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大师自揭在官场中看风水内幕 官员对其言听计从

森森野狼 收藏 0 65

近年来,部分领导干部理想信念动摇,精神空虚,脑子中弥漫着迷信思想和风水意识,一经风水先生指点,什么荒唐事都能干得出来。刘鸿吾(化名)就是一名周旋在这类官员身边的风水先生,观面相、卜官运、看风水,甚至帮着规划城市建设,被当地官员奉为座上宾,尊称为“刘大师”。最近,他向半月谈记者揭露了某些领导干部笃信风水的荒唐之举。


我从事这行已有20个年头了,以前主要给人看看阴宅、算算命、指点下前程,仅能养家糊口。没想到这几年风水突然热了起来,尤其是在一些官员和企业老板圈子里。别看有的领导经常在公开场合一本正经地谈理想、信仰什么的,私底下却对风水很痴迷,见到我毕恭毕敬,一口一个“大师”地叫着,对我可以说是言听计从。


其实,我在当地小有名气还多亏了一个领导的关照。前些年,他在乡里当一把手。有一个我认识的企业老板想巴结他,便把我介绍给这个领导看手相,一来二去就混熟了。有一次,领导单独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里,关上门,很不自然地问:老刘啊,我在这个位置上呆了七八年了,你给我算算啥时候能动动啊。我掐指一算说,不出3个月,准能官升一级。说来也巧,不到半年,他果然被提拔到县委组织部当部长。此后,这个领导对我佩服得五体投地,经常邀请我参加他的私人聚会,因而结识了不少官员,我的“神通”也就慢慢传开了。


在我接触的一些官员中,有不少是局长、镇长、书记啥的,他们看上去很风光,其实脑子里很空虚,聚在一起,基本不谈工作,最关心各自的前程。有的在一个位子上干得久了,想得到提拔,会找我占卜官运;有的刚刚提拔,也会找到我,问问何时能再上一个新台阶;还有的官场不顺,会请我去他家的祖坟看风水,指点迷津。幸好那位当组织部长的领导私下里时不时给我透*人事安排上的消息,再结合我的分析判断,经常能说到点子上,让那些急于想得到提拔重用的干部很受用。帮人“抬轿子”的事我愿效劳,伤天害理的事我可不干。有的干部为了升迁,可以说是机关算尽、不择手段。有一次,某局副局长为了排挤与他竞争局长位子的对手,竟愿花一万元钱让我用巫术“诅咒”对方。我不愿干,可又不敢得罪这个副局长,于是推脱说身体不适,发不了功,最后不了了之。


这几年干这行我挣了些钱,但基本上都不是官员自己掏腰包,而是围着他们转的老板“埋单”,一次少则1000元,多的时候可达3000~5000元。其实最挣钱的还不是占卜官运,而是参与建筑设计甚至是城市规划。因为在当地有了些名气,再加上有那位领导罩着,我担任了县周易学会的副理事长。于是经常以学会的名义参加县里各类建筑的规划设计。一些有实权的局、委、办要盖办公楼,特别迷信风水,常请我去拿主意,我便从中收取咨询费,一般1万~2万元。还有单位干脆与我们学会签订合同,一年提供5万元咨询费,有关风水的事随叫随到。前几年,县里建人民广场,广场上耸立的标志性建筑——8根盘龙石柱,其实就是按照县重要领导的生辰八字设计的。近两年,县里规划新区,我担任了顾问,县财政局一次性划拨了8万元给我们学会,名头是规划设计费。


随着名气越来越大,周边的市县也经常请我去看风水,省里我也常去。有一次,一个老板朋友带我到省会一家很豪华的宾馆去给人相面,并且很神秘地提醒我:只看相,少说话。一见此人,我不由一愣,这不是经常在电视上看到的一位领导吗?但我不敢点破,怕犯了忌。看的过程中,我自然是拣着好听的话说,让这位领导很满意。


形形色色的领导干部见了不少,最让我感到荒唐的是个别有问题的干部竟然想通过看风水“逢凶化吉”。前一段时间,有一个干部偷偷找到我,“扑通”跪倒在地,连声说:“大师,救命啊!”原来,他这两年利用职务之便,接受了相当数额的贿赂,心里一直忐忑不安,最近听到有人举报的风声,害怕东窗事发,便找到我想方设法“消灾”。这个活我可不敢接,于是劝他还是主动向有关部门交代,以求宽大处理。听没听我的劝我不知道,后来听说他锒铛入狱,受到了应有的惩罚。在这里,我要奉劝那些腐败干部,看风水抹不掉污点和劣迹,还是那句话说得好:莫伸手,伸手必被捉!


看得出来,“刘大师”是一名良心尚未泯灭的风水先生,他揭露了时下一些地方干部信奉风水的种种丑态。其实,某些官员笃信风水,与风水本身关系并不大。对上级的盲从、对风水的盲信、对权力与金钱的盲目追逐,严重扭曲了他们的人生观、价值观:心灵无处安顿、精神无所寄托,对于手中掌握的公共权力该如何行使,也就失去了方向感和使命感。真是糊涂可悲!奉劝这些同志赶紧迷途知返。作为领导干部,“民众的诉求与福祉”才是心中最大的追求,也应当是一切的精神寄托所。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