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史乱谈:最古老的战争

美女哦 收藏 2 2794
导读:搏君一笑,不必较真。       话说在很早很早以前,有这么一天,原始人群A(以下简称A群)在一片林子里发现了P君。P君者,Pig君是也,乃是一头健美的野猪,长得膘肥体壮,乌黑的鬃毛象刚刷过鞋油,一双冏冏有神的芝麻小眼,再配上仪表堂堂的獠牙,一副酷毙了的样子。       看见这头美猪,饥肠辘辘的A群成员们(当年猿人们的主要素食是野果、嫩叶、块根,荤菜有昆虫、鸟、蛙、蛇等小动物,大餐不多,吃饱的时候很少)通过条件反射,顿时回想起上个月那只烤猪的香味(按今考古学认为,人类至少在四、五十万年前就学会了用

搏君一笑,不必较真。


话说在很早很早以前,有这么一天,原始人群A(以下简称A群)在一片林子里发现了P君。P君者,Pig君是也,乃是一头健美的野猪,长得膘肥体壮,乌黑的鬃毛象刚刷过鞋油,一双冏冏有神的芝麻小眼,再配上仪表堂堂的獠牙,一副酷毙了的样子。


看见这头美猪,饥肠辘辘的A群成员们(当年猿人们的主要素食是野果、嫩叶、块根,荤菜有昆虫、鸟、蛙、蛇等小动物,大餐不多,吃饱的时候很少)通过条件反射,顿时回想起上个月那只烤猪的香味(按今考古学认为,人类至少在四、五十万年前就学会了用火,“北京人”遗址也发现了用火的痕迹,发现过敲破的烧骨,表明他们已经知道制作和食用熟食。不过距离发明人工取火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目前已知最早学会人工取火的古人类是十二万年前生活在今德国杜塞尔多夫附近的尼安德特人。)从而激发出集体成员们强大的主观能动性,立即挥木棒的挥木棒,抡石头的抡石头,对P君展开了大围捕。


不想这位P君也是一只沙场老猪,拒捕经验丰富,它一看这群竖起前腿,只用后腿跑路的奇怪动物,心里寻思:这些莫非就是传说中可怕的“两腿食猪魔”!P君一想到此,肾上腺素蹿得老高,它临危不惧,瞅了个空子,嗤溜一下,钻进了一人多高的草丛,撒腿就跑没影了。这下把A老大(A群的大当家)急得大喊:“猪呢?猪呢?谁看见了?”一位眼神不错的小弟A老N回答:“我看见了,”然后用手一指,“它往周口店那边跑了!”A老大白了他一眼:“胡说,几十万年后才有的地名,你现在怎么可能说得出!你当自己是先知啊?”然后手一挥,“追!”


难怪后来某位哲人会说:生于优患、死于安乐。P君一阵狂奔之后,以为自己已经安全了,感觉有些累,便找个荫凉处打个盹。就在它上下眼皮相亲的时候,A群的人已悄悄围了上来,破坏了它这个完全正当的生理需求。“呼”的一声,一块带着人工砸出锐角的石块飞来,准确命中了P君的后腿!列位看官,这块带锐角的石块,便是大名鼎鼎的旧石器了,当时的“高技术装备”,A群的同志们(还有同时代其他原始人群的各位)正因为能够制造这种设备,而大摇大摆地迈入了“人”的行列,不再象老祖先那样被叫作类人猿了。对这些“高科技产品”的识别和鉴定,也需考古专家此类专业人士才能胜任,倘若交给不学无术之辈,例如在下,就看不出它们与铁路边的道基石有何区别。


“撕—!”痛醒过来的P君发出一声悲壮的长鸣,不顾刚瘸的腿,一腔悲愤地冲向正前方的“食猪魔”。因为P君的獠牙具有的不仅仅是装饰作用,A群的人并不敢正面挡,只好忙向旁边闪开,P君得以又突出重围,奔跑逃命,不过它的速度已经没有刚才快了,而且断腿处流出的血洒了一路。A老大胸有成竹地说:“跟上去,它跑不太远了。”


A老大的判断很正确,此时P君感到腿很痛,又因为失血,感到头很晕,只是在求生欲望地驱使下,慌不择路地逃蹿。疲劳驾驶是引起交通事故的重要原因,奔出包围圈后不久,P君终于猪失前蹄,结结实实地撞到了一棵大树上,顿时晕了过去!


