他,”一指那个似曾相识的人,“给我抬到里屋去,剩下这两个先关起来,看好啊,千万别让他们死了,我有用处!”

那个头目答应一声,按照张铁鸥的吩咐,把那两个日本人抬了出去,屋子里还剩下这一个受了伤的俘虏。

两个喽罗抬着他进了里屋,张铁鸥和凌啸天、霍正霄、祈云还有刘元庆走了进去。

张铁鸥看了看那个人,笑了笑,说道:“高先生,你就别装死了,日本人给了什么好处,让你出卖了自己的良心?甚至背叛了民族背叛了你的祖宗?你说!!”

张铁鸥最后这一声低沉的怒吼,把那个高先生吓了一跳。

原来他就是那个日本人的翻译。

他知道自己已经没法再装下去了,只好睁开眼睛,看了看张铁鸥,道:“是白脸狼把你放出来的吗?日本人说得没错,他根本就靠不住!是他派人在山下截杀我们的吗?”

张铁鸥冷冷地哼了一声,道:“别管我是怎么出来的,现在你已经在我的手上了,只要你老老实实地说出你们此行的目的,我也许会考虑放你一马,怎么样?顺便告诉你,那个白脸狼他怎么会派人截杀你们呢?他和你们是一伙的,可惜的是他已经死了!”

高先生听说白文举死了,他的心时暗暗地庆幸,这样也好,省得他泄露机密了,他愣了一下,道:“你说得这些都是真的吗?我怎么才能相信你?”

张铁鸥道:“因为你是中国人!虽然你出卖了自己,当了可耻的汉奸,但你还有机会,希望你考虑清楚,是想做个堂堂正正的中国人,还是想当个苟且偷生卖国求荣的汉奸,你自己选择吧!”

高先生沉吟半晌,道:“好,我听你的,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

“那好,你老老实实地回答我的问题,你叫什么名字?什么时候跟他们在一起的?”张铁鸥示意刘元庆拿笔、纸记录,一边对高先生说道。

那个高先生想了想,说道:“我叫高奇,是在日本上学的时候被他们看中的,他们硬逼着我参加了他们的组织,当时我不想参加的,可他们说,如果我不参加,他们就会杀了我,而且还要对付我的家人,我死了倒没关系,可是我却不想让我的家人跟着我受牵连,这帮人是什么事都干得出来的,所以我只好加入了。”

霍正霄在旁边气得直咬牙,骂道:“你他妈就是骨头软!中国人的脸都被你丢尽了!”说着就要动手来打高奇。

把高奇吓得直哆嗦。

张铁鸥连忙拦住霍正霄,对凌啸天使了个眼色,凌啸天连忙拉着霍正霄出去了。

张铁鸥道:“你加入的是个什么样的组织?在东北有多少个象你们这样的组织?”

高奇道:“我们这个组织的名称是‘紫樱会’,隶属于‘满铁调查部’,主要的职能就是帮助日本军方刺探中国的情报,如地形、地貌、资源、物产,还有兵力部署、武器装备等等一切情报。而象我们这样的组织,在东北还有很多,象小川平泽和岗井他们的‘三原株式会社’也是这样的组织,只不过他们侧重的是物产资源方面的情报。和我们还是有点区别的。”

张铁鸥听到这里,吓了他一大跳,一直以来,他只知道日本人对中国没安好心,却没想到他们还真没少下功夫,看来大帅的话不假啊,东北遍地都是日本和老毛子的官探,他只觉得头上冒出了一阵阵的冷汗,这太可怕了,中国的一切都被人家掌握了,他们之所以现在还没动手,是因为他们还不敢,换句话说,是时机还不到。

他暗暗佩服大帅的粗中有细,早就洞察了日本人的狼子野心。

现在,有人已经把刀子握在手里了,马上就要向我们捅过来了,看来,还是得先把这些情况弄清楚,赶紧报告给大帅,让他早做准备。

想到这儿,张铁鸥道:“跟你们同行的人都是干什么的?”

