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是如何“维稳”的?

自由朝鲜广播2010年6月29日援引朝鲜内部消息人士称,朝鲜咸镜北道会宁市近日突现大量谴责金正日体制的传单,会宁市保卫部紧急动员保卫部人员,到处回收传单。

消息人士称:“25日凌晨5点,会宁市保卫部向下书包委员们下达非常动员令,秘密地实施了回收传单的工作。”;“25日凌晨5点,道保卫部接到报告称,会宁市的某地区突然出现了大量传单,保卫员们正在彻底收缴传单。”;“会宁市保卫部当天上午11时完成了对传单的收缴和销毁工作。”;“道保卫部下令会宁市保卫部必须查明传单的来源并严格保密,不要让普通居民知道此事。”;“会宁市保卫部还在秘密地调查居民中是否有人捡到或读到传单并散布传单内容。”

如此看来,朝鲜内部的“维稳”,将开始大规模地针对国内普通民众。

此前,朝鲜的“维稳”,从公开报道的新闻上看,特征与趋向有三:一是以对官员的清洗来平息民愤;二是针对脱离金正日封建残酷统治逃奔西方、韩国、日本以及中国的民众;三是针对中国人。似乎很少见到朝鲜如何针对国内老百姓的“维稳”活动,相反都是动辄10万人对美国的示威游行等。

媒体报道,今年3月10日凌晨,朝鲜国防委员会突然召集劳动党副部长级、各省副相级以上高官乘坐大巴到位于平壤顺安区域的康健军校,在军校射击场里,曾经主导货币改革的劳动党计划财政部部长朴南基和副部长Kim Tae-yeong被捆绑在一起。高官们一看他们就知道国防委当局要实施公开枪决。一名目击者称:“朴南基被保卫部人员殴打,脸部肿起来,连眼睛都睁不开。旁边有曾经负责货币改革实际业务的劳动党计划财政部副部长Kim Tae-yeong被捆绑,嘴巴也被勒住。”审判部公布:“朴南基和Kim Tae-yeong两人并没有正确把握现实情况,盲目实施货币改革,这给党和国家以及人民经济带来莫大的损失,因此成立‘民族逆反罪’。”然后向每人发射9发子弹。

朴南基是在民意急剧恶化的时候突然被执行枪决的。他被枪决之前,朝鲜采取了关闭市场、禁止使用美元等货币改革后续措施,这致使国家机构和企业等接连关门,导致经济状况严重恶化。一位中国企业家表示,“2月去平壤时发现,除了高丽宾馆和羊角岛宾馆之外,所有餐厅都关门,险些饿死。”该企业家表示,“劳动党下属企业中也有很多因得不到分配而停工,街头出现饿死的人后,朝鲜以国防委员会的名义下达了特殊措施。”他所说的措施是指,人民军下令各军将军粮发放给驻扎地的饥荒地区,各地党组织也下令让指导员负责养活各个郡面临饥荒的人。据悉,根据这一指示,第一军负责黄海南道地区,第二军负责黄海北道地区,西海舰队司令部负责平安北道地区,他们开仓发放军粮,阻止了大量人饿死的事态。但恶化的民意并未因此而好转,而且也没有其他处理失败后果的手段,所以朝鲜当局只好把朴南基当成替罪羊。

这次,除朴南基和Kim Tae-yeong被公开处刑外,还有100多名高层干部因各种罪名被罢免,其中包括统一战线部下属祖国和平统一委员会副局长 Park Gyeong-cheol。朝鲜国防委员长金正日可能一边推进大规模肃清工作一边宣传称:“干部作风不正导致人民生活困难。”朴南基被公开处决后,朝鲜干部社会饱受着其“后遗症”的困扰。据说,部分高层干部甚至愤怒地说“怎么能以这种方式处决劳动党干部”、“金正日彻底疯了”、“等到我们没有利用价值的时候也会这样被杀死”。

朝鲜当局从处决朴南基后的4月份开始全面动员劳动党宣传部,发表控诉干部不正风气的演讲称“当今共和国是只有干部过得好的国家”,同时开始展开大规模监察活动,以杜绝干部不正之风。这种状况持续了一段时间以后,干部社会从今年春天开始出现“缅怀金日成时代”的氛围。据说,很多干部露骨地指责称:“金日成时代根本不存在这样的事情”,纷纷怀念“金日成时代”。朝鲜内部一位消息人士表示:“从这种现象中可以看出朝鲜体制的支持者也开始渐渐远离金正日。”金正日将三次担任金日成责任秘书的崔永林(81岁)任命为新任内阁总理,和干部们缅怀金日成的氛围不无关联。

