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中国海“骷髅旗”横行 有沿岸国军人参与(多图)

baifabaizhong 收藏 40 4559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南中国海“骷髅旗”横行 有沿岸国军人参与(多图)

东南亚国家对区域外力量介入反海盗行动心疑虑。图为在一次联合演练中,马来西亚海警在马六甲海峡附近海域截获一艘海盗船。路透社


南中国海“骷髅旗”横行 有沿岸国军人参与(多图)

中国海军坞登巡海


南中国海“骷髅旗”横行 有沿岸国军人参与(多图)

资料图:中国海军航空兵歼-8D战机在南海上空进行空中加油训练


南中国海“骷髅旗”横行 有沿岸国军人参与(多图)

6月30日,参加护航的海军特战队员整装待发。当日,中国海军第六批护航编队从广东湛江起航,前往亚丁湾、索马里海域接替第五批护航编队执行护航任务。 新华社发(仲继军摄)


国际海事局向本报提供的数据显示,发生在南中国海地区(包括马六甲海峡以及东南亚海域)的海盗袭击事件,仅次于海盗事件最盛的亚丁湾索马里海域。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于胜楠、赵叶苹、梁嘉文发自北京、海南


在南中国海上,如果碰到弯月形小艇,或黑色椭圆形气垫艇,乘坐人穿戴较为整齐,皮肤并不黑,也不是只着短裤的普通渔民打扮,那么有经验的中国渔船,会下意识地提高警惕,停止作业,驶离这片海域。


中国渔船遇到的,很可能就是海盗。他们的名号并没有索马里海盗那般响亮,但却远比索马里海盗残忍、狡猾。


6月16日,国际海事局发布了南中国海海盗警报,揭开了该海域海盗严峻形势的冰山一角。之后,在接受《国际先驱导报》专访时,该机构海盗报告中心主任诺埃尔·钟详细介绍说,仅6月份以来,海盗已经袭击了一艘马来西亚的石油制品运输船,一艘韩国货船,两艘新加坡集装箱船,一艘中国的石油制品运输船,以及一艘塞浦路斯集装箱船。


国际海事局向本报提供的数据显示,发生在南中国海地区(包括马六甲海峡以及东南亚海域)的海盗袭击事件,仅次于发生在索马里以及亚丁湾的。更为严重的是,南中国海的很多海域是“真空地带”,因而沦为海盗的天堂。


南中国海成“第二个亚丁湾”


阿布杜拉·胡它皮亚是芒卡岛上的一位普通渔民,一直以来,他过着日出而渔、日落而息的平静生活。但是,大约前年年底,他发现周围的陌生人多了起来,他安静的生活也随之被打破,偶尔有印尼警察出没,还有军人的巡逻艇在周围海域活动。“这些"陌生人"其实就是海盗,可能是南苏门答腊省的印尼人,也有可能是外族人。”阿布杜拉·胡它皮亚告诉本报,“我们都不敢跟他们接触。”


据诺埃尔·钟介绍,南中国海海盗多发的海域,主要集中在印尼的芒卡、阿南巴斯、纳土纳群岛一带,这里是国际贸易十分繁忙的航道,大量船只途径这里穿过马六甲海峡。其中的纳土纳群岛靠近中国国土最南端的曾母暗沙,并跟中国海域存在划分争端。


海盗多发的另一片海域,是处于马来西亚、菲律宾以及印尼三国毗邻的苏禄海和苏拉威西海,不适合在马六甲海峡通航的大型油轮,通常经这两片海域,穿过望加锡海峡,进入爪哇海,再通过巽他海峡,进入印度洋。中国远洋运输(集团)总公司安全技术监督部总经理陈正杰,是一位出海经验丰富的船长。在他的印象中,“那里地理条件复杂,岛屿众多,而且靠近国际航道,海盗容易隐藏和袭击。”


海南渔民遭遇的一次最为危险的海盗袭击,就发生在这里的苏拉威西海。


2007年4月25日22时,海南省“琼琼海08099号”渔船从南海海域作业返航途中,主机螺旋桨主轴突然发生断裂,失去动力后,渔船漂流至苏拉威西海。回忆起当日晚发生的一幕,船长许德民心有余悸。他说,23时左右,有三艘菲律宾海域较为常见的“蜻蜓式”渔船驶过来,每艘船上约有3至4人,当时没有看到他们带有武器,他们以讨要食物为由强行登渔,抢走了大米、方便面、矿泉水、香烟等物品后离开。


