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红衣男孩上吊事件被定性意外死亡——真的假的?

没入红尘 收藏 6 4898
导读:(不知道具体情况,不敢妄评,) 昨天,死者父亲匡纪绿说,刑警和法医对儿子有三个不理解: 1、男孩为何穿着红裙子、游泳衣? 2、死者额头前的小针孔从何而来? 3、死者双手、双脚有非常专业的打结。 5日中午12时许,54岁的农民工匡纪绿从江北赶回巴南区东泉镇双星村高石坎,为上住读的儿子送钱。家里正门、侧门紧闭,平时从来不开的后门却虚掩着。从后门进去,眼前一幕让他大惊失色:儿子身穿红色的花裙子,双手、双脚被绳子结结实实地捆着,脚上还吊着一个大秤砣,双手被挂在屋梁上,早已死亡。 男孩

(不知道具体情况,不敢妄评,)

昨天,死者父亲匡纪绿说,刑警和法医对儿子有三个不理解:


1、男孩为何穿着红裙子、游泳衣?


2、死者额头前的小针孔从何而来?


3、死者双手、双脚有非常专业的打结。


5日中午12时许,54岁的农民工匡纪绿从江北赶回巴南区东泉镇双星村高石坎,为上住读的儿子送钱。家里正门、侧门紧闭,平时从来不开的后门却虚掩着。从后门进去,眼前一幕让他大惊失色:儿子身穿红色的花裙子,双手、双脚被绳子结结实实地捆着,脚上还吊着一个大秤砣,双手被挂在屋梁上,早已死亡。


男孩家中离奇死亡


匡志均是匡纪绿的独子,是东泉中学七年级二班的学生,死时刚13岁零13天。


昨天,记者闻讯赶到死者家中。匡志均的遗体摆在堂屋正中,身上盖着一床红被子。除了一间正屋,还有两间偏房和一间灶屋。后门就在灶屋里。孩子平时在楼下正屋大床上睡觉,床旁的屋梁,竟是孩子的最后归宿。


屋里地上到处是衣服和杂物。孩子用过的课本、作业本,散乱地放在床上、桌上。两包方便面,吃了一包。电子表、书包、计算器、手机、光盘等孩子的遗物留在床上。书包里还有32.5元钱。


匡纪绿说,警方和法医已在5日晚对儿子进行了解剖。因此,孩子从头部到腹部,都被线缝着。


记者揭开红被子看见,匡志均遗体额头前有一个小孔和不重的外伤,大腿、双手、两肋、双脚裸部上方,都有极深的勒痕。此外没有任何伤口。


死者身穿红裙子


匡纪绿告诉记者,前几天他的手机坏了,跟儿子联系不上,5日中午12点多钟,他回家为儿子送饭钱。平时进出的大门和侧门却怎么都打不开,他绕到后门,后门虚掩着,轻轻一推门就开了。


家里一片狼藉,娃儿的衣服丢得到处都是。走进正屋,灯还开着,匡纪绿一眼便看见,儿子穿着大红色的裙子,裙子上还别着白花,全身被绳子扎扎实实地捆着,两脚之间,挂了一个大秤砣。双手被捆着挂在了屋梁上,双脚离地几厘米,旁边一个长椅被推翻在地,儿子全身冰凉,早已死亡。



匡纪绿41岁时才得了这个儿子。眼前的情景让他傻眼了,他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哭起来。


家人不相信孩自杀


很快,巴南区刑侦队的刑警赶到。5日晚,市公安局的刑警和法医也来了。


匡纪绿说,刑警把儿子从屋梁上放下来,脱去他的红裙子,发现儿子贴身竟然穿着他堂姐的游泳衣,儿子自己的衣服一件没穿。


匡纪绿说,法医告诉他,初步判断,儿子是在48小时内死亡的,也就是11月3-4日。儿子身上,除了多处深深的勒痕外,几乎没有外伤。法医带走了儿子的内脏等物,回城里解剖。


