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卫柏林的最后一支德军部队

mzq004 收藏 30 28560
导读:恐怕没人想到,在柏林战役的最后日子里,保卫柏林竟然是一支外籍部队,本文告诉您这个传奇性的故事。2003年7月首发于"环球军事"杂志第57期   1945年4月,苏联红军发起柏林战役时,法西斯德国尽管已经日暮途穷,但仍然在作垂死挣扎,可是您知道柏林战役中顽抗到最后的究竟是哪一支德军部队吗?没错,它就是鲜为人知的党卫军"诺德兰"第11装甲掷弹兵师,令人震惊的是,这支部队几乎全部由外籍志愿兵组成。在第三帝国土崩瓦解,德国士兵都已经放下武器的时候,支持这些战争狂人的动力到底是什么?     种族主义和沙文主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恐怕没人想到,在柏林战役的最后日子里,保卫柏林竟然是一支外籍部队,本文告诉您这个传奇性的故事。2003年7月首发于"环球军事"杂志第57期

1945年4月,苏联红军发起柏林战役时,法西斯德国尽管已经日暮途穷,但仍然在作垂死挣扎,可是您知道柏林战役中顽抗到最后的究竟是哪一支德军部队吗?没错,它就是鲜为人知的党卫军"诺德兰"第11装甲掷弹兵师,令人震惊的是,这支部队几乎全部由外籍志愿兵组成。在第三帝国土崩瓦解,德国士兵都已经放下武器的时候,支持这些战争狂人的动力到底是什么?

种族主义和沙文主义的畸形儿

由于历史和人文的因素,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夕,NZ德国宣扬的种族主义理论和所谓北欧人种优秀论,在斯堪的纳维亚半岛有相当的群众基础,狂热的好战分子认为共产主义和西方的盎格鲁萨克逊文明已经对欧洲的古老传统形成了威胁,这种思潮很快被希特勒所利用。1941年7月至8月,NZ德国招募了第一批来自北欧的志愿兵,将其中的丹麦人编成"党卫军丹麦自由军"、而挪威人则编成"党卫军挪威义勇军"。前者是摩托化步兵营,拥有3个摩托化步兵连、1个重武器连(包括1个装甲排和1个反坦克枪排);后者只拥有一个预备队营的兵力。1943年,以上两支部队被投入围攻列宁格勒的战斗。5月,德国北方集团军群将其与从党卫军第5"维京"装甲掷弹兵师抽调的"诺德兰装甲掷弹团"合并,经过在古拉冯贝厄的集中训练,形成了一个新编师的雏形。"诺德兰装甲掷弹团"的团长党卫军区队长弗利兹?冯?舒尔茨升任师长。

舒尔茨是一名老资格的党卫军将领,1941年12月在苏联南部的罗斯托夫,他曾指挥"诺德兰团"阻挡了苏军5个师和1个坦克旅的进攻达4天之久,1942年1月18日获得骑士十字勋章。随后,这个新师被送到克罗地亚进行训练,1943年10月22日获得正式番号为党卫军"诺德兰"第11装甲掷弹兵师,编制如下:

总兵力:11393人 (1943年12月31日前)

师部:师部连、地图班、陆军警察队(野战宪兵队)

党卫军"诺尔格"第23装甲掷弹兵团,下辖3个营、1个工兵连、1个反坦克炮连、1个高射炮连。

党卫军"丹麦"第24装甲掷弹兵团,编制相同。

党卫军"诺德兰"第11机械化炮兵团,下辖3个炮兵营,第1、2营各拥有18型105毫米轻榴弹炮12门,第3营拥有18型150毫米重榴弹炮12门。

党卫军第11装甲侦察营,下辖5个装甲侦察连。第1连装备SD.Kfz.2318轮重装甲车,第2连装备SD.Kfz.250/9半履带轻型侦察车,第3、4连装备轻、中型装甲运兵车(SD.kfz.250/251),第5连含坦克驱逐排、步兵炮排、装甲工兵排(装备SD.Kfz.251底盘的自行重火箭炮"陆上斯图卡")、自行榴弹炮排(8辆斯图墨尔)

