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已悄悄挂上天空 第五章 冬季 五 补课

秋一帆 收藏 0 2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7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79.html[/size][/URL] 你们临走时,曲剑行把课堂笔记和电路图集留下。辛诺问:“你把这些留下,你用什么?” 曲剑行笑道:“笔记是我专门给你另抄的。图集回去我用你的就行了。” 辛拿着笔记本快速地翻了一遍,愣在那里。 等我送走你们回来,看到她两眼盈满了泪水。我问她:“怎么了?”她把那笔记本递给我。我打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79.html


你们临走时,曲剑行把课堂笔记和电路图集留下。辛诺问:“你把这些留下,你用什么?”

曲剑行笑道:“笔记是我专门给你另抄的。图集回去我用你的就行了。”

辛诺拿着笔记本快速地翻了一遍,愣在那里。

等我送走你们回来,看到她两眼盈满了泪水。我问她:“怎么了?”她把那笔记本递给我。我打开来看。我们学过的十二路载波机各级原理、可能出现的故障、故障现象,还有小结、心得等等,用工整的小字写了几十页。

我感叹道:“就这两天,他得用多大功夫呀。”

辛诺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然后,不知为什么又摇了摇头。她转身走到窗前,向外望去。

窗外,雪停了。那梅花显的更加火红。

快春节了,病号们都出院了,这个病房里就我们两人。

晚饭时,妈妈给我们送来了鸡汤。在她那关心的目光后面,已多了几分质问。我不敢和她有太多的对视,目光有意地回避着她。

我的病还没有痊愈,吃的不多。辛诺道是吃的津津有味,狼吞虎咽,连连说好吃。我看着碗里的饭,回避着妈妈的目光,细嚼慢咽的吃着,一边等着辛诺,一边想着妈妈可能提出的质询。

妈妈看着辛诺的吃像,和蔼地笑着说:“诺丫头,慢点吃,别噎着。”辛诺去过我们家无数次,她人长的好,嘴又甜,在我家又勤快,跟我妈混的很熟、很亲近。妈妈也很疼她。有时,我都有几分嫉妒了。

辛诺鼻子里哼哼着,算是回答,嘴里却不停的在吃。

妈妈笑了笑,就不在管她。转脸看着我问:“下午,你们同学来是给你们补课的吧?”

“是。”我忙回答,接着又补充了一句:“是公差,队里让他们来的。”这句话说完后,我就有些后悔了。有画蛇添足之嫌。

妈妈说:“这我知道。”

我随口就问:“您怎么知道的?”心里慌了,问题也就不经过大脑了。明摆着的事嘛,我又多此一问。

妈妈不紧不慢的说:“是那个姜涛告诉我的。”妈妈在提姜涛的名字时,认真地看着我。

我脸一热。不过,这回我吸取了教训,低头不说话了。辛诺忙扒完最后几口饭,拿起碗筷说了声:“我去洗碗去。”转身就往外跑。

我想,下午我们趴上床上看图的情景,还有刚才我和辛诺的表现,相信妈妈一定看出了点情况。

病房里,就剩下我们俩了。妈妈更直接的问:“说吧,怎么回事?”

到这个时候,唯一的办法就是装糊涂和抵赖。“什么怎么回事?”我反问。

过去,妈妈在我哥和我的个人问题上,有过明确的态度,就是当战士或22岁前,绝对不准谈恋爱。这是她的底线。以前,因为我不存在这个问题,也只当是说哥哥的。看来,今天在我的个人问题上,要与妈妈第一次交锋了。

妈妈看我这个态度,有些急。说道:“丫头,你也别给我装糊涂。”她回头看了一眼门口,喊了一声:“诺丫头,你也进来。”辛诺拿着碗筷,推门进来,低着头走到跟前。

妈妈非常严肃地说:“我也真的要给你们补一课了。但我这课的内容很简单,就一句话。毕业前,你们俩都不准谈恋爱。听明白了嘛!”说完,拿过辛诺手中的碗筷和床头柜上的饭盒,转身走了。

辛诺吐了下舌头,说:“没想到阿姨慈祥的背后,还有这么厉害的一面。”

我苦笑了下,说:“见识了吧。”说实在的,妈妈从来也没对我这样过。我心里委曲。赌气地暗暗发誓,看我不理您。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