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郎收红包也“打白条” 拮据同学无奈送“拆弹红条”

燕过无痕 收藏 33 1916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同学手头拮据给新郎红包打白条(组图)

新郎收红包也“打白条” 拮据同学无奈送“拆弹红条”

新郎收红包也“打白条” 拮据同学无奈送“拆弹红条”

新婚收的红包里没钱,只有“礼金白条”,上面写着:恭祝新婚大吉,来日凭本条参加本人婚宴

俗话说“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你有“红色炸弹”我就有“拆弹专家”——本周末,南岸区金林酒店一场婚礼上,新郎黎江就收到两个特别的红包:里面没有分文礼金,只有一张精美卡片,上书“恭祝新婚大吉,来日凭本条参加本人婚宴”。

据说,在“红色炸弹”满天飞的当下,这种专门应对“炸弹”的“拆弹红条”已在不少年轻人中悄然流行。

婚礼红包里 只有卡没有钱

家住南岸区南坪西路171号的黎江是典型的“早婚族”,只有23岁的他,去年刚大学毕业,但和女友4年的爱情已瓜熟蒂落。在双方家长催促下,本周末,在金林酒店办婚宴。

前日婚礼结束,黎江和家人清点礼金,发现了两个“空”红包:里面除了一张贺卡,未装分文礼金。抽出贺卡一看,这张大红底板、有着“百年好合、永结同心” 字样的精美贺卡上,还印着这样一句话:恭祝**新人新婚大吉,百年好合,早生贵子。本人**献上最诚挚的祝福,来日可凭本条参加本人婚宴。

同窗手头紧 送礼也打白条

送贺卡的,正是黎江的大学同学吴林和王东。两人都是外地人,都未婚,如今在同一家服装公司跑业务。以前三人是大学同寝室的哥们,关系不错。为啥会想到用这样的卡片代替红包?两人不好意思地说,这样也是情非得已。

吴林和王东告诉记者:毕业一年来,业务跑得并不好,收入也就不稳定,平均月收入不足1500元。近来,单位里前后有3个同事结婚,两人送出去600元红包,生活费已所剩无几。

接到黎江请柬时,两人既高兴又难过。高兴的是昔日同窗兼哥们大婚,着实值得庆祝。难过的是,同学间关系还不错,这个红包如果要送就有点负担不起。如今红包起步价200元,给黎江200元拿不出手,婚礼是喜事又不能送300、500的单数,400则谐音“死”不吉利,这样一来,最少得送600了。但600 元一送,两人这月就真只有喝西北风了。

正愁不知咋办时,吴林在朝天门跑业务时,发现了被商家称为“拆弹红条”的这种贺卡。于是跟王东一合计,决定用“拆弹红条”去应付黎江。

“虽然我们的礼金送了白条,但祝福的心意却是实在的真诚的。”吴林说,自己今后也要结婚。反正是礼尚往来,以后黎江这样回赠自己也一样,还减轻了大家的人情负担。对此,黎江也认同。他说:“请他们来参加婚礼,并非是要收礼金,只要人来了,心意到了,就行了!”

人情成负担 拆弹红条帮忙

尽管新人对这个礼金“白条”并不介意,但不少知情人却对此议论纷纷。当天为婚宴酒店的服务员陈梅提起此事捂着嘴直笑,她说,自己见过数十场婚礼,但送“白条”的还是头一回听说。

“现在的娃儿些,真是搞不懂。哪有这样来参加婚礼的?”黎江的姨妈、家住江北区银座花园的刘映华对此很不理解。

虽然不少人对“拆弹红条”还不太接受,但记者发现,吴林和王东也并非第一个“吃螃蟹者”。记者在淘宝网发现,卖这种1元钱一张“拆弹红条”的商家还不少,“红条”多是喜庆的大红色,有的卡片下方,还附有“产品说明”:

适用人群:月光族VS夹生朋友(双方皆是第一次宴请,如一方之前有包过红包,则红条无效);

