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南山 雪地留恨 第二十六章 与前线暂别

无真子 收藏 4 7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3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36.html[/size][/URL] 天际即将出现鱼肚白,一连穿入一片顶着积雪的树林,开始伪装和构筑野战工事,以应对天明后鬼子的侦查。此时身旁再没有兄弟部队经过,兵们都垂头丧气地干活,马易军受不了这种压抑,一伸手将路旁一颗挺拔的松树打得一震,紧接着积雪扑簌簌得掉落下来。 小四川转头愤怒得盯着马易军,石大田一把拉住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36.html


天际即将出现鱼肚白,一连穿入一片顶着积雪的树林,开始伪装和构筑野战工事,以应对天明后鬼子的侦查。此时身旁再没有兄弟部队经过,兵们都垂头丧气地干活,马易军受不了这种压抑,一伸手将路旁一颗挺拔的松树打得一震,紧接着积雪扑簌簌得掉落下来。

小四川转头愤怒得盯着马易军,石大田一把拉住他冰冷的手道:“你疯了?”

晁有宽气急败坏的跑来喝道:“我处分你。”说罢伸手抓住马易军后领往后一使力,反复几次后却没拉动,心中的火气也就降了下来,语气放缓道:“马易军,你也是经历过风雨的了,难道就你心里憋屈了,大家伙儿不憋屈?这白天的危险你又不是不知道,头顶上随时都有可能出现敌人的飞机,路边的一草一木都是咱们的最好掩护,无缘无故你打它干啥?”

马易军这一拳打出去,因冻伤而淤结肿胀的手便犹如火燎一般,只是被石大田抓着挣不脱。晁有宽的气急败坏很令马易军意外,以至于连手上的疼痛也有所减轻。

晁有宽向来是很随和的,今天却变得非常暴躁。马易军心里空落落的难受,倔强的拒绝着晁有宽的拉扯,直到他说出后面那番话才回过头来,用尽全力冲破压在喉咙上的郁结之气说道:“代连长,你就带我们回去吧,我要替死去的兄弟把帐算回来。”

晁有宽甩开抓住的手,对马易军的屁话嗤之以鼻,转头望着路旁的树林道:“吃了点东西又有力气了是不?你去,看看你这手,成什么样了,脚上也好不到哪里去吧?你再看看他们的手,让咱们上去,一个晚上下来,都给冻死在路边了,任务谁来完成?”说完也不再管马易军,径自转身走了。

石大田看着晁有宽走开,回头对马易军道:“你和他说这些干啥,咱们不舒服了还可以毫无保留的写在脸上,可他却得藏在心里,还得装得精神抖擞地忙里忙外,容易么?”

马易军面带愧色,正要低下头去,小四川一巴掌拍在他后脑勺上,骂道:“神经发够没有,龟儿子,一把好力气不干活,跑去打树子。”说罢又转头对不远处观望的三连的兵道:“看啥子,没见过西洋八景么?”

那人没好气道:“看现世宝,要得不嘛?”

小四川一听却来了兴致,追上两步道:“老乡哒嘛,你等倒,我问你点事。”

那人也是个老兵油子了,毫不领情道:“我晓得你要问啥子,你不用问我是哪搁哩,没得用得,我都出来五六年了。”

小四川迅速的换了张脸,回过头对马易军道:“看你这个青桩样子,站几干啥子,快点做活路。”

人往往就爱钻牛角尖,越钻就越将自己困在里面出不来。马易军这一拳却打出了意想不到的作用,经这一岔,连小四川、石大田等旁观者的注意力都被无意间分散了。一边干活,小四川便开始拿人调侃,一会儿说樊存辉想婆娘,一会子说赵德彰注定一辈子孤家寡人,很快又将众人注意力分散了,气氛不再那么死气沉沉。晁有宽见气氛活跃了些,也不失时机的给大家鼓鼓劲,可要恢复大家伙的斗志却显然不是那么容易的。

崔宇春待晁有宽走到自己身边时,问道:“代连长,你刚才发什么火呢?”

