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ST 西方价值体系的总崩溃 上

凌晨的爱 收藏 2 941

记住,我们中国人等待这一刻已经等了一千年了。

(一)2008年影响最深远的事件:金融海啸

在「回顾2008,展望2009」这篇文章中YST把经济论述放在回顾的最後一项,又把金融海啸放在经济论述的最後一项,因为金融海啸是2008年全球发生的最重大、影响最深远的一件事。

YST 谈国际政治离不开军事,因为军事是国际政治最有效和最重要的手段。其实政治也是一种手段,这个手段的最终目的是经济。人类的一切活动最终还是要回到经济层面来,一个更好的生活永远是人类追求的最终目标。YST 承认历史上有很多战争是因为其他的因素,譬如统治者的虚荣或政客的意识形态或宗教信仰,但是这些人都是愚蠢的失败者,譬如高唱理想的台独分子。 真正成功的政治人物,他们所有治国的重大决策都是为了经济、为了明天有更好的生活。

(二)西方体系的总崩溃 2008年的金融海啸不是一个偶发事件,它代表的是整个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由於经济制度的错误所导致的金融崩溃。这个影响是非常、非常深远的,是整个西方经济体系、价值体系和政治体系的总崩溃。

金融海啸造成西方经济体系的崩溃,这是实质的。

金融海啸造成西方价值体系的崩溃,这是心理的,是论述能力的崩溃,属於软性实力的丧失。

不要小看软实力,丧失软实力的後果非常严重,它不但打击西方人的骄傲,更重创西方人的信心。

金融海啸之所以影响深远就在西方体系无论是实质的还是价值的都崩溃了。 实质体系的崩溃造成政府运作眼前的困难;价值体系的崩溃造成实力恢复的长期困难。

(三)西方实质体系的崩溃

实质体系的崩溃大家都看得见,更感受得到。股市崩盘、房价惨跌,有的丧失工作,没有丧失工作的退休金也大大缩水,很多美国朋友跟我说他们的401K(退休基金的代号)已经变成“201K”。这些人的埋怨和恐惧属於个人的困难,虽然也很重要但不是我们政治论述的主要话题。政治论述是观察一个国家的整体能力和整体价值观念,不看个体。 西方实质体系的崩溃最具体、也最严重的就是金融机构的大量倒闭。 1. 金融杠杆 相信现在读者已经了解什麽叫做金融杠杆(leverage)。如果银行有一块钱的本钱,却做五块钱的生意,杠杆就是五倍,只要赚一块钱就是100%的利润。但是同样的道理,只要赔20%的资产就赔光了所有的本钱面临倒闭。 高杠杆就表示高风险。 让我们用简单的算术来表达:如果银行的投资采用N倍杠杆,那麽当银行的资产下跌了N分之一(1/N)这家银行就倒闭了。 所以一家用30倍杠杆运行的银行,它倒闭的标准是资产下跌达到 3.34%。 2. 美国的金融机构 最近这些年来,美国的银行都在30倍左右的杠杆下运行,属於非常高的风险。 譬如华尔街某银行以10亿美元作抵押借钱买了 300亿美元的「信用违约证券」(Credit Default Swap 简称 CDS),杠杆就是30倍。

如果获利 5%,那就是15亿美元,本钱只有10亿美元,所以利润是 150%,属於暴利。银行上下个个都分红,从几万块(小职员)到几百万(高级经理)到超过一千万(董事、总裁、执行长、董事长)。

但是如果证券下跌了 5%,不但本钱赔光还负债五亿美元。不过华尔街的银行照样分红,而且数目不减。「雷曼兄弟」倒闭前,它的执行长富尔德(Richard Fult)从公司拿走了两千两百万美元。

2008年,在金融风暴银行面临倒闭下,华尔街员工分红的总额是5430亿美元。这就是美国文化。

这些都是造成美国金融问题的根本原因,那就是不顾一切、疯狂地追逐短期利润。高风险有侦 n怕的?这些银行的决策者全都是无所畏惧,因为顶了天就是拿钱走人(grab the money and run),没什麽大不了。