高奇道:“我们这次入境的主要任务是护送两名‘特高课’的高级谍报人员,他们一个是从德国受训回来的爆破专家,一个是专门搞暗杀的高级特工,对于他们,我也是只知道这些,那个岗井知道得还能更多一些,可是他和那个高级特工却跑了,剩下我们几个人,却也死的死伤的伤。”

张铁鸥想了想,道:“你们这次从朝鲜入境,都搜集了什么情报?”

高奇摇了摇头,道:“他们虽然让我加入了他们的组织,可他们却从来不信任我,所以有些机密的事情,我也不知道,刚才我跟你说的那些,都是我背后偷听来的,现在我深深地后悔,他们对中国动心思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

张铁鸥点了点头,道:“你能跟我说这些,说明你还没有泯灭你作为一个中国人的良心,这很好,只要你从今以后别再帮着日本人做事,你还是一个顶天立地的中国人!”

高奇非常感动地说道:“谢谢你!我一定要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中国人!对了,你们是什么人啊?你不是土匪吗?”

张铁鸥笑了笑,道:“我们是打土匪的!你告诉我,那两个活着的日本人都是谁?”

高奇想了想,说道:“其中一个‘满铁调查部’的山原一夫,他是搞测绘的;另一个就是爆破专家,他是什么样的背景我就不知道了。”

张铁鸥看了一眼刘元庆,对高奇道:“那个什么原,他是搞测绘的?”

高奇点了点头,道:“是的。”

张铁鸥道:“他画了很多地图,是吗?”

高奇一愣,他不明白,张铁鸥是知道这件事的呢?

张铁鸥仿佛看出了他的心思,笑了笑,道:“不要耍小聪明,最好说实话!”

高奇一惊,马上说道:“对对!他是画了许多地图,不过都是根据那个爆破专家的草图来画的。”

张铁鸥追问道:“那些地图现在在哪儿?”

高奇叹了一口气,道:“昨天晚上被那些土匪劫住的时候,他把那些地图都毁了。在他公文包里的只是一些用来绘图的纸。”

张铁鸥道:“你知道他都画了些什么吗?”

高奇摇了摇头,说道:“他和那个爆破专家两个人绘图的时候不许我们靠近,所以我也不知道他们画的是什么。”

张铁鸥道:“那几个死了的日本人都是干什么的?”

高奇道:“他们只是负责保护那两个高级特工的警卫,不过他们的身手都不弱,要不是那些土匪突然出现,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那些土匪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更别说能抓住他们了。”

张铁鸥拿起那个公文包,取出那些纸,仔细地看了看,道:“他是用什么画的图?”

高奇想了想,道:“他用的就是你手里拿的那种纸。那个专家一路上画了许多草图,山原一夫就是根据他的草图来绘制的。因为山帮一夫是从吉林过来接应他们的,所以有些事他并不知情。”

张铁鸥抬起头,想了想,说道:“不对,你说得不对!”

高奇吓了一跳,连忙说道:“怎么不对了?我说的都是实话啊!”

张铁鸥笑了笑,道:“你别紧张,我不是说你,我说的是那个叫什么了,山什么了?”

刘元庆在旁边小声说道:“山原一夫!”

张铁鸥道:“对对!叫山原一夫,是吧?他是个绘图的高手,是吗?”

高奇道:“是啊!他画的图纸曾经获得过日本首相的赞赏,而他们日本的首相还和他合过影。”

张铁鸥一拍手,道:“对啊!他既然是个高手,而且是受过特训的,你想想,他会轻易地把自己辛辛苦苦画出来的图纸毁了吗?换成是你,你会这么做吗?”

高奇恍然大悟,道:“您说得没错,而且那个日本人相当自负,当时我还觉得奇怪,他怎么会把那么重要的东西毁了呢?”

张铁鸥笑了笑,道:“还有,既然他和那个爆破专家下这么大的功夫来画这张图,那就说明这张图很重要,对不对?那么重要的东西他会毁了吗?所以说,他的图纸并没有毁掉,你看到的,只不过是假象!”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