党卫军"赫尔曼?冯?加西亚"第11装甲营,下辖4个装甲连,第1、3连装备3号突击炮各14辆,第2、4连装备3号、4号坦克。1944年3月开始装备5号"黑豹"坦克。

党卫军第11突击炮营(1944年9月改称第11驱逐坦克营)

党卫军第11高射炮营,下辖4个连,其中3个连装备88毫米炮各4门,1个连装备20毫米或37毫米炮。

此外,该师还有一些支援部队,如党卫军第11工兵营、党卫军第11野战预备营、党卫军第11通信营,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

"NZ屠刀"的血腥发迹史

1943年11月,"诺德兰"师通过铁路运输加入北方集团军群第18集团军属下党卫军第3军序列,配属在列宁格勒西部的基洛瓦以巩固奥拉宁巴姆包围圈。1944年1月14日,苏军发起解救列宁格勒总攻势,"诺德兰"师右翼的1个德国空军野战师遭到苏联8个狙击兵师和3个坦克旅的攻击,同时苏联第42集团军在列宁格勒正面也发起总攻。1月19日,德军3个师为避免陷入包围开始后撤,"诺德兰"师向西南方向退却。苏军突击神速,1月26日清晨"诺德兰"师属下的党卫军第11装甲侦察营第5连在库帕尼茨被大批苏联坦克堵住。但出乎意料的是,第5连用仅有的3门75毫米反坦克炮和8辆"斯图墨尔"火力支援车(装备短身管75毫米火炮)拼死反击,竟取得了击毁苏军车辆61辆(包括坦克48辆)的惊人战果。其中党卫军小队长卡斯帕?休伯克一人就包办了11辆,他也因此于1944年10月23日获得骑士十字勋章。

1944年2月,"诺德兰"师退守战略要地爱沙尼亚的纳尔维亚河,它被分散与其他部队混编。第24装甲掷弹兵团奉命和一支素质低劣的荷兰志愿部队—党卫军"尼德兰"装甲掷弹兵旅守卫河东岸,第23装甲掷弹兵团、党卫军第4"警察掷弹兵师"一部、第11突击炮营和奥托?卡利欧斯少尉指挥的第502重型坦克营第2连驻守河南侧。其中第11突击炮营拥有的12辆黑豹(7辆修理中)和奥托的8辆虎I型坦克成了桥头堡守备部队的中坚力量。

7月,这些七拼八凑的部队击退了苏军的进攻,但随着苏军夏季大攻势造成德国中央集团军群崩溃,战线的南翼被撕开一个大口子。7月11日,20个苏军师开始围攻纳尔维亚桥头堡,"诺德兰"师见势不妙立即向西后退20公里,在丢纳贝格重新建立防线。该防线由北至南分别部署了党卫军"爱沙尼亚"第20志愿兵师、"尼德兰"装甲掷弹兵旅、第24装甲掷弹兵团、第23装甲掷弹兵团,他们完全控制了纳尔维亚大道,在第24装甲掷弹兵团背后还配置了党卫军第521多联装火箭炮连(装备最新型48联装自行火箭炮)。7月22日,奥托少尉在马里纳瓦反击战中击溃了苏军前锋部队,但7月27日清晨6时,苏军主力部队到达后发动了总攻,战斗持续到28日,"诺德兰"师师长弗利兹被炸死,该师余部继续亡命死守,至7月29日摧毁苏军坦克113辆,终于击退这次攻势。新任师长党卫军旅队长约阿西姆?崔库拉也于9月5日获得骑士十字勋章。

1944年9月18日,德军开始了从爱沙尼亚撤退的"翠菊行动","诺德兰"师跟随党卫军第3军的其它部队经过贝尔纳、多布林于10月13日到达普雷克林西南部。在这里,"诺德兰"师遭到了苏军的毁灭性打击,减员严重。1945年1月31日,党卫军第2军的残部集结在利瓦乘船来到休特迪恩进行再度整编,当时"诺德兰"师属下的第11装甲营升级为团,但是兵力还是一个营。

