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次性革命:性与睡分开的时代到来

世界王牌 收藏 0 82
导读:近日,一位论坛网友称因为自己的喜好和丈夫的不同,选择了分房睡同床性爱,从那之后,两人的感情更好了。如今越来越多的夫妻开始用行动颠覆传统观念分开睡,并不是婚姻已经出现危机,而是为了给对方一个空间。这是否预示着中国第四次性革命时代已经悄然来临呢?你愿意和爱人分房睡却同床性爱吗?   网友口述:我们现在各人有各人的卧室,极尽自己的爱好。我仍然可以遇粉而买,公仔四处散落在卧室角落里;他也可以继续收集他喜欢的军事的东西,而不会担心他的收藏把我们的卧室弄得不伦不类。只是,我们都要严格地执行一个规矩,每当我们要

近日,一位论坛网友称因为自己的喜好和丈夫的不同,选择了分房睡同床性爱,从那之后,两人的感情更好了。如今越来越多的夫妻开始用行动颠覆传统观念分开睡,并不是婚姻已经出现危机,而是为了给对方一个空间。这是否预示着中国第四次性革命时代已经悄然来临呢?你愿意和爱人分房睡却同床性爱吗?



网友口述:我们现在各人有各人的卧室,极尽自己的爱好。我仍然可以遇粉而买,公仔四处散落在卧室角落里;他也可以继续收集他喜欢的军事的东西,而不会担心他的收藏把我们的卧室弄得不伦不类。只是,我们都要严格地执行一个规矩,每当我们要去对方的卧室里过夜时,只能配合对方的喜好了。他必须穿我为他准备的睡衣,前几天又给他换了一套,全是小叮铛图案的睡衣,超可爱啦。老公则托人帮我也弄了一件迷彩T恤,还别说,穿上这件T恤,和平时的粉色公主相比,我多了一份英姿,这副扮相,让老公大赞不已。>>进入查看原帖


你内心喜欢一个人睡呢,还是辛苦地与结婚证上的那个人睡到寿终正寝?第四次“性革命”开始了,不过,这次似乎有些保守,它意味着,夫妻同床有些像看牙医,还需要预约!


“性”与“睡”分开的时代


不知道有多少人,特别是男人,在找机会“逃睡”,比如睡客厅沙发、办公室值班、出差等,他们在自由与义务的狭缝中挣扎,左边是太太,右边是美梦,左边是性,右边是睡。


现在已经进入 “性”与“睡”分开的年代,过去,“睡”就意味着暧昧、性生活,甚至是爱,还记得吗?阿Q就是对吴妈这样求爱的:“我想跟你睡觉。”现在,人们开始重视生活品质,性有自己的舞台,睡也要自己的田地,这是决定了我们第四次性革命的社会条件,是的,这有些吃饱撑的奢侈,但也是顺应世界之潮流。 很多已婚男人很困惑,原来年轻时对“床”的憧憬,怎么慢慢就变成一种负担,不上床,又会内心不安,是夫妻感情出了问题?还是自己的“性”趣走下坡路?


有一个这样的案例:ANDY结婚才三年,太太生孩子坐月子那一个月,他另立门户,睡在客房里,重温快乐单身汉的日子,后来居然有些乐不思蜀。可是,太太出月后,就本能地要他回归婚床。这时尝到独睡甜头的他,斗胆提出“分房睡觉”的建议,结果太太激烈反对:“这像什么话,被外人知道我们一屋一个枕头,我还有什么脸见人?”无奈之下,只好重归太太怀抱。


接下来,不知是床上多了一个“小人”干扰还是被动回归的缘故,他从此就睡不香,结婚原来就是这样“一被子”的束缚,自己本是家里独生子,从三岁开始就一个人睡,刚结婚时,与心爱女人同床,还蛮新鲜的,慢慢怎么就失去了性的“色”彩了?如果,夫妻同床只是为了睡,那么一个人睡觉的品质不是更有保证吗?


显然,这是他继青春发育后的第二次性觉醒,其实每个人都有权利选择自己的睡觉方式,是共枕还是单睡,因人而异,关键是夫妻的沟通,如果两人感情很好,不要害怕分床睡觉,反而有利情感保鲜。


以前几次的性革命,中国人都缺席,饱暖思淫欲望,那时我们还饿着,哪有闲心。在第四次性革命浪潮里,我们看到这样一个“中国现象”,那就是第一代独生子女刚好进入婚姻的生活,并卷入了这股风潮中。


他们有点像从小就拥有自己床与卧室的西方人,婚前,他们也可能单纯为了“爱”而上床,而婚姻里的双人床,不仅仅意味双方身体的接触交流,它还是睡觉、休息与个人隐私“展示”的地方,所以,这张婚床显得复杂沉重起来。


渐渐,有人对床产生强烈的排斥心理。于是,很多家庭里出现这样的奇观:同床如同窗,分盖不同被子;同房不同床,像宾馆里是“标间”;更进步的,是同居不同房!


所以过去“床头吵架床尾和”的描述,现在应该改为“东厢吵架西厢和”。娇生惯养极度自我的独生子女,多少都有“假单身倾向”!所以,激情过后,很容易因为“零距离”而出现审美疲劳。而如果实现“一墙之隔”地睡觉,仿佛有咫尺天涯的渴望,又有画地为牢的安全感,非常美妙,缠绵中有独立,开放里藏隐私。


第四次性革命,它改变了一群人的生存状态,同时对于人们恋爱、结婚观念将起到潜移默化的影响。这股浪潮的简称就是LAT,它不是线性代数之流,而是Living Apart Together的英文缩写。


这个概念最早来源于荷兰和瑞典等以性开放而闻名的国家,原先指的是那些没有结婚的情侣,选择保持包括性在内的亲密关系,但是却不住在一起。后来这个名词则逐渐扩展到已经结婚的夫妇。


“千年修得共枕眠”,那是旧话。我们现在强调“分开同居”,实质上是为了突出“性”的VIP,不仅没有削弱性在婚姻中的作用,反而是突出了它独立的举足轻重的地位。性不再附务于睡觉之后,更不是它的附庸。ML,不再是迷迷糊糊的睡梦边缘的翻身或者伸腿等低级运动,而是一种有关爱情的隆重的身心交流与对话的盛典。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