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252.html


郑廷贵也愤愤不平,他呀,真是阵阵拉不下他,为马明金的事儿,与酒井闹得不亦乐乎。

酒井说,马家的二公子,暴打犬养——对这个犬养的死活,他始终对郑廷贵隐瞒着,后来郑廷贵也懒得问了。现在,马家的大公子,又差点活埋了松川,还有,他欲与马万川商讨买地的事儿,马万川理都不理,这足以说明,马家极其仇视日本人,对大日本帝国素有敌意。他恨恨地说,马家早晚要对他们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

郑廷贵来了倔劲儿:“我就不信,你们日本人还能把我老亲家一家都吃了?”

酒井说,这一天他会让郑廷贵看到的,到那时,即便他原谅马万川一家,关东军也咽不下那口气,他说关东军司令部,为松川的事件,已照会奉军最高指挥官,不日还将派员来吉林市调查。

郑廷贵:“我那个大侄子,让熙洽老小子一撸到底,你们还想咋的?我看你们见好就收吧,再说了,就凭咱们这多年交情,你也得帮着说句话呀。”

酒井又想趁火打劫,说只要马万川答应他的条件,他可以说服关东军,甚到可以说服熙洽,让马明金官复原职。

郑廷贵见酒井老调重弹,知道马万川不会同意,手一摆,正色的只说出两个字:免谈。

酒井又一次撞了南墙。

郑廷贵来找马万川,他说与熙洽同为旗人,交情尚可,不过,这个熙洽除了好色,还爱财,如果多使些钱……再不行的话,他认可拿出几件青花瓷器,他说为了侄子马明金的前程,他舍得出来。

马万川着实感动,感谢这个热心的老亲家和老朋友,他笑着说,他不是个吝啬钱财的人,可是花钱买官,他同意,儿子能同意吗?

郑廷贵:“这个家不是你当吗?用得看少辈的脸子啊?”

马万川:“我还是那句话,儿孙自有儿孙福,咱们别管得太多了。”

郑廷贵:“那明金就这么在家窝囊着,还不窝囊出病来呀?”

马万川也在琢磨着,准备过几天,等到儿子心情平稳些,跟儿子好好唠扯唠扯,看儿子什么打算。不想,儿子先向他开了口。

“爹,你看我跟你老学经商咋样儿?我这个岁数是不是晚了点?”

“姜子牙八十八岁任相,你说晚不晚?这经商就是层窗户纸,一捅就破,关键看你用不用脑……”

“那你老看我是不是那块料……”

马万川笑问:“你想好了吗?”

马明金思忖着,看得出他还在犹豫:“我……我寻思在家闲着也是闲着,还不如找点事儿做。”

马万川:“这人是不能闲着,可你得想明白啊,咱们家近百个商号,你要是接下这一摊,就得一头扎下进去,三心二意可不行啊!”

马明金沉默不语了。

马万川用商量的口吻说:“你看这样行不行,你不是闲不住吗?进趟关吧,到北京,天津卫转一圈,顺便看看咱家的商号,查看下宅院,也替我拜拜几个老朋友。”

马明金体谅父亲的用心:“爹,我明白了,你老是想让我出外散散心,正好明堂在北京,我也挺想他的。”

马万川语重心长地:“儿子,你记住,没有过不去的河,啥事儿不能钻牛角尖,往开了想,你要是真想经商,等你回来,咱们再说,还有,这次你去,别着急,多呆一阵子,你跟明堂在一起,年末我也就不过去了,我看你赶上过年回来就行……”

马明金:“好,我听爹的。”

马万川:“你准备准备,这两天就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