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20余人打砸酒店 警方称因人手不足未制止

fuhaozijia 收藏 4 1036
导读:中国新闻网7月5日报道 20余人当着执勤民警的面,手持砍刀钢管,冲进度假区内的宾馆逢人就打,见物就砸,致伤18人…… 这不是电影中的火拼场面,而是2010年6月16日凌晨,在浙江省温州市泰顺县的氡泉度假区上演的真实“砸店”事件。 而在不久前,泰顺县刚刚被评为浙江省省级平安县。一个群众安全指数一直在温州当地名列前茅的县城为什么会突发如此恶性的打砸事件? 近日,《法制日报》记者专程赶赴温州市泰顺县,了解此事的来龙去脉。 纠纷引发肢体冲突 温州氡泉度假区位于温州市泰顺县雅阳镇内

中国新闻网7月5日报道 20余人当着执勤民警的面,手持砍刀钢管,冲进度假区内的宾馆逢人就打,见物就砸,致伤18人……


这不是电影中的火拼场面,而是2010年6月16日凌晨,在浙江省温州市泰顺县的氡泉度假区上演的真实“砸店”事件。


而在不久前,泰顺县刚刚被评为浙江省省级平安县。一个群众安全指数一直在温州当地名列前茅的县城为什么会突发如此恶性的打砸事件?


近日,《法制日报》记者专程赶赴温州市泰顺县,了解此事的来龙去脉。



纠纷引发肢体冲突


温州氡泉度假区位于温州市泰顺县雅阳镇内,四周山溪蜿蜒、峰峦叠翠。


2010年6月15日23时15分,一阵激烈的争吵,打破了寂静的夜空。


“当时,观光台烧烤营业区2号桌有6名客人在消费,其中一个较胖的男子忽然提出要到泳池游泳。”氡泉宾馆保安颜少波告诉《法制日报》记者,因天凉且看到这名男子已经喝了不少酒,为保障客人安全,他进行了制止,没想到这名男子竟挥起一拳砸向了他的后脑。


在场的烧烤厨师刘湘见状忙上前制止,结果同桌另一名瘦青年也“如法制”对刘湘拳脚相向。


就此,双方发生了争执。


几分钟后,当晚值班的氡泉宾馆副总经理李多宝、保卫部门负责人代华东带着几名保安闻讯赶来。


“交涉中,那个瘦青年撂下了一句‘你们等着’,就边打电话便离开了宾馆。”李多宝回忆说,他当时感到瘦青年的举动有些不对劲,就赶紧让办公室人员报了警。


6月16日凌晨0时11分,雅阳镇派出所值班民警沈某、林某接到报警后赶到现场。


“见到了警察,大伙儿都松了一口气。”李多宝告诉记者,代华东留在现场,配合民警继续解决纠纷,自己则和其他人返回了各自的岗位。“可是,谁也没曾想到,这仅仅是一个开始”。


民警保护当事人强行冲出


“当时,在民警的调解下,我正与客人进行沟通,忽然从大门口冲进来20多个手持砍刀、棍棒、钢管的年轻人,为首的正是刚才离开的那个瘦高个儿。”代华东说,一群人将他和民警团团围住,声称要“修理”他,见状不妙,两位民警迅速将他塞进警车,由沈某开车强行冲出了人群,林某则留在车外。


警车的玻璃后窗中,代华东看到,这伙儿人,一窝蜂地向宾馆里面冲去。


而彼时正待在宾馆大堂里的李多宝目睹了整个打砸过程:“三四十人兵分两路,10余人控制住大门口的保安室,捣毁了通讯设施,另外20余人则从大门口一路冲下,逢人便打,见物就砸。可能因为害怕大堂有监控的缘故,他们没有冲大堂,从外面将大堂的玻璃全部砸碎后,他们就向员工宿舍楼冲了过去。”


随后,李多宝就听见宿舍楼方向传来了叫喊声。


周贺枝静静地躺在温州市第三人民医院的病床上,刚做完手术的他,至今仍然不愿接受医院的诊断结果:身上多处刮伤擦伤,下巴上有一处刀伤,腰部第三椎缩性骨折,两脚跟骨骨折。


周贺枝是广东怀集人,烧得一手好菜。2009年年底,37岁的他辞别家人,来到了氡泉宾馆。来之前,他说今年赚了钱后,年底要给孩子买钢琴,可如今却变成这样。从家里赶来的妻子陪在床边,一边流泪一边对记者说:“一定要严惩凶手。”


而回忆起6月16日凌晨的那一幕,此时的周贺枝仍表示有些后怕。


“当天晚上,附近宿舍的几个人正在我房间里看电视。忽然,房门被人踢开,一群人冲了进来,不容分说,见人就打。”周贺枝说,腰上被人重重地打了一棍子后,见状不妙,他忙从2楼窗户跳下,可楼下也有人持刀在砍,于是,他只能边喊救命边夺路而逃,慌乱中,滚下了旁边的一个山坡。


据了解,整个打砸过程共持续了几十分钟,氡泉宾馆多处设施受损,经济损失近百余万元,共有18名员工受伤,有10名员工当晚被送往医院,后经警方初步鉴定,有6人至少在轻伤以上。


民警是否应单枪匹马赴险


今日,泰顺县公安局政治处副主任刘录之告诉《法制日报》记者,案发当晚,泰顺县公安局便就此案成立了专案组。目前,此案还在进一步侦破过程中。


氡泉宾馆打砸事件发生后,温州当地大街小巷对此事议论纷纷,各种版本也是纷纷出炉。


而其中最甚嚣尘上的说法是:案发时,唯一身处案发现场的民警林某,面对几十个“疯狂”的打砸者,为何不“挺身而出”,与犯罪嫌疑人“搏斗”?


从氡泉停车场的监控录像中,记者看到,6月16日凌晨0时40分左右,打砸人员开始陆续撤离现场,犯罪嫌疑人吕某最后一个离开,而与他走在一起的是民警林某,两人边走边说着什么。



“打砸人员有20多人,民警只有一个,在此情况下,民警采用强硬手段制止打砸人员的行为是一种很不理智的做法。”泰顺县公安局的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一个民警的能力毕竟是有限的,抱住一个,还有十几个制止不了,因此,此时冷静观察,收集证据是最好的处置方法。”


“事实上,在整个打砸过程中,民警林某一直都在对打砸人员进行劝阻。”本案专案组组长、泰顺县公安局治安大队大队长吴德强告诉记者,但由于这些人都喝了酒,而且见现场又只有林某一名警察,所以对林某的劝阻置若罔闻,“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基层警力严重不足的问题。”


吴德强说,林某在案发现场,一边劝阻犯罪嫌疑人,一边不断向“110”指挥中心打电话请求支援。“但由于当天夜里有大雾,且氡泉宾馆位于偏僻的大峡谷里,从县城开车最快也要40多分钟,所以,支援警察迟迟未能赶到。”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