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手 正文 第十三章 上路

诺基不亚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9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98.html[/size][/URL] 昏暗的洞口不断的吞噬着石小男在忽闪的灯光下拉长的影子,不时的有几束反着光芒的水线从外面通过已经被打开的开口落入地窝子。“啪嗒”一双湿漉漉的大脚丫子从出口处伸了进来,随后重重的砸在了有些潮湿的地面。 看到了进来的人后石小男长出了一口憋在心里的气,亏得是自己的老爹呀!要是鬼子的话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98.html


昏暗的洞口不断的吞噬着石小男在忽闪的灯光下拉长的影子,不时的有几束反着光芒的水线从外面通过已经被打开的开口落入地窝子。“啪嗒”一双湿漉漉的大脚丫子从出口处伸了进来,随后重重的砸在了有些潮湿的地面。

看到了进来的人后石小男长出了一口憋在心里的气,亏得是自己的老爹呀!要是鬼子的话这回可就被捉鳖。

“小兔崽子,你干嘛呢?”

见到老爹一时高兴的石小男僵在了地上,他那标准的跪姿据枪动作一丝都没有改变,枪口还冲着老爹烂晃呢!

发觉自己有些失态了,石小男赶紧将手中的撸子收了起来。快步的向老爹走了过去,准备给老爹一个热情的拥抱,来抚慰一下自己拿幼小的、担忧的心灵。

“啪”脑瓜子挨了一下暴栗。石小男不住的揉搓着被老爹敲的地方,有些幽怨看着老爹,那眼神是要多委屈就有多委屈。

“小兔崽子打你还冤了?你不知道灯油是用前买的?”

“哦哦”本来还打算跟老爹抱委屈的石小男,被老爹这么强的话给噎的差点一翻白眼过去了。不过这么一闹也将石小男心中的担忧给冲淡了,插诨打科的又跟老爹扯了几句,石小男赶紧把手中的撸子跟别在腰上,回身道包袱里给老爹找了一套干爽的衣服。

看着老爹有些扭捏的抱着衣服不动换,石小男左右瞅了半天才知道老爹为啥没换衣服。回身的石小男就从地上捡起一顶鬼子的钢盔,“啪”沉重的钢盔一下子就扣在了一头秀丽的长发上,经过的刚才的那一出,再怎么色的石小男也对那个在自己背后开枪的女人没有了兴趣。石小男的想法很简单:有命在就有色的机会,人要是挂了再怎么色也只能成色鬼了。

当他伸手接过老爹脱下来的湿衣物时,耳边传来了老爹低沉的话语:“砸回事啊儿子?怎么又多了一个?”

石小男撇撇嘴有些怨气的说:“又捡回来一个白眼狼。”

“什么又多了一个白眼狼?咋回事?”石勇有些不解的瞟了一眼在炕上嘀嘀咕咕的两个人,那丫头脸上还挂着泪珠子,那男的被自家的小兔崽子给捆起来了。

知道老爹是什么秉性的石小男赶紧添油加醋的,将自家那可歌可泣的又无比的冤屈的经历向老爹述说起来。

“一个多时辰前看你没有回来,不放心我打算去迎一下的。半道上在黄仙沟看见有人被鬼子撵,我以为是老爹你就搭把手撩了五个鬼子,还剩俩的时候被鬼子给察觉了。我正趴在树上跟鬼子较劲儿呢!谁知道那白眼狼一块木头就将鬼子给引到我跟前了,······这不我就将人整回来了,谁知道那娘们跟白眼狼认识背后给我了一撸子,要不是撸子没子儿咱爷俩只能到下面见面了·······”

石小男极近的夸张把他老爹石勇给吓了一跳,当听到儿子躲鬼子的手雷时,明知道儿子还好好的站在自家面前,可心脏还是差点被揪出来。听完儿子的叙述石勇仔细的里里外外打量了一遍儿子,还好表面上没有缺少什么零件,不耽误以后找媳妇。

看着儿子炫耀似地挥舞着手中飞撸子,石勇的眉头皱了起来。本来按照山里的规矩,像这样的事儿,应当将害人的家伙挑断手脚筋丢到山里喂狼。可是看着那跟花一样的小丫头,石勇实在是不忍心。人老奸马老滑的石勇当初一眼就能看出那丫头身世不简单,可是心里还打着小算盘的石勇刻意的让儿子靠上去,希望他们能整出点什么事情。这样自己就能有一个漂亮的儿媳妇了,儿子就是入赘的话也会有一个好生活。

可这出儿事一整出来石勇的心也就死了,石勇还没有好到让害自己儿子的人活着走出大山的心。在心里琢磨了一通后石勇压低了声音问儿子:“你打算怎么整?”

看着老爹有点熊了的样子,石小男心里就有火:这还是那个将伤了自己的野猪,撵了六个山头最后给剁成肉沫的汉子吗?

不过随后石小男有些颓然,自己又能怎么样呢?

本着前世高高挂起的心思,石小男有些不情不愿的告诉老爹:“给把刀子,照山里的规矩让他们在大山里自生自灭吧!”