昨天,孩子的妈妈辜登会在记者面前,已没了泪水,她说,自己和丈夫都在江北区打工,家里就儿子一人。平时,每个周末儿子都回江北和他们在一起。因为10月24日儿子回来时,他们给了儿子几百元作饭钱、资料费等,儿子就说下周11月1日不回江北了,要自己回农村老屋。


辜登会说,平时,家里的后门从来不开,都用两块大木板挡着,外加一根钢筋。儿子死后,大门、侧门关着,后门开了,两块大木板和钢筋被放在门的左右两旁。


匡纪绿说,儿子与他们最后的日子里,他一点都没有异常的表现。“我们不相信他会自杀。”


孩子生前没有怪癖


匡志均邻居王伦琴对记者说,匡纪绿全家都很老实,平时对人也友善,从来不和别人发生纠纷,匡志均平时少与人说话,害羞得很。从不主动招呼人。娃儿啷个就突然死了,全村人都觉得太怪了。


70岁的邻居邓先碧说,匡志均平时贪玩,成绩不太好,但人和他妈、老汉一样,老实得很,从不招惹哪个。以前也从没发现他有穿女孩衣物的怪癖看上述新闻中


让其子嗣穿红衣上梁死,这是将魂打散,永不超生的死法。


死者死时身现“金木水火土”五行迹象,再选属阴的数字13岁零13天,按理说,作案时间也应该是阴时,亥时可能最大。这样狠毒的做法就是想既让对方家断后,且让死者永不超生,死后魂魄尽散,不会找凶手麻烦。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大杂烩] [渝人码头]重庆红衣男孩上吊事件被定性意外死亡


晨报讯 (记者 罗小光)昨天,巴南区东泉镇神秘死亡的13岁男孩(详见本报11月7日10版《身穿裙子脚捆秤砣 13岁男孩被挂屋梁上》)的父亲匡纪禄,向记者出示了巴南区警方对儿子匡志均的死亡鉴定结论:“排除他杀、自杀,属意外死亡。”匡纪禄说,他对这个结论不服,将向市公共安全专家局申请复议,并状告儿子所在的学校。


警方难解男孩死亡原因


昨天,匡纪禄向记者出示了巴南区警方12月5日给他的两份通知书,第一份是《重庆市公共安全专家局巴南区分局不予立案通知书》,上面写着:“控告人匡纪禄你于2009年11月5日提出控告的匡志均死亡案,我局经审查认为,没有犯罪事实。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八十六条之规定,决定不予立案。如不服本决定,在收到本通知之日起七日内,向本局申请复议。”


第二份是证明,上面写着:“经市、区两级刑侦、技术部门调查,匡志均死亡事件排除他杀、自杀,属意外死亡。”


匡纪禄告诉记者,拿着警方给他的通知书和证明,他很不理解,也对警方的鉴定结论不服。当时,他质问警方:“什么叫意外死亡?既然不是他杀和自杀,我儿子究竟遇到了什么意外?这种意外是怎么出现的?”匡纪禄说,对于他的疑问,警方没有回答。


于是,匡纪禄第二次要求警方解释“意外死亡”的含义,警方想了一会儿说,比如玩游戏也可能引起死亡。匡纪禄再次提出疑问:玩什么游戏?和谁玩游戏?如果是玩游戏引发的死亡,那我儿子死时,双手、双腿捆得非常专业的结又从何解释?我儿子双手被捆后,不可能把自己“挂”到屋梁上去,更不可能再穿上大红裙子和游泳衣。


匡纪禄说,后来巴南区刑侦支队的负责人告诉他,不仅是区局,市局也无法解释发生在匡志均身上的这些现象。


将申请复议并状告学校


“如果不服区局的鉴定结论,可到市局申请复议。”警方安慰匡纪禄说。


“明天(12月9日)我就要向市公共安全专家局申请复议。”匡纪禄昨天说。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