以对官员的清洗来平息民愤,成了朝鲜当局“维稳”的一招杀手锏。

近日,由朝鲜“脱北者”组成的民间学术团体“NK知识人连带”表示,朝鲜已向中国东北地区派遣了60人,成立20 个小组,逮捕已获得韩国籍的“脱北者”。

“脱北者”又称“逃北者”,原是专指从朝鲜亡命到南韩的人,现在泛指所有从朝鲜逃出来的人。据估计,在中国大约有1万1000名到3万名“脱北者”。据韩联社报道,“NK知识人连带”表示:“朝鲜称脱北者为越南者或叛逆,并指称他们在中国进行反共和国的阴谋”、“为了铲除这些叛逆,6月 27日向东北地区派遣了60人逮捕组。他们由保卫部、保安部、侦查局的工作人员组成,每3人一组。”相关人士还说:“中国吉林省某市的缉毒小组6月29日逮捕了3名朝鲜人,并查出了携带的15公斤毒品,但是在调查过程中,嫌犯自称是前来逮捕脱北者的逮捕小组。”报道引述消息说,逮捕活动由朝鲜保卫部主导,目前在沈阳、丹东、长春、延吉等地展开活动。

自2009年11月开始,朝鲜对具有反金正日体制倾向的“脱北者”进行“扫荡”,“脱北者”失败后会受到严厉的惩罚。譬如送去集中营羁押受虐,甚至被判为 “叛国罪”而受到极刑,其在朝鲜的家属亲戚往往也受到牵连。

有分析认为,朝鲜以2009年11月下令暗杀前朝鲜劳动党书记黄长烨为信号,开始了对“脱北者的扫荡”。前朝鲜劳动党秘书长黄长烨,是朝鲜叛逃的最高级别的官员。他曾经是金正日的父亲金日成的心腹,也是金正日的导师,负责他的教育。黄长烨对金正日的评价是:“金正日是一个冷酷无情的人,为紧紧抓住权力会不惜一切代价。”黄长烨还认为,美国和朝鲜在1994 年达成的框架协议是一个错误,因为只要美国继续向朝鲜提供经济援助,金正日就会把援助用来制造更多的导弹核武器,因为他绝对不是愿意和平相处的那种人。

韩国中央大学教授李祚远表示,2009年11月至12月,朝鲜国家安全保卫部首席副部长禹东测和人民保安相朱相成先后访问中国,可能同中方就脱北者问题进行了讨论。“尤其是在国内定居的脱北者暂时前往中国后失去联系的情况,仅今年就发生3至4起”。另据朝鲜内部消息人士称,朝鲜政府已经向各地区公安机关下达通知“彻底惩罚脱北者等民族叛逆势力”。此后,朝鲜全境开始大力查处与脱北者等外界联系的居民。生活在朝鲜中国边境的脱北者家属被驱逐到内陆,三、四年前被发现与外界通话的居民再次接受调查。

朝鲜政府并通过“民族和解协会”发言人谈话,一一列举韩国脱北者团体实名,公开威胁说“将成为第一个处决对象”。朝鲜安全部门一位官员介绍说,政府对脱北者采取如此强硬的措施,是由于朝鲜认为“以黄长烨为首的脱北者的‘反金正日’活动已经达到了威胁朝鲜体制安全的程度”。在“脱北者”散发的对北传单内容中,包括在朝鲜人人避讳的“金正日家谱”等。这些传单对继承人金正云的偶像化工作,是一项很大的阻碍。对北电台有关负责人表示,“脱北者出身的播音员用朝鲜居民容易理解的语言进行播音。在最近的脱北者中,有不少人是在偷偷听取对北广播后决心离开朝鲜。”目前,共有13至14家电台面向朝鲜播出。韩国内的脱北者人数即将超过2万,在中国等国,也有3万至4万多名“脱北者”。

