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尔吉斯为什么自愿被美国“控制”?

雷达王 收藏 16 5042
导读:据中新网2010年6月29日报道,吉尔吉斯斯坦新宪法草案在刚结束的全民公决中获得压倒性支持。这部新宪法将赋予议会更大权力。选举委员会表示,在270万选民当中,70%参与了这次全民公决;根据目前已经点算的大多数选票所显示,90%选民支持新宪法限制总统权力的措施。 临时政府总理奥通巴耶娃说,国家走上了迈向真民主的道路。 俄罗斯、美国和联合国一道,对举行这次全民公决表示了支持,并认为这是让吉尔吉斯恢复民主的重要一步。 临时政府是在原总统巴基耶夫2010年4月被推翻后提出新宪法草案,并进行公投。就

据中新网2010年6月29日报道,吉尔吉斯斯坦新宪法草案在刚结束的全民公决中获得压倒性支持。这部新宪法将赋予议会更大权力。选举委员会表示,在270万选民当中,70%参与了这次全民公决;根据目前已经点算的大多数选票所显示,90%选民支持新宪法限制总统权力的措施。


临时政府总理奥通巴耶娃说,国家走上了迈向真民主的道路。


俄罗斯美国联合国一道,对举行这次全民公决表示了支持,并认为这是让吉尔吉斯恢复民主的重要一步。


临时政府是在原总统巴基耶夫2010年4月被推翻后提出新宪法草案,并进行公投。就在全民公决举行前两个星期,吉尔吉斯南部的吉尔吉斯族与乌兹别克族民众之间发生了严重暴力冲突。冲突导致40万人流离失所,卫生部门官员称有275人死亡,但是还有别的官员称,死亡人数高达2000人。


吉尔吉斯原来是苏联的一部分;苏联解体时,吉尔吉斯曾一度被西方媒体称为“中亚的瑞士”,因为瑞士山多、空气好、生活悠闲,跟吉国的自然条件很相似;更重要的是,瑞士是民主国家,西方希望将这种民主移植到吉国。吉前总统阿卡耶夫执政时期,曾照搬西方民主模式,言论完全自由。但是,阿卡耶夫仅仅照搬了西方民主的皮毛,而不照搬西方民主的精髓;执政过程中,嘴里喊着民主,却行动上实行专制,独裁滥权,压制言论自由和民主监督,任人唯亲、贪污腐败,以致民怨沸腾。最后,被人民起义而推翻。


巴基耶夫被推翻后,造成短时间内的大型骚乱。于是,中国一些专家和媒体就大做文章,对吉尔吉斯的民主改革极尽讽刺挖苦之能事,似乎又找到了一个民主“坏样板”,借以对老百姓进行“民主妖魔化”,达到权贵者诋毁、抵制民主制度的目的。比如6月16日,《人民日报》资深记者尹树广对《环球时报》说,吉国局势会“阿富汗化”,并将对我西北安全环境构成现实威胁。因为如今吉国处于失控状态,从过去的南北矛盾发展到今天的种族仇杀,处在内战边缘。


上海社会科学院国际问题研究中心赵国军博士甚至对《环球时报》记者说,要警惕美国趁乱控制中亚:“过去,美国通过输入民主的方式搞颜色革命,让一个国家改地换天。这次吉尔吉斯斯坦发生骚乱,美国已表明要派人过去‘观察’”;“美国一直想搞大中亚计划,把中亚国家与阿富汗一起作为战略目标控制在手。如果美国真的控制了吉尔吉斯斯坦,对上合组织将是不小的冲击。”


正如朝鲜足球队攻入巴西队一球而这些专家和媒体就大肆颂扬“朝鲜精神”之后,就立即被朝鲜队以7比0的惨败事实大打耳光一样,吉尔吉斯不仅没有“阿富汗化”,而且“国家走上了迈向真民主的道路”。吉尔吉斯的戏剧性变化,给了中国权贵者及其附庸们的一个教训是:凡是带着私欲的一切所谓“政治正确”,到头来都将成为世间笑柄。赵国军博士借吉尔吉斯短期动荡而试图挑起老百姓的反美情绪,但他永远无法自圆其说的是,为什么吉尔吉斯最后还是走向美国式的民主模式,而不是最终采用“中国模式”,特别是在目前美国经济危机而中国“一枝独秀”的情况下;为什么美国在全世界能“控制”那么多国家,而中国连一个“血盟兄弟”朝鲜都“控制”不了,中国周边国家几乎都成为了“敌人”。