晁有宽微微一笑道:“咳,马易军那小子犯倔,我就说了他几句。”

崔宇春点头道:“这样啊,和那小子犯得着么。他打仗倒是把好手,就可惜那土匪习性改不掉,无组织无纪律惯了。”

晁有宽一想刚才的事儿也觉得在理,点头道:“我看也是,这小子还得好好锤炼锤炼。”

马易军却不知有人说他,心里的气出了也就安生了。就这样白天休息晚上行军,闷着脑袋走了两三日,心里却又生出疑惑来,便凑到小四川身边嘀咕道:“你说咱们这是要去哪儿,这都走了几天了,也没说个地方。”

小四川又哪里知道,不耐烦道:“反正不是去打仗,该你知道的自然会告诉你,不该你知道的问也没用。”

马易军听着来气,咽下口唾沫后又换上笑脸道:“我这不是怕被调回国去么,你说咱们都回头走了这几天了,要是被调回国去,咱们可就不能亲自替死去的兄弟报仇了。”

这话倒是说在了小四川心坎上,闷头往前行了一段后转身对马易军道:“走,咱们问问去。”

马易军喜出望外,赶紧掉头朝晁有宽那边走。走出两步又觉得不合适,赶紧站在路边干笑着让小四川走自己前面。

小四川向来是得理不饶人,停在马易军身边道:“你不是着急得很么,你走前面,你走,待会儿上前去就问,我也好沾点光听听。”

马易军尴尬得陪着笑脸道:“你人头熟,你去好些,你去好些,人家哪能告诉我呢。”

小四川将身上的衣服理了理,挺着胸脯边从马益军身边走过边打趣道:“行啊,你马易军嘴巴都便油滑了!”

马易军平日里说话少,出口的多是些浑话,都是凭本能反应张口便讲,这会子也就是灵光一闪才说了几句顺着人家的话来,被小四川一提起,哪里还能编出什么好听话来,只得继续装笑脸。待小四川从身边走过,才看见他上半身挺直,腿脚却有些不灵便,真是越看越滑稽,脸上便乐开了花。

小四川寻了晁有宽,也不说来意,却装作一副兴奋的样子问道:“代连长,听说咱们要回去了是不?这可好了,出来这些年了,还真想回家看看,就不晓得几时能有这个机会。”

马易军跟在小四川屁股后面,听他说出这种话来,心里是又急又气,暗道知人知面不知心,原来他想回去,却又总盼望着他不是说真的。

晁有宽将眼睛都快凑到小四川脑袋上看,然后摇头道:“给我来这套,看我老实是不?回去?没门。不过想上前线也不可能。”

小四川赶紧将话头接过道:“那咱们要去哪里?”

晁有宽将脸一板道:“考我反应是吧,再给我耍心眼,我就半点口风也不透给你。”

小四川一听有戏,嬉皮笑脸道:“看你说的哪些话,我和谁耍心眼也不跟你耍是不,你既然知道,也该早点告诉我们嘛。”

晁有宽道:“这事还没确定呢,咱们不是回国,但肯定要在后方休整,补充新兵。而且在后方也肯定是有任务的,不会像你想的那么轻松。”

马易军不以为然道:“后方能有什么任务,人家都在急着追赶鬼子呢,等咱们休整够了,鬼子都被人家赶下海喂王八了,咱们这一连的脸还怎么挣回来?”

晁有宽将身体略向后一仰,一本正经道:“谁说咱们丢脸了,不但没丢脸,还要记功呢。你以为你想上就上,新兵要补充,补充了还要形成战斗力。再说你怎么就知道后方没有任务,协助保障后勤,防止敌人渗透这些不是任务?”

小四川打蛇随棍上道:“那什么时候咱们能再到前线去,牺牲的兄弟都留在了那里,咱们总不能一直在后方窝着吧。”

说牺牲的兄弟晁有宽有些黯然,取下帽子抓扯了下头发道:“现在说这些还没个准呢,我又如何知道什么时候能去。”

马易军、小四川听罢也没有问的了,便转身一前一后走开。到下午时,命令也下来了,让部队在天亮前赶到前面一个叫咸兴的地方,将在那里暂作休整。

知道就半天路程了,兵们精神头也就起来了,毕竟有了个盼头,相比这没完没了的行军来说实在是莫大的幸福了。来了精神,行军速度自也快了许多,预计要加把劲才能在黎明前赶到的目的地方后半夜就到了。

部队在快到了时略微整了整队,既然是要在那里休整,必然会有人来接待。虽然大家的装备、衣服等破烂了不止一点,好歹也要拿出些精神头来。

当地的人民军也做了些准备,虽然不敢大张旗鼓,倒也摆出了还算过得去的迎接场面,只是当看到退下来的部队的模样儿时,脸上的热情明显是消褪了不少。

小四川心里很恼火,一边挺胸背的走着,一边自顾自嘀咕道:“龟儿子,要么就别弄,要么就搞得像样点,勾起了老子在国内的回忆,却又明显感觉在外边,狗日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