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3日,《环球时报》发表了题为《美俄走近对中国意味什么》的文章,该文说:“最近一段时间,俄美走近已成为国际舞台上最重要的外交动向之一”。专家学者们已经公开在议论美俄的战略接近,这说明,时到今日,中国终于再也无法继续对日益明显的美俄接近视若无睹了。事实上,这个战略动向由来已久,早在今年3月,笔者就曾呼吁《俄罗斯的战略动向不可忽视》,提醒要警惕俄罗斯的战略调整和美俄的接近,遗憾的是主流的“专家”、“学者”们仍旧沉醉于“中美关系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关系”幻景中陶陶然自得其乐。现在,美俄战略接近的事实已经无情地摆在了中国的面前,这将发生怎样的战略影响呢?就如上述文章所言,对中国意味着什么呢?

首先,需要研究一下双方的战略企图。

任何一种行为的背后都有明确的企图,这就是平常所说的内驱力。战略上也不例外,企图是战略行为的灵魂,使支配一切战略作为的核心要素。透过现象看本质这句经典名言如果用在战略上,关键就在于要揭开令人眼花缭乱的表象透视背后的战略企图,这是战略评估的核心内容,也是战略洞察力的具体体现。知道对方想干什么,这是一切战略评估的出发点和归宿。人类所有的战略经验都充分证明,知道别人要干什么,准确地判断出各种战略势力的企图,是立于不败之地的前提;而不知道别人要干什么,也就无法真正知道别人在干什么,也难以明了各类战略势力的动向,最终自己就将象无头苍蝇般地乱撞。

美俄接近,俄罗斯的战略企图是什么呢?

凡是事有一利必有一弊,俄罗斯及前苏联美国打了一百多年的交道,无论战略与战术上,吃亏之多,不胜枚举、多如牛毛,俄罗斯的战略家没有一个会不知道,与美国合作就是在与狼伴舞,受伤害无论如何都是难以避免的。今天的俄罗斯之所以宁肯冒着吃亏上当的危险仍义无反顾地与美国翩翩起舞,一定是它认为跳这曲战略舞曲弄得好可以得大于失,就是为了这个战略上的“得”,俄罗斯才宁肯在一些方面有所失,有所伤。

那么,俄罗斯究竟能从与美国的接近中得到什么呢? 想得到美国的技术支援吗?这怕不现实,世界上真正能享受美国高科技的只有类如美国老爹英国,其它别想染指;想得到美国的经济援助吗?现如今美国自己恐怕都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所谓的美国经济神话还能支撑多久,连美国自己都在打问号,俄罗斯也不会不明白;俄罗斯面临安全危险需要美国的保护吗?实际上,只要美国不对俄罗斯心怀叵测,莫斯科就已谢天谢地了,更不用奢望什么美国保护了,何况俄罗斯目前并没有现实严重的国家安全危机。上述几种可能都可以排除,那么俄罗斯的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呢?

笔者认为,实行战略收缩,从战略前沿后退,改变长期一直以来是美国首席战略对手的状况,这是俄罗斯推动美俄接近最基本的战略企图。

这是因为:

第一,对俄罗斯来说,继续同美国进行战略对抗已经得不偿失。

任何战略关系,说到底都仍然是一种利益关系,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有不是出于利益得失考虑却为了对抗而对抗的偏好。出于维护苏联以及俄罗斯战略利益的需要,前苏联与美国展开了激烈的战略对抗,一直延续到冷战之后的俄罗斯。但是,历史发展到今天,继续与美国进行全面的战略对抗,俄罗斯既力不从心,也得不偿失。鉴于双方力量极不对称的客观现实,在世界战略重心和焦点转移到亚太的大背景下,俄罗斯已经没有与美国进行全面对抗的必要,继续与美国全面对抗已不符合俄罗斯的国家战略利益,与其硬挤到台前,不如躲进战略大幕的幕后,从美国全球第一打压对象的位置上“光荣”引退,以赢得战略喘息和发展的机会,这样所获得的好处和机遇要远远大于与美国对抗所等获得的。俄罗斯不想也不愿再充当对抗美国霸权的主力军,或者换句话说,美国霸权的主要受害者已经不是俄罗斯,而是另有其人,俄罗斯已犯不着为他人火中取栗。今后,在俄罗斯周边,俄美之间一定还将发生激烈的利益争夺,但这种争夺将是局部和片面的性质,不会影响美俄接近的大局。

第二,改变俄美战略对抗关系的时机和条件已初步具备,从而使俄美战略接近有实现的可能。

无论是前苏联还是后来的俄罗斯,与美国战略对抗都是一件难堪重负的巨大压力,不是不想卸掉这个包袱,如赫鲁晓夫就想与美国搞缓和,减轻对抗的程度,但形格势禁,历史把它推到那个位置上,愿意也得干,不愿意也得干,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耳,所以只能勉为其难了。现在,俄罗斯早已从世界主要经济力量的序列中跌出,战略力量也日渐萎缩,已不是美国日夜紧盯的主要战略对手,这无疑是实行俄式“韬光养晦”的大好机遇,抓住这个机遇,调整俄美关系,有可能改变俄罗斯被西方排斥打压的困难境遇,即使不能融入西方,像中国那样梦想与西方“一体化”,来一个“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但少受美国的欺负,少挨几下巴掌还是有可能的。

美国的战略企图又是什么呢?