再说P君这一撞,震醒了正在树上午睡的另一原始人B老大(当然是另一原始人群B群的大当家啰),他睁开眼睛,喃喃自问:难道地震了?B老大并不怕地震,因为他现在所靠的这棵大树是由一粒敬业的树种子尽百年之力用心长成的,叶茂根深,绝非汶川小学教室那样的豆腐渣工程。等他仔细一看,不由得喜形于色,连忙招呼:“B老二、B老三、B老四……B老N,快过来帮忙,今天晚上打牙祭!”


正当B老大分配谁负责拔毛,谁负责洗肠子时,追踪猎物而来的A群人也赶到了。他们见到这里也有一群人,不由大吃一惊。大家别奇怪,据估计当时全中国的人口也不到一万人(见《建国前中国人口的历史发展》),平均差不多要一千平方公里才能分到一个人。所以在当时见到一个外群人的概率并不比见到一只大熊猫高多少(那时的大熊猫也不象现在这样少),是一件值得惊奇的事。


但当A群同志看到B群的人正在抢夺本方的胜利果实时,不由得由惊转怒。先礼后兵,A老大让刚才指路的A老N向B方喊话。A老N不愧是有先知潜质的人材,雄辩涛涛,对B群人这种守株待猪的不劳而获行为表示了极大的愤慨!并严正指出:如果B群的诸位不立即改正自已的错误,把P君退还,仍然坚持拔猪毛洗猪肠子的错误政策,那么由此产生地一切严重后果,将由B方负全责!


B老大一听:谁甩你啊?几句空话就想从铁公鸡头上拔毛,从我B老大口中夺猪!哪有这等便宜事?就算我答应,也得问问我嘴里的哈喇子答应不答应!B老大顺手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一招“小X飞石”(据说是后来“小X飞刀”的第N+N代前身)就飞了出去。雄辩家A老N应声倒地,等他捂着向前突起的嘴重新爬起来,两颗牙齿已经光荣捐躯了!


随着B老大扔出的这块具有历史意义的石块,标志着人类一次最古老的外交谈判宣告破裂,一场可能是人类历史上最早的战争爆发了!


在叙述这场远古战争之前,让我们先对交战双方的基本概况作一下简单对比。

交战双方:A群 Vs B群

军统帅:A老大 Vs B老大

武器装备:若干石块+若干木棒 Vs 若干木棒+若干石块

兵力对比:好多人 Vs 不少人,这一项是不够精确,但也没办法,当时的人难以数清10以上的数字,据观察,两群都属于不到一百人的普通群。(现代研究认为,北京人通常几十人结成一群,寿命很短,很多人在14岁之前就夭亡了,人口数量有限,超过一百人的高级群和超过二百人的超级群很少。)


噢,对不起,已经开打了!现在让我们把镜头切换回战场:A群和B群的人已经撕打在一起,只见B老大挥舞一根木棒,上下翻飞,勇不可挡!在打翻了一个A群小弟之后,直向A老大冲去!A老大也不示弱,甩手也是一招“小X飞石”,B老大头一偏,没中!看来A老大平日疏于练习,扔石头的水平仅相当于扔鞋的伊拉克记者。正当他低下头准备去捡第二只皮鞋,噢,不,应该是第二块石头时,B老大已经冲到他的面前,照头就是狠狠一棒!“邦!”一声响,虽然A老大的头盖骨厚度比现代人要大不少(据对北京人头盖骨化石的研究,他们的头盖骨比现代人约厚一倍。脑容量平均为1043立方厘米,相当于现代人平均脑容量的三分之二,介于猿和现代人之间),但也经不住这样的重击,顿时鲜血迸流,倒地不起。


