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闲话王琦的青幽之战

上校新兵 收藏 12 665
导读: 书 名:《梦想三国志》 作 者:HappyCat 铁血书库链接:[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2007.html[/url] 自打从100年后穿越到东汉末年的汉灵帝光和三年(公元180年)后,王琦在赵云等一众武将谋臣、能工巧匠的辅助下,在少数民族拓拔鲜卑大首领轲比能的精心配合下,对出巡邺城的冀州牧韩馥是极尽威逼利诱之手法,终于于汉灵帝光和五年(公元182年)十二月,从韩馥手上得到了冀州牧的印信,将冀州纳入了自己的囊中。 韩馥的冀州,包含了勃海郡、乐陵国


书 名:《梦想三国志》 作 者:HappyCat

铁血书库链接:http://book.tiexue.net/Book_12007.html

自打从100年后穿越到东汉末年的汉灵帝光和三年(公元180年)后,王琦在赵云等一众武将谋臣、能工巧匠的辅助下,在少数民族拓拔鲜卑大首领轲比能的精心配合下,对出巡邺城的冀州牧韩馥是极尽威逼利诱之手法,终于于汉灵帝光和五年(公元182年)十二月,从韩馥手上得到了冀州牧的印信,将冀州纳入了自己的囊中。

韩馥的冀州,包含了勃海郡、乐陵国、平原郡、清河郡、阳平郡、魏郡、安平郡、河间郡、广平郡、常山郡、赵国、中山国、巨鹿郡等13郡、国,地域也还算是比较辽阔的了,但这点地域,对于胸怀大志、志在一统天下的王琦眼里,也实在是太小了,于是乎,王琦同志在听了沮授同志的“四州论”之后,就把眼睛盯上青、幽二州。

有人想打瞌睡,就有人送枕头。就在王琦等一干人盯上青幽二州的时候,黄巾军的两位大方首领聂胜与程远志就非常默契地率部攻打二州,而且打得青幽二州是大乱一番,为王琦拿下青幽二州可以说是立下了汗马功劳。

青州,上古为东夷之地,东汉时辖济南、齐、乐安、北海、城阳、东莱等郡、国,地接冀州平原郡高唐县(一说平原郡也属其治下,本书评暂以大猫书中属地为准,如果有误,请砖拍大猫,嘿嘿)。青州牧龚景(历史上应该是田楷,龚景为青州太守,估计这里也是大猫给龚景“安排”的,就像杨修被他“安排”为常山太守一样的)被聂胜部给围在了州城临淄,没有办法,自己手下的郡、国,不是被黄巾军占领,就是自身难保,于是就只好向冀州求救。王琦本就想把自己的势力扩大到青幽二州,现在青州主动告急,当然,王琦同志肯定是不会拒绝这种出兵机会的。于是,“凤凰军团”组织了三路大军,以张郃、赵云、高顺为兵团司令,经三个方向向青州推进。

本来吧,冀州大军进入青州地界后,还是一路厮杀去为青州的城池解围的,但在以张郃为司令的第二兵团进攻青州要地历城县时,让王琦的战略战术发生了转变。在第二兵团进攻历城县时,没有想到驻守历城的5000黄巾军整死不投降,而且还顽强抵抗,让王琦的第二兵团遭受了巨大的损失。城破后,黄巾军仍拼命抵抗,“王琦一怒之下,把2000多名黄巾俘虏一律坑杀”。此一路的损失,那是让王琦非常之心痛,毕竟这军队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训练出来的,于是,在临淄城外时,王琦就来了个围而不打,只派萧风的特种部队对聂胜的营寨进行骚扰性袭击,目的就两个,一是想不战而屈人之兵,因为前面已经有了成功的先例:历城的杀俘动作,威摄性太强,让东平陵的黄巾军守军将领不战而降;二是想让聂胜的黄巾军继续与龚景的青州军交战,消耗青州兵马与粮草,自己到时好得渔翁之利。