使用方法:取“拆弹红条”一张,即可赴宴,代替礼金。下回对方可凭借此“拆弹红条”还礼,互不相欠(注:红条应直接给当事人,不宜在收礼处交白条,否则后果自负哇!)。

卖家刘小姐告诉记者,她卖“拆弹红条”已有半年,五一、春节等婚庆高峰期前后,购买者尤其多,一般都是大城市的年轻人。

(应当事人要求,文中当事人为化名)

辩论

正方:

解放碑佰富酒店员工谭女士:如今送红包已为许多人增加了压力,成为焦虑和不愉快的源头。“拆弹红条”既免去这种压力,又可表达祝福,是一种创新,应该提倡。

网友“江上飘”:送红包的本意就是祝福,不应该是赤裸裸的金钱交易。祝福的方式可以多种多样,我觉得这样的卡片也不失一种温馨的好办法。

反方:

沙坪坝区紫荆花园5栋12-1号王女士:虽说红包本意是表示祝福,但毕竟新人办喜事是有花销成本的,而且花销较大,个人难以承受,因此,收红包实际上是一种比较文明的借款行为。最好还是用红包这种实际的方式祝福。

网友“家菲猫”:要么送红包,要么不参加婚宴,写“白条”太丢人了。何况,新人送请柬也不是为了赚钱,你送个“拆弹红条”去,好像讽刺人家似的,有点不近人情。

观点:“拆弹红条”可缓解攀比之风

家住南岸区白鹤苑的80岁居民王德民说起人情负担是深有体会。前年,他参加老婆侄女的婚礼,为不丢老婆面子,硬着头皮随了1000元礼金,用掉他和老伴近两个月的生活费。他说,上世纪四五十年代他结婚时,没有红包一说,“一把喜糖一张床,夫妻双双入洞房”。六七十年代时兴送镜子、脸盆、枕巾等小礼品,80年代开始送高压锅、厨具等,到了90年代,红白喜事开始有了送钱的风俗。到现在,礼金早已从最初的5元、10元风涨至数百、上千元。碍于面子,很多人不得不打肿脸充胖子。

“‘拆弹红条’的出现是好事。”研究民俗文化多年的重庆工商大学教授熊笃说,结婚送“喜钱”的传统源自汉朝,主要是表达对新人的祝福。现在红包规格越来越大,也有些变味了。许多时候,红包的轻重带着一种好面子、讲排场的攀比之风。当这种人情往来成为负担时,“拆弹红条”的应运而生也许能缓解攀比之风。

调查:一半市民赞同“礼金白条”

2006年11月,新浪调查栏目曾经针对“礼金白条”做出过一项调查,这项数千人参与的调查显示,45%的人对“礼金白条”表示赞同,觉得避免了相互随礼的麻烦和负担,同时又能表达祝福的心意,既实用又轻松。43%的人承认,结婚、生子、乔迁、升学……红包已经渗透到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人情负担为自己的生活带了不同程度的压力。56.6%的人认为,送红包是因为“大家都送,不送面子过不去”。25.6%的人认为红包是“真心表示心意,不考虑回收”。

“拆弹红条”这种“礼金白条”,你究竟如何看待?记者也通过电话、网络等方式对30多位市民进行随机采访,发现赞成、反对的基本各占一半。

世相

礼金没送够,红包装欠条

2009年10月8日,辽宁本溪的王先生新婚之夜与新娘发生争吵,因为同学晓东随礼时包500元现金和一张“价值500元”的欠条。原来,同寝室的几名室友早已约定好,同学结婚一律随礼金1000元。赶上王先生婚礼时,晓东因为黄金周的五份婚礼送得身上仅剩不足700元,无奈之下,他在红包内奉上500 元现金和一张欠条:“兄弟最近手头拮据……此欠条价值500元,等我结婚时可作抵价券使用。”

婚礼你不来,账号报你知

2010年1月,重庆一名男子远在深圳的好友发来婚柬,要求其月底前往赴宴。因距离太远,时间不允许,男子不得不向好友道歉。不料好友二话没说,直接用手机发来一长串银行账号。账号的意义一目了然,就是“人不到可以,钱要到”。

来源: 重庆晚报

2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