想想看,谁是傻瓜?YST 如果能抓到一千万美元也什麽都不怕,什麽高风险的投资决定也都敢做,绝不会担忧明天。

超级薪资使得决策者无所畏惧,加上同行之间的竞争,这就造成银行业高杠杆的运作模式。 目前美国的银行平均资产额已经下跌了8.68%,按照自由市场的机制早就应该倒闭了。事实上,如果美国政府不出面干预,美国所有的主要银行全部都倒闭了,没有一家能够幸免,包括全球闻名的美国花旗银行(Citi Corp)。 更有意思的是美国一些银行已经资不抵债,於是政府拨巨款给他们纾困避免倒闭。这些银行的高级职员一拿到纾困的钱第一件事就是给自己分红。道理是:你既然怕我倒闭,你就拿我无可奈何。聪明吧?譬如美国花旗银行、高盛(Goldman Sachs)、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都这麽干。不但美国人民生气,连欧巴马总统都动怒了, 骂这些金融界的领袖们「不要脸」(Shame!)。

美国金融界的文化真的生病了,而且是重病,因为美国金融界人士已经没有羞耻之心。没有人要求这些金融人士学雷锋,但是美国人要求金融人士有最起码的做人的品格(minimun decency as human beings)是合理的,而美国金融人士距离这个最低标准太远了。想想看,没有羞耻到这种地步,居然把经营别人的钱(譬如退休基金)毫无羞愧地以各种名目放进自己的囗袋、把政府(纳税人)为他们的错误善後的钱毫无羞愧地放进自己的囗袋。美国的金融文化如此腐败,YST 不相信这些人能扭转美国的金融颓势。

绝大部份的人和所有的美国人都不希望美国的银行倒闭,影响太大了。今天大家都在赌政府会干预。美国政府怎麽干预呢?就是大量借钱给这些银行不让它们倒闭。但是钱从那里来呢?向国外借钱能解决的机会是零,因为由金融衍生产品所造成的黑洞估计高达50兆到60兆,足以拖垮全世界。美国能借到的钱属於杯水车薪。唯一的、最可行的、也最容易的解决方案就是印钞票,这是只有美国拥有的特权。 3. 欧洲金融机构

欧洲的金融受伤比美国轻很多,但是解决比美国难很多。原因很简单,欧洲不能随意印钞票。这是为什麽金融海啸发生後,美元对欧元会逆势上扬。

欧洲国家中英国特别不被看好,有消息说英国有可能追随冰岛面临破产。为什麽?因为英国的金融业在 GDP中所占的比重过高。

对英国最无情的批评来自美国的一位投资者,名叫罗杰斯(Jim Rogers),他是罗杰斯控股公司(Rogers Holdings)的董事长,曾经和索罗斯(George Soros)共同创立量子基金(Quantum Fund)。量子基金就是那个在1997-1998年制造亚洲金融危机并且差一点把香港金融搞垮、但是把曾荫权急哭的对冲基金。

英国[金融时报]的记者葛海姆(Peter Garnham)在2009年01月22日做了下面的报导。 罗杰斯说,英镑是一种没有支撑的货币,英镑对美元和欧元的汇率应该继续下跌。 为什麽说英镑是一种没有支撑的货币呢?

罗杰斯说,“很简单,英国没有什麽东西可卖的。” 罗杰斯进一步表示,英镑的两大支柱一直是北海的石油和英国金融服务的实力,尤其是伦敦金融城的角色。但是当北海油田开始枯竭的时候,伦敦作为一个主要金融中心的地位就遭受打击。 罗杰斯表示英国已经不值得投资,资本家最好把钱改投其他地方。 4. 香港的金融地位

罗杰斯看英国与 YST看香港有惊人的相似之处,令我们不得不用罗杰斯的话来检验香港。 A. 香港与英国

罗杰斯对英国的评论立刻使YST想到香港。如果我们把上一节用红色标出的罗杰斯的评语改两个字(「英镑」改成「港元」,「英国」改成「香港」):

港元是一种没有支撑的货币;