柏林战役中的最后疯狂

随着东西两线盟军的步步进逼,对德国人来说,当时的战况几近绝望,1月12日苏军前锋部队进抵奥得河。

德军调集最后的力量进行反击,"诺德兰"师正在改编的第11装甲营(突击炮10辆)、舒尔茨?休特莱克中尉的第11突击炮营、党卫军第503重型坦克营的12辆虎王式坦克和第25伞兵团一部于2月8日向亚克夫哈根地区的苏军北翼发起反击,兵力庞大的苏军顺势开始实行反包围,德军不得不紧急动员了"诺德兰"师的其余兵力进行解围。此后进行的"冬至作战"德军再次惨遭失败,3月20日,"诺德兰"师经阿尔戴姆退至奥得河西岸。这时第11突击炮营只有6辆突击炮和2辆4号驱逐坦克可用了。

1945年4月7日,"诺德兰"师的装甲力量得到一些补充,编入第3装甲集团军担任预备队。4月17日,苏军发起总攻柏林的战役时,"诺德兰"师成为第9集团军的预备队,与严重受损的第56步兵军一起死守柏林西部的斯特拉斯堡阵地,苏军装甲部队如决堤洪水般汹涌而来,"诺德兰"师陷入重重包围,经过血战奇迹般地突破西南包围圈并于4月23日晚成功退却到柏林市区。4月26日,"诺德兰"师残部在新任师长党卫军旅队长古斯塔夫?库尔根贝格率领下,以其最后的虎王坦克和3号突击炮在总理府东南的菩提树大街继续进行着毫无希望的防御战。

4月29日希特勒自杀后,大部分德国守军开始投降,防御柏林市中心的居然只剩下党卫军法国志愿兵和"诺德兰"师了。5月1日,"诺德兰"师命令士兵一步也不准后撤,死守哈林泽车站,当时装甲兵力为5辆虎王坦克、6辆4号坦克和突击炮以及少量"追猎者"型驱逐坦克。5月2日后半夜,大结局终于来到,最后的防线崩溃了,"诺德兰"师的死硬分子即使不愿正视现实,也得为自己保命留条后路了,于是以2辆虎王坦克为先导试图突围逃出柏林,结果所有坦克皆被苏军包围击毁,只有少量士兵渡过易北河向盟军投降,大多数人在柏林市区被苏军击毙或俘虏。

军事历史学家看来,"诺德兰"师可能是NZ德国外籍师团中战斗力最强的一支部队,但是它在战争末期死守柏林、甘为NZ殉葬的目的至今是一个未解之谜。

柏林保卫战之国会大厦保卫战

楔子


苏军指挥战役的朱可夫将军在自己的自传21章中对国会大厦保卫战描写的部分,是社会主义国家现存的有关国会大厦战斗的最为详细的描写。先摘录如下:

“1945年4 月30日这一天将永远牢记在苏联人民的记忆中,永远记载于苏联人民同法西斯德国战斗的史册中。


这天的14点25分,第3 突击集团军(司令员库兹涅佐夫上将,军事委员利特维诺夫将军)的部队攻占了德国国会大厦的主体部分。


为争夺国会大厦进行的是一场浴血会战。属于柏林城防第9 防区防御体系的几座坚固建筑掩护着大厦。防守国会大厦地区的是党卫军的精锐部队,总数6000人左右,装备了坦克、强击火炮和大量炮兵。


总攻国会大厦的是第3 突击集团军加强第79步兵军,由第150 和171 两个步兵师和坦克第23旅组成。指挥该军的是天才的指挥员、苏联英雄、1941年莫斯科保卫战的参加者之一别列维奥尔特金。


