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鬼子死磕 第一部 血色苍茫 第三十九章 马迭尔“三结义”(2)

百成 收藏 3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6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61.html[/size][/URL] “怎么还倪队长,倪队长的,不是说好了,咱们以兄弟相称吗!”倪志仁一边说话,一边为贾九倒酒。 贾九觉得恶心,他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自己此时的心理。 “别说了,你兄弟我以后可以高枕无忧了,也不用再害怕什么‘杀倭令了’!” “你不想再给日本人干下去了?”贾九不解地问。 “兄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61.html


“怎么还倪队长,倪队长的,不是说好了,咱们以兄弟相称吗!”倪志仁一边说话,一边为贾九倒酒。

贾九觉得恶心,他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自己此时的心理。

“别说了,你兄弟我以后可以高枕无忧了,也不用再害怕什么‘杀倭令了’!”

“你不想再给日本人干下去了?”贾九不解地问。

“兄弟我抓住了贾家四侠!”倪志仁说着端起酒杯,“兄弟还得为上次错抓了贾大哥给您赔个不是,希望贾大哥大人不见小人怪,宰相肚子里种白菜,兄弟先干为敬了!”倪志仁说完,一抑脖,一饮而尽。

“你真的抓住了贾家四侠?”贾九瞪大了眼睛。他的心里已然开了锅。

“那还能有错?四个我抓到了俩,一个黑脸的,一个白脸的。”

“喝酒,渴酒……”

贾九不记得后来都说了些什么,他只想快点回去,好去证实一下消息的真假。

倪地仁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自己前前后后喝了一斤二锅头,一直到傍晚才在众人的搀扶下回了警察厅。

贾九匆忙回到了傅家老店。他想找张三疯打听一下,但又不知道张三疯他们在哪里。正急得团团转之时,突然一个人急匆匆地从外面走了进来,“贾九你可回来了,我都等你一个下午了!”说话的人正是倪志忠,看样子他比贾九还着急。

“少爷,怎么了?”贾九惊讶地问。

“我们的人出事了!你还得帮我打听一下。”倪志忠在地上来回地走着。

“什么时候出的事?”

“昨天晚上,盛大珠宝行劫案,有两个人被抓!”倪志忠焦急地看着贾九。

听到此处,贾九心中的一块石头总算落了地,如果真如倪志忠所说,那被抓的两个人就不可能是马超与肖飞了。贾九略带几分得意地问:“他们叫什么名字,我可以试着去帮你问一问。”

“贾天超,贾天飞!”倪志忠随口答道。

贾九一听这两个人的名字,一个没留神,竟然从炕上坐到了地上。

“怎么了?”

“没怎么,他们是贾家四侠?”贾九的声音有些颤抖。

“不是!他们报的是贾家四侠的名号!”

贾九长出了一口气,心想:“妈了个巴子的倪志忠,你要把老子吓死啊!”

“他们为什么要报贾家四侠的名号啊?”贾九不解地问。

倪志忠的眼神里闪着一种不可琢磨的诡异,“他们比较有名气!”

贾九没再多问。

第二天上午,同享布行的门前来了一辆汽车。两个日本兵从车上下来,走去屋中,躬敬地问:“哪位是贾九先生?”

“我就是!”贾九紧张地起身答道。

“川崎先生有请,请贾先生一定付会!”一个日本兵向贾九恭敬地敬了一个军礼。

贾九觉得他们一定是为了要表示感谢,才请自己。也正好借着这个机会打听一下那两个人的消息。

贾九坐上了车,在正阳大街全体乡邻的目送下离开了同享布行。

贾九下了车,一看又是马迭尔酒店。川崎善弘与左腾依男早在门口迎侯着。

“贾九君,欢迎你啊!”左腾依男上前热情地握住了贾九的手。

贾九觉得这种待遇有些超乎寻常,不禁有些受宠若惊。他觉得这两个日本人的脑袋一定是让驴踢了!不然就是进水了!

三个人来到包房,早有服务人员将酒菜摆上。

“贾九君地请坐,喝酒地干活,哈哈哈哈!”川崎善弘亲自为贾九满上了一杯。

“我谢谢两位,谢谢两位了!”说着贾九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好酒量!我敬贾九君一杯!”左腾依男又为贾九斟满一杯。

贾九连喝了三杯,觉得心里热乎乎地。

“前日多亏贾九君相救!为了表示感谢特备此酒,你我共庆!哈哈哈哈!”左腾依男一脸的感激!

