佣兵之泪 正文 第五十六章 餐后甜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66.html


2002年1月15日 菲律宾某空军基地

阿布·萨巴耶挂掉,其余的组织无奈重新打起他们最擅长的游击战,菲律宾的剿匪也因此被拖入旷日持久的泥潭之中,再也没什么油水而言,所以队长当即决定全队撤回基地休整一段时间。

“后羿!你的伤刚刚痊愈,医生说不太适合高空跳伞,刚好海军陆战队的直升机执行任务路过,让他们中途把你们放下来就行了!”队长苦口婆心的劝诱道,摆出一副全是为我着想的表情。

“为了不让你一路上觉得无聊,我们还专门为你准备了一份甜品,保证适合你的口味!”就连酋长都加入到安抚我的行列中来。

我接过来一看,上面印着一个大毒枭的头像,而小数点前面的好几个零足够我置办两套像样点的新年礼物。

“你们不会是想私吞我的赏金吧?”将任务简历交给酋长,我一本正经的同他们开起玩笑。

“臭小子!真是越来越不可爱了!”酋长一脚踢在我的屁股上,“带上必要的装备,直升机一会就到!”

一架灰色涂装的MC-130E运输机慢慢的滑行在跑道上,一部分幽灵的人全副装备的等在一旁。

“我等你回来!”Medusa将我的M40递给我的同时在我嘴唇上轻轻的吻了一下。

“我爱你!宝贝!”在她额头上回吻了一下,我转身走开。

“后羿!基地见了!”大嘴幸灾乐祸的回头扔给我一个廉价的飞吻。

“SHIT!——”我背起自己的武器钻进一架海上种马,一帮美国大兵陆续的也钻了进来。

“Good luck!”酋长在一旁和其中的一位寒暄了几句,冲我挤出一个会意的微笑。

直升机缓缓起飞,我假装睡着的微微闭起双眼,周围凝滞的气氛让我有点不知所措,只听见其中的几个大兵小声议论着我怀里的武器。

“佣兵就是有钱,你看他手里的武器,任何一件都能换我们一整套的装备!”一个尖尖脑袋的大兵羡慕的流着口水。

“前导轨,新式枪口装置,可拆卸弹匣的M40……该死的武器研发部门!”一个同样抱着杆狙击步枪的大兵发自内心的抱怨道。

我眯起一条缝瞅了一眼他怀里的武器,一杆老旧的M40A3,合成塑料的枪托上还缠绕着厚厚的胶布。其实这小伙已经不错了,我甚至见过一些美国大兵手里的家伙还只是M40A1!

“是否介意我们观摩一下?”见我睁开眼睛,其中的一个家伙在犹豫了很长时间之后终于忍不住问了我一句。

我面无表情的将枪扔给他们,看着一群大兵如获珍宝似的争相抚摸,我嘴角的轻蔑一闪而过,俨然这些略显稚嫩的大兵还没有真正的体会到战争的残酷所在。

历经几个小时的飞行,直升机终于进入到缅甸的上空,我打起精神整理好装备,舱首的机师也向我竖起大拇指,CH-53E的后舱盖缓缓打开,冲机上的其他人挥了挥手,我纵身一跃,消失在无尽的黑夜当中。

短暂的滑翔之后,我稳稳的降落在缅泰边境的茫茫林海之中,快速的收好伞包,细心的掩埋起来。

东经99°19′41.58″,北纬20°13′12.05″,我瞥了一眼带有GPS的腕表,三两下攀上一棵长相怪异的大树,将头缩进伪装衣里,我反复确认了自己在地图上的位置,一个十分熟悉的词汇突然跳进我的视线。

金三角?金三角!我仔细回想了一番,终于从记忆里揪出一些零碎的描述。

金三角主要是指位于泰国、缅甸、老挝三国边境地区的一个三角形地带,范围包括缅甸北部的掸邦、克钦邦、泰国的清莱府、清迈府北部、老挝的琅南塔省、丰沙里、乌多姆塞省,及琅勃拉邦省西部,共有大小村镇3000多个,总面积19.4万平方公里。

由于“金三角”地区大部分是在海拔在千米以上的崇山峻岭,气候炎热,雨量充沛,土壤肥沃,极适宜罂粟的生长,再加上这里丛林密布,道路崎岖,交通闭塞,三国政府鞭长莫及,为种植罂粟提供了政治、经济以及地理、气候等方面得天独厚的条件。

到20世纪60年代,这里已成为以盛产鸦片闻名世界的四大毒品产地之一,这里成了罂粟种植、提炼、贩运和走私的黄金地带。长期以来,这里一直活动着多股反政府武装和其他毒品武装,故又被称为“冒险家的乐园”。

“王八蛋酋长!竟让老子给他料理私事!”我的脑海里突然蹦出来任务简历上几段很隐晦的描写。酋长和美军高层的关系很好早已不是什么秘密,从阿富汗到菲律宾,幽灵接的任务无一例外都与美军有关。

将地图放回手臂口袋的夹层里,从背包里取出三色油彩涂抹在脸上,下去之前,我突然回忆起酋长离开时那么隐晦的笑容,因而拿出一根ET赠送的检测仪器,将全身上下的武器和装备通通扫描了一遍。

“嘀!嘀!嘀!……”一连串急促的警报声在寂静的夜色中响起,循着警报响起的位置,我一共找出了3枚卫星定位晶片,两枚嵌在M40的导轨缝隙中,一枚是在我的背包里。

越是在这些最容易让人忽视的细节上,酋长的老辣和经验越是显得弥足珍贵,幽灵之所以能一直保持其神秘性,与每一个幽灵人的细致到极限的神经分不开的。由衷的表达敬意的同时,我顺手将其中的一枚芯片镶嵌进一条缓慢蠕动的蟒蛇身体里,剩余的两枚则和两颗手雷一同捆绑在了树杈的隐蔽处。

猎杀的目标位于北部中缅边境的一处海洛因地下工厂里,为了节省时间,我决定直接从反政府武装密集的游击区穿越过去,在脑海中勾勒出一条相对平静的行进路线,我弯腰钻入到一堆灌木后面的泥泞小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