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91.html


(104)

1942年8月1日,纳兰基地教导队成立。随即迅速开展新武器、新战法训练。

时间紧迫。司政后等机构一一完善,主要干部都配发了第一轮到位的军用怀表、望远镜、指南针,并学习使用步话机。

物资清点和发放,井然有序。

按照供给计划,各部日新月异地,改善着武器装备和食品结构。士兵的子弹带开始充满,再也不必用庄稼秸秆塞进去充数了;没人担心吃不饱饭,肚子里油水渐多;伤病员在野战卫生院得到治疗;士气达到令人满意的高度。

已培训300名司机,竟隐隐出现过剩——此时车辆还不够这个数。而自行车热也随着掌握人数众多,而变得不那么时髦。修车、补胎、拿龙这些,已不再被称之为“技术活”。

8月中旬的一天,徐向前给卡尔迅带来几份电报。

一份是延安来电:

“为配合今后运输,已通知各根据地修建野战机场,或物色临时降落、空投场地。”

另一份是延安转发的,写道:

“亲爱的埃文思长官:本部队乘坐“鹦鹉螺号”和“舡鱼”号,首次进行吉尔伯特群岛马金环礁两栖进攻作战,成果显著。士兵们祝福你! 代理指挥官詹姆斯·罗斯福”

得知自己一手带起的部队,发起了美军第一次反攻※,卡尔迅笑着自语:“鹦鹉螺?还要海底两万里呢。”

******

※史实:1942年8月5日,卡尔迅指挥“工合营”突袭日军占据的马金岛环礁。是美军太平洋首次反攻。

******

第3份也是延安转发。写道:

“埃文思弟弟:我在重庆患病(黄疸性肝炎)。母亲在加州去世了。明日我回印度。想念你的乔。”

卡尔迅明白,这是史迪威在试探着与他联系。电文相当含蓄,没有正式称呼和落款,并且只谈私人问题,理解它需要默契。他当即回电:

“乔:深切的关心和深切的哀悼。请一定治好病。我很健康,S&L药物效果不错,可帮你分担费用。爱你的埃文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