香港没有什麽东西可卖的。

这就正是 YST在「漫谈香港」对香港的评语。 罗杰斯批评英国的话和 YST批评香港的话几乎一模一样,不,不是「几乎」,是完全的一模一样。YST的「漫谈香港」系列文章在去年12月01日就全部写完了,罗杰斯批评英国是在今年的01月22日,YST 没有抄袭罗杰斯。我们的论点一致,因为这是金融的ABC,属於基本常识。

B. 港元是空壳子,只有心理价值,没有实质价值。

在「漫谈香港」这个系列文章,YST 说得很清楚,香港的金融业没有支撑,因为香港不事生产,既无工业,也无农业,香港的金融业是一个百分之百的空壳子,因为香港拿不出任何实物可卖。 所以港元是一个百分之百的空壳子,港元只有心理价值,没有实质价值。 「漫谈香港」说得非常清楚,香港的土地和人工都被过分高估,港元至少有80%贬值的空间。也就是说,港元的正确价位应该是:

1元人民币 = 5元港币;或

1美元 = 34港元。 也就是说,港元的汇率应该大致等於新台币。对毫无生产能力、买空卖空的港元来说,这个汇率已经太宽厚了。 如果香港一切回归天命,也就是依据达尔文的进化法则,港币最终的汇率应该以渔村的价格计算香港的土地价值,然後转换成汇率。至於结果是多少,YST就把这个习题留给读者好了。 罗杰斯说话的重点是强调货币必须有制造业或天然资源作为支撑,否则这个货币无法给人信心。 譬如日本有强大的制造业、沙乌地阿拉伯有丰富的天然资源,他们都能够拿出实物来卖,所以日圆和沙乌地利亚(Saudi riyals,简称 SAR,目前 1美元 = 3.75 SAR)都有坚强的支撑点。 为了强调他的重点,罗杰斯对英国的评语有些过分刻薄。其实除了石油,英国还是有少数不错的工业,譬如劳斯莱斯的航空发动机目前在国际市场仍然相当有竞争力。英国在2008年的农业与工业总产值是6480亿美元,这是实体经济。但是英国走下坡是一个事实,英国的国际影响力式微也是事实,英镑疲软与英国可能面临破产都是事实,伦敦这个金融城将不再是「国际金融中心」也非常可能成为事实。但是英国还不至於、也绝对不会沦落到跟香港在同一个阶层。

二十年来香港什麽实业都没有,香港的工业与农业生产值都是0,比英国的今天与可预见的未来都差远了。香港实物生产的能力是0,天然资源也是0,是确确实实没有任何东西可卖。如果今天英国要追随冰岛去打鱼,那麽二十年前香港人早就该去打鱼了。 C. 香港顶多是一个“魁儡金融中心” 。

香港人号称自己的小岛是“国际金融中心”,可以靠金融业吃饭,这是一个笑话。

英国曾经是香港 155年的宗主国,英国在国际金融上的地位是有历史的,我们不要忘了英镑在二次世界大战以前是世界货币有如今天的美元。香港所有的金融本事都是从英国学来的,能比师父强吗?香港人再怎麽吹牛也不敢把香港中环的金融地位和伦敦相提并论。

想想看,如果只因为北海石油枯竭英国师父就当不成「国际金融中心」了,屁都没有的香港徒弟能成为「国际金融中心」吗?