不战而屈人之兵,在《孙子兵法》中,乃上上乘之作。王琦为了达到这一目的,先是派了一个投降的黄巾军去送劝降书,没有想到,聂胜不顾同袍之情,不问青红皂白,就把送信的人给杀了,一下子让王琦找到了突破口:你不是连送信的人都杀吧,我就一直给你送劝降信,看你能杀多少人?于是乎,王琦就“不怀好意”地三天两头的不断地派已投降的黄巾军俘虏送信给聂胜,聂胜是来而不拒,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最后竟然被王琦整到了是每次送信的人达到了1000人之众,连续送了三次,派了3000人过去,让聂胜杀得是烦不甚烦,而被杀都是王琦不看好的、需要自己供养的老弱病残些黄巾俘虏,正好借聂胜的刀帮自己把问题给解决了(由此可见王琦的心有好黑哈,嘿嘿,不过,心不黑的人,也成不了大事的,所谓“成大事不拘小节”指的就是这个吧);聂胜杀到是杀得痛快,只是他没有想到他这一开杀戒,就杀得来是手下的弟兄伙些心寒呀,为啥?就因为这被杀之人,在几天前都和他们是一个战壕里的战友,聂胜这般杀光法,说不定明天就会杀到自己的头上得嘛,于是乎,黄巾众将就开始与聂胜离心离德了。王琦的第一个目的应该说是达到了,这凡事都怕内讧呀,上下都不一心了,剩下的事就好对付了,而且通过这件事,还给世人留下一个“王琦王大人有好生之德”的名声,是嘛,我不想让更多的人战死,为避免伤亡,接二连三地派人来劝降你聂胜,你聂胜自己不听劝,要杀信使,我已经是仁至义尽,最后要杀你,也是你自己找的。

聂胜在一边帮王琦树“好生之德”名声的同时,一边加强了对临淄城的进攻,继续为王琦帮忙消耗青州的兵马与粮草,也一边消耗自己的粮草。等青州兵马与黄巾军的粮草消耗得差不多的时候,王琦这个时候出手了,把“吃饱肚子的降卒组织起来,举着盾牌,跑到黄巾军大营外高喊劝降”。这吃饱了的人在外面喊,饿起的人啷个受得了嘛?于是黄巾军营内是“议论纷纷,军心浮动”,让聂胜根本就控制不住,拿刀一砍吧,不砍还好,这一砍,轰,就跑了一大片去投降冀州兵了,一伙跑得来就只剩下了聂胜和他的几个亲兵了,这仗还用打了吗?不用了,王琦直接找人把聂胜的人头给砍下来示众就是了。

临淄城解了围,青州牧龚景当然就得来见王琦了噻,虽然不能尽地主之谊(也没有办法尽地主之谊,能吃的都已经吃光了),那也得来感谢一下。于是龚景来到了王琦的大营表示感谢,顺便也借点粮草,毕竟这城里的人还需要吃饭的。可王琦和赵云来了个双簧:没有粮草可借,但是可以请龚使君吃一顿大餐。龚景可能也没有打得过掉来,也许是因为饿得太久的缘故,反正想都没有去深想,就座到宴席上去大吃大喝去了。龚景在那边大吃大喝,王琦就在外面给他下套了:派人在城外搭起帐篷招兵买马了,凡来投冀州军的,管饭。等龚景从酒梦中醒来的时候,王琦的谈判专家郭嘉郭奉孝上门了,不为别的,就要那颗青州牧的印信。在一番威逼利诱之后,龚景也没有办法,只好乖乖地献出了印信,为自己留下一条可保荣华宝贵和平安之路,毕竟四处都有黄巾,如果让黄巾军把城给夺了,可能连命都还保不住的。

就这样,王琦的“凤凰军团”虽然付出了一定的伤亡,但可是一举两得:灭了聂胜这一方造反的黄巾军,又这样轻松地让龚景自觉自愿地把青州让给了自己,这也算是兵不血刃又打下了一片江山吧。

青州的问题解决了,接下来,当然就是幽州的事了。

古之幽州,其范围大至包括今河北北部及辽宁一带。周武王平殷,封召公于幽州故地,号燕。战国时,燕与其他六国并为七雄。秦始皇灭燕,在燕地置渔阳、上谷、右北平、辽西、辽东等郡。汉高祖时分上谷置涿郡;此外又设燕国。汉武帝设幽州刺史部,部刺燕地诸郡国。武帝开边,置玄菟、乐浪等郡,亦属幽州。东汉时,辖渔阳、代郡、上古、范阳、北平、昌黎、辽东、辽西、玄菟、乐浪、带方、燕国等十一郡、国。地盘也不小的。

幽州刺史刘虞(?—公元193年),字伯安,东海郯县(今浙江嵊县)人,东海恭王之后,乃汉室宗亲、汉末名臣。为官清廉,“虽为上公,天性节约,敝衣绳履,食无兼肉”,与当时东汉官僚穷奢极欲的腐朽作风截然不同,在任期间“务存宽政,劝督农植,开上谷胡市之利,通渔阳盐铁之饶”,重点发展农业、养蚕业,利用上谷郡与匈奴、扶余、鲜卑等民族进行边境贸易,开采渔阳郡丰富的盐、铁资源,使幽州成为当时最为富裕的地区之一,深受百姓、士人爱戴。如果是在和平时期,可能刘虞同志还能有所作为,可惜他生在那个朝代,太不幸了。