4 月 30 日 11 时,火炮和迫击炮炮轰之后,两个师各团突击营和邦达里亚少校、马科夫上尉的炮兵侦察组转入冲锋,打算从三个方向攻取国会大厦。


13点在第2 次30分钟炮火准备后又开始了新的快速冲锋。


14点25分,第171 步兵师萨姆索诺夫上尉的1 个营、第150 步兵师达维多夫少校和涅乌斯特罗耶夫分别指挥的两个营冲进了国会大厦。


然而,敌守备队在大厦下面各层楼都被占领之后仍不肯投降。


于是,18点对国会大厦再次进行了强攻。步兵第150 、171 师的步队一层层地

肃清敌人。4 月30日21点50分,叶戈罗夫中士和坎塔里亚下士在国会大厦主楼圆顶

上升起了集团军军事委员会授予他们的胜利红旗。”


但是历史真的象将军所写吗?这场残酷的战斗细节到底如何呢?




正文


1945年春,柏林保卫战已经不可避免,德国的哥得哈格.海英里希中将在部署柏林防御措施时,把国会大厦和总理府设为防御的中心地区,但是在这个地区并没有布置大量的守军和装备,因为当时德国的兵力和装备补给都不允许在同一地区布置强大的防守力量,所以哥得哈格.海英里希中将在部署完防线后将剩余的可分配的步兵化整为零,分为若干的战斗小队,进行对中心地区的协防,也就是巷战。至于国会大厦的主要防御力量全部是由士兵自愿参加的。


当第一个苏联士兵在29日突破德国最后的防线来到国会大厦广场前路时,标志着国会大厦的战斗正式打响了。这时布防在国会大厦里的士兵有1500人左右,其中1000余名为党卫军,其余为外籍志愿兵,这些党卫军保卫国会大厦的理由是显而易见的,但是这些殊死抵抗的外籍志愿兵的理由却永远被埋藏在了历史的书卷中,不为人知。


苏军第三突击集团军第79军在29日开始了对国会大厦第一轮的冲锋,当时第三突击集团军的主要目标是总理府,但是因为总理府有强大的抵抗,一些指挥员误认为国会大厦没有强大的防御力量,所以组织了几百人的部队进行试探性的冲锋。结果这些年轻的士兵没有一个踏上国会大厦的广场。


但是这些失去的生命并没有唤醒苏联人,残酷的巷战让所有的士兵都发了疯,他们依然无所顾及的组织人马杀向国会大厦,经过多次冲击,他们终于冲到了国会大厦的广场前。复仇的意念让苏军士兵不做任何休整就冲向国会大厦,他们被鲜血染红的双眼看不见国会大厦里数个射击口和窗口架设的MG42重型机枪,德国人用MG42、MG34机枪进行疯狂的扫射,他们好象并不在乎子弹的消耗,但是后来事实证明,德国人此举极其正确,在战斗的后期,这种大口径的机枪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


苏联人和快被德国人的机枪逼到了广场外的街角,因为德军的火力压制,苏军的狙击手根本不能展开对德军机枪手的有效打击。直至苏军几辆浑身裹着“征用”来的棉被的坦克开进广场时,苏军一片欢呼,但是德国人很快还以颜色,德军“慕钦堡”装甲师的残存士兵用他们最后一辆坦克和PAK40反坦克炮进行顽强的抵抗,国会大厦守军也对着这几辆坦克发射了数枚“铁拳”反坦克火箭炮。苏军的坦克顿时被掀翻,可是,好景不长,苏军装甲车不断的涌入国会大厦附近,“慕钦堡”装甲师在几次消耗后,终于什么都不剩了,最后残存装甲师的士兵们开始拿起轻武器和“铁拳”反坦克火箭炮开始和苏军展开对射。这时,德军陆陆续续的有撤回的党卫军战斗小队,在苏军背后发起打击,苏军在吃了数回亏之后,不得不在背后重新建立起防线,但是党卫军战斗小队还是不停的渗透苏军的防线支援去国会大厦。


