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走进包间的的一刹那,我一眼认出了我的小学班主任王开凤王老师!我紧紧地抱住她,当着那么一大桌子人,我一任自已泪花晶莹!所有话语化作这深深一拥!然后东道主,我最亲密的翠,小学的死党,让大家安静,让我一个一个叫出人名,所有的目光齐刷刷地看着我,人人都认为这对我来说是个考验,是啊,快三十年了,岁月浸染着我们曾经年少的面庞,多少沧桑变化在其中,人生几个三十年?不,我想说我亲爱的同学啊,在我心里我的梦里你们不知出现多少次了,我的感应准确极了,丁能华,张玲,李长梅,何平,廖得玲,宋明,解光宝,程春红。。。只一两个有些疑惑,其他的我都能准确地叫上名字或者名字当中的某个字,要知道因为生活的颠簸,我是在念完小学上初一的时候突然远远地离开了他们,而他们彼此因为生活在同一个小镇,即使后来各奔东西,也偶而有机会一年碰个一两次面,唯独我,唯独我这个漂泊他乡的孤燕,是凭着累积了近三十年的思念,来辨别他们!


在我的人生当中,我最纯洁美好的岁月就是我的小学!最值得我回味的就是我这帮见证我纯洁岁月的发小们!一直,当我怀念这段岁月时,就如畅饮雪山之巅那一汪清冽甘泉!


我深深怀念我小学门前那条小河,那宽阔的操场,操场边高高的白杨树!


记忆里最清晰的是围成一个方框一排排简陋的房屋,和屋内两个泥墩一条长板围成的许多课桌。调皮的我总爱在那泥墩中间挖一方小孔,正好够我把我写大字的墨汁瓶放进去,为了防止比更调皮的男孩子捣乱,我在小孔外面贴上白纸,此地无银地在纸上写着:谁拿谁是小猪!那时女孩子骂人是猪就是最恶毒的了,只有我这样没心没肺性别意识淡薄的人才会,可是不管用,男孩子们才不管那一套,常常恼得我不问前后去找他们寻仇,惹得他们常把我“送”回家,还有一两个要跟我单挑,我说我有三个哥哥,你们来就是了,这招只能用个一两次,到最后我只能拿出我的看家本领,脚底抹油,逃之夭夭。


到了家累得说不话来,父亲看着我又爱又怜又生气,知道我准又惹着谁了,可我只要撒娇一笑,他也会无奈地笑着帮我收好书包,并叮嘱我好好学习,不要给老师生事,我知道我的班主任放学时从我家门前过,看到爸爸总会说两句,令父亲欣慰的是我的成绩一直很好,只是说到我的调皮爸爸会皱着眉头,老师会反过来安慰父亲,她还小,没有关系,我会带好她,你放心好了。


是啊,我那可亲可敬的王老师!对每一个孩子都这么用心。真的是因为有了这么一个好的班主任,才让我们这个集体有一种顽强的凝聚力,才能让我们今天冲破一切世事繁琐得以相会。


我跟别人说我们今天小学同学聚会,别人就差没掩鼻而笑了,会无情地说上一句小学同学有什么好聚的,我不想争辩,只还别人一个浅浅的微笑,没有经历过的人如何能理解我对那时的人那时的事那份深深的情结!应该感谢爹妈给我一个开朗豁达的个性,我好象和我们班每一个女同学都很要好,没有跟谁闹过矛盾,所以她们每一个人都喜欢我和交往,而且都那么深深地记着我,记住我的还有我的老师!


我的班主任当时还是个未成家的姑娘,却象我们的妈妈,虽然有时严历,但更多是慈爱,我们那个年代到三年级才开始写作文,而我对于文字的兴趣就是从三年级开始的,她把我的第一篇作文打了全班最高分,还有一个就是翠的,还在班上大声朗读了一遍,正因为如此我和翠慢慢地由竞争对手成了“英雄惜英雄”式的知心朋友!这样的荣誉对于一个孩子来说是多大的激励啊!我好象也就是从三年级起成绩慢慢变好,后来一发不可收,小学升初中我考了个全公社第二。


虽然我们当年还小,似乎是似懂非懂地听着我们的王老师一遍遍地说一个人特别是女孩子要自尊自强自立,到今天看来我骨子里仍然残留着这样的成份不就是她潜移默化地给予吗!难怪席间男同学解光宝将我们冠之为是她“黄埔军校”培训出来的学员,我们每个人都或多或少地都从她身上汲取过这样的养分,人生第一个老师对人的影响是无可替代的深远啊!


一个集体有一个好的带头人,这个集体就有不可战胜的力量!我谢谢我的老师,当你由青丝变成满头白发时,你的每一道皱纹都镌刻着多少你的学生青涩的过往,也镌刻着多少我们深深的敬意!我谢你用你的精神让我们今日从天涯海角赶来一聚,我们每一个人都因今天的相聚而深感生命的精彩!


我想说我的老师我的同学,谢谢你们一直记得我,一直想念我,一直寻找我,为了找到我,你们用尽了心思,也费了一番周折,这份情今生无以为报!我只有好好珍藏这份情,我不敢奢求不辜负,我只求我自已少辜负!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