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无孔不入的刑警大队长

骁之父 收藏 1 3370
导读:“做刑警,你必须像水一样,像平静的水一样,静,又无孔不入;而当真正需要行动起来的时候,这个水就是海啸,威势如万马奔腾泰山压顶,一下子搞定。”这是佛山公安局南海分局刑侦大队大队长梁智聪的座右铭。 1967年出生于南海平洲的梁智聪,一条水道从他家门口蜿蜒而过。水,对他有着发自生命体内的意义。把这种意义运用到刑警的职业上,他的叙述是这样的:“在现场,众人喧嚣之际,你必须静下来,像水一样,无孔不入,去多观察一点,多分析一点,找到案件的方向和关键所在。” 梁智聪爱以水来自况,毕竟除了平静和无孔不入之外,水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做刑警,你必须像水一样,像平静的水一样,静,又无孔不入;而当真正需要行动起来的时候,这个水就是海啸,威势如万马奔腾泰山压顶,一下子搞定。”这是佛山公安局南海分局刑侦大队大队长梁智聪的座右铭


1967年出生于南海平洲的梁智聪,一条水道从他家门口蜿蜒而过。水,对他有着发自生命体内的意义。把这种意义运用到刑警的职业上,他的叙述是这样的:“在现场,众人喧嚣之际,你必须静下来,像水一样,无孔不入,去多观察一点,多分析一点,找到案件的方向和关键所在。”


梁智聪爱以水来自况,毕竟除了平静和无孔不入之外,水还代表了无坚不摧的伟力,在这里,他使用了“海啸”这样一个名字来形容,就如他练了十几年的太极。


事实上,除了“水”以外,他还兼有“火”的特性。队里100多名兄弟的生日,他都记得,每个人生日的时候,他的短信肯定这样写:“XX兄弟,辛苦了,生日快乐。”他让他的兄弟感到热情如火。



电光石火中 刀下救人质



今年3月15日上午11点多,南海里水镇河村雄莲网吧,一场劫持人质案发生。劫持人质的男子周X溪曾在该网吧工作,因为骚扰另一女员工汪某去年被网吧辞退。周本来想找汪某报复,谁知汪不在,于是劫持了收银员小文。


谈判专家打通了汪某电话,让周接听,但周要见汪某本人。警察给周递水、递烟,搬椅子让他坐,周一概拒绝。民警找来周的堂兄帮忙劝告,周也不理睬。


“当时南海公安分局正在里水开一个会,下午2点钟会开完了,有个副大队长告诉我说‘还在对峙’,”梁智聪回忆,“我决定过去看看。”


事后梁智聪回忆,自己去的时候,已经下定了决心,一定要把案子拿下来。梁智聪说,去现场前必须要有决心,因为没有决心就没有气势,会导致力气都好像被抽离了。


到现场一看,他的信心上来了:周和小文在网吧柜台里,两人背后是一道门,而谈判人员正在柜台外。周一手抓住门口,一手把刀架在小文脖子上。而其中最关键的是,有很多民警都在柜台外面走动,那里离他最近,但周没有警觉。


“当时已经3个多小时了,周的注意力不会很集中了。”梁回忆,“当时自己很有信心。”事实上,警方已经尝试了很多软方法,但没有用。强攻也考虑过,但放弃了;使用狙击手击毙劫持者?事情还没有到那个程度。


梁智聪装做东摸西摸的样子,慢慢靠近。他必须要完成两步:第一是要走到柜台里的那道门边,第二是要趁周某不注意时动手。


靠近柜台里门口的狭小通道,对于需要精巧计算到零点几秒的动手时间的梁智聪,无异于漫漫征途:前进的通道上,一台饮水机挡住了路,“必须绕过饮水机去拿他的刀”。这是决定整个行动的关键所在。“绕过去需要多长时间,他警觉到用刀砍那个女的又需要多长时间,我必须计算好。”梁智聪表示。


经过精巧计算之后,梁智聪觉得趁周不注意时,拿掉他的手中刀只需要零点几秒,而周发现梁的进攻后割向小文脖子的时间需要一秒多。计划好后,梁走到柜台里靠近门口,仿佛不经意地拿起一个本子随便翻。而周某也没有把心思放到梁的身上。


十来秒之后,梁智聪注意到周的眼光转向另一边,马上意识到时机来了,他一个“三脚马”蹿过去,只花了零点几秒,行动成功!


梁智聪说,如果按照电影的分解动作来看,他首先是一手化掌为刀斩向周持刀的手,顺势一带,把周持刀的手从小文脖子上搭下来带到自己一侧,当周的刀滑向自己时,自己另一个脚向前一步,右掌同时击出打向周的脸。周应声倒下,梁紧随而上,托周的手,刀随之掉在地下。


这一连串动作必须有100%的把握。事实上,要是控制不好,人质死了或者伤了,上去的警察就要负责任,谁敢冒这个险?“我分析过,需要多少秒,因此就不怕,”而动的时候,“就不能静了,必须像海啸那样。”他补充说。



“一到命案现场就有感觉”



