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27名公安机关、派出所领导被聘任为医院的安保工作副院长。这些警察副院长“不占职数、不拿待遇,履行职责。警察在履职的过程中要保持中立,做好医患之间沟通的桥梁,妥善处理双方的关系。”沈阳市卫生局、公安局称,此举将进一步增强广大医务人员和患者的安全感。 (7月4日 中国青年报)


沈阳市公安局“不占职数、不拿待遇”的声明,显然是想告诉人们,警察所担任的副院长其实只是一个虚名,并非赤裸裸的权力寻租。虽然在中国目前的社会环境下,要人们相信警察去医院挂名副院长不沾任何利益,实在比较困难。但如果仅仅是为了谋取私利,沈阳市公安局完全可以采取更“聪明”的方式,私下和医院达成协议,而没有必要以聘任的方式公之于众。所以,至少沈阳市公安局内部是确信,“警察副院长”有利于做好医院治安防范工作。


与此对应,任何有常识的公众却都明白,维护社会秩序是警方的职责,不担任副院长一样可以履行职责。那这个“警察副院长”还有什么诞生的理由呢?我们不妨做一些推测,医院需要警察副院长无非有两个原因:一是以往医院发生医患纠纷的时候,警察总是不能及时出现;二是警察虽然及时出现,但是在具体处理时没有偏袒医院一方。正如前文所述,如果是第二种情况,相信医院和公安局双方更愿意选择私下交易。所以,“警察副院长”的诞生或许只是一个新的激励机制,保证警察及时出现在医院的纠纷现场。


这个新激励模式的诞生,或许说明常规的激励机制已经开始失效,无法保证警察完成自己的份内工作。就以医院来举例,当医院纠纷发生,警察不及时出警会被惩处么?如果没有严厉的惩处淘汰机制,正常的激励机制一定会失效,因为去不去都一样么。应运而生的“警察副院长”,是在给警察们划山头、分场子。用通俗的语言来说,其实就是警察给医院这样的场子当“保镖”,这是一个很江湖化的治理模式。本该维护整个社会治安的警察,被具体化到一个个场子。这样的治理模式,即使警察可以保证中立,保证医患双方的和谐。但是医院之外,无法划分的那些场子,谁来保证治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