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康涨工资了 员工收入却下降了

ebwei 收藏 4 3756
导读:富士康涨工资了,不少员工却打起了退堂鼓。 张翼文现在还是深圳富士康40万工人当中的一名普通车间工人。“一个月后可能就不是了。”张翼文对记者说,“如果还是这种状况,下个月我就要走人了。”虽然加了基本工资,张翼文6月的实际收入却比以前减少了近1/3。 据本报记者在珠三角的调查,富士康涨薪事件确实刺激了很多企业和工人,关于企业涨薪的传言甚嚣尘上,而真正涨薪的企业寥寥无几。即使在压力下宣布了提高工资的企业,工人的实际获益也大打折扣。 长期研究东莞经济的中山大学教授林江刚刚在东莞进行了调研。据他的调

富士康涨工资了,不少员工却打起了退堂鼓。


张翼文现在还是深圳富士康40万工人当中的一名普通车间工人。“一个月后可能就不是了。”张翼文对记者说,“如果还是这种状况,下个月我就要走人了。”虽然加了基本工资,张翼文6月的实际收入却比以前减少了近1/3。


据本报记者在珠三角的调查,富士康涨薪事件确实刺激了很多企业和工人,关于企业涨薪的传言甚嚣尘上,而真正涨薪的企业寥寥无几。即使在压力下宣布了提高工资的企业,工人的实际获益也大打折扣。


长期研究东莞经济的中山大学教授林江刚刚在东莞进行了调研。据他的调查显示,东莞企业平均可以承受的涨薪幅度为3%-5%,最好的企业也只有10% 左右。


日前,广东省政府办公厅不得不牵头,联合外经贸厅、省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厅、省总工会等部门调研珠三角企业的用工环境,以应对可能进一步加剧的“用工荒”。


涨薪打折扣


富士康在上个月初公布了看起来诱人的涨薪计划。


在富士康做研发的胡杰只知道一线工人的基本工资上调了,而他不知道的是,工人的真实收入却在大幅度的下降。“6月开始我们的收入会下降很多。”张翼文说。


张翼文进入的第一个月工资加加班费总共1900多元,6月是小张进入富士康的第三个月,因为加班费少,收入只有1300元了。


收入减少的原因是,从5月开始,富士康开始控制加班。4月一个月,张翼文加班时间达到了110个小时,这个月他超过1000元的工资来源于加班。此后,可以加的班越来越少,“6月只加了十几个小时的班。”张翼文说。


东莞厚街镇一家玩具厂的工人对于涨薪的话题也表现得很失望,“老板说给涨200元工资。”工人陈华元对记者说,“但是从此之后每月要扣150元的伙食费。实际上我们只涨了50元。”


据本报记者在珠三角的调查,尽管有少部分企业跟随深圳富士康涨了工资,但涨薪外表光鲜的背后实际隐藏着苍白。佛山市一家汽配厂的工人董慧明就遭遇了 “被涨薪”。“涨薪前我们的基本工资是850元,全勤奖80元,涨薪后我们的基本工资涨到了920元,但是没有了全勤奖。”董慧明说,“实际是明升暗降。”


富士康的很多员工都注意到了一个变化:富士康宣布加薪之后,正常工作的工作量也增加了。“以前一个小时做15片零件,从6月开始每小时要多做一两片。”张翼文说。张翼文对此有特别的感受,因为他3个月前一进入车间,就注意到了机器上明确标明的“每小时可加工12.8片”。


据胡杰介绍,工作量的大小主要看订单,如果订单量大,时间紧,工人的工作量会加大。“控制加班,增加正常工作量,很明显是在控制用工成本。”他说。


而中华全国总工会近期的一项研究报告显示,在过去5年内未增加工资的工人数占23.4%,提高工人工资势在必行。


工人攀比加工资


6月,随着深圳富士康和佛山南海本田加薪,珠三角的产业工人问候朋友最多的是“涨工资了没有”。下班后短暂的休息时间,很多工人都在谈论哪家工厂加了工资,哪家工厂没有加。


