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斗 第二章 卧薪尝胆 第二章 卧薪尝胆2

英霆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1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10.html[/size][/URL] 就在卢汉刚刚稳定了滇军将领之后,忽然又接到重庆来电,召卢汉到重庆参加中央的“复员整军会议”。 11月3日,卢汉一到重庆,蒋介石就单独会见了他。卢汉怀着忐忑的心情走进蒋介石的办公室。他发现蒋介石早已站在那儿等着,卢汉立即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蒋介石很亲热地走上前来,握住卢汉的手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10.html


就在卢汉刚刚稳定了滇军将领之后,忽然又接到重庆来电,召卢汉到重庆参加中央的“复员整军会议”。

11月3日,卢汉一到重庆,蒋介石就单独会见了他。卢汉怀着忐忑的心情走进蒋介石的办公室。他发现蒋介石早已站在那儿等着,卢汉立即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蒋介石很亲热地走上前来,握住卢汉的手说:“永衡啊,你率部队到越南受降,劳苦功高啊!在对待志舟兄这件事上能够顾全大局,我颇感欣慰。”卢汉心里很明白,蒋介石说的这些话里面是有着很大的水分的,不过他更清楚的知道,现在自己已经是处在一个任人宰割的地步了,只能是隐藏起自己的真实思想,对蒋介石来一个假对假、空对空.不过自己说话还得表现出一种对领袖的忠诚,否则,让蒋介石看出自己在应付他,那就会更加危险了。所以他毕恭毕敬地说:“委座过奖了,作为一名军人,卢汉一切谨遵委员长的命令行事,这都是卢汉应该做的。”蒋介石笑着说:“永衡,你能这么想,很好!很好!”他连着说了两个“很好”之后,便一伸手,指着旁边的沙发亲切地说:“坐!你坐!咱们慢慢谈谈。”

卢汉落座之后,蒋介石对卢汉说:“在抗战时期,我们每个省的主席大都兼着军职,这是为了便于调动一省的全部力量投入抗战。现在,抗战已经结束,我们马上就要进入一个和平建设的时期,在这个和平建设时期,再让军人去管理地方的政治、财政、文化、教育是不合适的,一些民主党派也都对此提出了一些异议。因此,经过中央研究决定,在今后,军政是要分开的。各省政府主席专管地方的政务,军务则由各省的警备司令部负责,所以,我提前和你商量一下,如果愿意从政,那么你就是云南省的主席;如果你还愿意在军队里,我会给你安排一个集团军总司令职务。当然,抗战已经结束,方面军的建制是要取消的。这个是由你来选择的。”

听了老蒋的话,卢汉心里一下凉了,但他并没有感到吃惊。因为这一切早在他的预料之中。这次来开会,他也是早就有了思想准备的。

在来之前,他曾经仔细的分析了一番蒋介石给他的那一封信函,在信函中,蒋介石只说是“委兄为云南省政府主席”,并不是“兼”云南省政府主席。“为”与“兼”虽然只有一字之差,却是差之毫厘,谬以千里了。蒋介石这是明摆着要解除自己的兵权了。所以他与马锳商量以后,决定以退为进。此时,他看到蒋介石正用一种期待的目光看着他,他便立刻站起身,从口袋里拿出一张折叠得方方正正的纸来,双手递给蒋介石。蒋介石疑惑地看着他,却没有伸手去接。他便把那张纸放在蒋介石面前的茶几上,说:“委座,我从军多年,已经感到心神俱疲,因此,此次前来开会,我便写好了辞呈,请委座准许我辞去一切军政职务,批准我回家过一种悠闲的田园生活,让我也享一享和平时代的幸福生活。”

蒋介石接过卢汉的辞呈,匆匆地看了一下,见辞呈上写道:

抗战胜利后,急需从事建设,偃武修文。汉半生戎马,残病之躯,久已厌倦军人生涯。曩以抗战方殷,捍卫国家,效命疆场,乃军人之职分,是以力疾从戎,未敢言辞。今幸抗战胜利,复员整军,正解甲归田之时。现越南受降,业告段落,所属部队已陆续他调,只需暂留五十三军办理未竣之务,便可蒇事。职已无返越必要。汉一介军人,不谙政治,何能掌理滇政,贻误桑梓。特恳请准予辞去本兼各职,俾遂退休夙愿,不胜感激待命之至。

