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人如何反思自己的历史?

xshxing 收藏 1 2755
导读: 在德国居住20多年的华人学者谢盛友先生,近来不断地写文章介绍德国人如何反省自己的历史。在文章中他说,德国人很严谨缜密,这一严谨作风淋漓尽致地体现在“德国制造”这四个字,不论是机械制造还是秩序维护,德国人反思自己的历史,也可冠以“严谨”二字。 德国反省历史的道路也不是一帆风顺的;战后,人们一度保持缄默,绝口不提过去。这是因为德国在战争中所犯下的罪行太骇人听闻,而由此给人带来的苦难也是前所未有的。直到上世纪70年代,在西德对纳粹罪行的讨论才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清算纳粹史的教训,使得德国在两德统一后加

在德国居住20多年的华人学者谢盛友先生,近来不断地写文章介绍德国人如何反省自己的历史。在文章中他说,德国人很严谨缜密,这一严谨作风淋漓尽致地体现在“德国制造”这四个字,不论是机械制造还是秩序维护,德国人反思自己的历史,也可冠以“严谨”二字。


德国反省历史的道路也不是一帆风顺的;战后,人们一度保持缄默,绝口不提过去。这是因为德国在战争中所犯下的罪行太骇人听闻,而由此给人带来的苦难也是前所未有的。直到上世纪70年代,在西德对纳粹罪行的讨论才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清算纳粹史的教训,使得德国在两德统一后加快了揭露德国统一社会党(东德共产党)的专制统治真相的步伐。


东德国家安全部,1950年2月8日成立。东德效法苏联的做法,建立一个兼备情报局和秘密警察的职能政府机构,全称是“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国家安全部”,也有翻译成“史塔西”。成立宗旨是担任德意志民主共和国的政治警察,负责蒐集情报、监听监视、反情报等业务。Wilhelm Zaisser是第一任东德国家安全部部长,很快就被Erich Mielke取代。1950年至1989年之间,安全部管辖有17个监狱,约9万1千名正式聘用的探员,大约18万名位在民主德国国内各领域的正式线民,即著名的“IM”,另有两万名“IM”通报合作者位在德意志联邦共和国,情报网非常绵密、而且有效。一旦东德国家安全部确认某某人的政治意见,他们会用低调的压力逼使当事人辞职、逼使学生终止学业。虐待等等酷刑是罕见的,一旦使用,东德国家安全部会迫使当事人转变成安全部的间谍或线民。


东德国家安全部是一个以人民为敌的国家机构,因为这个为军队编制的机构,其主要敌人就是自己本国的人民。那时东德人常常在孩子早上去学校前告诫他们,这件事或那件事不可以在学校里讲,否则会有危险。他们与所有生活在极权社会的人一样,在讲政治笑话之前要先看看四周有没有不可信任的人,因为他们害怕有无孔不入的秘密警察


1960年代至1980年代,信件与电话是人们互通讯息最重要的工具,然而拆信,则是秘密警察最基本也最重要的工作之一,窥探私人与公务信件,监控一切。秘密警察拆信技术高超,用蒸气用机器拆除信件的黏贴弥封,用探针深入信件,无所不用其极。


成堆的怀旧的磁带,看起来像要听音乐,其实都是用来侧录民众电话的录音带,一张张黑白照片有民众在停车场,在户外街头,看来没什么主题,其实是秘密警察锁定监控对象的偷拍照片。凿墙不是借光,是要偷听你在家里说话,衣服上的钮扣、口袋里的钢笔,通通用来监听搜证。秘密警察跟监需要易容术、变装,不是演电影,而是真实上场。


秘密警察更厉害的是湮灭证据的手法,当时没有碎纸机,而是把文件档案纸张加入化学药剂,处理过后变成泥土块状的固体,然后掩埋,让人无法还原资料。


至1989年东德崩溃时,东德国家安全部发展至拥有9万1千名正式职工的庞大规模,而当时东德总人口是1700万,合180 个东德人里就有一个秘密警察。在苏联,这个比例是1:600;在齐奥塞斯库的罗马尼亚,这个比例是1:1500;跋扈一时的希特勒盖世太保也才不过 7000人。除秘密警察之外,东德除大约18万名线民。他们甚至在西德也发展了2万名间谍和线民,其中不乏身居要职者,如前西德总理勃兰特的助手吉雍。换言之,东德人即便是逃到西德或欧洲其他国家,也很难逃出东德秘密警察的视线。