但令许德民意想不到的是,一个半小时后,那伙人又折返回来,并手持步枪、弓箭,“当时大家都不敢反抗。他们朝天开了两枪,其中一个还用手做了割喉的动作,警告我们放老实点。”为了安全,许德民他们乘坐两艘作业小艇弃船逃生,后被马来西亚渔民救起。


国际海事局向本报提供的数据显示,2010年一季度发生在南中国海(包括东南亚海域)的海盗事件就多达13起,仅次于非洲海域(包括索马里海域、亚丁湾海域以及西非海域)的39起,并且近几年来,南中国海海域发生的海盗事件在持续增多。


有沿岸国警察参与海盗行为


这些海盗是什么人?是像索马里海盗一样,十几二十岁的年轻男子?


诺埃尔·钟向本报指出,这里的情况要远比索马里海盗复杂,“从他们所讲的语言来看,很可能是印尼人,但这也不太绝对,因为很多马来西亚人也能讲印尼话,他们多数也不像是宗教极端分子,他们只是一伙劫匪,打劫过往船只,抢到后就离开,他们不像索马里海盗一样提出赎金要求。”


在索马里,很多年轻人都想成为海盗,因为在这个无政府国家,通过做海盗,可以轻松弄到大笔钱,用来购买汽车、房子,娶到漂亮老婆,而这一切都难以受到法律的惩罚。但是在南中国海的海盗并不一样,他们就是为了抢钱,哪怕是为了几包方便面、几瓶矿泉水,甚至不惜杀人越货。


诺埃尔·钟打比方说,他们就像是普通的入室抢劫犯一样,如果说索马里海盗是“联合匪帮”,那么南中国海的海盗则是“机会主义分子”,他们伺机而动机,抢完即走。“他们也有枪,但多数情况下是使用刀,趁着黑夜用铁钩爬上船只偷袭。”


在菲律宾南部的棉兰老岛,数十年的反政府和分裂主义冲突,使得当地满目疮痍,附近海域的走私、海盗、军火贩卖等海上犯罪活动猖獗,苏禄群岛、苏拉威西岛上腐败成风、贫困现象、失业现象严重。陈正杰船长告诉本报记者,这些海盗多数是贫穷的无业游民。中国南海研究院任怀锋副研究员也认为,南中国海的海盗多数是穷人,是因为吃不饱饭才铤而走险的,这一点并不同于有组织的索马里海盗。


不过,相对于索马里海盗那样明目张胆地劫船,南中国海海域的海盗方式则更为多样、狡猾。据一位熟悉情况的人士介绍,经常会有身穿附近沿海国家警察或军人制服的人,声称要登船检查,他们会挑出一些值钱的货物作为所谓的走私物品证据带走。至于他们是否是真正的警察或军人,受害者则无从得知。


海南琼海市谭门镇的渔民,遭遇到此类“警察海盗”的事件较多。该镇渔政站长周世发告诉本报,2007年4月份,在南沙作业的谭门渔民遭到不明国籍的武装船只袭击,有三名中国渔民被打死,两名被枪打伤。事后交涉过程中,菲律宾方面不承认武装船只是该国军方,最后就这样不了了之,“究竟是不是海盗,还是军人,一直都搞不清楚。”


据国外专家研究,南中国海的海盗多半是退伍军人,有的甚至还是沿岸国家军队的现役军人。而海南省相关机构向本报记者展示的一份记录上清楚显示,很多发生在南中国海针对中国渔船、货船的武装抢劫袭击事件,都清楚记录着肇事者是某国的警方或军方。



反海盗区域合作阻力不小


到底是冒充军人或警察的海盗?还是充当海盗的军人或警察?受害者往往难以明辨,这也给反海盗增添了难度。


国外研究者把发生在南中国海广大区域的海盗行为归纳为“亚洲一般型”和“东南亚组织犯罪型”。“亚洲一般型”就是如诺埃尔·钟打比方的那种“入室抢劫”,海盗利用夜晚靠近行进中船只,登船洗劫现金和有价物品,这类海盗事件的危害相对较小。