眼见老大倒地,A群的成员群情激愤,全都挺身而……退?哇,这么没义气啊?拜托再打几分钟,给我说书人留点面子怎么样?不然前边这么长的铺垫,还没到高潮,怎么就……


总之,不过十分钟左右,这场在任何史籍上都没有记载的“P君争夺战”就结束了。B群大获全胜,初次证明了“正义必胜”的不可靠。B群战胜的主要原因当然是B老大的神勇,还有他采用了“擒贼先擒王”的策略(这一招后来让小布什给学了去,改称“斩首行动”),不过在实际操作上还有较大的不确定性,假如A老大扔石头的准确度比伊拉克记者高一些,结局就可能不同了。


P君被B群众人抬进山洞(因为他们还不能取火,只有把火种保存在山洞内以免被雨、雪浇灭),做成了烤猪,这个自然不用说了,连重伤A老大也享受了和P君一样的待遇,反正在当时B群众人眼中,两者都是肉,没有浪费的理由。不久,A老大身体的大部份都进了B群同志们的五脏庙,只有那个硬梆梆的脑壳,实在啃不动,被扔在了山洞中一个不起眼的角落。


注:德国古人类学家魏敦瑞通过北京猿人化石出土与动物化石堆积的情况,以及出土化石比例的不相称和化石上的尖状物打击痕迹,再联系欧洲尼安德特人的食人习俗,判定被发现的北京人头盖骨化石的主人系非正常死亡:他是被其他的原始人杀死并吃掉的!如果真相的确如此,由于尚未发现比北京猿人更古老的人类有类似现象,这些头盖骨化石的主人们很有可能是人类最早战争的受害者。


当然,现在可能有朋友觉得这次会战规模还不如大一点的街头斗殴,能算战争吗?在下不妨举一个例子:1893年,英国造出了世界公认的第一艘驱逐舰:哈沃克号,该舰舰长59.5米,舰宽5.64米,吃水1.95米,排水量约300吨。现在如果哪国的海军再造这么大的小船,哪怕是全部用最新科技堆出来的,别说驱逐舰,连护卫舰都算不上,肯定被归类为导弹艇(中国目前装备数量最多的导弹艇是037型,艇长65.4米,艇宽8.4米,吃水2.4米,排水量542吨,比“哈沃克”大得多。)。可见,不同的时代应该套用不同的标准,不能因为规模小而抹杀“P君争夺战”的伟大历史意义!


就象莱特兄弟那架首飞只飞了三十米远的“飞行者1号”标志着人类进入航空时代一样,A群与B群这次简陋的“P君争夺战”也让人类进入了战争时代,今后这种非生产性人类活动将变得越来越复杂,规模越来越大,最终成为人类智慧与力量较量的终极方式。但战争的基本内核却没发生根本变化:不过就是A群与B群的加强版(如A集团与B集团、A国与B国或者A国际联盟与B国际联盟),为争夺P君的加强版(如土地人口或资源财富)而进行的斗争。


燕山的太阳升了又落,落了又升,几十万年过去……


1921年8月的一天,一个名叫安特生的瑞典籍老外在周口店龙骨山刨土,他刨啊刨,突然铲子好象碰到了一小块硬物,但又不太象是石头。他忙挖出来一看,当年雄辩家A老N被打落的牙齿就这样重见天日了,见多识广的安特生认出这是古人类的牙齿化石,兴奋地叫出来。一个古人类的新种:中国猿人北京种(英学名为Homo erectus pekinensis),简称“北京人”,就这样被发现了!八年后,1929年12月2日,中国考古学家裴文中在不远处的一个山洞中,发现了一个完整的头盖骨化石,可能是人类战争史上最早的一位败将A老大,终于以一个脑壳的形式,永垂不朽……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