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吴起3年斥资8亿免费教育 官员称均富于民

金晓2035 收藏 5 306

陕西吴起3年斥资8亿免费教育 官员称均富于民

6月30日,吴起县张坪小学二年级学生正在上课。老师使用多媒体教学。



陕西吴起3年斥资8亿免费教育 官员称均富于民

6月30日,吴起县张坪小学宽敞明亮的学生餐厅。本版图片/本报记者 杨万国 摄


朱久伟的办公室不足10平方米,一张单人床紧挨办公桌。沙发不够,人来了就坐在床上。


这名年轻的财政官员掌握着陕西吴起县的钱袋子,他是县财政局主持工作的副局长。


与朱久伟的办公室形成对比的,是吴起的学校。


吴起高级中学是县城最气派的建筑群。教学楼气势宏伟,教师公寓是花园式的,学生公寓全部配有独立卫生间。


在吴起县,近30所中小学中,每个教室都装备了单价2万多元的“白板”,数十万元装备起来的地图室,数百万元购置的校车。投资1.5亿的体育场,依托校园建成。


7月1日,朱久伟说三年来吴起财政投入教育超8亿。


在这个面积3791平方公里的广袤县域,拥有13万人口,接近26000名学生(包括幼儿园儿童)。许多人的命运在这三年正悄然改变。


王生玲,被改变的人生轨迹


17岁的王生玲读高二了。曾同样成绩优异的姐姐当年在压力下辍学,如今已嫁人


如果不是高中免费,王生玲的人生轨迹将和姐姐一样:辍学,干几年农活,嫁人,生子。


这是陕北腹地,这是很多女孩曾经的共同命运。


王生玲现在是吴起高中高二(一)班学生。在全年级1400多学生中,成绩名列前十。


17岁的王生玲是吴起县五谷城乡人,有一个姐姐两个弟弟。2006年母亲因病去世。这年,姐姐读初三,王生玲初一,两个弟弟小学。


那年离中考3个月时,姐姐突然回了家,说不读了。


像电影里的故事,本来成绩优秀的姐姐辍学干农活,她告诉弟妹三人:“暂时不急了,你们几个好好念”。


家里种了20多亩地,一年收入7000多元。


吴起高中校长张俊殷计算过,一个高中生一年需要学杂费3500多元。


王生玲的父亲王兵川说,如果不是高中免费,他只供得起一个半孩子读书。


2007年快中考时,王生玲偶然听老师说,高中不用交钱了。


她有点不敢相信,回家时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姐姐。姐姐愣了一会儿。


王生玲说,她后来发现姐姐偷偷哭了,但姐姐已退学一年多。今年初,姐姐嫁人了。


2007年8月,一分钱没交便在高中报完名了,王生玲才确信:真的免费了。


高中两年,王生玲没从家里拿一分钱,除县政府每年补贴每个学生720元生活费,她还获得3500多元的奖学金。


王兵川说,他压力小了很多,他现在筹备钱准备女儿上大学用。


王生玲只知道,她的命运改变来自县里的“冯书记”。她没见过冯书记,只在开教育表彰大会时,远远看到过那位戴眼镜的叔叔。


冯振东,“免费馅饼”越做越大


“免费教育”也给县委书记带来政绩和荣誉,这也鼓励着他和吴起县更大力度投资教育


44岁的冯振东,是吴起全民免费教育的“推手”。2007年6月他调任吴起县委书记。


吴起位于毛乌素沙漠边缘,曾经县穷民穷,教育欠账很多。2003年,随着能源价格飞涨,盛产石油的吴起,经济开始腾飞。一个数据是,2002年吴起地方财政收入8800多万,2009年16亿。2009年吴起排在西部百强县第十九位。


