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勋 编外卷 我的战争 第四十四章节

月亮下的船 收藏 6 1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1.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58462.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1.html


一声接着一声的枪响,此时的林深河已经不是我的那个二班长了,他此时完全就是死神的化身,一个收割生命的邪恶化身,枪声一声紧接着一声,尽管在瓢泼大雨中,那声声枪声并不怎么凄利,但却也让人感到丧魂落魄。

敌人在损失了连续五人之后,终于开始安静了下来。不过他们并没有慌乱,而是全体人员都分散蹲在了大大小小的几个弹坑内。我依稀可以看到他们正躲着那里,看着我。

噗、噗、噗,每五秒一发,又是连续三声枪响,趴在混凝土石块后面的我连续看到了三朵绽放的血花。林深河这家伙真的是弹无虚发。三个稍稍露出头来的敌人无一例外的都被他给射杀。这家伙简直就是弹无虚发,我想起那个活着传说中的死神-老山狙击手向小平了,他几乎没有浪费掉一颗子弹。

这个时候,战场上突然安静了下来,我这才注意到原来炮击停止了。妈的,炮击停止了,这也意味着敌人的进攻很快就要继续了。这可不妙。后来我才知道,之所以出现了一段时间的炮击停止,是因为高密度、大强度的炮火轰击使得124师炮兵团在短短一个多小时的战斗中居然打光了1.5个基数的弹药,由于风大浪急,补给船只又靠不了岸,一时间居然出现了炮弹紧张这一局面。

这个时候,我们当面的敌人趁着炮击停止的时候,开始向我们的防御阵地发起了推进。“坦克,坦克!”阵地上一阵大呼小叫,隐隐约约地,我也开始感觉到地表传来了强有力的震颤感。那是履带碾压大地时,所传递的力量。而这也意味着敌人这次投入的装甲力量将是…..

“迫击炮,坐标231,集火轰击。”我知道这个时候不能够在和当面的这股敌人耗下去了,必须将他们干掉,于是我呼叫了迫击炮班的火力。

就在我呼叫了迫击炮火之后,隐约中我看到敌人的主力已经在我们的正面开始推进了,不能在等了,我更是焦急起来。迫击炮的轰击这个时候也开始了。轰地一声,第一发炮弹落在了那群敌人的中间,慌乱之中,敌人开始行动。这个时候,第二发炮弹又落了下来,轰然地爆炸中,将几个印尼人炸翻在泥泞之中。敌人也许是发现了林深河的踪影,他们开始慌乱的向着那边扫射起来。

我靠在混凝土石块的背后,向着林深河做两个手势,他会意地冲我点了点头。就在敌人急急忙忙地开始相互掩护想我们扑上来的时候,我端着步枪跳起身来,一个扫射,干掉了冲在最前面的几个敌人。

敌人被我这边打了个一愣,连忙掉过枪口来,这个时候,林深河的枪响了。噗、噗,两声枪响,他首先撂倒了队伍中间做手势的那个军官模样的印尼人,又顺便点了边上背着电台的印尼人的名,然而迅速地转移了阵地。剩下的敌人开始全部已经趴倒在泥泞中,并开始以仅有的一挺机枪扫射我们。我并不在乎乱飞的子弹,因为在林深河的那支狙击步枪的威胁下,敌人的机枪火力也太没有准头了。

也许是己方主力的进攻又开始了,敌人似乎并不太着急了,他们就那样窝躲着,不断用火力扫射我们,以便等待进攻主力的到来。不过他们的这种如意算盘也打得太不凑巧了,我们的迫击炮开始冲着他们赖以隐蔽的几个弹坑轰击,用炮火将这些敌人赶出来。而林深河则抓住这个机会,不断的射杀被炮火给赶出来的敌人。也许是崩溃了,最后仅存的一个敌人丢下了枪,高举起了双手。

然而不等我开口,随着一声枪响,这个印尼人的头猛地一仰,脑浆喷得老高,**,林深河这小子。

顾不上跟他探讨什么俘虏政策了,我们必须做好迎敌的准备。敌人的装甲战车和步兵组成的攻击锋线如同海浪样的从远处卷来。妈的,这一次麻烦了。

数十辆坦克和黑压压一大片的步兵就如同夏日暴雨来临前的乌云一般,黑沉沉地,压满了我的视野。雨依然在下,不过稍稍小了点。“注意接敌~”电台里也传来了一阵嘈杂的叫喊,各营、连、排都将开始面对一次最为险恶的战斗了。

“敌情通报,印度陆军第21军所属第36机械化步兵师目前距离十七公里,正向西继续前进。空间司令部转发情报,哥达巴鲁以南地区同时出现敌主力。”