虽然王琦把眼光盯住了幽州,但也不敢明目张胆地派“凤凰军团”打过去吧,毕竟他现在还不想把动静整得太大了。但就在这个时候,有人出面来帮他来了,谁呀?黄巾军程远志、白马义公孙瓒和邹靖这三位。

在刘虞的地盘里,在冀州撞了墙的程远志带着一大方的黄巾军来捣乱来了。虽然刘虞非常能干,可惜在军事上却只能依重公孙瓒,整得来公孙瓒都有点漂漂然,不知道自己有几年几两自大起来了。在中国的历史上,凡是这样有点功高震主的人,一般来讲,都是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的,很自然,在刘虞的身边就有人看不顺眼公孙先生了,比如说和公池瓒共掌军事的邹靖先生,这刘虞耳根子也软,经不起几说,就把公池瓒给甩一边去了,先把这公孙瓒给气跑了。公池瓒气之下,带着自己的人马走了不说,还自己给自己封了个“幽州牧”,同样设立了一套管理班子,和刘虞唱起了对台戏;公小瓒这一闹腾,让刘虞想起了某人的不是,回过头来一骂,得,又把邹靖给得罪了,完了,这位仁兄也跑了,而且也像公孙瓒那样,也自封为“幽州牧”,这下一州里出了三牧,已经够闹热的了,那位最先闹事的程远志这个时候也冒了出来,也自己给自己封了个“幽州牧”。

王琦一看这形势,马上就开始了上层攻关。第一个攻关的对象是权宦左丰,初次见面的时候,就送上了一套瓷器(主要是当时只有王琦才有那玩意儿,一下子徒显珍贵起来)、一个500克的大元宝,接着就让手下众将挨个挨个去送礼,一下子就和皇帝身边的人搭上了线。左丰收了人家这么多的礼,俗话说“吃人嘴短,拿人手短”,当然就得帮王琦说话了噻,连王琦逼官而来的二州牧都得到了认可。当然,光靠太监,是靠不住的,在前脚送走左丰的情况下,立马就派了郭嘉和杨修带头大量的什么酒呀、油呀、金元宝之类的礼物进京,一边活动皇帝身边的十常侍,一边去活动世家贵族。一番活动下来,很快,王琦就得到了冀、青、幽三州州牧的任命。这一会噻,就出现了一州有五个州牧了。

在得到确切的消息后,王琦兵发幽州就是名正言顺的了。还好,前任州牧刘虞也看得比较淡,反正自己也没有能力对付这个烂摊子,既然王琦愿意来接,就让他来接吧,于是顺顺利利地就把印信交给了王琦。刘虞交了,可并不代表那三位也愿意交呀。不过,现在已经没有关系了,有了皇帝的诏书,那就是正宗货,只是需要稍微费点力,把那三家打垮就是了。

如果三家各自为政,要收拾下来,也是很容易的,但偏偏公孙瓒、邹靖与程远志三家,现在已经是联合体了,没有办法,那就打吧。在封建社会里,有了皇帝的诏书,那就代表着正义,管他这皇帝是昏庸无道还是勤政爱民的,反正他说的,就是无法更改的,代表他行事,不听招呼的,就是谋反。没有两个回合,虽然折损了程奂的第十军,但还是把那三家的联军很快就给搞定了。不光搞定了这三家联军,关键是在这场大战之中,王琦又一次收买了人心:程奂的第十军被灭后,联军里的程远志部剥了“凤凰军团”牺牲士卒的军装与铠甲,让王琦看到是大怒,于是在打垮联军之后,是大开杀戒,凡是穿着第十军军装与铠甲的俘虏,一律杀无赦,而且还是让第十军剩下的士兵来杀,这样能不让那些剩下的军人感到感动吗?再一个,公孙瓒也在俘虏之中,可王琦并没有因为他不投降而杀他,反而放了他,并让其在与高丽接壤的地方去安生立命,可“率兵巡哨边疆,伺机打击高句丽”,这可是让公孙瓒是感激涕零。王琦借此又稳固了后防。

在“四州论”里,已有三州为其所有,接下来,就该向西南方向发展,慢慢蚕食地盘,最后一统江山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