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自助餐那点事 我的疯狂举动让女服务员花容失色

大城市来的 收藏 15 26983

刘姥姥到底进了几次大观园,其实我已经忘了。但是两次应该是以上的。


我在这里当然不想考证刘姥姥到底进了几次大观园,我只想说,刘姥姥第一次进大观园的时候,是很被贾府上下嘲笑了一番的。刘姥姥第二次进大观园的时候有没有被人家当做乡巴佬嘲笑呢,可惜我还是忘了。


当然有一点我没有忘记,我第一次吃自助餐是在十来年前的一个夏天的一个下午的一点多两点不到的时候,一船人从香港坐船到澳门,进了饭店之后实在是饿死了,于是那副拿着个盘子吃自助餐的模样,让站在一旁的女服务员花容失色,一个人惊慌失措的站在边上说:太疯狂了!太疯狂了!


这个花容失色的女服务员虽然说话声音很低,但没有很疯狂地往盘子里盛食物并且还保留着一点文明人模样的鄙人还是清清楚楚地听到了女服务员的那惊慌失措的声音。我虽然自始至终没有没有疯狂地盛食物,没有疯狂地吃东西,也没有疯狂地剩食物,但是我还是觉得很羞愧。因为我就是那个疯狂的场面的一个构成者。


这也就是说,乡巴佬就是乡巴佬,在别人眼里,你再怎么装嫩,你最多也就是一个半老徐娘而已。也就是刘姥姥总归是刘姥姥,刘姥姥不可能成为林妹妹的。如同焦大总归是焦大,所以满嘴喷粪的焦大永远不可能成为宝哥哥的。


所以不管我吃几次自助餐,我只能还是一个乡巴佬。


这两天,三分之二以上的家庭成员有自己吃晚饭的所在,剩下一个乡巴佬成了孤家寡人,只好自己一个人弄点什么吃的来填肚子。像昨天,已经没有自助餐券了,只好做面条吃,可等到打好了两个蛋的时候,发现家里已经没有面条了。幸亏在冰箱里面找到一点剩下的速冻饺子,总算还能对付一顿。


当然,有自助餐券也未必是一件好事。前天晚上平生第二次去吃自助餐前,两位家长还特意打电话过来说,去了以后一定要去吃三文鱼。以为这个东西贵,更对得起那张券。


进门的时候,因为是上帝来了,所以无论是门童还是女服务员,脸上都开满了春天鲜花般灿烂的笑容。给了券之后,有风情万种袅袅婷婷的屁股在前面引路。而看上去,在这个小县城里号称四星级宾馆的自助餐厅里,似乎生意兴隆,食客盈门。


为了对得起这张券,所以尽可能在盘子里让品种丰富点。有两小片牛肉,两小片冷牛排,一点豆,一小节青瓜,两只虾,半只蟹,两只水晶饺子,一个扇贝,两块三文鱼,两小片豆腐干,好像还有两只寿司。


或许是因为老在电影里听到“披萨”这个名词,或许是因为乡巴佬式的好奇,再加上盘子里也并没山高水长的景象,所以再让人家做了个披萨饼。


可惜,从吃两小片牛肉开始,就觉得那个披萨多点了,觉得可能吃不完。因为盘中的这一些食物,不是冷的,就是干的,即使是那三文鱼,何尝有清蒸鲫鱼的味道呢?在一只雌蚊子的陪伴下,等到吃完了盘中所有的一切食物,才发觉还不如两只水晶饺子更温暖自己的胃口呢。


幸亏等一个披萨饼要等十五分钟的时间,在吃完了盘中餐之后,倒了半杯西瓜汁,就觉得这半杯西瓜汁的味道可能远胜于红酒吧?当我在吃披萨饼的时候,我很怀疑西方人是不是仍然处于进化途中呢?


刘姥姥吃完了自助餐的时候,我想她一定会感叹说:虽然牙口不行了,即使弄点剩下的冷饭,就点儿干菜,喝点了干菜汤,也不来吃自助餐了。


等到要离开餐厅的时候,结账的柜台前有点吵。以为那个迎过来的服务员是在欢送自己呢,没曾想是让自己去买单。告诉她刚才已经给了一张券了,这个很认真的服务员又叫人去了,并且旁边又出现了一个身材更加魁梧的女服务员,等到把那一个领班模样的人叫来,又重复一边刚才的话之后,那个领班模样的女服务员大约记起来了,于是三个人一个劲儿的说着“对不起”、“不好意思”、“请慢走”诸如此类的话。


看着眼前这三位无论是相貌还是身材都在中下的女服务员,终于没有把“要是你们以为我没有给过券,我是不是一点办法也没有,还得再付一次款?”这一句话说出口。因为,要是这话是对漂亮的女服务员说的,人家可能有机会找个人去撒撒娇,而对于眼前的这三位,我要是这样说了,人家大约只有一个人背地里抹眼泪去了。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