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个女兵做老婆 第二章 新兵连(上) 2、倒霉的第一天(2)

老海豹 收藏 16 21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1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14.html[/size][/URL] 新兵宿舍是那种人字梁结构的砖瓦房,一个班一个大统间,地上铺垫了厚厚一层稻草,上面马赛克一样的拼放着十二张草席。宿舍顶端与地面距离很近,只要稍稍蹦一蹦,就能够得着屋顶梁的那种。墙壁上开了几扇小窗户,室内像冀中地道一样低暗,阴沉沉的,让人喘不过气来。因为光线太差,大白天也要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14.html


新兵宿舍是人字梁,砖瓦房,一个班一个大统间,地上铺垫了厚厚一层稻草,上面马赛克一样,拼放着十二张草席。宿舍顶端与地面离得近,只要稍稍蹦一蹦,就能够得着屋顶梁的那种。墙壁上开了几扇小窗户,室内像冀中地道一样低暗,阴沉沉的。因为光线差,大白天也要开灯。灯是那种光头电灯泡,瓦数也不够,鬼火似的半明半暗,闪烁着昏黄的光芒。

陈平把水兵帽的两根飘带扎在一起,又把帽子像挎包一样斜背在肩上,他四周打量了一圈,问大家,弟兄们,考考你们。谁知道这房顶为什么弄得这么低?他从口袋掏出香烟,在手里晃悠着说,回答正确的有奖。

新兵们觉得好玩,都抢着回答。等到大家转悠了一通,把四周看仔细了,才发现这个看似简单的问题,其实并不容易回答。

胡鑫信口开河地说,为了图省钱,节约材料呗。

陈平不置可否,摇头。

胡鑫说,我家的房子就弄得底,我爸说,这样可以节约不少钱。

看到没人回答了,陈平解释说,这都是出于战争需要啊。你们想,这里是陆军兵营,住的都是野战部队,要是遭到敌机轰炸,百分之九十的房子都会倒塌。房顶建得太高,砸下来的物件越重,伤亡也越大。

众新兵恍然大悟,纷纷惊叹陈平的解释。胡鑫夸张地将嘴巴张得老大,哇的一声,连连称赞,知识,知识呢。

陈平问红生,兄弟,你在忙乎什么呢,怎么不说话?

红生两膝盖跪在床沿上,一声不响地整理床铺。他把被子叠得四四方方,有棱有角,又把棉布床单的四角拉直抻平。

陈平说,你一定出生在军人家庭,要不然,叠不出这样正规的被子。

胡鑫说,他是农村兵,才不是什么军人家庭。

红生依旧没吭声,木头似的站在床边生闷气。坐了三天三夜火车,脚刚落地挨了罚跑步,现在饥肠辘辘,饿得前胸贴后背,骨头架子差不多散了。众目睽睽中,他整个人像一团烂泥,急不可耐地把自己撂到床上去。陈平掏出香烟,自己点燃了,又拿了一支递给躺床上的红生。他不会抽烟,无力地摇了摇头。陈平说,你不会说话,是个哑巴?胡鑫一下子蹦到床边,指着红生的鼻子嘎嘎直笑,哈哈,林红生,原来你是个大哑巴呢。

红生的床铺被叶班长安排在大门口,刚来部队,他不知道这是叶班长蓄意整治他的。靠门口的床铺人来人去烦扰不算,晚上还有冷风从外面灌进来。

滚起来!一个威严的身影又出现了——叶班长两条胳膊撑在门框上。红生刚刚一屁股坐起来,啪地一声,大腿上挨了重重一脚。这是他今天遭到同样一双皮鞋的第二次打击了。全班只有叶班长穿着舰艇兵大头皮鞋,皮鞋彰显了他的威武和狂傲,但沉重地踢在人体上的感觉,也会让你终身难忘。

新兵严禁躺床铺。叶班长大骂,你他妈的是猪啊!

毋庸置疑,叶班长在找茬儿整治他。红生大惑不解。来部队不过几小时,他不知道啥地方得罪了他。刚才大操场上罚跑步,让他丢人现眼也就算了,或许自己真的没做好,但现在白白挨上这一脚,让他心里气不愤儿。凭什么踢人,就凭你是一班之长?革命队伍不是讲究关心战士,团结友爱吗?你堂堂的老班长,竟然大耍军阀作风,无端打骂新战士,简直欺人太甚!红生心中蓦然升腾一股怒火——他要教训这个蛮横无理的家伙!否则,以后的日子没法混了!

看到红生要惹事,陈平赶忙将他从床边拉开,然后掏出香烟,毕恭毕敬地帮叶班长点上,一脸乐呵呵的样子,建议道,叶班长,您辛苦了,弟兄们坐了几天火车,全身脏得像猴子,是不是可以换洗一下?