香港从来就不是甚麽国际金融中心,以後也不会是,连“广东金融中心”都当不成。 香港顶多是一个“傀儡金融中心”,手脚都绑了绳子,绳头捏在北京手里。

香港人听到「傀儡」两字不要不服气。大约十几天前,有新闻(可能是「明报」,YST 不太确定)说李嘉诚偷偷卖掉大量手中「中国开发银行」的股票没有预先与北京商量。

YST 的记忆这些股票是「中国开发银行」上市(IPO)的时候以极低的价钱配售给李嘉诚的,北京政府当然有理由生气。

看到没有?这就是香港首富的嘴脸和他财富的来源。 香港人普遍瞧不起大陆人。其实没有中国大陆的输血,香港什麽都不是,只能是个小渔村。香港从来没有条件成为任何金融中心。想想看,只要过一条河就有一个经济实力远比香港强大的城市,它的名字叫深圳。至於经济力量更强大的广州,我们就不提了。国际金融中心哪里轮得到香港?连“广东金融中心”都轮不到香港,何况国际。 别忘了,在长江囗还有一个经济实力远比广州强大的上海,华北平原京城旁边还有一个经济与政治并重的大港叫天津,它们的经济和国际地位都远高於香港,香港人看不见吗? 香港人的愚昧无知和自我膨胀不是普通级的。 D. 香港的未来 香港的问题在香港人不知道如何为自己定位,不知道在这个边陲小岛能扮演什麽角色。YST 给香港人提供三个选择: 选择1:如果香港人认为自己有真本事,那麽放弃金融中心的幻想,脚踏实地发展尖端高科技产业,譬如高利润的生化医药产业、新能源的研发...等等,用别人做不出的实物来合理化港元过高的价值。

选择2:如果香港人认为自己很平庸,那麽自动将港元大幅度贬值,使香港变得有竞争力从事传统低端的工业生产,尊广州为龙头,融入珠三角的大家庭。

选择3:香港人眼高手低,高不成,低也不愿意就,不打算务正业,继续投机取巧,终日幻想洋买办的 easy life,向北京不断乞求输血,扮演“傀儡金融中心”。那麽香港人就等待有一天被大陆抛弃,回到渔村。

(四)西方价值基础的崩溃 西方世界用科技创新带动工业革命,用工业革命的成果推动殖民主义,然后用殖民主义所获取的资源与利益建立了极具侵略性的帝国主义,最后也是最厉害的就是用论述的方式鼓吹他们制度的优越性、合理化他们的掠夺、确立并巩固他们的领导地位。 人一旦有钱,不论他的钱是如何获得的,总要教训穷人,証明他拥有的财富是合理的。国家也是一样。 所以论述是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手段,是软实力中的核心力量。西方国家所有的信心与优越感都是由论述撑起来的。 我们现在就来一一检验西方体系最核心的论述。

1. 「自由经济」的论述 美国的论述中非常具体的代表就是鼓吹「自由经济」。美国自由经济的大师就是芝加哥大学的经济教授费德曼(Milton Friedman),他的胡说八道害惨了南美洲的经济,但是一点也没有伤害到他的名誉,1976年他拿了诺贝尔经济奖。西方人为本身利益互相瞎吹捧,这就是例子。

A. 「自由经济」是一种强盗论述 费德曼的胡说八道从他对香港的评语就可以确定。费德曼说,“如果你要看资本主义,就去香港”。1990年,费德曼出书(Free to Choose: A personal),书中说香港也许是自由市场经济的最佳例子。 被洋大人夸奖,香港人听得飘飘然。 西方人是虚伪的,特别是犹太人。另一个犹太人索罗斯(George Soros)就打着「自由经济」的大旗到亚洲来抢钱,製造了1997-1998年的「亚洲金融风暴」。索罗斯一面叫嚣「自由经济」不容当地政府干涉,一面用汇率套钱,成功从泰国、印尼、马来西亚、和韩国等国家圈走数十亿美元,留给当地政府一个金融烂摊子。 但是索罗斯在香港,费德曼歌颂的“自由市场经济的最佳例子”,却失手了。为什麽?因为中国大陆不信邪,不甩西方的经济论述,也不鸟费德曼的炸药奖。在中国大陆的支援下,香港政府断然出手在关键性的支撑点干预股市,导致最后索罗斯的「量子基金」赔本出场。 索罗斯大骂香港不遵守西方人制定、广泛论述、全力推销的「自由经济」这个“金科玉律”。 笑话,费德曼是甚麽东西?傻瓜才把他当先知,把「自由经济」当圣经。 「自由经济」是美国对付外国,尤其是未开发与开发中国家,以大欺小的强盗论述。 想想看,香港的经济基础比韩国差远了,当时脱离英国殖民还不到1年,香港人非常崇拜西方的思想学说。香港若是没有中国大陆强有力的手在背后,一定掉入这个强盗论述的陷阱,哭着送钱给索罗斯。

