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魂 上卷 较量 第六十章 日本人的秘密(1)

beifanggulang 收藏 3 1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14.html


凌啸天点头道:“是啊!我怎么会知道他和日本人还有一腿呢?”

张铁鸥道:“要说那些日本人,真不是人揍出来的!驼峰山的绺子,‘神行太保’你知道吧?”

凌啸天点了点头,道:“当然,都是吃绿林这口饭的嘛!不过我和他并没有太多的来往。怎么了?他也勾结日本人了吗?”

张铁鸥叹了一口气,道:“他死了!是被日本人炸死的!”

凌啸天一愣,忙道:“是吗?他被日本人炸死了?这是怎么回事?”

张铁鸥就把怎么遇到了彪子,然后住进了“铁狼”的黑店,以及后来发生的事简单地说了一遍。

凌啸天惊讶地张大了嘴巴,道:“乖乖!你说的这些事我还从来没遇到过,特别是烈风,它怎么那么狡猾啊!居然骗过了那个日本特务!”

说到日本特务。张铁鸥猛地想起来山下那几个弟兄和他们看着的日本人,他连忙让人去叫霍正霄。

不一会儿,霍正霄乐颠颠地跑来了,一见面就兴冲冲地说道:“大哥!老四,这回咱们可赚大发了,这山上的东西装了八辆大车!光粮食就装了满满的五个大车!”

凌啸天和张铁鸥看着霍正霄乐不可支的样子,也笑了起来。

张铁鸥笑着道:“三哥!你先别高兴,以后这样的事儿少不了!你就瞧好吧!对了,三哥,你派人把山下那几个弟兄接上来吧!特别是那几个日本人,千万别让他们跑了,我还有事问他们呢!”

霍正霄拍着胸脯说道:“放心!这事包在我身上!我亲自下山去接他们!”

张铁鸥点了点头,道:“那就有劳三哥亲自跑一趟吧!小心点啊!”

霍正霄答应一声,带着几个人走了。

张铁鸥和凌啸天进了客厅,四处看了看,客厅的摆设很普通,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两个人在桌子旁坐了下来。

刘元庆跟在他们身后,东瞅瞅西望望,好象对什么都十分好奇的样子。

看见旁边还有一个门,刘元庆走过去轻轻一推,那扇门就开了,他探头向里看了一眼,转身对张铁鸥和凌啸天叫道:“两位当家的,你们来看,这是什么?”

张铁鸥和凌啸天走过去一看,里面是个套间,很宽敞。

靠墙有一张桌子,上面地放着一些纸张和一只毛笔。

凌啸天看了看,道:“这个白文举还会书法?不简单啊!”

刘元庆摇了摇头,道:“我看不象。这种纸不是写书法用的宣纸,反倒象是用来制图的专用纸。我在学校的时候经常用这种纸来绘图,用的笔是铅笔。毛笔是不能用来绘图的,画草图还勉强,可这种纸也不吸水啊!真琢磨不透他这是干什么。”

张铁鸥也点了点头,道:“我看那个白文举是个大老粗,充其量也就是认几个字而已。可是他弄这个有什么用意呢?”说着,张铁鸥拿起毛笔,在旁边的砚台里蘸了一点墨汁,然后拿过来一张纸,在上面写了一个“山”字,摇了摇头,道:“嗯,是不行。”

忽然,他的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连忙把笔放下,对刘元庆说道:“你还记得那几个日本人住在哪里吗?”

刘元庆点头道:“记得啊!怎么了?”

张铁鸥一把抓住刘元庆的胳膊,道:“快,领我去他们住的那个屋子里看看。”说着,扭头就往外走。

凌啸天和刘元庆都不知道他说的这是什么意思,只好懵懵懂懂地跟着他走了出来。

这时,天已经亮了,火红的朝阳正从东方缓缓升起。

三个人来到后院,刘元庆指着南侧的一间房子道:“就是这个!还有旁边那间大一点的,他们一共是八个人,这间屋里住了三个人,另外一间屋里住了五个人。”

张铁鸥点了点头,走进了其中一间屋子。昨天晚上岗井就是在这个房间和他谈话的,外面是会客的,里面那个小间有一铺大炕,可以睡十来个人。

张铁鸥在屋子里看了看,转身出去进了另外一间屋子。

这个屋子的格局和刚才那个差不多,只是比那间要小一点。

张铁鸥看了一眼桌子上面,桌面很干净,墙角的一堆纸灰引起了他的注意。

他慢慢地蹲下来,看了看那堆纸灰,对刘元庆说道:“你来看看,这说明什么?”

刘元庆狐疑地看着张铁鸥,道:“这是什么?不就是一堆纸灰吗?”

张铁鸥摇了摇头,道:“小伙子,这你就不懂了吧?我告诉你,这些纸灰说明了一个问题,我曾经看过一个人画的布防图,哦,也可以说是地图,他用的就是刚才咱们看的那种纸!你再想想,这个屋子里住的是什么人?我这么说你明白了吧?”

刘元庆恍然大悟,道:“我知道了!你是说,那些纸是白文举给这几个日本人准备的,而这几个日本人用这些纸画了地图,可是他们为什么要留下这堆纸灰呢?”

张铁鸥没有回答他的话,他从地上捡起一片木屑,道:“你再看看这是什么?”

刘元庆仔细看了看,道:“这是铅笔屑。”

张铁鸥沉思了一下,道:“我没有喝过洋墨水,只是认得几个字而已,但是,这些东西我都认得,现在根据这些可以断定,那些日本人是别有用心啊!你们看,这些纸灰和那些纸有什么联系吗?”

