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卫华夏 胶东攻略 再赴南京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12.html


年轮翻过了换乱的1930年,我们跨进了1931年的春天。自从接到文强的报告后,我一直关注着刘珍年的动向,但是始终刘珍年没有发起都我近卫军的战斗,我知道他不是害怕我,而是害怕我的两座强大的靠山——蒋介石、张学良。

一月中旬我接到了军政部的电报,要我到南京参加剿共会议,山东地区虽然有共产党,而且我还收留了向文强、侯静如、夏文龙这样的脱离共产党的问题人员,但是让我一个非战区的军官参加,我还是莫名其妙。但是命令还是命令,我必需去南京,正好借此机会去南京催以催我下一个季度的军费开支。

第二天,我登上了去南京的飞机,随行的人员只有段鹏、夏子、还有我的机要秘书罗炳珍,可以说这次是轻装简出。其实我也希望带着安娜一同到南京玩玩,但是安娜还有到我美国的公司处理一些事情,所以我只好让她一个人去美国了。

来到南京的第二天我就参加了会议,原来这个会议是总结上次鲁涤平组织的剿共战役失败的原因,会议上作为战役的总司令鲁涤平被蒋介石骂的很厉害,我对这个会议没有兴趣,下午的会议我告假,让段鹏替我参加,对于我一个局外人的缺席,蒋介石并没有放在心上。

我带着夏子一起去见了见丁仪,上次在南京多亏她替我掩护,否则蒋介石又要小肚鸡肠了。我们一起再次游览了南京的几个名胜,夏子还要求我带她尝一尝南京的小吃,我几乎忘记了此次南京之行的目的,我只是把它当作一次放松的假期看待,估计现在段鹏正在打着哈欠,听着无休止的“训诫”,真是辛苦段鹏了。

晚间段鹏向我复述了整个会议的内容,大多数内容我不感兴趣,但是段鹏说蒋介石现在正在筹划第二次剿共,他想从其它地区在抽调部队参与剿共。难道蒋介石向让我来江西剿共吗?我一直怀疑蒋介石叫我来的目的,我让段鹏密切关注此事。

第二天晚上,我和夏子又被邀请到蒋府赴宴。这次还是和以前一样,蒋介石和美龄表姐单独请我们吃了一个简单的家宴,饭后表姐带着夏子去花园里散步,我知道蒋介石要和我单独谈谈了,如果不出所料应该是掉我来剿共。

“云峰啊!你怎么看江西的战时啊!”蒋介石发问了

“以少胜多的经典战例,共产党利用地理优势,采用远动战术,机动灵活的歼灭了我军一部,对于鲁司令的指挥我没有什么评价,他已经尽力了,估计其他人也不一定比他打的更好。”其实我早就关注了这场战斗,我那里的军情的报告估计不比参谋部的报告少,所以我客观的评价了此次战斗。

“云峰,难道共匪就难以铲除吗?”蒋介石问道

“姐夫,江西共匪长期在这一带活动,对于地理环境十分熟悉,再加上我军是临时拼凑的兵不识将,将不识兵,各个部队基本上是各自为战,没有形成合力,所以有此一败。”我缓缓的说道

蒋介石点了点头,激奋的说道:“所以我预备动用二十万中央军分四路进剿共匪,你看谁可驾驭啊!”

蒋介石问我谁能指挥,我怎么回答,反正我不会来指挥的,他向调我的部队也不行。我沉思了一下回答道:“如果姐夫真的动用中央军,我认为非姐夫亲自挂帅,别人很难驾驭。”

“我看云峰你来指挥怎么样,上次在山东你打的不错吗?四万人打的阎锡山丢盔卸甲。”蒋介石开始点将了。

“姐夫,云峰资历尚欠,难以驾驭如此众多部队,何况现在各个部队的主官都是从军的前辈,我这个后辈还是不要参与的好。”我婉转的谢绝着

蒋介石没有什么表情,静静的喝了口水,突然的说道:“哪调你的近卫军到江西参加会战如何?”

我就知道蒋介石不还怀好意,我缓缓的回答道:“姐夫,几个月前我的部队刚刚参加完中原会战,部队伤亡过半,现在虽然得到了补充,但是士兵大多数是生头,让这样的士兵上战场简直是给共军增加战果,姐夫的要求云峰难以从命。”

蒋介石看到我在给他耍滑头,马上放高了音量说道:“你们近卫军现在是在中央编制之下,不是什么犹太人的雇佣军,我的命令你难道不服从吗?”

我看躲不过去了,也针锋相对的说道:“姐夫,那好从今天起你把我这个司令撤了就是了,我看近卫军会不会脱离中央管制呢?姐夫是我帮你稳定了山东战局,现在我的近卫军还在监视韩复榘和刘珍年,你想放着山东不管我无话可说。”

“不要叫我姐夫,你眼里还有我这个姐夫吗?我的命令你怎么不听呢?山东的事情我会处理,等你剿共结束,我让你做山东省主席。”蒋介石再次提出了条件。

“姐夫,哪你还是调韩复榘吧!我不稀罕山东省主席,我更在乎哪些新兵的生命?我不能让他们来送死!”我强硬的顶了回去。

蒋介石听了怒目相对,他还想继续说点什么,这时候表姐和夏子回来了,表姐见此情景估计已经知道什么了,她打着圆场的说道:“怎么了,你们两个怎么吵起来了,不要让下人听到。”

蒋介石看到表姐收敛了怒气,没有说什么转身走了。我气愤的坐在沙发上,点了一支雪茄。表姐见我怒气未消上了问道:“怎么了,你们说什么呢?怎么吵起来了!”

“表姐,我的部队刚刚在山东打了怎么大的一场战役,损失的人员和装备还没有补充到位,现在姐夫让我到江西剿共,我怎么能同意呢?”我愤怒的说道

“你不会好好的跟你姐夫谈吗?”表姐开导着

“他让我好好的谈吗?”我说道

“好了,好了。一会儿我给你姐夫说说。”表姐微笑的说道

“表姐,近卫军现在虽然是中央的编制,但是很多事情很难处理,上次打仗我的损失就有不少人说三道四,其实近卫军也是你的部队,难道您要家丁去送死吗?”我这句话是点给表姐听的,近卫军可以姓凌、可以姓宋,就是不能姓蒋。

表姐没有在说,关于部队的事情,她知道我只要下了决心,什么人都没有办法劝我,再加上我已经说自己的部队是为了宋、凌两家才存在的,她更不好在说什么了。表姐为了缓和气氛和我聊起了母亲和姨妈,我也应和着,聊了一会儿我就带着夏子离开了。

我不知道这次顶撞蒋介石会有什么后果,但是估计蒋介石会记恨我的。第三天参谋部下达了部队调动命令,我看到我们近卫军没有在调动之列,我知道可能是表姐起了作用,我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

在南京待了几天后,我就和夏子一起回到了潍县,没有想到蒋介石竟然没有追究我顶撞他,反而晋升我为陆军上将,我真不知道蒋介石想干什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