B. 「自由经济」的彻底崩溃 但是,西方人从香港圈钱的失手学乖了吗?认错了吗? 当然没有。西方人一直宣传「自由市场经济」、强力主导全球的商业运作、不断要求中国大陆的国营企业私有化,直到2008年美国发生金融风暴,引发了全球金融海啸。 然后最可笑的事情发生了,索罗斯大骂美国政府在金融风暴发生的时候出手太慢,导致股市崩盘。 2008 年10月13日,索罗斯砲轰美国政府的救市方桉,他在参加国际基金会(IMF)的会报后接受记者访问,直接点名批评美国财政部长鲍尔森。索罗斯说鲍尔森太迷信所谓的「基本市场规则」以至于在面对金融危机的时候犹豫不决、错误评估形势,导致股市崩盘,但又没有能力救市。 索罗斯说,“七千亿美元的计画如果能策划得更完善、如果能更早筹划、如果能早一点处理房屋贷款市场,伤害就会小一点。鲍尔森的计画不周详,现在市场正在崩解,他不知道需要做什麽。” 咦,奇怪,这个犹太人又哇哇鬼叫了,不过这次说的话怎麽跟亚洲金融危机时完全相反呢?十年前索罗斯不是大骂香港政府干预股市吗?现在他居然埋怨美国政府救市太慢。他这麽多年朗朗上口的、美国经济学家创立并鼓吹的、西方世界用诺贝尔奖肯定的「自由市场经济」的伟大论述那里去了? 犹太人无耻圈钱的丑恶嘴脸表露无遗。 「自由经济」的论述在另一个犹太人口中彻底露出了欺骗的本质。

C. 西方「自由经济」的论述轰然倒塌 美国金融危机暴露了「自由经济」的强盗本质。现在西方经济学家没有人敢提「自由经济」了,反过来要求中国这个金融后进国家来救他们。美国前财政部长萨默斯(Larry Summers)说,中国以及中东国家将“最终决定”美国史上最大金融拯救计画的命运。 现在美国国内都在大谈美国银行应该国有化,包括很多人都崇拜、台湾尊称为「葛老」的葛林斯潘(Alan Greenspan)。这不是很可笑吗?鼓吹了几十年的「自由经济」马上就见风转舵了。 我们不禁要问,经济学到底是什麽学问? 「葛老」做美国联储会的主席,从1987年一直做到2006年,重大的错失他都有份。这次的金融海啸葛林斯潘要负主要责任。 2008年,西方「自由经济」的论述轰然倒塌,一文不值。 这些吹嘘「自由经济」拿诺贝尔奖的学术骗子是不是要吐出这些奖牌、奖金、和虚假的荣誉呢?

2. 「全球化」的论述 美国鼓吹的「全球化」(Globalization)是西方国家的另一个强盗论述。

A. 「全球化」是糖衣砲弹 「全球化」基本上就是西方发达国家在优势经济、财力和科技的情况下堂而皇之入侵开发中国家市场的一种手段。星巴克咖啡、麦当劳汉堡、沃尔玛零售店....在「全球化」的旗帜下进入全世界,不但抢佔别国的市场,也破坏了当地文化。 每个国家有自己的国情和文化,构成自己国家的特色,决不能盲目搞「全球化」。「全球化」绝不是金科玉律,需要依据各国本身的情况适度受到节制。落后国家的人民大谈「全球化」作为时髦,特别令人感到可笑。 当先进国家组成一个市场团体(最早的GATT,后来的 WTO)形成了相当的规模以后,他们便开始对其他国家设限,对新会员提出苛刻的条件。中国大陆加入 WTO所签下的条件在国内引起轩然大波,朱鎔基总理被攻击成卖国者。但是中国挺过来了,美国从此不能每年以「贸易最惠国待遇」的审核来骚扰中国的内政与外交。

