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传》一部欺世盗“名”之作

zhangzizhong1940 收藏 13 2812

水浒传做为四大名著其中的一部,在几百年的流传中已经深深的烙印在人民大众的心里。水浒一百单八将的英雄形像及事迹也成为人们在茶余饭后争相谈论的对象。许多英雄如:鲁智深、武松、林冲、李逵……更成为家喻户晓的人物,并且拥有相当多的“粉丝群”。但是施耐庵罗贯中续写的这套“名著”在几经研读之后,越来越令人感到遗憾和不足。甚至认为其“四大名著”的地位实有待更定。

首先,水浒英雄故事的成因并非施老先生的首创,因为在宋朝时梁山事迹就在一部名为《大宋宣和遗事》的书中有记载。当时民间对于梁山好汉的故事也有流传,直至元朝时说唱艺术的开始,更为这些故事的开发创新提供了机会。到明朝施耐庵开始策划书写时,其实早已成为了一个“素材群”,所不同的是,施老只有在这个“素材群”中加工整理,添枝加叶,妙笔生花而已。-----当然,我不是在贬低作者的为人,低看作者的水平,因为作家都是在这种类似情况下开始创作的,所谓“天下文章一大抄,看你会抄不会抄”。故事的框架及人物还是要相当费时费力的,百十位有血有肉的好汉描写的活灵活现,还是要有一定的水平的。但是纵观全书内容,有两个词一直在我脑海中翻腾且另我迷惑:“英雄”乎!“贼寇”乎!深刻的阅读之后更让自已吃惊!这其实就是描写了一帮“贼”,描写了一帮几乎是无恶不做的“贼”。它的许多人物就和今天大街上的地痞、恶棍、却匪、强盗是一样的。难怪有一部书是反水浒的著作----叫做《荡寇志》。

张顺、张横兄弟一个是卖鱼者中的渔霸,一个是浔阳江中的水贼。孔明、孔亮兄弟俱是土豪恶霸,且为害一方。张青、孙二娘夫妇是开野店干“人肉叉烧包”的。孙新、顾大嫂两口子业余放赌。邹渊、邹闰兄弟本就是杀人放火的山贼。至于施恩其实就是快活林的一个“黑社会老大”,谁在快活林生存也要交保护费。武松也只不过是他“恩养”下的一个“打手”而已,最后这名“打手”也因为杀人太多而“跑路”了。还有更多的人,不是杀过人,就是越过货,要么本身就是山上的贼,路边的盗,水里的寇……总之。滴水汇成大江,行行色色的“渣滓”最终还是“聚众”梁山了。当然这里面也不乏好出身的人,可是他们最终还是从了贼了。有捕盗官本来是来杀贼的却陷身梁山而成为了“贼”如:秦明、呼延灼、关胜……有不得已被千方百计算计上山的如:徐宁、卢俊义、朱仝……这就表明了山贼的一个特点“劫掠人口”。你细看一下这一百单八人有三分之二的彻头彻尾是贼寇,所干杀人放火、偷盗、劫掠……好在还没有“花贼”,只有一个好色的王英还让宋江给弄了个即漂亮又狠辣的“一丈青”给看护起来了,否则的话,真就成了一帮无恶不作的贼了。

水浒有一句口号“替天行道”可以看出这是一句政治口号,还有“杀富济贫”。但是杀富是杀了,济贫却没有。攻州打县的那些金银粮食可不少啊!但是一次也没有赈济给当地的穷苦百姓,全部是搬运上山“以供山寨之用”。反而给被攻的州县留下千万具军少民多的尸体,千百间烧毁坍塌的民房。

在“霹雳火夜走瓦砾场”一章节中,为了使秦明上山定下了空前绝后的毒计。导致秦明的全家被杀,城外百姓无辜被屠,数百间房屋被烧为一片白地。还有为了使朱仝上山,指使李逵拐带并斧劈了年幼的小衙内。赚取卢俊义上山时更恶毒不过,坑、蒙、拐、骗、用尽,好端端一个太平士绅被逼做了强盗二头子。还有为了让宋大头子 上一回东京消遣消遣,几乎要全伙出动闹了东京……这条条桩桩哪一点体现了英雄好汉的“替天行道”呢?

水浒中有位好汉李逵,人们都喜欢这个憨直、粗鲁的黑旋风,但是那份喜欢其实是隐蔽了许多东西的。水浒原作中,你再仔细看一看,还可爱吗?天生就是一个贼种,杀人如同游戏一般,还动不动吃上回人肉,打仗时赤身上阵,杀的性起时,自已人也抡斧子猛砍猛剁。这是人吗?这简直就是一个杀人机器嘛!我们所了解的“李逵”是评书、影视剧、或连环画中的形象,是经过加工包装了的。文艺工作者在人物塑造上是不会暴露其丑恶一面的。但是施老您呢?您这部水浒传的初衷是要创作出一批可爱的英雄呢?还是可恨的强盗呢?

1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