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镜 正文 四十七 柳青成了傻子的媳妇

秋硕 收藏 0 20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0.html[/size][/URL] 柳青醒来的时候,记不起自己是在什么地方了。睁眼四下望望,阳光射得她眼仁疼,她是在一条山谷里,身边是一条非常清澈的小河流,她就躺在河床的沙滩上,身上的衣服已经很破烂了,一缕一缕的布条已经遮盖不住她的肌肤了,她下意识地把胸前的衣服往平整里拉拉,这四周非常寂静,除了身边河流的流水声外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0.html


柳青醒来的时候,记不起自己是在什么地方了。睁眼四下望望,阳光射得她眼仁疼,她是在一条山谷里,身边是一条非常清澈的小河流,她就躺在河床的沙滩上,身上的衣服已经很破烂了,一缕一缕的布条已经遮盖不住她的肌肤了,她下意识地把胸前的衣服往平整里拉拉,这四周非常寂静,除了身边河流的流水声外,偶而可以听见树林深处的鸟叫。

这是什么地方,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在这儿,她还是不知道。她只记得自己是和萧影一起进的山,后来遇上了大雨,她们进了一个山洞躲雨去了。萧影现在在哪儿,她会不会有事?柳青担忧地想。

动动身体,全身都觉得发疼,但她可以确定自己的四肢没什么大的问题。在身边摸摸,手机还在,可早就黑屏了,她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间,从太阳的位置判断,应该是上午十点左右吧。她慢慢坐起来,发现自己的包还在胳膊上挎着。再慢慢站起来,头有些昏 有些站立不稳,眼前发黑,适应了好一会儿才好些,她试着迈步向前,沙滩很软,自己脚下没多少力气,走了几步就跌倒了。爬起来再向前走,还是站起来摇摇晃晃的。走了两步再次跌倒。

要尽快找点吃的,不然自己会死的,柳青心里想。不能站起来走,她就在沙滩上爬,松软的沙滩爬起来,象在柔软的床上似的,就这样躺着不动,让太阳暖暖地照在身上,说不出的舒服,她的身体实在不想动了,实在想就这样躺下去。可是,不行,她一定要尽快找到吃的,找到人家,不然,只会死在这深山罢外。

终于爬到沙滩的边缘,原来自己是在河床中间的冲积沙滩上不知道睡了多久,现在她已经爬到一段浅浅的河面边。看着清澈的河水,柳青头伸进河里,象动物喝水那样一气喝了几大口。几口水进肚子后,她觉得有些力气了,再次试着站起来,这次她站得有点慢,眼前稍觉得发黑,揉揉眼睛,就过去了。要涉过三四米的浅水,就能到岸上去了,她慢慢把脚踩进水中,水底的石头上满是青苔,非常滑,几次她都差点跌倒,快跌下去的时候,好几次用手撑在水里的石头上,才不至于摔下去。好容易,她终于上了岸。

岸上是一些不知名的青草,有一条人踩出的小路,小路的另一边是树林。看了一下方向,柳青延着水流的方向向前走去。走了会儿,她发现路边有一块豌豆地,紫的,粉的花儿开得很是可爱,柳青的肚子不争气地咕咕响不个停。她在地边的豌豆蔓中找,想摘点豌豆吃,可是这地里的豌豆刚刚开花,好不容易才找到几个刚成形的,放进嘴里。吃下去后那种饥饿的感觉更为强烈了,找不到豌豆,她就开始掐那种很嬾的豌豆芽放进嘴里,觉得很是鲜嫩,一会儿她就把小半块地的豌豆尖掐完吃完了。

这东西虽然没什么营养,柳青吃了这么多,总算能打起精神来。站起来的时候头晕眼花的感觉减轻了好多,看看太阳,现在已经没有了畏光的感觉了,她迈开步子向河的下游走去。边走边注意着周围是否有人家。有人种地,可能这附近就有人家吧,柳青这样想。

路边的树林里突然有了响动,一头动物跳了出来。柳青吓得连连后退,尾巴长长的,嘴尖尖的一匹狼,对着柳青旺旺大叫,做势要扑上来咬她。狼会叫吗?反应过来是狗后,柳青就不害怕了,举起手里的包,防着被扑上来咬着。树林里又有了响动,一个人钻出来喊道:“阿黄,别咬了,过来。”

柳青打量着林中钻出来的人,是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头发又乱又长,挂着些枯叶,身上的衣服又破又脏,不知道有多长时间没洗了。肩上扛着个木棍,上边挑着两只兔子,一只手拿着个弩箭样的东西。

男人也盯着柳青看,一只眼睛有点外斜,“嘿嘿,你是哪里人,从什么地方来啊。”这人一开口,柳青就觉得遇上傻子了。

“大哥,我在山里迷路了,走了好几天了,现在又饿又累,这附近有没有人家啊?”没办法,好容易遇上个傻子,柳青也得把路问清楚。

“人家?有啊,我家就住在前边。”男人继续怪怪的盯着柳青看,看得她很不自在。柳青觉得他是在看自己破烂衣服没遮住的肌肤,不由得用手拉拉衣服。

“除了你家,还有别的人家吗?”