可以说,东德是二战后所有极权国家中秘密警察控制最严密的一个。


因此,至1980年代时,东德人还普遍都很悲观,认为这个政权还会存在很长时间,自己是看不到它终结的那一天了,其他任何关于政府倒台的想法都不过是一种幻想。但这一切的到来,对于每个东德人来说都感到太突然:1989年11月9日,似乎固若金汤、千年不倒的柏林墙竟然倒掉了,东德秘密警察的存在随之进入倒计时。11月17日,东德国安部紧急改组,22日决定销毁总部和地方各局的秘密档案。这个极权国家压迫人民40年的罪恶记录,旦夕之间就可能被毁掉。


就在这历史的紧要关头,1989年12月4日,埃尔维特市的一名女医生发现,当地国安局办公楼里正冒出黑烟。这位女医生立即意识到这是秘密警察在销毁秘密档案。她迅速叫上四个女友,凭着勇气和正义感,赤手空拳冲进秘密警察的办公楼。她们要求接管档案,国安局当然不答应。她们很快搬来救兵,检察人员、警察和其他各色人等一时聚集了上千人,国局销毁档案的丑行被制止。由此开始,东德人民开始了一场抢救国安系统秘密档案的活动。


1990年1月15日蔓延到首都柏林,成千上万的柏林市民自发地冲进国安部大楼。此时,许多档案资料已经被他们撕成碎片,冲进来的市民便将这些档案纸片一袋一袋收集起来,共装满了16000个纸袋。除此之外,他们还有接收了3900万张档案卡片和足有180公里长的文件。1990年10月,德国成立了受内政部领导的特别托管处,负责接收、保管前东德国安部的档案。1991年12月,托管处更名为前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国家安全部档案联邦管理局。这是世界上第一个处理前共产国家秘密档案的国家机构。


1995年2月,德国启动了世界罕见的档案修复计划。24名工作人员开始对第一批装满碎纸片的档案袋进行整理。他们首先根据纸张颜色、笔迹、墨水等进行初步分类,然后再尝试拼接。令人沮丧的是,一个工作人员一天只能拼对出10张。经过10年的努力,他们仅修复了400 袋破碎档案,相当于90万张纸的内容,占东德国安部全部秘密档案中的3%。照此速度计算,他们要400年才能处理完所有的档案袋。


2000年底,德国议会通过决议,要求政府启用计算机辅助来取代手工。德国政府便委托柏林弗朗霍夫研究院开发高速扫描技术。至2003年,该研究院宣布,把纸片贴在薄膜上,经传送带高速通过大型扫描设备,再由多台并行工作的电脑将撕碎的文件拼在一起,用这种方法,5年内可把6亿张档案碎片拼接在一起。档案的修复问题解决了。


早在1991年12月,德国议会即通过了《前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国家安全部档案法》,详细规范了对这批档案的收集、整理、利用、处罚等多方事项,并规定民众有查看与自己相关的秘密警察档案的权利。希望了解真相是人的一项本能欲求。


人们常常把东德的日常生活描绘成专制制度下的和谐社会,一个由家庭、工作和业余时间构成的和谐社会。目前公布的安全机关的档案文件证明,东德国家安全部触犯人权及相关法律是他们工作的核心,是家常便饭的事。大多数德国人强调,我们必须不断反省历史,保持警醒,唯有这样才能防止历史被歪曲或被作为政治斗争的工具来使用。1991年12月29日,德国通过了“东德国家安全部档案资料法”。德国公开秘密警察档案的第一天,万人涌入档案馆,他要看看“到底谁出卖了我”;她想知道“为什么他把我关进监狱”。出卖人或被出卖的人、迫害者和被迫害者,除了警察、高官、高干外,也有“良心知识分子”,也有平时要好的朋友、熟悉的邻居,甚至家里最亲的人:丈夫、妻子、父亲、子女。