“妈的,妈的!”这突然而来的敌情通报几乎让我感到疯狂,敌人的增援这么快,妈的,也不知道第121两栖机械化步兵师和第124两栖机械化步兵师到位没有,如果他们的迂回穿插没到位,那么我们可就惨了。拉马兰以西地区是个关键,不过我也不知道是否121师和124师能够到位,因为这个时候我并不知道这两个两栖机步师其实早已经出发。而我们得到战情通报的时候,事实上已经晚了几个小时。

敌人的炮火开始排山倒海的轰击我们的防御阵地,我看了下阵地,战士们已经后撤到二线防炮阵地去了。敌人的炮弹只是在我们的一线防御上炸起漫天纷飞的泥浆。仅有的一些用来加固的沙土袋被掀飞了,木料更是成了碎片。

“猴子是不是疯了。”捂着耳朵,林深河对我比划着说道,敌人的炮火实在太是炙热了。以至于我有都产生了错觉,敌人是不是在将手里所有的炮弹全砸向我们的阵地。

地动山摇的感觉很不好,我开始感觉到一阵强烈的呕吐感,饶是林深河这样的颇是凡事不惊的狙击手都被震得晕晕乎乎的。

持续了三分钟的炮击之后,敌人的进攻完全展开了,三个方向,侦察营的阵地、2连与我们1连的结合部、3连的防御当面。“三箭齐发,狗日的倒是准备这次一鼓作气拿下我们的阵地呐。”我看着敌人的进攻方向说道。

“我们和2连的防御结合部,这里是个薄弱啊,不过。”林深河看着我坏笑了一下,这家伙居然显得那么奸诈。

我看了看那歪歪斜斜的桥梁墩,冲着林深河挤挤眼。“待会儿就看你掩护了。”我说着看了看那瓦砾后面的起爆器,然后对着这个家伙同样坏笑了起来。

敌人的进攻锋线如同被折断起来的线条一样,骤然就突兀出了三个方向,直接指向我们和3连、侦察营的防御阵地。隆隆行驶的主战坦克和装甲车开始以车载火力压制我们的防御,坦克炮不断直射我们的阵地,高速插上的机动车辆更不不顾及雨大路滑,从那条高速公路的方向直冲过来。我们连和2连的防御结合部恰恰就在这里。这不是通往雅加达的高标准高速公路,据说这条公路及立交桥都是当年中铁集团接的外包工程,也怪可怜的印尼人,这样的大工程、重要的基础设施工程自己国家居然没有能力修建,只能外包给国外公司,而当年建造它们的是中国人,现在来摧毁他们的也是中国人。这是讽刺吗?我不知道,但我知道的是,在印尼,有很多建设工程都是被中国公司包揽的。

不过看来敌人似乎想要利用高速公路这点优势了。因为我看到此时,敌人的机动车辆已经直冲向了我们在那里的防御。打算一举突破吗?我看着敌人的进攻车队。那里是2连的阵地。

十余辆M1艾布拉姆斯主战坦克和AMX-30坦克骤然从雨幕中冲出,恶狠狠地切向了我们连和2连的结合部方向,很明显,敌人是打算用这边的进攻来掩护那边的突破。我清楚的知道突破意味着什么,敌人的这些机动车辆都是载满了步兵,一旦突破我们的防御,他们就会下车作战,从背后、侧翼打垮我们的防御,从而完成整个阵线的突破。可是敌人显然不知道我们在之前已经部署了一线、二线,甚至三线防御。

利用这些M1艾布拉姆斯主战坦克的进攻来吸引我们有限的装甲力量?不得不说,敌人的指挥官并不是一个傻瓜,可是这并不意味着他就是个聪明的家伙,这种玩弄小聪明的伎俩。

又是一轮急射而来的坦克炮火,我们仅有的三辆99G主战坦克到现在都没有出现,敌人有点急迫了,他们原先游走着的坦克开始骤然加速直冲过来。这是想要逼出我们的99G主战坦克吗?

“接敌,开火!”一轮反坦克导弹呼啸着而出,如同流星样划破雨幕,如同星辰样点缀这阴霾的天空,爆炸,巨响,被炸飞出去的减压板,燃烧起来的艾布拉姆斯,彻底被炸成一堆废骸的AMX-30。敌人一下子就损伤掉了四辆战车,不过显然他们是要将我们的99G主战坦克给吸引出来,尽管遭到了重挫,但他们依然在疯狂前进。这种没有步兵协同的纯粹装甲进攻纯粹是在开玩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