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岁少女逃离戒网瘾学校坠亡 该校曾打死学生

fuhaozijia 收藏 0 235
导读:新民网7月5日报道 因17岁的女儿小丽(化名)迷恋上网,李宁、陈素梅两口子将她送进了一家专改孩子不良习惯的“学校”。可让夫妻俩始料不及的是,一个半月后,小丽因生活太压抑试图逃跑,不幸坠楼身亡。   这家宣称可以改掉孩子不良习惯的“学校”名为乌鲁木齐天道智成教育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道智成公司”),小丽是5月14日被父母送进去的。“这是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李宁对自己当初的决定追悔莫及。   夜半传来噩耗   李宁告诉记者,6月29日凌晨4时左右,天道智成公司负责管理的程秋杰来到他家,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新民网7月5日报道 因17岁的女儿小丽(化名)迷恋上网,李宁、陈素梅两口子将她送进了一家专改孩子不良习惯的“学校”。可让夫妻俩始料不及的是,一个半月后,小丽因生活太压抑试图逃跑,不幸坠楼身亡。


这家宣称可以改掉孩子不良习惯的“学校”名为乌鲁木齐天道智成教育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道智成公司”),小丽是5月14日被父母送进去的。“这是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李宁对自己当初的决定追悔莫及。


夜半传来噩耗


李宁告诉记者,6月29日凌晨4时左右,天道智成公司负责管理的程秋杰来到他家,“听到他说我家娃娃坠楼身亡了,我和妻子一下就蒙了,以为他肯定是弄错了……”


当天16时左右,直到在乌市九龙生态园殡仪馆见到了小丽的遗体,李宁才相信,女儿真的永远离开了他们,“前一天下午我还去公司准备接小丽回家,他们没让接,还不到一天,小丽就出了这样的事……”


经过辗转打听,李宁从小丽的同学小梅(化名)处得知了事发经过。


小梅回忆说,她和小丽等几名女学员住在公司12楼的催眠室,小丽和两个学员睡沙发,两名学员打地铺。


“6月29日2时30分左右,有名学员突然叫醒大家,说小丽逃跑坠楼了,我起来看时,小丽还没有完全坠落到地上,10楼的露台上站着另一名逃跑的学员小雨。”小梅说,大家随即通知了在大厅睡觉的两名教官。


随后,程秋杰赶到现场,看到沙发上绑着绳子伸出窗外,便让学员解下来。“那是一条由被罩、床单结成的绳子,一头搭在窗户外,一头拴在沙发上。被单解开后,我们数了数,有八九条被单、床单。”小梅说,事发后,其余学员都被先后送回了家。


记者电话询问小雨时,她的母亲在电话里告诉记者,小雨受了刺激,不方便接电话,而且她已经被送回老家了。


早该接她回来


据李宁说,6月23日,他曾接小丽回过家,当时小丽说因生活太压抑了,学员们想集体逃跑。“我把这一情况告诉了天道智成公司的法人毕国平,希望能引起学校重视,采取相关措施”。


因为公司相关人员一再表示保证学员的安全,6月28日,李宁同意公司接走小丽,于是准备下午去接她。


然而,当天19时30分许,李宁去接小丽时,工作人员说,小丽不好管理,如果常此以往就更难管了。“我不太愿意,但公司方再三承诺会保障学员安全,给小丽解释后,我就离开了学校。”说到这儿,李宁哽咽了,“谁知道,这一次竟是我和女儿的诀别……”


在李宁家,记者在电脑上看到了小丽6月26日写的一篇日志。


一个月前失踪了,现在才回来,还好是我爸接我出来的,不是逃。想想这段时间,真是度日如年。当了一个半月的苦力,无奈勒,好不容易出来勒,可以放松一下勒。不知道现在她们怎么样勒,被抓回去也不知道挨胶皮管子了没,说好了一起出来的,没想到我先出来了……


用“磁场”改毛病


6月30日,记者来到位于乌市友好北路宏运大厦12楼的天道智成公司。该公司大厅约300平方米,右侧放着一张会议桌和8台电脑桌,靠窗一侧有三间房子,分别为教室、催眠室和办公室。


记者称朋友家15岁的初二孩子网瘾较大、不爱学习,听说此处专门接收、教育这样的孩子,想来看看。随后,办公室里一名男子简单介绍了学校的情况和怎样教育孩子。


“我们这有一股巨大的磁场,孩子的坏习惯会慢慢地改正。一开始孩子想玩就玩,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我们不会阻拦。”这名男子说。


在小丽坠楼的催眠室内,记者看到,八九平方米的房间内有三张沙发,地上有几双女鞋。窗户防护栏少了一段,小丽和小雨就是想从此处逃跑。


平时有体罚行为


记者从小丽与天道智成公司签订的协议上看到,小丽进入该公司接受教育时间为半年,学费为1.6万元。记者了解到,学员们有被体罚的现象。


小梅告诉记者,他们先是在学校设在萨尔达坂乡的训练营进行军事化训练,5月26日又被拉到呼图壁县拔棉花苗,6月21日才返校。在拔棉花苗期间,学员们每天6时30分起床,每天定额,且隔段时间所拔的面积就会上升。


小梅还说,平时如果她们不听话,就会被扇耳光、挨胶皮管子,而教官称之为“自由搏击”。


随后,记者电话采访一位刚辞职的教官时,他在电话里称,绝无体罚学员一说,只是学员不听指挥,按照惩戒教育规定,跑步时加罚圈数而已。“出了这事后,学校可能要关门了,我自己也不想干这行了”。


“天道智成”是“华龙中心”的演变?


“天道的情况我不太清楚,但我知道法人毕国平和程秋杰是两口子,程秋杰开的华龙,因为教官把学员打死了,华龙就关门了。”一位曾在新疆华龙青少年成长研究中心(简称“华龙中心”)任过教官的先生回忆说。


7月2日,记者再次来到天道智成公司,该公司大门紧闭。记者敲门后,毕国平打开了门。在采访中,毕国平承认他和程秋杰是夫妻,目前程秋杰负责管理。


据了解,程秋杰曾于2006年发起成立了一个名叫“坏孩子妈妈联盟”的组织。同年7月,经自治区民政厅、科技厅批准成立华龙青少年成长研究中心,系民办非企业单位,也是新疆第一个专门针对“偏差行为”、“问题学生”择差招生特训学校学校。然而,因工作人员将学员殴打致死,曾一度引起媒体关注《18岁少年死在“问题孩子”训练学校尸检有外伤》。


记者从一份招生手续上看到,直至去年11月,招生协议中还是以“华龙”的名义签署的。今年年初,天道智成便诞生了。“那是一个家族式的公司,还有一个年龄大的老人是程秋杰的母亲,是管财务的。而程秋杰根本没有教师资格证。”


刚辞职的一位教官时,他说:“程秋杰没有相关资质,但她专门学了如何教《弟子规》。”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