傻子摇摇头,“没有了,这条山沟只住着我一家。”

“你家还有别的人吗?”柳青问。

“有啊,我妈和我住在前边,走到我家去,我给你烤兔子吃。”傻子看起来还很热情。

傻子看自己的神情怪怪的,让柳青觉得很不自在。可她现在急于找户人家,弄点吃的,再打听一下这是什么地方,打听打听萧影有没有消息。

几乎每个村子都有一两个这样的智力有问题的人,比如柳青村子里的二狗子,这样的傻子大都胆小,一般是干不出来什么坏事的。“一个傻子能把自己怎么样”,柳青给自己壮胆。

“好吧,我现在也很饿了,想吃点东西,吃东西我会给钱的,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柳青笑着问傻子。

“嘿嘿,我叫柱子,今年二十八了。你笑起来很好看,你去我家,我娘一定会很高兴的。”见傻子说话有点莫名其妙,柳青也没在意。

跟着柱子翻过一道土梁,就看到前边的山窝里一户人家孤零零在那里,看着不远,走起来也走了四十分钟才来到房前,几条狗见柱子回来了,跳过来和他亲热,然后惊惕地看着柳青,向她吐着舌头。

“都不要咬,她是我带回来的。”柱子对几条狗吩咐道。几条狗好象能听懂他的话,望望柳青,悻悻地离开了。

听见门外有响动,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婆婆从屋里走了出来,佝偻着腰,侧脸看着柳青,柳青忙笑着说话:“大妈你好,我在山里迷路了,饿了好几天了,正好碰上柱子,过来讨点吃的。”

老婆婆的脸上满是皱纹,那些皱折里好象积满了烟尘没有洗干净似的,身上穿着那种老式的开襟衣服,扣着扭盘,那样的衣服,不由让柳青想青死人入葬时穿的寿衣。老婆婆怪异地盯着她,不说话,好长时间才开口:“既然柱子在路上捡你回来,说明有缘,他正好打了两只兔子,进来吧,让柱子给你烤兔子吃。”

柳青进屋,见屋里的墙壁和房梁被烟火勲得黑黑的,墙是那种土坯房,用泥抹平的,屋子里的土地面凹凸不平,地上星星点点落着些鸡粪,已经被前边走过的柱子踩得到处都是了。

屋子的中间摆着个木桌,已经看不出本来颜色了,桌上摆着些零散的东西,把桌面占得满满的,靠墙边有几个长条凳子,柳青过去坐下。她真后悔跟着柱子来这样的人家了。山里人家她去过的多了,大都养着些小动物,可屋子里都能收拾得清爽干净,象这样的人家,这柱子是个傻子,他娘估计也不会怎么正常的,不知道烤出来的兔子能不能吃。

“大妈,你们这村子叫什么,有多少户人家啊?”柳青想先弄清方位再说。

“椅子山大队,第五生产队的。队上的人都住在前边山梁下,只有我们一家人住在这地方,以前那边还住着几户人家的,有了钱都搬到公路边去了,我家柱子老好,只会种点地,打打兔子,就只能住在他爹留下的这老房子里了。”老婆婆在门口说。

椅子山?在柳青的记忆里驿站是没这个地方的。屋子里一些苍蝇飞来飞去,不时爬在柳青的手臂上,让她觉得很不舒服。“你们这村是哪个乡的,我怎么没听说过啊?“

“乡?什么乡啊?“老婆婆不解地问道。

坏了,看来这老婆婆的思维还是停留在几十年前,什么大队啊,生产队啊,都是三十年前的叫法了。“就是,你们这儿是哪个公社的,村子归哪儿管?“

“公社?还是没生柱子的时候,公社的人来过我们这儿,都几十年没见有公社的人来了,叫什么公社来着,红旗公社吧。“看来这老婆婆的智力也不正常。

柳青有点急了,红旗公社?没听说过,可能早就改名了吧。到现在还弄不清自己是在什么地方,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儿已经不是驿站的地界了。