在南海警界,梁智聪被称为“命案克星”,而南海去年的命案破案率达92%。


“我去到现场就有感觉,杀人案什么案,一去到就马上知道是怎么回事,是为财为情还是报复之类。对刑警来说,观察能力,分析能力,这两方面很重要。”梁智聪解释道。


4月6日的南海九江中学,梁智聪带着队员来到了这里。而在早一天,九江中学发生的一场命案,把整个校园卷入了风暴之中:在学校内的山上防空洞里,一名女学生被害。


南海刑警当晚就去到现场进行各方面的调查取证,但一直没有线索。


第二天,梁智聪带人前往九江中学。他看到了那座平时人迹罕至的山,爬了上去。


“这个山岗这么高,晚上一个女孩没有道理随随便便上山。”梁的第一感觉:如果她是被劫持上山的,必须经过几个教室门口,教室里有学生,她要叫喊自然有人发现。


梁智聪问学校的人,这个女生有没有谈恋爱。对方回答说没有。第二个问题:这个女生有没有熟悉的男孩子。学校的人回答说有一个,是她喜欢对方而对方不喜欢她。


“一个女生,别人叫她上山她可能不会上来,这种男孩子叫她上山,她可能会上去。”梁智聪做出了判断。


事实上,在前一天晚上,该男生曾经被警方调查过,但该男生没有表现出什么异样。


梁智聪马上到学校叫老师把那个男同学叫出来。“事实上,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案子我已经推出来了,”他告诉记者,“但推出来是一回事,拿到证据又是另外一回事。”


那个男生非常平静,梁智聪决定和他玩心理战,他设置了八个心理关让对方去闯,“他闯得过他就厉害,闯不过前七关,他就要栽了,”事实上,带到派出所做了其他警方的必要程序性工作后,不到5分钟,对方就承认了。


男生说,被杀的女生在Q Q说他坏话,他很生气。事发那天是星期天,男生买了两把刀,晚上回到学校,他约那女的到山上谈点事,结果,俩人吵起来,他就捅死她了。女孩身上有3万多元钱是收回来准备上缴的班费,男的把那3万元钱藏在山上的沙土里,把手机之类的随身物品都拿走,造成劫财的假象。



大队长任上用尽十八般武艺




梁智聪说,在刑警大队长任上,生命像火焰一样燃烧,“什么样案件都要有处理的水平,不只是面对命案,黑社会性质组织案件,什么案件,我全部要管,十八般武艺样样都会才行。”


这也成为了他目前日常的工作状态,作为指挥员,他并非像原来那样事事冲在最前面,但“急难险重的,肯定冲在最前面”,而工作惯性和角色设定的他,主要在于“怎么分析如何搞好,提高凝聚力和战斗力,如何调整那个打击的策略,如何迎合现在高科技,如何根据情报系统来打击犯罪”成了他日常所想。


“犯罪都用高科技,我不用高科技怎么能行?”他反问记者。


事实上,南海本身的庞大经济总量,自然吸引到很多的犯罪势力进入,况且它还处于交通要冲上。而今年面临的一个任务是,广州亚运会在即,打击力度加大,必然导致犯罪团伙流向周边地区,“从南海来看,有几个镇和广州交界,他们肯定过来找吃的,我们应该怎么防?”


梁智聪说,“整个南海刑警的战斗力还是可以的”。对于南海的刑侦方向,梁介绍,分局党委几年以前就定下来,必须将传统的侦查模式结合高科技,大量的调查走访和情报信息的结合,“这个方向必须走”,为此,在利用视频和网络信息作战,各种数据、信息相互印证,成为了南海刑警练兵的首要的功能模块。


除了面上的外,梁的十八般武艺还指向个案,除了命案之外,枪案、放火的、爆炸案等五大类案件,如何侦破,他们形成了自己的一套模式,而其他大量的“偷抢机动车”、“抢劫抢夺”、“入屋入室”等案件,除了抓大要案之外,主要打团伙、抓串并案件为主。


而黑社会性质组织案件也是梁花脑筋最多的地方。去年到今年,南海打掉有史以来的两个黑社会性质组织。


“打黑社会性质组织不是难在打,而是难在定它的黑社会性质,和其他恶势力团伙没有组织、没有分工的情况不一样,打击黑社会性质组织必须先秘密摸查,时机成熟特别强调要一网打尽,必须自己亲力亲为,统筹好,不能抓一个之后另外的就跑了”,他介绍,“此外,抓完后必须立即组织取证”。


他每次都是自己带队秘密摸查,打掉大沥跨省物流行业等涉黑团伙时,他按照自己的战法,一击即中。


每个下属的生日他都记得


“你怎么做,你的下属在看着,他们就会怎么做。”在南海刑警大队长任上已达9年的他,这是他的肺腑之言。


他的大队有100多名刑警,8个中队,负责南海的全部刑事和治安案件,除此以外,南海还有18个派出所,1200多名刑警,那些都需要他们的业务指导。


事实上,南海大案要案多,领导非常关注,有不少从公安部到省公安厅的批示,“兄弟们干活必须拿出东西来,而这些东西必须经得起检察院法院的检验,”南海警方人士如此介绍。


对于这一点,梁智聪觉得很骄傲,“整个大队从领导到兵,都很团结,大家冲锋陷阵,都很勇敢。”


南海一位刑警告诉记者,平时兄弟们有困难的时候,就记得找梁智聪。对这一点,梁解释:“自己作为领导,认识的人多一些,比如说有兄弟的老婆没工作,我得帮忙去找;而哪位兄弟家里有人病了,我得上门慰问”。


他解释,不只他,所有大队领导都这样做。“这个东西有样学样,有什么样的领导就有什么样的兵,兵就看领导。”他解释。


在他的逻辑里,作为领导首先要关心手下,“你不关心他,经常骂他,那是没得做的。”他总结。他把全大队100多个弟兄的生日全部记下,每当任何一个人过生日的时候,梁肯定会发短信给他,“xx兄弟,你辛苦了,祝你生日快乐。”这种做法他持续了好几年。“你对他好,他就服你,听你的。”他解释。


除了对下属好之外,他认为自己必须不断修炼自己,自己必须有水平,“要是带队出去干活还要问弟兄怎么干,谁服你?”


“为什么有那么大动力?就是想做一个好警察,一想到受害者或受害者家属的愁苦面容,就想要替他们讨回公道,”梁智聪如是说。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