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中国离财政破产还有多远?

吕伟明 收藏 45 1206


中国离财政破产还有多远?




文/吕伟


如果有一则坏消息和一则好消息摆在我们面前,我们一般会先听哪一个?而这两则消息如果有些自相矛盾,我们又该持谁之矛,攻谁之盾呢?


先说一则坏消息:6月23日,中国审计署审计长刘家义向全国人大常委会作2009年度中央预算执行和其他财政收支的审计工作报告。报告显示,截至2009年底,审计调查的18个省、16个市和36个县本级政府性债务余额合计2.79万亿元。从债务余额与当年可用财力的比率看,省、市本级和西部地区债务风险较为集中,有7个省、10个市和14个县本级超过100%,最高的达364.77%。从偿债资金来源看,2009年这些地区通过举借新债偿还债务本息2745.46亿元,占其全部还本付息额的47.97%,财政资金偿债能力不足。而据央行和银监会披露,全国地方债务的总额高达7.6万亿元,而地方财政借的钱和利息,90%都要靠卖地获得,因此才出现“土地财政”。


再说一则好消息:2010年前5个月,中国财政收入超过3.5万亿元,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速达到30.8%。据专家预计,如果不出意外,到今年年底中国财政收入将超过8万亿元。数据显示,2009年中央本级收入占全国财政收入的比重为52.4%,但中央本级支出占全国财政支出的比重仅为20.1%。中央对地方的税收返还和转移支付从1994年的2389亿元增加到2009年的28621亿元。有报道称,2010年中国财政收入将居全球第二位。


将这两则消息反复比较,我们会得出这样的结论:地方欠了巨债是事实,而中央向地方转移支付也是事实。假如全国地方债务总额7.6万亿元属实的话,中央的税收返还和转移支付也根本跟不上地方债务增长的速度。按审计报告所列数字计算,在报告中累计的2.79万亿元巨额债务里,用于交通运输、市政建设等公益性项目的比例高达96%,从表面上看,似乎地方政府已经将所有的财力都用于促进了地方经济和社会事业的发展。但这里有一个问题已经暴露出来:在2.79万亿元债务中,2009年以前形成的债务余额为1.75万亿元,占62.72%;当年新增1.04万亿元,占37.28%。而在新增债务中,仅有8.92%用于中央扩内需新增投资项目的配套资金,其余的大多用于建设2008年前已开工的公益性项目。就地方政府而言,所谓公益性项目都是看得见、摸得着的,是实实在在的政绩。中央政府要抑制房价,地方利益驱动却为楼市推波助澜,宏观政策与地方利益之间的交锋,促成了中央与地方之间的博弈格局。利益驱动使得地方政府变成花花公子,而政绩工程无一不是对地方财政的挥霍。地方债务的失范,终于使实际风险渐渐聚集起来。


按理说,地方政府是浑然不惧债务风险的。假如地方的资金链断裂,中央政府抱着“稳定压倒一切”的宗旨,不会坐视不管,所以无论社会代价有多大,地方债务最终还是由中央政府来设法埋单,这种财政一体化的体制造就了无数败家子,也间接造成地方垄断性势力的膨胀。而且,地方既可以将债务风险推向中央政府,也可以将债务转嫁给普罗大众。比如今年武汉市要取消路桥年票制,改行计次收费。这项改革将使武汉车主的路桥费负担增加1.5倍,其原因主要是为还清当年修建这些工程的贷款及其利息。那么,地方财政的现状究竟如何,是不是果真已经到了资不抵债,必须向居民摊派的程度呢?这里有两个实例:


第一,2006年,河南省级公路建设贷款高达321亿,年收费总额不够偿还利息,还贷压力巨大。全省大部分收费期满的收费站,还都未还清银行贷款。更为严重的是,靠收费还贷的78个收费站已经全部打捆抵押给银行,地方政府债务的信用保障遭遇考验。


第二,2010年,武汉市收费路桥隧贷款总额仍高达100多亿元,每年仅利息就得十多个亿。据透露,“六桥一隧一路”的回购和建设总投资为141.52亿元,仅天兴洲大桥的总投资就超过110亿元,投资来源全部为银行贷款。然而,2009年武汉全市收取的路桥费仅有4.12亿元,还不足以偿还一半的利息。


我们难免会有疑问,政府在进行项目可行性论证时是否将偿债能力列入论证范围?到底是什么原因促使地方屡屡冲破赤字警戒线呢?仅用一句追求政绩就能解释清楚吗?三十年间,中国公债指标从低水平迅速上升到50%左右,地方政府寅吃卯粮度日,即使全国财政收入超过8万亿元,也不过仅能还债而已。说到底,中央财政对地方的纵容、地方人大对政府预算毫无悬念的通过,乃至地方财政信誉与中央财政的无条件捆绑,都将使中央政府无路可退。而最终造成的后果,是地方官员责任感和核心价值观的淡化,从而使地方财政徒有虚名。随着楼市新政的实施,房价下跌会加剧地方政府融资平台风险。而地方政府的融资平台主要是各地的城投公司,这些公司大多以土地为抵押,向银行贷款,其杠杆率很高,变现能力很差。一旦地价明显地下跌,银行可能会向地方政府逼债,最终引发金融风险。因此,我们能够预见到的有两个结果:假如楼市新政成功,房价下降,人民受益,但地方破产;假如楼市新政失败,房价反弹,地方维持现状,但天怒人怨。


更让人忐忑不安的是,下半年中国经济走向令人疑虑重重。上半年中国股市跌幅居全球第二,每个A股账户平均亏损1.6万元,谁敢说下半年有明朗的市场预期?地方债务像是一根锯条,将全国财政收入增长的喜悦截成两段。假如贸易保护主义愈演愈烈,中国经济步入调整期,税源出现枯竭的局面,中央财政又如何向破产边缘的地方政府施以援手呢?


想起了一个相声段子。一男一女走到了一片原始森林,男人睡了一觉,醒来后女人跟他说:有一个坏消息和一个好消息,你想先听哪个?男人说:先说坏的呗,反正都这样了。女人悲伤地说:我们迷路了,只能靠吃牛粪过日子啦。男人说:那么好消息呢?女人立刻换上了兴高采烈的表情说:牛粪有的是!




2010年7月6日3点30分








本文内容于 7/6/2010 10:09:31 PM 被吕伟明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