“财力好转的情况下,该把什么放在优先发展的战略位置?”这是新官上任的冯振东思考的问题。


“吴起的资源总有一天枯竭。到那时,吴起人靠什么生存?靠什么发家致富?教育!”冯振东把目光锁定在教育。


虽然财政收入暴增,但吴起农民的收入并无同比提升。“吴起有钱人只是少数,大部分并不是外面想象的那么有钱。”吴起高中校长张俊殷说。


“家里如果有一个大学生,有一个高中生,就会十分困难,甚至返贫。”冯振东说,县里经过调研后,2007年秋季开始施行“免费高中”。


分管收学费的吴起高中副校长闫志俊说,天上掉下“免费馅饼”时,他顿时轻松了许多。往年,学生哭鼻子请求暂缓交费的情况不见了。


按吴起教育局统计,三年来,吴起财政为高(职)中免费教育投入3531万元。


张俊殷介绍,免费后吴起高中优质生源大量回流。2006年,吴起中考前100名只8个留在吴起读书,其余都跑到延安和西安读书。免费后,前100名有60多名留在吴起。


2007年吴起县还面向全国招聘高中优秀教师,以9万至15万年薪招聘了20人。


吴起的高考升学率大幅提高。二本上线学生从123人增加到今年的287人。


冯振东给免费教育取了一个口号:“人民满意教育工程”。这个“工程”开始在陕西出名。


2007年11月,冯振东被教育部等部门评为“西部地区"两基"攻坚先进个人”。


7月1日,冯振东让人搬来这两年获得的奖牌和奖状,展示给记者看。他不否认这是他追求的政绩观。


2009年10月21日,陕西省“县级党政领导优先发展教育现场会”在吴起召开,陕西省副省长朱静芝告诉各县区的一把手们,“优先发展教育,就是最大的政绩观”。


2009年11月,吴起被教育部授予“全国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先进地区”,冯振东被邀参会做主题发言,“我坐在前排,是最小的官。”


当冯振东携教育部颁发的奖牌回到吴起时,心中又酝酿着“免费幼儿园”的计划。


今年春天起,吴起5300多名儿童享受学前免费教育:全县28所幼儿园,不分公、私,所有孩子免书本费;每个孩子县里每年补助800元给幼儿园,作为运转经费和生活费补助;每名幼儿老师每月增加200元津贴。


吴起最大的私立幼儿园园长刘惠青说,免费教育大大缓解了幼儿园的成本压力。


冯振东的“人民满意教育工程”还包括教育硬件上大力投入。2007年9月,吴起投入3.5亿,对全县24所中心小学进行改扩建。标准甚至高于教育部一类标准,所有中小学配备了公寓、餐厅、创作室等。


吴起还拿出数百万元为中小学配备豪华中巴车,接送师生上下学。据了解,县里为此压缩了县政府配车,开大会时,县里向学校借车用。



李金龙,干部送农民上学


去年11月,组织部干部李金龙一路陪着19名年轻人到山东一所技校。在吴起,45岁以下的农民可以享受免费技能培训


7月2日,李金龙接到一个电话,一名学员暑假回老家,打电话向他问好。


作为县委组织部干部,李金龙现在被人称“李老师”。他觉得“挺有成就感”。


去年11月,李金龙陪着19名年轻人,乘汽车,换火车,一路护送到山东济南的蓝翔技校。19人都是吴起初中或高中没读完的青年农民。


刘长瑞是其中一名。刘长瑞高二时辍学,后在吴起县城一个汽修厂打杂。去年,他听说县里“人人技能办”可以免费送年轻人去技校读书。就报了名。


刘长瑞说,到技校后,他们选的是8个月的汽车维修全科班,学费9980元。县里把钱打给了学校。


但技校的老师建议读两年2.4万的高级汽车技工班。刘长瑞给“李老师”打电话,李金龙给领导汇报后,又给这些年轻人人均追加1.5万学费。


刘长瑞享受的“人人技能工程”,是吴起“人民满意教育工程”中的一项:45岁以下的青年,都可以享受免费技能培训。


冯振东说,这是对15年的免费学校教育的延伸。他介绍,吴起的一项调研显示,高初中以上文化程度农民收入,是小学文化程度农民的4.3倍;有技术外出劳动力是无技术外出者收入的1.86倍。“文化程度的高低、有无技能,是决定农民收入高低的一个最关键因素。”


2007年,吴起县成立了“人人技能办公室”。“全国独一无二。”冯振东说。


吴起县委组织部副部长李志虎介绍,为了让吴起农民学到真本领,“人人技能办”和山东蓝翔技校、渭南莆田学院等全国20所职业技术学院签订培训协议。吴起45岁以下,初中以上文化程度农民,只要报名,就由县里全额支付学费,送到这些学校学习。


记者在“人人技能办”学员档案中看到,培训项目包括计算机应用、汽车维修等,也有吊机驾驶、美容美发、厨师等短期培训,甚至包括足疗。


李志虎介绍,“人人技能办”成立三年来,已培训吴起县青年农民12830人。其中,学费最高的是3.5万元的海员培训,目前已有数名学员毕业上岗。


7月3日,刘长瑞告诉记者,“同学都很羡慕我们可以免费读书”。他说,他在技校学得很扎实,明年11月毕业后,打算回家办一个汽车修理店。


朱久伟,“切饼人”的经济账


作为财政局副局长,朱久伟认为吴起的财政完全可以保证免费教育坚持下去


吴起高中副校长闫志俊有点担心吴起的免费教育“步子迈得有点大了”。


他的疑问是,吴起除了石油,没别的工业,“石油能开采几年?十年二十年后,没有油了,财政没钱了,还免不免?到时收费,还能收得起来吗?”


一名市民也表示了担心:“冯书记将来走了,钱也折腾完了,该怎么办?”