B. 「金融海啸」令「全球化」的论述遭到质疑 依照 WTO的规定,中国大陆在不久的未来就要开放接受外国的银行业和保险业,这是中国的弱项,一直是有识者担心的。中国的银行业和保险业一旦被外国控制那就完了,未来无论做什麽都困难重重。 中国的运气不错,在金融业即将开放的关键时刻发生金融海啸。如果这个金融海啸晚几年发生,中国受到的冲击一定大非常多,就像欧洲和日本。我们看得很清楚,越是西化的国家在这次金融海啸中受伤也越重。中国之所以受伤轻就是因为银行和保险还没有被全球化。你能想像美国的花旗银行集团在中国各大城市贩卖金融衍生产品所引起的后果吗? 有人说这次的金融海啸是美国的阴谋,把美国多年来累积的债务透过金融衍生产品由全世界来分担。虽然结果看起来是如此,但是 YST个人不认为这是美国的阴谋。美国玩不起这麽大的游戏,而且自己受伤也太重了。

C. 美国的保护主义 美国在通过庞大的重建方桉时曾经提出一些限制性的规划,要求重建的材料和设备必须用美国货。此话一出立刻遭到全球的反对,欧巴马总统出来打圆场说美国不会这麽做。但是 YST认为美国的保护主义已经开始酝酿,一旦经济真的一发不可收拾,美国的保护主义必定抬头。 想想看,美国铺天盖地论述「全球化」的好处并且强力推销,世界各国也一蜂窝地跟进。但是美国一旦确认自己处于劣势便立即改口。这就立刻给「全球化」的价值蒙上阴影。 「全球化」是一个极具侵略性的廉价口号,先进国家自恃有强大的科技和丰沛的资金不怕竞争,所以推销「全球化」的观念进入落后国家的市场。 西方国家第一次在市场游戏上从落后国家感到压力,就是中国。这是他们在允许中国加入 WTO以前没有想到的。中国能做到这一点除了中国人的智慧,主要是依靠广大劳动人民的刻苦耐劳。西方国家一旦认为自己吃亏了,便想改变他们制定的规则,不再玩这个游戏。美国与欧洲都开始对中国货作出“惩罚性”的附加税。西班牙与义大利甚至发生捣毁中国货的粗暴行为。 「全球化」原本就是一种廉价的强盗论述。2008年的金融海啸让我们进一步认识「全球化」带来的全球灾害。

3. 民主、自由与资本主义的论述 「金融海啸」是对西方鼓吹的民主、自由与资本主义最沉重和最根本的打击。

A. 资本主义被否定 美国总统欧巴马公开要求接受政府援助的金融机构,任何高阶层的经理和执行长年薪都不能超过50万美元,美国人民压倒性的多数赞成总统这项要求。这就是从根本上否定了资本主义。 欧巴马总统的话就够了,YST 不需要做更多的论述。

B. 中国政府的效率被肯定 自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起,六十年来西方国家用排山倒海的论述把中国大陆的政府定调为**、独裁、腐败的共产政权。西方国家并且以这个作为理由对中国大陆进行封锁与禁运,这是非常厉害的手段,造成中国发展的困难和长期落后的局面。 2001年11月11日,中国正式加入 WTO,这是中国发展史上最关键的一步。不到十年,中国就成为世界第三大经济体。而且从对世界的贡献和影响力来观察,日本是不行的,中国在这方面仅次于美国。 中国体制的优越性在遇到灾难时特别显现出来。不论是水灾、SARS(大陆称「非典」)、雪灾、地震,中国政府的救援效率远高于西方国家,看看美国政府在卡翠娜飓风的迟缓表现就知道了。2005年08月卡翠娜飓风在纽奥良造成的灾情和中国1998年08月发生的长江流域大水灾在规模上差太远了。美国的体制连卡翠娜飓风这样的小灾难都不能应付,弄到几千人睡在体育馆里面没吃没喝,纽奥良到处发生抢劫,最后军队荷枪实弹进入灾区维持秩序,真是民主自由制度的笑话。中国发生灾害,解放军的救灾行动立即展开,进入灾区携带的都是救援物资,从不带武器的。 这次美国引发的全球金融海啸,西方政府的官员和西方的新闻媒体都公开承认在全球面临经济萧条的时候,中国政府的应变最迅速也最有效。 美国的应变是不断的把钱投入银行,然后这些钱有些被银行高级管理人员分掉,有的拿去豪华度假,剩下的钱如石沉大海,问题依然存在。 中国投入钜款从事基础建设、技术开发、和包括医药保健和教育在内的社会保障安排。 中美两国应对金融灾害的手段高下立判,尤其突显两国不同的生活文化。西方的政府和媒体多年来不断攻击中国的政治制度和意识形态,但是在面对灾难的时候他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中国在稳步前进而自己的政府七嘴八舌和手忙脚乱。 今年在全球各国经济都面临负成长的时候,中国的经济成长仍有希望维持8%,而且中国将是最早脱离经济衰退的国家。中国政府在处理经济危机时的效率和果断令西方国家刮目相看。西方各国不但看好中国经济发展的前景,而且希望中国的经济能够带动西方国家的经济脱离苦海。 多年来西方国家在民主、自由与资本主义上咄咄逼人的论述在这次金融海啸的冲击下也轰然倒塌了。