真正的进攻出现在30日凌晨,当时苏军已经攻占了总理府,全部的矛头开始指向国会大厦,苏军在30日上午展开了真正意义上的冲锋,但是在德军MG42机枪的怒吼下,苏军的冲锋被打退。在多次的失败下,第三突击集团军军司令员库兹涅佐夫上将,开始调动他可以调动的所有重武器,准备对国会大厦进行一次性的“斩首”。上午11点,苏军集中了89门大炮对国会大厦开始了20分钟的炮火覆盖,苏军在炮火打击后从3个方向同时冲向国会大厦,这时国会大厦底层突然出现无数的射击口,大部分苏军刚刚踏上广场,就被德军子弹穿透身体。进攻进行了60分钟后,苏联人没有占到任何便宜,只好退回重做部署。


下午1点,苏军再次进行30分钟的炮火打击,苏军的装甲部队和平射炮部队开始在这时对国会大厦底层及各窗口进行精确打击,把国会大厦地层炸开数个大洞。苏军在炮火打击后,苏军的三个营再一次进行冲锋,因为前线的苏军可战斗兵力锐减,所以这次的冲锋很多士兵原来都是非战斗部队,如侦察部队,后勤部队。此次冲锋,苏军在浓烟和机枪的掩护下,终于艰难的冲进了国会大厦地层,并且迅速的占领了国会大厦底层。


这时,苏军没有进行进一步的进攻,因为苏军认为德国人这时候会投降,但是等了1个小时后,苏军发现自己错了,德国人并没有一丝的投降意思,残酷的夺屋战斗开始了。苏军为了迫使德军投降,他们主攻力量为打通向顶层的通道。德国人却逐层逐屋的布防,并且在关键地方安置炸弹,给苏军造成损失和麻烦。双方都投掷了大量的手榴弹。德国人使用了弯管枪等巷战武器。白刃搏斗不时发生,据苏联一老兵回忆,有一次的肉搏战是在一个会议厅里,居然有几十个人在殊死群殴。德国人在子弹用光后,基本上都使用了手雷开路后冲出肉搏的战术,此举以至于战斗的后期,双方都象发疯了似的,都不怎么使用枪械,而是用刺刀匕首进行冷兵器作战。可见战斗的疯狂程度。


我实在是无法找到关于这段的残酷战斗的更为详细的历史,因为有关这个方面的资料实在是太少。也许是过去残酷,基本上老兵回忆录上这一段都被老兵们一语带过。战争,永远是最伤心的回忆!


1945年5月30日晚21点50分,苏军终于打通了通往顶层的通道,苏军叶戈罗夫中士和坎塔里亚下士把胜利的红旗升起在国会大厦的圆顶上。但是战斗并没有因为这一举动而结束。国会大厦的守军并没有一人投降,苏联的一遍一遍的大声宣传,希特勒已经自杀,苏军已经在国会大厦升起国旗,德军战线已经全线瓦解……可是德国守军充耳不闻,他们依然顽强的和苏军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争夺,关于肃清国会大厦的时间历史上也众说不一,有说5月1日的,有说5月2日的。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最后一个守卫者是被击毙的,也就是说,从战斗的开始到结束,没有一名守卫者主动投降。德军守卫者用年轻的生命,自己的鲜血证明了他们的忠诚,也实现了他们的荣辱和誓言。“忠诚既是吾之荣誉!”


国会大厦的守卫者大部分都战死了,剩下的俘虏也没有留下任何的只言片语,我没有办法找到任何一名守卫者的名字,也许,把这些名字埋葬是对守卫者的最大的尊敬……


1945年5月2日早晨6点,柏林城防司令维尔丁将军离开了地下掩体,向苏联军队投降。下午3点,剩余德国部队全部停止抵抗,向苏联人投降。柏林保卫战至此终于结束。


在这次战役中双方都涌现出许多可歌可泣的英雄,特别是国会大厦战斗,英雄事迹俯身皆是。战争是没有所谓的对错,有的只是将军、士兵和英雄!


愿战争永远远离世界

7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