“我还要感谢两位,若不是两位出手,我可能已被抓住了!”贾九说着为两个人满了两杯酒。

“贾九君,从前日之事,我们更加深刻体会到你对大日本帝国的情义!在危难的时候,你不是说我们是你的日本朋友吗?我们想与贾九君更近一层,结为兄弟,不知贾九君的意思?”左腾依男与川崎善弘一脸的诚意,眼巴巴地看着贾九。

这是让贾九万万没想到的。贾九一时竟不知如何是好,他想这两个狗日的还真动感情了!其实贾九只猜对了一半。这两个人确实想感谢贾九的救命之恩,更为更要的是左腾依男已经从那两个长沙土夫子的口中得到了张三疯和他们说的话,“谁对得起我,我就对得起谁,除非是我的兄弟我能告诉他,否则就和我一起进坟墓!”左腾依男觉得这个贾九是亲日的,如果用真情感化一定能将秘密搞到手!而川崎善弘则想通过这种方法感化哈尔滨人,以利于大日本在满洲的统治。

“贾九君,你……”左腾依男见贾九呆在那里没做声又复问。

“我是高兴得不得了啊!”贾九突然激得站了起来。

“摆香案!”川崎善弘叫道。

马迭尔酒店已然早有准备,很快便将应用之物准备妥当。

桌子上摆着关二爷的像,以及香烛等应用之物。贾九也觉得奇怪:小鬼子也信关二爷?而且还搞得这么正式。

三个人跪在关二爷像前,互报了名姓,年龄,结果贾九真的最小。贾九这个气,自己从外表上看快能当他们俩的爹了!左腾依男最大,川崎善弘居中。

“关二爷在上,我兄弟三人,左腾依男,川崎善弘,贾九三个愿结拜为兄弟,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左腾依男侃侃道。

贾九心里纳闷儿,日本人怎么和中国人说的都一样,难道他们也是中国人的种?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老祖宗可造了孽,竟然造出这种孽种!

“我左腾依男。”

“我地川崎善弘。”

“我贾九!”贾九心里骂道:“妈了个巴子的关二爷,这可不能算数啊!你可是纯正的中国货!是中国工匠手工烧制出来的!可不能忘本啊!”想到这里又觉得用词不对。“关二爷你可别见怪啊!总之这事不能算数,你我心里有数就行了!”

三个人站起身,喝了三杯同心酒便又归位。

“二弟三弟,你我以后便为兄弟,今天让咱们不醉不归!”左腾依男似乎极为兴奋,说完又看了看贾九,“三弟以后在哈尔滨没人敢欺负你,和你做对就是和哥哥我做对,和哥哥我做对就是和大日本皇军做对!”

“对!大哥说的有理!三弟你放心!哈哈哈哈!”川崎善弘高声应道。

三个人推杯换盏喝了个不可开交。贾九也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酒,但总觉得这两个小鬼子没安什么好良心!

三个人喝完酒从马迭尔出来。一到街上,贾九傻了眼!整个中央大街的两侧站满了荷枪实弹的日本兵,五步一岗,十步一哨!到底站出多远,看也看不到头。

“大哥这是?”贾九有些紧张,他还没见过这么多日本兵。

“哈哈哈哈!安全护送兄弟回家!”左腾依男说着摆手叫车。

贾九此时终于明白,这些狗日的是被吓怕了。

三个人上了车,汽车直奔正阳大街开去。车开的很慢,道路两旁都是荷枪实弹的日本兵,贾九觉得自己像是在检阅。哈尔滨的老百姓今天好像都自发地集中到了大街上,大街两旁被挤得水泄不通。人们都伸长了脖子驻足观瞧!贾九最怕让老百姓认出来,如果真的认出来以后是别想说明白了!但贾九已然听到了街上老百姓的议论:“大家快看啊,那中间坐的是贾九啊!是贾九啊!他可真牛啊……”

贾九这个来气,觉得自己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汽车开进了正阳大街,贾九发现正阳大街两旁早已挤满了人,街道两旁的日本兵见汽车开来,荷枪敬礼。贾九突然混身打了一个冷战。

同享布行的门前已经被挤得水泄不通。贾九觉得这些熟悉的面孔今天聚集得特别齐,几乎一个没落下!但他们的眼神里流露出的东西却不尽相同。

贾九从车上下来,门前的日本兵整齐地敬了一个军礼,正阳大街的老百姓竟然报以一阵欢呼!贾九觉得这声欢呼的成分太复杂了。贾九不知道自己是那条腿先下的车,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进的屋。贾九觉得自己像在做一场恶梦!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