掌管分切吴起“财政大饼”的朱久伟,对此有谨慎的盘算。


朱久伟认为,吴起的全民免费教育并不需要多少钱,吴起的地方财政“完全有能力承担”。


吴起每年的免费教育投入主要是:高中1555万;职教中心(职中)169万;九年义务教育阶段,刨去省市承担,县财政承担1315万;幼儿园507万。再加上“人人技能工程”预算1000万。吴起“全民免费教育”支出是4500多万。


他介绍,近三年来吴起在教育硬件设施投资6.5亿,目前硬件设施基本完备。今后除教师工资外,就是每年预算5000万的“人民满意教育工程”。


朱久伟说,吴起并未挤压其他民生项目用来独撑免费教育。这几年,吴起在医疗卫生等领域也投资巨大。


他以2009年吴起财政支出举例。当年,吴起地方财政16亿,延安市上收4个亿。留给吴起的可支配财力约12亿。


其中教育投入2.8亿,占地方财政支出23.7%。而公开报道显示,过去三年,教育投入占国家财政支出不足15%。


对于吴起,剩下的财政支出包括三农3.6亿,卫生1.4亿,交通道路1亿,城乡基础设施建设2.5亿。


朱久伟认为石油产业会带动吴起其他产业的发展。2009年吴起16个亿财政收入中,石油贡献87%,交通运输、服务业等第三产业占10%,农产品加工约占3%。


朱久伟介绍,吴起通过石油限采、发展第三产业、开发旅游业等逐步丰富经济结构。他认为吴起的财政完全可以保证免费教育长期坚持下去。


“吴起人”,“均富”的红色传承


作为革命老区,红色传承让这里的官员更乐于尝试“均富于民”的施政策略


每天下午7点,遍布吴起县城的高音喇叭开始传出音乐声,高亢的女声随着音乐激扬:“这里是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的落脚点……”


在闫志俊的印象里,这样的乐声很多年了。


在这座陕北腹地小县,“红军”、“革命”、“毛主席”,依然是地方官员津津乐道的话题。


6月30日,吴起的头条新闻是毛泽东周恩来等26座伟人铜像揭幕。铜像6月26日抵达时,吴起万人空巷。一名官员为这些铜像抵达吴起,沿途收费站一路绿灯免费放行而深感骄傲。


6月30日,记者在胜利山上看到,许多群众观看揭幕,有人眼噙泪水。当地媒体形容,“3万多人沿街排开……感人场景仿佛又回到75年前。”


闫志俊介绍,红军1935年长征结束后抵达吴起,开始搞土改,之后未曾反复。他认为,吴起因此更具红色传承。


在闫志俊看来,作为革命老区,吴起人和这里的官员更乐于尝试“全民免费”,“均富于民”的施政策略,以此博取口碑和政绩。


事实上,不仅吴起,整个陕北老区,包括其邻县志丹、同在陕北的府谷、神木,都在免费教育、医疗上搞得风生水起。


冯振东承认“传统”及自身经历对他的影响。他兄弟六人,父母是农民,28年前他依靠国家的“免费教育”读完大学。


冯振东说,今年秋季,全县的幼儿园将进一步免除全部费用。吴起将实现完全的15年免费教育。


朱久伟有信心“免费教育需要多少,财政就划拨多少”。


李金龙则有点担心“人人技能工程”每年1000万的预算“花不完”。他说,吴起人一些观念还比较落后,年轻人在家门口有点钱赚,就不愿去上学费2.4万的汽修班。下一步,他将加大宣传力度。


高二学生王生玲则在憧憬中。她说想考中国石油大学,将来毕业回来,把家乡建设得更美好。



对话:免费学校能让更多孩子上


新京报:你2007年调到吴起当书记,高中免费教育随后推行。这在当时很少见。一些人认为这与你个人的风格和经历有关?


冯振东:1997年,我就是延长县分管教育的副县长,然后到延川县、宝塔区、吴起县担任党政正职,这期间我一直都很重视教育。


我生在农村,我知道父母为了让孩子上学,可以节食缩衣、任劳任怨。


我在吴起提出,让公共财政的阳光普照更多的老百姓,而公共财政用在教育上普惠性更广。建设一个高档宾馆,穷人不可能来住;建设公办免费学校,更多的孩子就能来上学。


新京报:教育投入大、见效慢,很多地方领导宁愿搞开发区、建大楼。干一届就调走了,这个政绩可能就不是你的了。


冯振东:作为一个领导,有什么样的人生观、价值观,就有什么样的政绩观。不是钱赚得越多,就越有价值,不是官做得越大,就越有价值。


如果办事为了让领导高兴,为了让上级提拔,就不会得到老百姓赞同。因此,掌握公共资源的领导,必须解决好为谁执政、怎样执好政的问题,真正做到在公共资源的使用上,让大多数老百姓受益。


新京报:吴起为什么把公共资源优先分配到教育,而不是别的方面,例如医疗?