蒋介石看了这个辞呈,吃了一惊,他没料到卢汉会来这一手。他原来想如果撤销卢汉的兵权,卢汉会不同意,没想到卢汉竟然连省主席也不当了。可他也知道,自己刚把龙云给搬倒了,目前还是需要滇人治滇的。如果卢汉不干,云南这个地方目前还没有更合适的人选可派。现在还是用得着卢汉的时候。想到这儿,他便装出很诚恳的样子,说:“永衡,你先坐下!”等卢汉落座之后,他说:“你的这个辞呈我不会接受。当前,正值党国用人之际,你怎么能辞职呢?为了党国的前途,我这个老头子尚且还在努力奋斗,你怎么能想退下来享清福呢?这是不行的,云南这个地方是必须要你来当家的。你在越南受降期间,我让李宗黄代理主席职务,并无他意。你一回到云南,马上就可以就任省主席职务,这个,你不要多虑。”

卢汉知道,蒋介石说到这个份儿上,自己就不能再坚持不答应了,否则这根弦就会绷断的。当然,他更知道,蒋介石对他最不放心的是他的手里拥有10万滇军,因此,蒋介石的本意应该是让他交出军权。此时自己必须把军权交出来,等返回云南以后,在自己经营多年的这块地盘上还有可能东山再起。如果自己说愿意带兵,蒋介石决不会让自己带滇军,他很有可能把自己调离云南,置于他的控制之下。如果是那样的话,自己反而会被严密的监视起来,一行一动都会受到限制。想到这儿,他立刻以坚定有力的口气回答:“我一定不辜负委座的厚爱,不过正如委座所说,我们马上就要进入一个和平建设的时期了,军队应该交给国家,我愿意回到云南去管理地方,搞好地方的建设。努力干好本职工作,维护党国的利益。”

蒋介石见卢汉已经答应就任云南省主席,便又说:“此次整军会议的一个重要内容,是要重新部署一下军队的防务,东北地区共军活动猖獗,大有与我们一争高下之势。因此,我们要加强东北地区的防务,我想从滇军中抽调一个军到东北前线,你看如何?”

卢汉这次可是真的吃了一惊,来开会之前,种种可能他都想到了。他想得最多的是蒋介石可能会削弱甚至剥夺他的权力,也有可能派亲信去掌握云南。但他没有想到蒋介石会把他的军队派到前线去和共产党打仗,老蒋的这一招釜底抽薪可真够狠毒的,自己没有了部队,可就真的成了一个任人宰割的空头主席了。直到此时,他才忽然明白了蒋介石让他率滇军入越,不仅仅是为了让杜聿明腾出手来收拾龙云,同时还可以让滇军从越南海防直接乘船去东北。看来老蒋早就想好了后招,他是想对云南下狠手了。而此时蒋介石正用一种冷冷的眼光看着他,等待他的回答。他想:到了这一步,自己是不撒手也得撒手了,不如干脆点,以赢得老蒋的一点信任,日后才有可能东山再起。再说,只调一个军去,这一个军就会备受中央军的欺负,而留下一个军徒然增加老蒋对自己的怀疑和防范,不如把两个军都调去,遇事也好有个照应。同时也减轻老蒋对自己的怀疑。想到这儿,他很干脆地说:“委座,军队是国家的,保家卫国是军人的天职,既然前线需要,那就把两个军都调去吧!”

卢汉的这个回答,又是大出蒋介石的预料之外,他愣了一下,好像不相信似的看着卢汉。见卢汉满脸的诚恳,他回过神来,高兴地拍着卢汉的肩膀,笑着说:“永衡啊,你真是一个模范军人,嗯,我要号召大家都向你学习。你放心,等剿灭共匪、国家平定之后,这两个军还是交给你指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