“组织犯罪型”的海盗活动,目前在南中国海地区愈演愈烈,它们牵涉到庞大的销赃渠道及相关船籍注册资料的伪造、船员雇用等作业,已非传统海盗所能做到,其背后有严密的国际运作网络,堪称海盗“行业”中的“托拉斯”,这种海盗行为造成的危害最为严重。


国际海事组织证实,“有组织的犯罪集团”幕后操纵了这类海盗行为。比如,2000年12月遭劫持的日本商船“阿隆德拉-彩虹号”,一部分货物被海盗运到泰国换成武器,然后转移到斯里兰卡反叛武装的手里。另一部分铝材则被运到了菲律宾的马尼拉。国际海事局得到的情报显示,有很多船只遭劫持后在这片海域消失,一段时间后,通过涂改油漆,更换船名和船籍,在另一个港口大摇大摆地出现,海盗甚至摇身一变成了“合法”船员。


南中国海地区海盗形势的复杂性,决定了反海盗的不确定性。在南中国海地区,存在广大的主权争议海域,一些海域出现多国争相执法的情况,而另一些海域则沦为无政府管辖状态。海盗正是抓住了这一点,经常从一国海域逃到另一国海域,令各国执法机构在追捕中束手无策。


在任怀锋副研究员看来,解决南中国海地区海盗问题的出路,只能是加强区域国家的合作。但他同时指出,相关国家对于“海盗”的界定不一,这给区域合作制造了障碍。比如,根据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海盗”包括:在公海上对另一船舶或飞机,或对另一船舶或飞机上的人或财物等的袭击行为,突出了遇袭地的“公海”概念。国际海事局则把“海盗”定义为:“登船意图实施盗窃或任何其他犯罪,以及为实现该行为意图使用暴力或以暴力相威胁的行为”,界定更加宽泛,其中涉及到沿岸国对海盗事件发生海域的主权管辖。


显然,周边国家联合应对海盗的行动,在具体实施的层面上面临着主权和法理等棘手问题。


中国深受海盗之害


中国是全球范围内海盗袭击事件的最大受害国之一。国际海事局向本报提供的数据显示,2009年度全球发生的406起海盗袭击事件中,多达32起涉及中国船只(其中大陆8起、香港20起、台湾4起)。


中国为国际反海盗也作出了自己的贡献。为打击索马里以及亚丁湾海域的海盗事件,中国海军第六批护航编队6月30日在广东湛江启航,中国海军目前最大的作战舰只“昆仑山”号(排水量1.85万吨)船坞登陆舰参与了此次护航行动。按照惯例,中国前往亚丁湾护航编队在途径南中国海海域时,多会举行海上反海盗演练。这并非如外界所说的炫耀武力,而是基于南中国海严峻的反海盗形势。


目前,中国国际贸易的80%以上依靠南中国海、马六甲海峡这一航线。尽管如此,中国在南中国海的反海盗行动,却多为象征性的。海南海事部门负责人告诉本报记者,目前在南中国海海域发生的海盗事件,距离较远,海事部门的执法触角目前还难以到达。


周边国家之间围绕岛屿归属、海域划界争端不断,让南中国海地区的反海盗行动变得敏感起来。海盗多发的沿岸国家印尼、菲律宾以及马来西亚,它们都不希望区域外力量介入到当地的反海盗行动。日本曾提出帮助巡航马六甲海峡,但遭到马来西亚等海峡沿岸国家的拒绝。


目前,在南中国海地区的反海盗机制已经有了雏形。2004年底,东盟与中国、日本、韩国等国家签订了地区反海盗协议,并且2006年在新加坡成立的情报分享中心。在海盗最为猖獗的海域,印尼、马来西亚以及新加坡三国建立了海空联合巡逻行动。


但是,面对越来越多的海盗事件,在这片拥有1万多个大小岛屿、8.1万公里海岸线的广大区域,沿岸国家为数不多的反海盗船只,有限的反海盗投入,越来越显得力不从心。(于胜楠 赵叶苹 梁嘉文)


15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