冯振东:公共财政的蛋糕就那么大,这主要是如何分配的问题。不管你把公共资源分配到哪个地方,只要所做的事情普惠性更强,就可以优先考虑。


即使有人反对也不敢说,担心被百姓骂


新京报:因为吴起免费教育,国内有舆论开始批评那些比吴起更有钱的县。有没有担心冒出风头,而受到压力?


冯振东:陕北这边有句话,“我穿我的红绣鞋,管去他人怎么说”。只要对老百姓有利,我们想清楚了,就不怕别人说。


新京报:当年,这是一个重大决策。有经过专家评估或者人大审议吗?


冯振东:我做任何事情都非常注重调研。先做调研,然后让职能部门拿出意见,交由常委会研究该怎么办,最终形成共识。常委会之前,我和县长会与人大、政协提前沟通。所有预算都是经过人大批准,由县政府执行。


新京报:常委会上有争论吗?常委会几次通过的?


冯振东:没有大的争论。一次就通过了。


新京报:没有人提出反对意见吗?


冯振东:我们认为,在教育上花再多的钱,都浪费不了,都是值得的。我想,即使有人想反对也不敢说。不是因为我书记的权力,而是担心老百姓骂。


把石油资源转移到人力资源


新京报:石油毕竟有限。有一天吴起的石油没了,免费教育还能不能执行下去?


冯振东:吴起石油维持50年没问题。再过30年,年龄大的全部纳入养老保险,即使吴起没油开采了,年龄小的可以到其他地方创业。日本没有资源照样发展得很好。假如吴起人人有技能,人人成为企业家,完全可以走出“油主沉浮”的命运。


新京报:陕北的神木、府谷等地方,都是靠资源发家,目前都在搞免费医疗、免费教育。作为地方当政者,选择高福利,是否是平衡贫富差距或稳定社会的手段?


冯振东:教育和医疗与其他项目功能不同,这不是发救济款。教育的功能是让孩子上得起学、上好学、提供一个发展的条件。优先发展教育,是把现在的石油资源转移到今后的人力资源上。


新京报:5000万元,对于你们县财政意味着什么?有压力吗?有多大的持续性?


冯振东:我们培养出来的是人才,你要相信财富是不断增长的。现在我们靠石油,将来我们靠人才。有人才在这里搞发展,现在财政收入12个亿,也许以后是30个亿、50个亿。所以,5000万元是没有压力的。


民心会让“免费”延续下去


新京报:地方的很多政策往往随着领导变化而改变,有人担心你离开吴起后,这个政策还会不会持续下去。


冯振东:我搞的不是形象工程。如果99%的老百姓都支持(免费教育),让你当书记你敢做违背民心的事吗?老百姓不允许你改变,你就改变不了。


新京报:从情理上讲确实如此。不过,如何从制度上保证其延续性?有没有从人大层面对其制度化?


冯振东:我们的政策出台,县委都有文件,是不会随便就能改变的。


新京报:你认为吴起免费教育在全国推广的可能性有多大?你们有哪些经验和心得?


冯振东:我们搞免费教育,是提供享受均等教育的机会,不因贫困输在起跑线上。


各地经济实力不同,能免费到什么程度也不同。但重要的是,必须有这个理念。推行这种理念,我认为要跟官员、执政者的绩效考核挂起钩来。在资源的配置上,特别是在土地资源的配置上,要优先教育。


如果像北京、杭州这些地方,孩子出生之前三年就要考虑幼儿园在哪里上,“丁克族”吓得不敢生孩子,怎么能叫“以人为本”、“宜居城市”?


吴起县免费教育一年支出


吴起一年免费教育支出4546万元。


其中幼儿园到高中阶段3546万元。包括,高中1555万(4237名学生,人均3670元);职教中心(职中)169万(891名学生,人均1898 元);九年义务教育阶段,县财政承担1315万元(共15642名学生,初中和小学人均1110元和694元);幼儿园507万(5321名孩子,人均 953元)。


此外,“人人技能工程”预算1000万。


核心提示


陕西神木的免费医疗曾引全国关注,距神木412公里的陕西吴起县,再一次触动国人神经:3年来,这个县一直推行“全民免费教育”,从幼儿园到45岁以下青年。


教育和医疗两大难题,在这里,被一纸通告“免费”二字化解。


吴起是如何做到教育免费的?这里发生了什么样的故事?吴起全民免费教育能否被借鉴?


调查显示,这个曾经的贫困县,目前并非外界想象的那么有钱,而“全民免费教育”也并非外界想象的那么耗钱。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