吉尔吉斯公投后,过渡政府总统奥通巴耶娃表示,她将马上就任并组织政府,并在10月举行议会选举。奥通巴耶娃将一直出任总统至2011年年底;此后总统将是每六年一任,且不得连任。议会则会每五年改选一次。很显然,吉尔吉斯全民,已经自愿被美国“控制”了。


这次公投让世界看见了中亚第一个议会民主国家萌芽,但是接下来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比如奥通巴耶娃首先要兑现承诺,全面调查南部的种族冲突。可以肯定,吉尔吉斯今后在民主历程上还会有波折,但绝不会走向中国权贵者及其附庸们所设想、所希望的结果,只会国家越来越健康稳定,人民越来越幸福自由。


与吉尔吉斯通过公投成为民主国家、长治久安终于有望的消息同时,也传来朝鲜据说要开40多年来没有开过一次的党代会的消息。和吉尔吉斯通过全民公投决定国家的权力传承合法化一样,朝鲜也是想使国家的权力继承合“法”化。但不同的是,吉尔吉斯国家的权力传承合法化,是将决定权交给全体的公民,而朝鲜则是合“党”化,党强行代表了全民的意志。


可以预料,如果朝鲜党代会召开之时,中国专家和媒体必然是一片阿谀奉承之声。


吉尔吉斯通过全民公投决定国家的权力传承合法化的方式,照搬西方;而朝鲜使国家的权力继承合“法”化的方式,照搬中国。尽管方式不同,但目的一样,都是为了国家的稳定和长治久安。这两种方式都是为了规范权力的传承、施行。


中国自古就有关于国家权力传承规范的探索,并得出行之有效的规范。据说,史前时代的尧、舜、禹,据说是通过“禅让”继承的,即由上一代统治者指定下一代接班人。虽然享有“让贤”的美名,但只搞了三代就嘎然而止。这种“制度”,等于没有制度。把统治人民的最高权力交给“没有制度”去支配,就太危险、太不稳定了,于是就被淘汰了。此后的“禅让”在中国3千年的成文史上,好像也出现过几次,如西汉的末代皇帝“禅让”给王莽,后周的末代皇帝“禅让”给宋太祖,民国的临时大总统“禅让”给袁世凯。不过,这些“禅让”都带有逼宫篡位的不祥印记,很少受到民众的赞美或史家的称道。反正,指定接班人的制度,早在3千年以前就在中国被淘汰了。此后,中国变成父传子,子传孙,“子子孙孙,其永宝之”了。所谓“禅让”、“选贤”,是由老统治者指定新统治者,实行“家天下”的皇位继承制度。


后来的实践进一步证明,父传子,比让贤“禅让”、兄终弟及更稳定。到了周朝,不仅是一般的父传子,而且只传元配所生的嫡子,不传姬妾所生的庶子,只传嫡系的长子长孙,不传次子次孙。有了规范,就有了稳定。用宗法嫡长制度来配合父父子子的皇位继承制度,使中国的皇权社会即使在屡出昏君的条件下,也能稳定压倒一切,也能像模像样地延续几百年。所以,只要是“家天下”,要么子承父业,要么兄终弟及,此外没有别的选择。朝鲜的国家的权力传承模式,很得中国封建皇权社会的真传。


不过,辛亥革命给中国人打开了一扇窗户:原来公民才是国家的主人。辛亥革命告别了中国“家天下”的国家权力传承“子承父业”为“天经地义”的规范模式。1949年以前,小学生都知道国家领导人应该普选产生;这成为新的天经地义。所以连喜欢“以党治国”的蒋介石想当总统,也必须开国民大会,由他和胡适之先生竞选一番。只不过当时的人智商不高,没来得及把“等额选举”这个又有观赏价值又有保险作用的法宝设计出来。



本文内容于 7/6/2010 9:25:02 AM 被小编a4编辑

1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