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封的勋章 正文 第五十六章 顺手牵羊

新世纪流星雨 收藏 1 1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8.html[/size][/URL] 大虎从徐家出来,打了一辆黄包车直奔火车站。刚巧有一列开往石家庄的火车,正要发车,大虎凭借着假证件混了上去。就在火车缓缓启动时,一辆挂着膏药旗的小轿车冲上了站台,从车上下来三个日本军官,一个少佐、两个中尉,少佐夹着一个公文包,冲上了火车。 他们上车的车厢正是大虎上车的地方,大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8.html


大虎从徐家出来,打了一辆黄包车直奔火车站。刚巧有一列开往石家庄的火车,正要发车,大虎凭借着假证件混了上去。就在火车缓缓启动时,一辆挂着膏药旗的小轿车冲上了站台,从车上下来三个日本军官,一个少佐、两个中尉,少佐夹着一个公文包,冲上了火车。

他们上车的车厢正是大虎上车的地方,大虎看着三个急冲冲赶上火车的鬼子动起了心眼。看样子三个鬼子一定是有急事赶回部队,究竟是什么事呢?大虎琢磨来琢磨去,也没琢磨出来,于是在离鬼子很近的地方坐下来,想听他们谈些什么。可是三个鬼子上车后谁也没有说话,都在闭目养神,那个少佐将公文包抱在怀里,生怕丢了似的。

大虎见少佐抱着公文包不放,就知道里面一定有重要东西。多数人都是这样,身边一有贵重东西,就紧紧抓住不放,生怕丢了似的。可是越是这样,越容易把东西给弄丢了。因为你这个举动,在告诉别人“我有重要东西在身边”。

小偷偷东西怎样判断被偷的人有没有钱呢?一是看人的穿着打扮,一看一身上下都是名牌衣服,肯定有钱,他就盯上你。二是别人买东西时他在旁边看,看你有多少钱,然后再下手。这两种人通常就是人们说的“露富”的人。三是有的人穿着打扮一看不像有钱人,但是兜里忽然揣了不少钱,老实怕被偷了,时不时用手摸摸。本来小偷没注意他,就是总是摸兜,被小偷盯上了,结果被偷。基本上小偷用眼扫两遍,就知道谁有钱、谁没钱,要不怎么说“贼奸、贼奸”的呢。

火车走的很慢,一路走走停停,过了天津就晌午了。大虎看那三个日军站起身来向餐车走去,大虎也站起身来走向餐车。

你别看日本人挺讲究团队协作,吃饭时候可是不讲的,一涉及花钱消费这类事情就没什么团结协作之类可言了,AA制,你是你、我是我。到了餐车,三个鬼子各自要了一份午饭吃了起来。大虎向他们瞄了瞄,有了主意。大虎来到他们餐桌前,用日语对那个少佐说:“对不起少佐阁下,我可以坐下来吗?”

那个少佐抬起头盯着大虎看了一会儿,大虎友善的微笑着,少佐问道:“你是什么人?”大虎拿出自己那个假证件递了过去,说道:“我是天津特高科总部的,在对下属的几个宪兵队的工作情况进行督导检查。”

宪兵是军队中的特别部队,职能是处理军队中的各种刑事案件,特别是军人违反军纪的事件,相当于军队中的警察。早在七七事变前,驻中国日军中就配备有宪兵队,隶属于中国驻屯军司令部。

七七事变后,驻中国宪兵队增设了特高科,专门从事谍报工作。1937年8月底,驻中国宪兵队又一次扩编,下设北平、天津、济南、青岛、石家庄、太原、张家口等十个宪兵队,三十八个分队,一个宪兵训练所。别看鬼子少佐军衔比大虎高一级,但是在大虎这个假宪兵大尉面前还是得规规矩矩的。

鬼子少佐看过大虎的证件后,说道:“既然阁下不嫌弃,就请坐下吧。”于是大虎大模大样地做下来,抬手叫来两瓶白酒、一只烧鸡、一条红烧鲤鱼、四只猪蹄,还有一个糖醋里脊。

三个鬼子看到大虎自己叫了这么多菜都有些眼晕,心说:摆谱呢吧,你一个人吃得了吗?大虎又取来四个酒杯往桌子上一放,用日语说道:“诸君为大日本帝国和天皇陛下奋勇作战,我非常钦佩,中国有句古话‘相见即是有缘’今天我请客,请诸君赏光。”说完倒上四杯酒,自己先端起来说道:“让我们为天皇陛下万岁干杯!”说完一口干了。

这三个鬼子本来看大虎叫来这么多菜,馋虫都被勾上来了,而且大虎还是宪兵队军官,能管得着自己,又这么恭敬自己,非常高兴,立刻端起酒杯同时说道:“天皇陛下万岁!”把酒干了。然后坐下来毫不客气地抓过猪蹄、鸡腿什么的就往嘴里送。

大虎又端起一杯酒说道:“让我们为大东亚圣战干杯!”几个鬼子又干了。几个来回,两瓶酒就见底了。大虎又取来两瓶酒,打开倒上。这时候三个鬼子跟大虎也混熟了,喝起酒来毫不客气,慢慢地话也多了,说话舌头也打卷了。

这时候大虎开始跟少佐唠嗑,通过唠嗑大虎知道,这几个鬼子是日军第110师团参谋部的。日军110师团驻石家庄地区,下辖110、139、153步兵联队,骑兵110大队,野炮110联队,工兵110联队等部,三个鬼子是去北平华北驻屯军总部去一份作战计划。

四瓶白酒下肚,三个鬼子有些站不稳了。大虎佯装关心地对鬼子少佐说:“硬座车厢人多眼杂,带着这么重要的东西怎么可以做硬座呢,不如我去找列车长要个卧铺车厢,那里比较安全些。”

鬼子少佐一听连连称是,于是大虎去要了一节卧铺车厢。其实大虎要卧铺车厢是有原因的。大虎自从断定公文包里有重要文件之时,就打定主意一定要搞到手,但是硬座车厢里人多眼杂,不好下手。要是把三个鬼子诳到卧铺车厢里就容易下手多了,也不容易被别人发现。

一进卧铺车厢里,三个鬼子倒在卧铺上就睡着了,那个少佐就是醉成这样,还死死抱着公文包呢。天渐渐黑了下来,火车不知疲倦的奔驰着,三个鬼子还没有醒过来。大虎不声不响地弄死了三个鬼子,然后将他们身上的所有物品都搜集到一起连同公文包包在一起,系在腰间,之后又将三个死鬼子摆放成熟睡的样子。在火车快到望都车站,开始减速时,大虎从车窗跳了出去。然后迅速离开铁路,向西北面潜行而去。

大虎从望都往西、偏北走了十几公里,过了一道封锁沟,就进入了根据地。晋察冀根据地建立后,为了配合国军正面战场的作战,从1938年初,不断对平汉铁路等交通干线进行破袭作战,致使日军后勤补给线时常被切断。为了保证华北交通线的畅通,日军华北派遣军提出“五台与武汉并重”的口号,准备集中第26、109、110师团和独立混成第2、4旅团等部队对晋察冀根据地进行扫荡,趁八路军立足未稳,彻底消灭晋察冀根据地的抗日武装。大虎从鬼子手里夺来的文件包里装的是日军准备围攻晋察冀根据地的作战计划。

回到军区敌工部,大虎立即将鬼子公文包交给了厉部长。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