战略关系历来如同男女恋爱,从来都“一个巴掌拍不响,”只能互相利用、各有所图、各取所需。俄美接近只有俄罗斯一方的愿望还不行,还必须有美国的心甘情愿才行。事实上,美俄之间最早抛出橄榄枝的,恰恰是美国。2009年希拉里访问俄罗斯,高调宣布要进行美俄关系的“重启”。可能因为俄罗斯人上美国诱骗之当上得太多以致心有余悸的缘故,当时俄罗斯并没有太积极的反映,经过一年来的观察揣摩,俄罗斯终于开始行动了,美国的耐心见到了成效。那么,对过去可怕的战略敌手忽然生出了如此这般的柔情蜜意,美国到底出于什么动机,到底是何居心呢?

笔者以为,

第一,美国并不是要改良从善,从此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而是事情太多,对手太多,需要区别对待。

在复杂的战略格局中区别对待各类对象,根据其各自特点分出轻重缓急、远近高低,这是起码的战略常识,连古人都能制订出“远交近攻”的战略决策。一个有点头脑战略指导者从来都不会把所有对手都一律打家伙,而要想办法一个一个地分别搞定。维护美国的霸权,美国历来都把全球各种势力划分成不同类型,并针对不同类型进行不同的战略设计,如对朝鲜、伊朗、古巴等是一套办法,对伊拉克阿富汗等又是一套办法,还有对中国,对印度等等,诸如此类。对俄罗斯也是,过去是一套,现在又有了一个不同于以往的新的战略设计。

第二,这说明美国在推动主要战略方向的转移。

主要用怀柔的手段对付俄罗斯,而不是动用美国令人生畏的战争机器,这说明美国已经不再把俄罗斯视为主要的战略对手和优先打压的战略目标,美国已不再认为来自俄罗斯的威胁与挑战具有迫在眉睫的性质,说明在进行了新的战略评估后,美国主要战略方向和战略目标已经发生了重大转移。美国的战争机器从来都高速运转的,而且总的趋势还是越转越快,但主要指向已经不再是俄罗斯。

其次,这个动向可能带来的战略影响

在研究了美俄各自的战略企图之后,才有可能进一步探讨其可能的战略影响。

第一,有可能搞出一些新名堂。

美俄接近不可能只是简单的拉关系、套近乎,不会象我们中国人那样,满足于口头上的陈词滥调,什么全面协作、战略伙伴、互利共赢等,叫得很响很高很欢但基本上都言过其实。美俄(过去是苏联)从来都是搞战略名堂的高手,在他们手下捣鼓出来的战略名头多如牛毛,现在他们又泡在一起了,可以预计,他们必定要继续举着世界和平、人类使命等冠冕堂皇的旗帜继续大打“反恐”的牌,大做“无核世界”的广告,除此之外,还不能排除美俄在中亚、中东、高加索以及东欧等地进行新一轮势力划分的可能。最近在吉尔吉斯发生的事,双方就表现得很谦让,很有点彬彬有礼的样子,有可能就是要重新进行势力划分的前兆。

第二,全球战略空间将更加局促。

一超独大的世界战略格局本已令中国没有多少自由的空间,只剩俄罗斯、伊朗等屈指可数的几个战略板块还可以有所作为,成为推动全球战略向着平衡方向发展的重要着力点(感兴趣的读者不妨阅读笔者网文《中俄军事演习:期盼演出好戏演出战略大戏》《中俄互相通报导弹发射:不只是互信那么简单》)。这个机遇曾经突出地摆在中国面前,时间长达十年。令人遗憾的是,中国的“专家”、“学者”们念兹在兹的只有美国,对俄罗斯总是三心二意,最多也不过是当做一张牌拿出来晃晃而已。现在,美俄走在一起了,双方是真的战略互信交底了,中俄关系也就要彻底堕落到实用主义泥坑中去了,所谓的“中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很可能也变得同中国与埃及、与沙特的战略伙伴关系差不多,其实已无关乎任何战略的痛痒了,不过是自我抬高、自我标榜的一个名词而已。美俄接近,还将在今后一个相当长的时期内,使推动战略平衡的希望归于破灭,中国会更加没有回旋和机动的余地,将在更狭窄和更险峻的战略之路上仅艰难地跋涉。所谓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这真是的一个重大的战略缺憾!