叶班长鼻端冒出两股白雾,收住了火气,命令道,都洗洗去吧,给老子动作迅速点,别他妈像群娘们儿,磨磨蹭蹭的。

陈平给了台阶,红生滑到了地面上,人也变得冷静下来。临行前,父亲一遍又一遍地叮咛他——军人的全部,就是服从命令。现在,父亲的话在耳边轰然作响。那颗气恨不平的心,也就平静下来了。

陈平和红生床铺为邻,他从水房打来一桶水,把衣服脱得剩下紧绷绷的三角裤。南方的冬天不冷,陈平像踩中了蚂蚁窝,双脚不停在地上蹦蹦跳跳,直到全身出汗了,才开始擦洗。他的脸型有棱有角,让人看上去很舒服,尤其是那双深邃的眼睛,闪耀着聪颖、智慧的光芒。他长得高挑精瘦,细胳膊瘦腿,像一节风中摇曳的竹竿。就凭这把瘦骨头,他竟然混入了革命队伍,而且不可思议地体检上潜水员。他的身上还有多处疤痕,特别是小腿肚子上的那块,明显是贯通性外伤。

下午两点多钟,集合吃午饭了。饭堂建在山坡下的空地上,四周一大堆石头,龇牙咧嘴的躺那儿,放眼一望,咯得眼珠子都疼。和书上所说的不同,新兵连第一顿饭破例没吃面条,而是糙米饭,卷心菜,菜里不见油星子,稀稀落落有几块毛没拔净的膘肉。一人两只大海碗,一只装饭,一只装菜。饭没熟透,又硬又干,夹生的老陈米在嘴里活生生地直蹦。食堂的餐桌还没有配齐,新兵将菜碗搁在沙子地上,端起饭碗蹲着吃。几条不知哪儿钻进来的黑狗,巡逻队似的,痴痴地围着吃饭的新兵转悠。

陈平把碗里的皮筋肉一块块挑出来,甩向远处,小声骂道,操他妈的,简直在喂猪,把新兵不当人,这帮王八蛋。

狗们带着厉吠,疯狂地打抢,吃完肥肉后,又温顺地伏在陈平四周,死死盯住他的大海碗。

陈平悄悄地对红生说,刚才,要不是连长救你,叶班长非得跑死你不可。

连长?红生疑惑地问,他当然不知道什么连长。

罗连长啊,陈平眼睛放光地说,很漂亮的那个女兵。

仿佛挨到了电击,红生猝不及防,大海碗从手中滑脱,咣当一声砸中地上的菜碗,白花花的米饭和圈心菜炒白肉撒拉了一地,吓得几条大黑狗撒腿逃出老远。

有个头戴大檐帽的干部,端着饭碗慢悠悠地走过来,沉着脸问,你怎么回事?!

红生面如土色,干瞪着地下的一堆饭菜不吭声。

干部的前额长了个初露头角的赘生物,那是一颗肉痣。他光火了,朝红生连珠炮似的命令,起立——立正!

红生像被火烫着了,从地上窜了起来,立正。

四周吃饭的男女新兵噤若寒蝉,纷纷放下筷子,伸直脖子往这边瞅。他们想不出,这个一小时前挨罚跑步的新兵,现在又犯了什么错。也许,这太不可思议了。

干部阴阳怪气地说,新兵连的菜不好吃是不是?你也用不着砸碗啊!

红生双腿挺得笔直,眼睛平视面前的干部。干部阴郁的眼睛深处,似乎有一层冰凉的寒意和坚硬的拒绝。现在,这种寒意弥漫过来,顷刻间穿透了他,让他的全身凉飕飕的。

干部手一招,李排长和叶班长放下饭碗,跑步过来了,笔直地站在他面前。干部说,瞧你们排的新兵,第一餐饭就不想吃了,在这里砸碗。

叶班长气得两眼喷火,朝红生狂喘粗气。

李排长瞪起眼睛,没好气地说,愣着干吗?还不去把地上打扫干净?

红生正欲离开,干部喝令,站住!他不依不饶,似乎要追根究底,说吧,你为什么要砸碗?

李排长生气了,奶奶个熊,快去啊。

红生左右为难之际,罗连长来了,后面还跟着于排长。

罗连长望着一地的饭菜,柔声问,林红生,你这是在干吗呀?

红生心里委屈,眼泪差不多要滚下来,但他还是强忍着。

罗连长对李排长和叶班长说,你们都去吃饭吧。又转身对干部说,孙指导员,这是我接来的新兵,让我来批评他吧,行不行?

孙指导员端起饭碗,悻悻地走了,一边走,还恨恨地说,差劲,太他妈的差劲了!

陈平找来扫帚,将地上清理干净,于排长又让人送来了几份饭菜,三人蹲下来一道吃。见红生愣着不动筷子,罗连长冲他温柔一笑,不无责备道,你呀你,还是个小捣蛋呢。

红生忍无可忍,一行清清的泪水洒下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