著名作家君特·格拉斯在1960年代初就被前东德国家安全部门盯上了,这并不令人感到奇怪。因为他极力支持被前东德驱逐的作家乌韦·约翰逊,并且公开批评修建柏林墙。现在,前东德国安部关于格拉斯的档案被结集出版。凯·吕特尔《瞄准君特·格拉斯-东德秘密警察档案》一书2010年3月19日在莱比锡书展上亮相,格拉斯本人向公众介绍了这本书。


今年82岁的格拉斯,在随后的座谈中,说他当时完全了解自己的危险处境,“我们有意激烈地讨论了前东德和联邦共和国之间关于抒情诗在发展上的不同点,之后我们就想象,监听者在试图解密我们的对话时会遇到怎样的困难。”但东德国安部对格拉斯却鞭长莫及,他虽然被认为是危险的挑衅分子,但他有很强的影响力,并且与最高层有着密切的联系。即使是对于那些官方框架下的活动,比如魏玛学院在1960年代举行的两德会谈,或者晚些时候80年代的两德文化协定,格拉斯都忠于自己的立场,毫不留情的批评东德的国家专制。


东德国家安全部遗留下3千9百万份秘密警察档案,如果一本一本连接起来,足够180公里长。由于德国通过了“东德国家安全部档案资料法”,所以每个人都有权利申请阅读有关自己的档案。迄今为止,提交查看档案申请的德国人共有 170万人,相当于东德人口的10%。


很多人曾经担心,一旦受害者查看了自己的档案,从中发现了那些告密者,那些曾把他们送进监狱的人的名字,他们会采取报复行动,会有新的流血事件发生。但事实并非如此。民众面对真相时的态度比一些政治家所预言的要理性得多。比如德国前总理科尔由于“政治献金”困扰,他向柏林行政法院提出抗诉,要求封存有关档案。2001年7月4日科尔胜诉,法院判决:档案馆必须重新加密封存有关科尔类人物的绝密档案。 根据该判决,人们可以看出,虽然东德国家安全部档案资料法规定,个人有权使用影响其生活和隐私之国家安全秘密档案,并且基于确保及促进国家安全机构活动之历史政治评价及司法再评价,允许公共和私人机构根据法律使用上述档案资料,但是,该法同样规定,使用个人档案必须无损他人之合法利益。科尔胜诉的原因就在这里,他是公众人物,公众人物的档案,若非经合法程序取得或未经当事人同意,向媒体公布其档案,便侵犯了个人隐私,是违法的。一“公开”,一“封存”,显然看出:你可以通过档案了解谁迫害你的真相,但若公众人物不同意,你就没有权利向媒体公布他的资料。


2009年1月,德国总理默克尔亲临“档案馆”,她强调,秘密警察档案的公开,是增进人的和解,而绝对不是带来更多的误解和仇恨。公开档案需要法律,封存档案也需要法律。


在柏林围墙倒塌前夕,当时东德的重要城市莱比锡,50万人聚集和平示威;1989年11月4日深夜,他们包围了国家安全部也就是秘密警察的大本营并且和平接管,震撼了东德当局。如今,这栋具有历史意义的大楼如今被保留下来,成为著名的秘密警察博物馆,也是见证当年极权政治的真实教材。这栋位在德国莱比锡市中心,大门面对十字路口的圆角造型建筑,承载了一段沉重的历史,二次大战结束,苏联国家安全局K5进驻此地,随后东德秘密警察在莱比锡的总部设在此地。


如今,来此参观民众络绎不绝,来自世界各国。特别是东欧与从俄罗斯来的民众最多,因为过去他们在铁幕下生活,感同身受。这个1911年完工的百年建筑物,超过半个世纪被苏联与东德独裁专制者当做控制人民生活与思想的堡垒,甚至是审讯处决的禁地。


建筑物本身位在空间的十字路口,最终则是在历史的十字路口上转弯,用这样的保存与教育方式,提醒世人,不要再失去方向。


目前,公布的安全机关的档案文件证明,东德国家安全部触犯人权及相关法律是他们工作的核心,是家常便饭的事。大多数德国人强调,我们必须不断反省历史,保持警醒,唯有这样才能防止历史被歪曲或被作为政治斗争的工具来使用。


那么,中国何时公开文革档案?何时公开那些运动的档案?公开这些秘密档案,才是保证和谐社会的根本前提之一。

1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