四川人董慧明有很多老乡分布在珠三角的各个工厂里,“被涨薪”后的董慧明逐个打电话询问了几十个老乡,“看他们加工资了没有。”董慧明说,“结果加了工资的只有一两个厂,而且还是因为招不到工人,才加了一点。”


董慧明上网到工人较多的一个当地论坛中发帖:“都说加薪了,大家都加了吗?”帖子马上受到很多工人的吹捧,但是90%以上的人的答案是否定的。


即使如此,各方的传言却让很多工人都在心里预定了一个涨薪的期望。“别人加那么多,如果我们厂还不加,下个月我就要辞职了。”广州白云区通运化妆品有限公司的曹立标说。


“听说要加工资,还高兴了很久,以为能拿到两千五六了,结果不让加班了,收入反差很大。”张翼文也说。


工人心里的落差,使得很多本来就不安心的工人冒出辞职的想法。曹立标就表示,没加到工资,很多老乡都想辞职回江西老家。


对于用工,东莞凯姆服装厂老板彭建选用“旧病添新伤”来形容。据央视《经济半小时》引述数据显示,长三角和珠三角目前短缺工人接近200万。彭建选则认定用工荒还会加剧。


广东省总工会办公室人士表示,6月广东省成立了检查组,在广东多地进行了用工情况调研。广东省总工会也多次召开市工会主席会议,推动工资集体协商,建立工资正常增长机制。


企业难平衡


深圳富士康宣布再次提高工资后的第三天,工人对老板彭建选说:“我们也要涨工资。”


而外人不知道的是,这位做了十多年服装厂老板的生意人,正在承受越来越大的企业生存压力。“服装厂的利润下降得非常快,在东莞,现在服装厂的利润充其量只有3个点,而且这还没有把风险因素扣除。”彭建选说。


去年下半年,彭建选曾估计,东莞服装制造业的利润还有8个点左右。彭建选的工厂很多订单来自澳大利亚新西兰,长期的合作关系使其和客户形成了“原有基本价”。“现在客户在原有基本价上调20%,已经很诚心了,但我还是不敢接,因为一接就亏本。”他说。


服装行业原材料最近半年急速上涨,去年下半年棉花8000元/吨,现在涨到近20000元/吨;腈纶的价格也在这一时段涨了很多。彭建选称,单单原材料一项就上涨了20%-30%。


据林江的调查,东莞企业平均工资涨幅如果超过5%,就会难以承受。在这样的情况下,大幅度增加工人工资几乎成为海市蜃楼。这些企业要提高工资,唯一的办法是要求上游客户承担一部分。


彭建选开始关注用工成本更低的越南印度尼西亚。很多企业都有了这样的想法,彭建选称,有位富士康高层不久前曾对他说起,深圳富士康迁移的真正目的地是东南亚一些劳动力成本更低的国家。


珠三角一度以外贸发达著称,外贸数据甚至可以看出珠三角制造业的发展状况。事实上,从数据上看,珠三角的外贸正在令人焦虑,今年前五个月珠三角进出口贸易额同比增幅为34%,不仅低于长三角的45%,而且远远低于全国水平。


产业升级是个老话题,“但是不能升就要让企业倒闭吗?东莞有一个完备的电子产业链,有些工厂甚至只生产电脑主机的外壳,它也是不可缺少的。”东莞塘厦镇一家电子厂的总经理岚峰说。


广东省政府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李惠武说,很多中小企业确实碰到了问题,但产业升级不止是政策推进经济转型的主线,也是经济发展的要求。


就眼下形势,林江表示,即使东莞企业涨薪达到10%,也很难让工人满意。平衡工人期望薪值与企业效益,是中国制造业接下来很多年里要考虑和探索的问题。(华夏时报)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