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空空域开放为通用航空生存空间和发展条件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07月04日19:45 瞭望


“解禁”低空为通用航空创造绝佳的生存空间和发展条件。

文/吴桐水 (作者为中国民航大学校长)


通用航空的发展水平,是一个国家科学技术水平、经济发展水平、人民生活水平高低的重要标志。由于受各种外在环境的影响,几十年来,中国的通用航空产业一直在挫折中徘徊缓慢成长。随着我国低空空域管理改革进程的推进,制约通用航空发展的瓶颈逐渐消失,中国通用航空产业将面临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

在国民经济占据

基础性、先导性地位

通用航空具有机动灵活、快捷高效、环境适应能力强等特点,直接为农、林、牧、渔业、工业、建筑、交通、能源等国民经济建设基础行业提供服务;在应急救援方面,通用航空通过货物运送、难民转移,向面临自然灾害、饥饿和战争的人们提供必要的人道主义救援。通用航空还可以为环境保护与综合治理、科学研究等社会公共服务领域提供有力的保障,为私用、自用飞行、娱乐飞行、游览观光飞行、航空教育培训等航空消费领域提供有效的供给,为民航专业技术人才储备、保障服务设施建设提供坚实的基础。

通用航空飞行活动范围现已延伸至我国广大的农村、林区以及偏远、经济欠发达地区。产业链涵盖航空制造业、维修及零部件加工业、金融保险业、航空器运营服务以及航空保障服务等多个领域。

不少地方政府在积极规划建设通用航空产业基地,将发展通用航空产业视为优化升级地区产业结构、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重要途径。目前已批准西安、珠海成立国家级通用航空产业园;此外,沈阳、哈尔滨、安顺、成都、天津、山东滨州、南昌、石家庄都在积极发展以制造为基础的通用航空产业基地。按照前期规划,珠海通用航空产业到2025年将实现产值700亿元以上,成为支撑当地经济的支柱产业。西安更是将通用航空产业融入大飞机、军机产业整体发展规划。

通用航空服务需求有待释放

我国的通用航空飞机制造技术仍限于基础性低端制造领域,在高价值的商务航空制造领域尚未涉足,导致大多数通用航空器依赖于国外进口。截至2007年底,通用航空在册的飞机、直升机中,国产固定翼飞机比例为42.7%,国产直升机比例为2.4%。国内通用飞机制造水平满足不了通用航空在资源勘探、抢险救灾、农林业航空等社会公共服务领域的经常性作业,项目缺口巨大,向社会提供应急救援和公益飞行的能力严重不足。

低空空域开放可以激发潜在的航空消费需求,促使国产航空制造企业更加贴近目标市场,以需求为导向,不断提高研发制造水平,生产出更符合用户现实需求的通用航空器产品;同时,国内航空制造企业还可以借鉴汽车工业发展的模式,走自主研发和技术引进结合的生产模式,带动民族航空制造业整体发展。

而低空空域管理改革,有利于激发通用航空企业服务于社会的热情。国家通过组建警用航空、购买通航企业服务的方式,建立“成本低、易管理、机动强、效率高”的航空应急救援体系,实施高科技赈灾、高效救援,最大限度地拯救民众生命、减少财产损失、抵御灾害蔓延。

通用航空还是发展“普遍服务”、“民生航空”的重要力量。国际上民航发达国家,使用低成本的通用航空小型航空器为偏远地区或经济不发达地区提供航空服务,保证该国的公民获得能够享受交通出行的基本权利,这项政策业已成为一种世界趋势。截至2008年6月,美国共有207个资助偏远地区航空运输服务的项目得以实施。充分开放低空空域,让通用航空提供的普遍服务网络触角深入到人口稀少的众多地区,使新疆、内蒙古、西藏等西部地区的百姓,改变以往单纯依靠汽车甚至马匹出行的方式,获得便利的出行条件和交通环境。既维护了当地群众的根本利益,又能体现党和政府对偏远、经济欠发达地区人民的关怀,低空空域开放的社会效益无法用金钱衡量。

激发民间投资热情

通用航空产业可以吸引大量相关产业集聚,除了个人私用航空消费以外,还包括飞机维护与修理、油料与航材供应、航行情报、气象服务等以及金融保险、会展商贸、信息咨询、商务、餐饮等配套服务业,其高投入、高回报的特征必将成为民间追逐投资的热土。

2007年7月22日,中国第一家飞机“4S”店落户在了杭州,作为一种特许经营模式,飞机“4S”店提供的增值服务,涵盖了飞机销售、航材保障、维修、执管、改装、喷涂、飞机内部装饰、航线申请、飞行员培训等全套服务,解决了很多私人购机客户“买得起、飞不起来”的困难。作为“4S”店的海外升级版FBO(固定基地运营商),更是通用航空发展的基石。调查显示,美国有满足最低标准的FBO3138个,年收入超过500万美元的FBO中,工人的工资介于9.8万美元到12.4万美元之间。另外,作为专门从事小型通用公司及私人驾驶员航行保障工作的通用航空飞行服务站(FSS),也是一个极具“钱”景和诱惑力的产业。我国针对向通用航空飞行人员提供天气讲解、飞行计划申请以及飞行动态跟踪服务几乎是空白,而全美设有180个飞行服务站和58个自动飞行服务站(AFSS),用来满足通用航空尤其是私人驾驶员安全飞行的需要。

低空的空域有序开放,为社会资本投资通用航空相关领域创造了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