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10.html


龙云被蒋介石挟持到重庆担任军事委员会军事参议院院长以后,便被蒋介石软禁了起来。在重庆龙公馆外面,每天都有军统特务轮流值班。蒋介石还以军委会的名义给龙云派来了两个所谓的“贴身保镖”,一个叫张龙,另一个叫李小旗。这两个保镖其实都是军统局的特工,张龙是典型的山东大汉,自幼练习武术,擅长贴身近战。李小旗是四川人,个子不高,长得精瘦,枪法很好,会双手打枪,并且百发百中。龙云从云南来重庆的时候,没有带他的夫人顾映秋,却带来了他的侍卫队长朱志清和贴身卫士陈佩龙、李希明,他就是想日后自己有所行动时要依靠这些武功高强且枪法神奇的卫士们。可是龙云也很明白,蒋介石派来的这两个人,自己是不能不要的。所以他也就只有装糊涂了。

刚到重庆,龙云连续几天都不到军事参议院上班,后来在宋子文等人的劝说下,他也就到军事参议院去应付一下。第一次去上班时,专车停在门口,龙云往外走的时候,朱志清和陈佩龙、李希明都紧紧地跟着。张龙和李小旗也是寸步不离。龙云走到门口,回头看了看,他知道,张龙和李小旗是负责监视他的,不让他俩跟着是不可能的。因此,他扭回头,对朱志清他们说:“你们在家里吧!就不必跟着去了。”朱志清说:“主席,我们必须保护您的安全!”他一直还是称呼主席,不肯改口叫什么院长。龙云心里很清楚,蒋介石只是限制他的行动,并不想加害于他。尤其现在自己已经一点实权也没有,蒋介石加害自己那不是徒然增加他的恶名吗?蒋介石决不会那样做的。所以他笑着对朱志清说:“我有张龙和李小旗这两位高手保护,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你们放心吧!”可是朱志清仍然坚持说:“主席,我自从给您当卫士的那一天起,就没有离开过您,要不让佩龙和希明在家里,我是非跟着您不可!”龙云见朱志清这样说,心里也很感动,他抬起头凝望着远处灰蒙蒙的天空,嘴里说:“好吧,那你就跟着吧!”从此,龙云不论是在家里还是出门,身边总是跟着这三个人。

而此时在越南,卢汉也是步履维艰,面临着一场大挑战。首先是以龙云的长子、滇军暂编第19师师长龙绳武为主的一大批滇军将领对卢汉不回师云南救援龙云不满,卢汉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只得下令将龙绳武给暂时关押起来。等到何应钦等人离开受降总部以后,卢汉才又将龙绳武放出来,本想向他解释一下。可龙绳武根本不听,最后一气之下竟然辞去师长职务,从此弃武经商。而另一件令卢汉倍感头疼的是王叔铭带来了蒋介石的口谕,要将他的特务团团长朱家璧逮捕并押回重庆处理。其实,在龙泽汇将朱家璧引见给自己的时候,卢汉就知道朱家璧是共产党的人,他还知道朱家璧是从延安回来的。当时他之所以留下并重用朱家璧,一是看中了朱家璧是一个军事人才,二是因为他知道龙云早就和共产党有了密切的交往,重用朱家璧还可以和共产党增进联络,对自己并没有坏处。可是现在蒋介石既然已经知道了朱家璧的身份,自己该怎么办呢?

卢浚泉对卢汉说:“经过八年抗战,共产党的影响越来越大,将来即便共产党得不到天下,也肯定是一股仅次于国民党的政治势力。你要想依靠云南,东山再起,恐怕有很多地方还得依靠共产党。所以,共产党是不能得罪的。”

卢汉焦急地说:“可老蒋更是不能得罪啊!经过这么多年的征战,我算是把老蒋给看透了,他一贯的政策就是扶植他的中央军,削弱地方武装。此次杜聿明逼迫龙主席下台,恐怕事情还没有完。我担心老蒋很有可能是借此机会将我们这支部队也给吃掉。眼下,我们处在中央军的包围之中,稍有不慎,必将招致杀身大祸。”说到这儿,卢汉眉头紧皱,狠狠地抽了几口烟,沉默了好大一会儿才又说:“当然我也知道,共产党是不好惹的,八年抗战,他们已经得到了全国的民心,就这一点来说,老蒋已经输了。有龙主席的支持,抗战期间,咱们云南成了全国抗战的大后方,成了举世闻名的民主堡垒。共产党的影响早已深入人心。我如果和共产党作对,将来也是很难自保的。朱家璧绝对不能交给老蒋处理。”说到这儿,卢汉又沉思了一会儿。忽然,他抬起头来,打定了主意。他对卢浚泉说:“幺叔,要不由你出面,联系几名高级将领具保,就说朱家璧本系黄埔学生,绝无反叛委座的可能。我再给老蒋一封信,就说值此军心动荡之时,若无真凭实据,贸然抓捕滇系将领恐怕引起兵变。我想老蒋的主要目的不在朱家璧,他既然已经挟持了龙主席,他会同意我们这个要求的。”

第一方面军参谋长马锳说:“司令,这件事我也出面吧!有卢军长和我出面,我想老蒋应该会给我们这个面子的。”

卢汉说:“这样很好,那你们就马上行动,把一切材料准备好以后交给我,然后让王叔铭转交给老蒋。当然,为了敷衍一下,表面文章还是要做的,马参谋长,你马上拟一道命令,撤销朱家璧的特务团团长职务,把朱家璧暂时关押起来。对外就说由你亲自审问,派警卫营的人看管。千万要保护好他,以免中央军的人趁机暗算他。”

卢汉让杨剑秋叫来特务团长朱家璧。朱家璧一进来,卢汉就把王叔铭带来蒋介石要逮捕朱家璧的口谕转告了他。朱家璧说:“总司令,我的身份不必要向您隐瞒,我的确是在延安的时候加入了共产党,我还进入抗大学习过。我回到云南以后,这一切都向您说过,现在既然蒋介石有命令要抓捕我,如果令您很为难,您可以把我抓起来送去。”卢汉本来就很赏识朱家璧,今天一听朱家璧的这番话,心里更加佩服,他对朱家璧说:“家璧,你的为人我是了解的,你虽然加入了共产党,但是你对我卢汉却是一直忠心耿耿。我怎么能出卖朋友呢?你看我卢汉是那样的人吗?不过,我这儿你是不能再呆下去了,我想你还是就近回云南找解放军的边区游击队吧!”朱家璧很动情地说:“感谢总司令对我的厚爱,既然这样,我马上就走。”卢汉说:“等等!你现在走很危险,为了你的安全,你还得受点委屈。我要让人把你关押起来,只有这样才能使你免遭中央军的毒手,等我们的部队回撤时,你再悄悄地离开。你看怎么样?”朱家璧说:“感谢总司令的关心,就按照您说的办吧!”

安排好了朱家璧这件事情之后,卢汉召集滇军将领开会,把他的分析详细地对大家作了解释。大多数将领赞同卢汉按兵不动、以图东山再起的长远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