针对脱离金正日封建残酷统治逃奔西方、韩国、日本以及中国的民众进行扫荡,是朝鲜“维稳”的一大重要而色。

此外,有消息称,朝鲜当局因为对中国的对朝谍报活动深感不安,2002年开始由国家安全保卫部组织实施“捕杀中国狗(间谍)”的行动。6月28日,朝鲜“脱北者”组成的民间学术团体“NK知识分子连带”说,金正日2002年6月通过写给国家安全保卫部的信件下令,全体国家保卫部要开展“捕杀中国狗(间谍)”的工作。当时金正日指出,“随着经济困难,人们的国家观日渐淡薄。中国的坏蛋们趁此机会收买见钱眼开者,加强对我们的谍报活动。”消息人士说,正是从那时起,国家保卫部写给金正日的报告书上开始出现“中国的坏蛋”、“中国狗”等字样;“表面上似乎加强朝中之间用鲜血打造的友谊,但是事实上,他们把中国当成是敌对国家”;“保卫部进一步加强了对隐私旅行者、贸易业者、走私人员们的监管力度”;“当中国开始加强朝中边境地区的武力时,朝鲜当局认为那是中国和韩国合伙腹背夹攻,表现出极度的紧张。”

消息人士强调,货币改革后,朝中之间的不和谐音符日渐加强,中国对朝鲜的鄙视日渐凸现;随之当局下令,相比于韩国、美国间谍,更需要严格监督“中国狗”。

最近的国际新闻似乎也印证了上述朝鲜内部人士的说法。据媒体报道,2名中国商人在朝鲜慈江道晚浦市遭到保卫部的逮捕,在接受间谍嫌疑的调查过程中,6月20日被殴打致死。这2人是中国吉林省集安市的商人,他们以旅游的名义抵达朝鲜,但却脱离了旅游的路线,进入军事装备的制造区,在军工企业的工人家中住了10多天,经举报,遭到逮捕,当时身上携带照相机和录音机。据悉,包括朝鲜族等不少中国人以旅游的名义前往朝鲜,然后脱离旅游路线,深入朝鲜境内兜售他们随身携带的商品,该行为被俗称为“跑单帮” 。上述2名商人在逮捕时曾表示,照相机和录音机是兜售的商品,但是朝鲜保卫部不但没有接受兜售商品的辩白,反而活活地打死了2人。

朝鲜消息渠道说,事故后,朝鲜向中国方面交代了间谍活动和相关调查,中国则要查尸验证,但被朝方予以拒绝。

由此可见,朝鲜“维稳”的又一个特色,就是直接针对中国人。

2名中国人在朝鲜被打死并非偶然,6月4日朝鲜军队在边境也开枪打死了三名中国人。事发后中国媒体一直沉默,直到6月8日外交部发言人秦刚才证实了中国边民遭朝鲜军人枪击事件。并说中方“高度重视”,立即向朝方进行了“严正交涉”。同一天,中国《环球时报》记者在丹东官方协助下报道此事。该报道说,遭枪击的中国船只在晚间开到朝鲜新义州附近,船上的边民用朝鲜语与对方来人搭话,在手电筒光照下,才发现对方是朝鲜边防军。朝鲜士兵没有确认来者身份就开枪了。报道中,《环球时报》还说,“据说这人是拿朝鲜护照长期在中国居住的朝鲜人。”《环球时报》引述当地不明身份的“知情者”说,中朝边界经常发生这类事件;“越界捕捞者或搞非法贸易的人员被朝方追赶时,有时因为紧张导致翻船淹死。也有时朝方人员上船查没时,中方人员与其发生争执而受伤等。”当地官方转述朝方解释:因“天安”号事件,朝鲜方面提高了戒备,中国边民讲朝鲜语,又身穿迷彩服,朝鲜士兵有可能以为是韩国间谍,所以就开了枪。据说,朝方表示“愿意慰问和抚恤死伤者家属,同时希望不要因为此事影响中朝关系。”

官媒的“朝鲜士兵有可能以为是韩国间谍,所以就开了枪”,似乎振振有词。但中国人在朝鲜境内被活活打死,理由却是“中国间谍”。不知道现在官媒又有何说辞?!

众所周知,朝鲜战争在中国被称为“抗美援朝”, 至少数十万中国青年战士为援助朝鲜而牺牲。就在抗美援朝60 周年的今年6月,多名中国人在朝鲜被打死,让人意识到牺牲至少数十万中国人的边际效益已经全部消失,朝鲜根本不领情,也不买帐。

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德国作家赫塔·穆勒在接受韩国文艺季刊《文学村》的采访时说:“朝鲜的恐怖、贫穷的规模和状态让人无法想像。感觉无异于大型收容所。”穆勒痛批朝鲜称:“朝鲜已告别历史与文明。”北京艺术家艾未未在朝鲜军队枪杀中国平民后评论,“俄国海军开炮打死许多中国船民还沉了船,这次朝鲜又击毙了几个倒爷,(中国)富了却仍被恶邻们调戏耻笑。”

这中外两位著名文化人的评论,一庄一谐;但都值得中国人认真思考。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