翻出两包鬼子的饼干递给老爹一包后,石小男随后转身就奔着那对男女走去。

“按照大山里的规矩,向你们这种在背后下刀子的人应当挑断手脚筋喂狼。老辈传下来的规矩谁也不敢坏,给你吃了最后一顿好上路吧!”

说完石小男俯身有些粗鲁的将捆着手的腰带解下来,随后就把手里的饼干递给了姜坤。也不管姜坤是否在吃饼干,石小男将自己的猎刀从刀鞘里抽出。在油灯的映照下翻出一小块磨刀石,“沙沙”的就开始蹭了起来。

眼角的余光扫视着面面相觑的男女,石小男心里不无恶意的想:妈的老子两回都差点让你们害死,还在老子背后打黑枪。我拿着刀子在你面前晃,看你这个跟掉老虎洞的叫一个名字的家伙能吃的进去饭?

黄羽慧几次想说话可是实在理亏的她,始终无法凭着大意将话说出口。而在一旁的姜坤却一边嚼着饼干,一边盘算着怎么能说服那爷俩。石小男给他的感觉实在是不像一个住在山里,没有见过世面的山民。可极度理亏的他实在是找不到什么好的借口,什么民族大义的对方好像根本就不在乎。

“儿子以后咱们爷俩去哪?”

抹抹嘴角的饼干渣子,石勇大咧咧的当着外人问起今后的打算了。

本来感觉酝酿了半天的情绪火候差不多到了该下手了,可让老爹的一句话给把石小男的这股气给泄了。有些无奈的白了一眼自己的老爹,石小男没好气的说:“这回是倒了血霉的遇到了这两个白眼狼,咱们还能怎么样?一会将他俩丢进山里,大不了老爹你领着我去找老鹞子咱们上山挂住去!就凭着咱们手里的这几杆枪和老爹你的身手,在老鹞子那绺子野鸡中咱们也能整个炮头当当。”

在心里想个通透扶着饿了两天有些撑着的肚皮,姜坤开始搅动起他的三寸不烂之舌来。

“大叔这事我们确实做的地道,可我们也确实有重要的东西要送出去。既然没有造成什么大的伤害,您看咱们能不能打个商量?”

“商量个屁?我老石家差点让你们给断根了,没得商量。”

石勇很简洁的回答,却让姜坤心里暗自的纠结。越是简单的回答就越没有商量的余地,石勇斩钉截铁的答案让姜坤暗暗叫苦。这可是牺牲了好几位同仁才得到的东西啊?要是因为自己的疏忽而没有传出去,那么就是死自己也没有脸面见地下的那些先行者啊!

石小男听了老爹的回答心里偷着乐,自己可是老爹心里的宝贝。你们打我的注意还得我差点丢了小命,老爹没有当场劈了你就很幸运了,只不过是上山喂狼还想怎么样?

“事情因为是我引出来的我把这条命留在这里,可那东西太重要了。你们能不能让黄羽慧这丫头将东西带出去,毕竟她还是花一样的年龄有很多的美好事情还没有经历呢?”

姜坤的话语很恳切,他知道山民大多数都很朴实的守着山里的规矩:对就是对错就是错,恩怨分明的固守着祖辈们留下的传统。有时候你会觉得这些规矩很可笑,但是对于墨守了上百年甚至几百年规矩的山民来说,那就是他们生活的一部分,无论谁来破坏都要付出代价的。

“姜先生你不能这样的!要留我留下,你还有很多重要的事情没有完成呢?”

当听到姜坤要用他的生命来换取自己生存的机会时,黄羽慧激动的连忙劝阻他。随后黄羽慧对着石小男有些焦急的说:“石小男向你开枪的人是我,我会留下来陪你一条命的。你还是放过姜先生吧!他真的有很重要的东西要带出山的。”

看着两个人你争我抢的要用自己换对方的生命,石小男砸吧砸吧嘴用怪异的腔调说:“都抢什么呀?你们俩都别争了谁也跑不了,要上路你们一块上不吧!这样在路上你们也不会孤单寂寞的。”

石小男也没有继续跟他们磨叽将两个人捆结实后,推推搡搡就将他们俩个人给赶到地窝子的出口位置。老爹打头出去看着防止他们狗急跳墙,石小男在两个人被老爹提溜出去后也跟着爬了出去。

像锅底一样漆黑的天空扣在脑瓜子上,雨滴已经停止了在山间的肆虐。夏日雨后有些凉爽的空气中,弥漫着山林间特有的清新。

在略显泥泞的山林中四个人前行了不久,在到达一块林间的空地上的时候,打头的石小男停止了自己的步伐,回头看着身后有些模糊的两张面孔,石小男用阴沉的话语跟他们说。

“到地方了,你们可以安心的上路了。”

“噌”金属摩擦刀鞘的声音还没有让姜坤和黄羽慧反应过来,石小男就急速的扑向站立在空地中央的那两个人。

“啪”

姜坤努力的瞪着自己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在自己眼前有些模糊的石小男。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