“大妈,你去过县城吗?“柳青拉话道。

“还是柱子的爹活着的时候去过,那地方人那么多,乱哄哄的,没什么好的,还是住在我们山里好。“

“大妈,仙源县城现在变化可大了,有时间你还是去看看吧。“柳青想首先弄清自己是不是还在仙源的哪个山沟里。

“我又不买不卖的,没事去县城干什么,坐个车要花十几块钱,不去,不去。”可能是长期少和外界接触吧,柳青觉得老婆婆话很少,自己问一句,她答一句。

“那你们平时买东西去什么地方啊,在哪赶集啊。”柳青不甘心地继续打听。

“买盐啊,醋啊的,到公路边的商店就是了,没什么买卖作,赶集干什么,柱子不听话,有时候跑到茶镇去赶集,来去要一天,还花钱,我不让他没事瞎跑去那了。”看来长期封闭在深山里的人的思维,已经和外边的人大不一样了。

茶镇,柳青还是没听说过这地方,坏了,不知道自己被水冲了多远,问了这半天,连自己身在何处都不知道。“大妈,这儿离公路在多远,怎么走啊?”什么都问不出来,柳青很不甘心。看来只有先走到公路上再说了。

“先吃些东西,歇歇气,让柱子带你到公路吧。”老婆婆话没说完,柱子就拿着只烤熟的兔子,喜嗞嗞地出来了。

撕下条兔子腿,递给柳青:“给,吃吧。”

看着柱子黑乎乎的手,再看看这屋子里的鸡粪和苍蝇,柳青实在提不起食欲。兔子很肥,被烤着冒着油,柳青的肚子不争气的咕咕响了起来。

“吃吧,吃饱了好赶路。”柳青自己安慰自己。闭上眼睛啃起了兔子腿。虽然没盐没调料,傻子的手艺还不错的,皮脆里酥,肥而不腻,柳青大口地啃了起来,一会儿自己的手上,嘴上都是油腻。

啃完后柳青觉得手上的油腻很不舒服,就悄悄地问有什么擦手的,柱子去另一间屋子里拿了个毛巾。这能叫毛巾啊,黑得看不出一点底色,上边的油腻比自己手上的还多。想着在这样的人家吃东西,柳青有一种呕吐的感觉。没办法,她用手掌在擦擦嘴上的油腻,再把手在自己的已经很破烂的裤子上蹭蹭。

吃过了人家的东西,柳青实在不想在这儿多呆了,在口袋里掏掏,自己的好多东西都不见了,裤子的口袋里还有点钱,掏出五十元,柳青递给老婆婆说:“大妈,多谢你们的饭,我还得赶路,这点钱就当饭钱吧。”

老婆婆坚决不收柳青递过来的钱,说道:“也没啥好吃的给你,我们怎么能收钱呢,你先歇歇,等会儿我让柱子送你。柱子,过来我有话给你说。”

柱子和老婆婆进了屋子的后边,好长时间不见出来,柳青坐在满是苍蝇的屋子里,左等右等不见出来,吃了人家的东西,不打招呼就一走了之,柳青做不出来。再说房子的外边还有好几条狗,她也觉得有些怕。老婆婆答应让柱子给她带路的,柳青只有焦急又无聊地等下去。

等得时间太久,她终于靠在土墙上睡着了。四肢的疼痛惊醒了她,柳青睁开眼睛一看,自己的手脚已经被绑得结结实实的,放在一张臭哄哄的床上。

“你们,你们要干什么?”柳青惊恐地问道。

“丫头啊,你在山里迷路几天,被我家柱子碰上,就说明你和我家柱子要缘。你年龄和我家柱子也差不多,就留下来给柱子当媳妇吧,过上个一年半载,生个娃娃,我们家也就有后了。”原来老婆婆的脑袋并没问题,柳青一进门她就盘算好了。

“快放开我,你们这是犯法,放开我!”看着这黑黑的房子和发霉发臭的床铺,柳青死的念头都有了,可是手脚被绑,想死也是不可能的。

“我家柱子并不傻的,他可有力气了,种田打猎都是一把好手,跟了柱子也不算委屈你,丫头,你和我家有缘,就留下来吧。”老婆婆转过头问柱子道:“柱子,知道怎么睡女人吗?”

“嘻嘻,知道,知道。”柱子傻笑着回答。

“那我就先出去了,你睡了她,她就认命了,柱子今天捡了个媳妇,老头子,你高兴吗?”老婆婆边说边退出了房间,并死死地关上了门。

柱子傻笑着过来,伸手撕破柳青的衣服,柳青的胸脯毫无遮掩地露了出来。柳青咬着舌头,用头撞击着扑过来的傻子,傻子的力气很大,一手摁住了她的头,另一只脏兮兮的手伸向柳青的胸前。

-----------------------------------------------

给点评论送点花花吧,更欢迎大家去逐浪网阅读。本小说已经和逐浪签约了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