刘元庆挠了挠脑袋,道:“这么说,这些纸灰是日本人画完地图之后,把那些没用的草稿烧了,可为什么他们不把这些纸灰清理出去呢?”

张铁鸥想了想,道:“也许是他们一时的疏忽吧?总之,他们是来者不善啊!”

凌啸天把眼睛一瞪,道:“他妈拉个巴子!他们再敢来,咱们就灭了他们!”

张铁鸥摇了摇头,道:“不是那么简单啊!走吧,去看看三当家的把那些日本人带上来了吗?”

三个人又回到客厅,祈云带着几个手下把青虎抬了过来。

烈风看到张铁鸥,一下子扑到了他的怀里,伸出猩红的舌头舔着张铁鸥的脸,篷松的大尾巴摇个不停。看那样子,就象是分别了多年有老朋友重逢一样。

张铁鸥一边躲着烈风,一边喝叱道:“臭小子,你这是干什么?别闹了。我这还有正事呢!去外边玩吧!”

烈风不甘心地哼了两声,转身跑到青虎的旁边,低声哼了两声,趴了下来。

张铁鸥走过去看了看青虎的伤势,点了点头,道:“嗯,不错,它的伤不要紧了。你们把它抬到里面去吧!一会儿咱们就该动身了。”

青虎瞪着那对栗色的眼睛,满含感激地舔了舔张铁鸥的手,喉咙间发出了一阵低鸣。

张铁鸥拍了拍青虎的脑袋,对它说道:“好了,没事了啊!过两天你就能和烈风一起玩儿了!”说着,张铁鸥站起来,让那两个喽罗把青虎抬了进去。

祈云道:“谢谢你救了青虎,它不会说话,我代表它谢谢你了!‘靠山好’说得没错,青虎是有崽子了!要不是你救得及时,青虎可能就……”

张铁鸥连忙说道:“别!别!都是自家人了,还那么客气干什么?”说着,他的语气一转,道:“二当家的,你这个青虎是从哪整回来的?”

祈云想了想,说道:“是我从哈尔滨抱回来的。那次我出去做活,跟着一个老毛子去了哈尔滨,在老毛子的家里把他做了,他家里有一条身材比烈风还要壮实的大狗,被我打死了,就在我要离开的时候,忽然听见沙发下面传出了一阵狗的叫声,我一看,是一条小狗崽儿,眼睛刚刚睁开,我这才知道,它的妈妈被我打死了,我非常后悔,就把它抱回来了。”

张铁鸥惊讶地说道:“那么点的小狗崽能活下来吗?”

祈云道:“当时我哪知道啊,我只是可怜它,这么点就没有妈妈了,我就想,一定要把它养大,也算是赎罪吧!”

张铁鸥点点头,道:“你怎么把它喂大的?当时它可能还不会吃食吧?”

祈云笑了笑,道:“我杀了那个老毛子,不敢再多耽搁了,把青虎揣在怀里就出来了。可它却不停地叫啊叫。当时是半夜,我上哪给它弄吃的去?只好饿着它了。我连夜往回赶,在路过一个树林子的时候,我遇到了一头狼,差点没把我吓死!我爬到了树上,可是那头狼就是不走,看样子它吃不着我它是不会走的。没办法,我只好掏出了手枪,你说怪不怪?那头狼见我掏枪了,它竟然躺在了地上,我一想,还是天亮了再说吧。天亮以后它要是不走,那就不能怪我了。就这样,我在树上坐了一宿。天蒙蒙亮的时候,那头狼才不甘心地站起来走了。那个时候,青虎在我怀里已经没有动静了,我还以为它死了呢。我心想,对不起了,你的妈妈被我打死了,你又活活饿死了,我这不是作孽吗?可是当我把它从怀里抱出来时,发现它正瞪着小眼睛看着我呢!我欣喜若狂,连忙抱着它赶路,我想到一个有人家的地方买点牛奶或者羊奶也行啊。可是我想错了,山里上哪儿找牛奶去?我灵机一动,不如抓头狼吧!我费了好大的劲才套住了一头母狼,我把那头母狼吊在树上,但是还不能勒死,就这样,让青虎痛痛快快地吃了个饱!”

张铁鸥道:“那头狼呢?也让你打死了吧?”

祈云白了他一眼,道:“那哪儿能呢!它救了青虎一命,我还能杀它?你当我是什么人啊?”

张铁鸥笑了笑,不语。

祈云接着说道:“青虎吃饱了以后,我就把那头狼放了。就这样,一路上只要青虎饿了,我就用这种办法喂它,三天后,我们就回到了山寨。到了山寨就好办了,我抓了一头母狼当它的奶妈,一直喂到它三个月大的时候,才让它断奶,你看它现在长得多壮实。”

张铁鸥道:“不用说,那个狼奶妈也让你放了,是吧!”

祈云笑了笑,道:“那是当然了,你说这事怪不,当初我抓它来的时候,那头狼死活也不肯给青虎喂奶,甚至还要咬死它,到了让它走的时候,它却不肯走了!”

张铁鸥叹了一口气,道:“狼也是有感情的,它和青虎在一起生活了好几个月,不是母女也胜似母女了,让它们就此分开,它也会舍不得的。”

祈云刚要说话,凌啸天说道:“是啊,那头狼被放了以后,青虎还找呢!那头狼也偷着跑回来几次,那些喽罗都吓坏了,最后还是他们开枪把那头狼吓跑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