第三,中国将处于更加不利的状态。

中美 “世界上最重要关系”论行将破产。曾几何时,“中美关系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关系”论成了众多中国“专家”与“学者”的精神支柱,成了他们终身渴望矢志不移的香格里拉,在这一梦幻美景的烘托下,他们把中美关系对抗与斗争的实质掩盖的严严实实,把中国甚至整个中华民族的未来都死死地绑在美国的宰牲桩上任由美国支配和享用。现在事实无情地揭穿了这个谎言。美国总统奥巴马一片灿烂地接待了梅德韦杰夫,宣称梅德韦杰夫是“稳固可靠的盟友”,但却以不方便的托辞无情地拒绝了中国的国家元首的访问。这真是给亲美人士一记狠狠的耳光。在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后笔者一直在琢磨美国对中国的下一个耳光什么时候抽来,怎么抽,会不会疼(感兴趣的读者可以阅读笔者网文《下一个耳光会不会疼》),想不到是以这种方式进行的。在美国看来,中美关系之所以重要,其所指乃是因为中国为美国的主要遏制对象,是美国战略遏制的对手,未来的发展将充分证明,所谓 “最重要”的中美关系,将赤裸裸地表现出“最麻烦”、“罪斗争”的本来面目,美国将以空前的力度中国不断向出拳,中国的众多的“专家”与“学者”将不只是鼻青脸肿、焦头烂额,更可能的结果是遍体鳞伤、忧患交加,别看“专家”与“学者”现在可以兴高采烈地叫得欢,到头来免不了要变成可怜的秋后受创的哀哀孤鸿。

这实在是一个巨大的战略危险。这还不是第一个危险,在美国发展基于空间技术的一小时全球打击能力的时候,笔者说这意味着一个新的战略危险在逼近(感兴趣的读者可以阅读笔者网文《一个新的战略危险正在向中国逼近》)。如果说,这个危险还只是军事层面的话,那么美俄接近这个新的危险则完全是战略层面的,比那个危险有过之而无不及:范围更大,影响更广,危害更深,甚至足以重新改写全球的战略版图。

有什么应对的办法吗?

这大概是每一个中国人都关心的问题。《美俄走近对中国意味什么》一文开列了一系列办法,什么“要强化中俄双方已经存在并顺利进行的对话机制”、“要强化‘上合组织’的作用““强化一种‘干预’意识”等等,其立意是想把俄罗斯紧紧拉住,让他也来一个左右投机、两面下注,笔者以为,美俄战略接近,来源于各自深刻的战略需求,有巨大的内驱力,就这两下子,不过是隔靴搔痒、言不及义的东拉西扯而已,屁用不顶。

不仅如此,该文还存在浓重的侥幸心理,什么“就目前而言,俄美走近与其说是战略上的转向,不如说是策略上的改变”、“俄美走近事实上难以走到完全解冻甚至达到亲善的状态”、“俄罗斯不可能完全放弃俄中战略伙伴协作关系”等,更是不着边际。所谓“战略”,不过是一种高级的戏法与魔术,国家与国家之间没有永恒的友谊,只有永恒的利益,俄美之间到底真好假好难道有什么重要、值得认真探究吗?唯一重要的,还是他们之间的游戏与交易对中国的影响,这是我们讨论这个问题的出发点与落脚点。

说什么美俄并不会真的好起来,这是典型的战略问题上的阿Q,遇到危险无能为力,只好靠自我麻醉、自我安慰的办法来消遣了。

面对这样的情况,说句老实话,笔者以为,目前实在是找不出有效应对的办法,“专家”“学者”们还是把态度放老实一点才好显得有些诚实可信。

事实上,尽管现时节我们把自己的经济成就快吹上了天,把中国同世界一些地区的经贸往来看得比什么都重,宝贝得不得了,但实际上,近二十年来,中国基本上已丧失了干预全球战略走势的能力,差不多已丢静了制约美俄等战略大国行动的砝码,特别是对于美国,手中基本上是无牌可打,连招架都有点招架不过来了,一幅手忙脚乱、疲于应付的狼狈模样。造成如此被动局面的,是多年来战略上急功近利、鼠目寸光甚至投机取巧的必然结果。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冰化三尺也无法指望一日之暖,不下一番艰苦的功夫是不可能有所改观的。战略问题从来不轻松,轻轻松松的问题从来也不可能达到战略层面。

但是要说中国一点进步可取的地方都没有,那也是不客观的。

主流、权威的“专家”、“学者”们现在居然也能知道世界上其他战略关系的动态对中国还有影响,也应算作是中国学界的一大进步。

过去在他们看来,中美关系滚滚向前简直就是任何力量也阻挡不住的,可称“撼山易,撼中美关系难”。多年来他们只盯着美国,满眼里也只有美国,一门心思地去做美国的工作,拼命地去改善呀、对话呀,沟通交流呀,浑不知“汝果欲学诗,功夫在诗外”的道理。

要知道,如果有朝一日能把与俄罗斯等战略力量的关系处理好,把中国与世界其它战略力量的位置摆正、基础打牢,美国人会主动跑上门来的,中美关系自然而言也就向着有利于中国的方向发展了;把希望寄托在美国身上,在中美关系的一棵树上拴绳子,最后的结果自能是自己把自己吊死,岂有他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