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爸”:用生日鸡蛋搭起爱的桥梁


杨亦兵,47岁,1985年参加公安工作,现任北京市海淀区看守所四队警长。


他找到了开启未成年在押人员心灵的“钥匙”


杨亦兵2005年调到北京市海淀区看守所工作,在未成年在押人员的管教工作中,他付出了大量的心血。


2006年,海淀看守所里关押着几十名未成年人。老杨看着这些和自己儿子年龄相仿的孩子,心里很不是滋味。他心里清楚,这些未成年人虽然涉及罪名各种各样,但他们每一个人都有着自己不同的经历和遭遇,有的自卑,有的好强,有的不爱说话,有的却十分张扬,因此,针对他们的管理教育工作,就要做到有的放矢,不能胡子眉毛一把抓。为了找到那把开启这些未成年在押人员心灵的钥匙,老杨真没少下功夫。


加强交流,是老杨下的第一步棋。接管工作后,老杨并没有马上面对面地和孩子们交流,而是组织在监室内开展了写“小传”和读家书、“关爱父母、关爱家人”活动。他鼓励那些有文化的孩子写自己的亲身经历,写自己的感受,然后逐一检查,从中发现他们心灵深处的东西,然后有针对性地和他们谈心交流。渐渐的,孩子们愿意和这位“杨管教”交流了。他在监室内开展了“青春悔过,知耻后勇”的自我教育会,通过未成年在押人员自我剖析犯罪成因来教育大家,使孩子们从中真正领悟到自己违法犯罪的原因和危害,教育活动取得良好效果。


老杨还根据未成年在押人员文化程度参差不齐的情况,在监室内开展文化学习,从简单的家书的写法、唐诗宋词的学习,到毛泽东诗词的讲解,从有意义书籍的阅读,到英语、数学课程的补习,逐步提高孩子们的文化水平。老杨自己还抽时间进监室亲自给孩子们上课,从而激发了监室内的学习热情。


他用生日鸡蛋搭起了与未成年在押人员爱的“桥梁”


在未成年人管教工作中,老杨敏锐地意识到,关押在这里的孩子有着不同犯罪经历,但是他们有一个共性,那就是缺少爱。由于缺少爱,从而造成了他们心理的扭曲,不相信父母,不相信朋友,甚至不相信任何人。更何况在看守所里,让他们信任管教他们的警察,那更是难上加难。而老杨认为,只有通过“爱”和“管”双管齐下,才能达到未成年人管教工作的最高目标———让他们树立信心,融入社会,不再犯罪。在监所这个特殊的地方,如何让他们感受到爱呢?老杨用一枚小小的鸡蛋搭起了爱的“桥梁”。


老杨经常说,过生日在每个孩子心中都是一个期盼,在押的未成年人同样如此,他们也需要关心。老杨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他将监室内所有的未成年在押人员的生日逐一记录在自己的手机里。监所里不可能有生日蛋糕,每当有人过生日,老杨就把自己从早餐中省下来的鸡蛋送给过生日的孩子,并且在鸡蛋上写下诸如“生日莫忘父母恩”、“你是父母的希望”之类的话。当第一枚生日鸡蛋送进监室里的时候,整个监室沸腾了。拿到鸡蛋的孩子哭了,同伴们都向他投去了羡慕的目光。有一次,有人向老杨反映说,监室里有股难闻的气味,老杨赶快进监室内去查看。原来有个孩子始终没舍得吃老杨送给他的生日鸡蛋,而是把鸡蛋精心保存起来,时间长了,鸡蛋都腐烂变质了。


老杨的“爱”与“管”让在押未成年人感到了亲情,感到了温暖,感到了被他人关心的幸福感。长期深入细致的工作,使老杨受到了在押人员及家属的表扬和肯定。一名刑满释放人员家属专程送来了写有“谆谆教诲、点悟人生”的锦旗,以表达对他的感激之情。


他是未成年在押人员眼中的“杨爸”


老杨有一个刚满18岁的儿子,他经常说看守所里的这些孩子和自己儿子差不多,他们因触犯了法律而被关押,但是他们在人格上和自己的儿子一样,也应该得到尊重。在心理上,老杨与他们加强交流和沟通,取得他们的信任;在生活上,他也是尽最大可能地去照顾他们。


为了保证孩子们的身体健康,老杨还针对未成年在押人员制定了一些硬性规定,诸如,要求做到每天每人必须用热水洗脸洗脚,每人每周必须洗一次衣服、洗一次澡、晾一次被褥,每周两至三次对监室消毒。还在所领导的支持下,给未成年在押人员监室内换上了纯棉的被褥,并为每个监室配发了热水桶,解决了他们在冬天洗漱的问题。经过老杨的不懈努力,保证了未成年在押人员监室的清洁卫生,减少了因不良卫生习惯造成皮肤病的可能。慈父般的关心,让在押的未成年人一个个心里暖洋洋的。


2007年大年初一的一件事,是老杨最难忘的。这天一大早,老杨像平时一样巡视着。他知道,这时候被关押人员的思想波动很大,必须格外当心。一名叫小徐的未成年在押人员站在监室门口说:“杨管教,在我们老家,过年都得给爸妈磕头,如今进了监所,我不能给我爸妈磕头了,您就和我爸妈一样好,我就给您磕个头吧。”说完,他跪下流着眼泪规规矩矩地给老杨磕了个头。


老杨说:“你们能不忘自己父母的恩情,我真高兴!好,这个头我代你父母亲接了。你们都像我的孩子一样,希望你们都能记住今天,以后能在家里给父母亲磕头。”从此之后,孩子们当中有些人就开始在背后叫老杨为“老爸”、“老爹”、“杨爸”,甚至许多刑满释放后的人还给老杨打来电话、写来信、发来短信,用的都是这类称谓。小周出狱后每过一段时间就要给这个“老爹”打个电话,汇报一下自己工作的情况、说说自己现在的想法,最后总是不会忘了说一句:“老爹,你要多保重身体,别太累了。”小史出狱后打电话给老杨的第一句话就是:“老爸,你好吗?儿子想死您了,您比我亲爸还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