C. 台湾在经济萧条中彰显西方民主制度之恶 在所有实行西方式的民主制度国家中,台湾在这次金融海啸中的表现是最可笑的。民进党在立法院杯葛行政院长的报告,态度之恶劣使一个例行的施政报告变成一个恶毒的斗争大会。 蔡英文主席要求马英九总统参与民进党召开的国是大会。想想看,民进党那批烂人能有什麽国是建言?事实上,这是一个设计好的斗争大会。马英九在会见刘兆玄之后正式拒绝蔡英文的邀请,这是对的。任何人都看得很清楚,民进党根本是想藉金融海啸引发的经济萧条闹事,再利用民怨扩大为游行示威,最后是拿回执政权。 做为反对党,民进党把台湾的经济萧条看成是夺权的黄金机会。民进党根本不希望台湾经济在马英九的带领下变好,而是希望经济越变越坏然后藉此机会下手夺权,这从民进党立法委员把「行政院长道歉」当作第一诉求就看得非常清楚了。民进党的私心全写在脸上,哪有一点点以民为主的影子,作秀做到这种程度「民主」真是成了笑话。西方民主的丑恶面被台湾的政客发扬得淋漓尽致,毕露的丑态实在惨不忍睹。 台湾进行的民主体制告诉我们:两党政治不是一个以民为主的政治,而是互相拖后腿的夺权政治。在面对经济衰退的情形下,在野党拖后腿的动作和心机让人看得特别清楚。 如果你以前看立法院吵闹、抗争、打架还会兴致勃勃,那是因为你吃饱饭没事干。 如果今天你因为经济萧条而失去工作或遭到减薪,你看立法院吵闹打架就笑不出来了。 YST 向你保証,这些立法委员没有一个是为你的失业或减薪在立法院打架。

D. 发达国家的财富来自武力掠夺,不是靠民主、自由与资本主义 西方国家以前能够在民主、自由与资本主义这些论述上佔优势,那是因为他们在成功掠夺世界的财富以后变得非常富裕。一旦国家变穷,西方政治制度的缺点全部冒出来了。 我们必须认清,今天所有富裕的西方列强(包括日本)哪一个不是靠掠夺起家的?掠夺靠的是由科技建立起来的军事力量,不是甚麽民主自由的政治制度,更不是什麽优秀的资本主义。中国人是天生的商人,中国商人开拓「丝路」载运茶叶、绸缎、瓷器到万里之外贩卖的时候,欧洲人还是野蛮人。 没有一个例外,西方列强和日本今天的财富都是从武力掠夺起家的,富裕之后再搞出一套论述合理化他们的既得利益,同时掩盖他们过去的罪恶。 有趣的是,客观检验制度的时机终于来临。今天在全球经济危机下,西方国家主观的论述终于必须面对客观的考验。 任何制度最后真正较量的就是「效率」两个字。其他的比较都是假的、抽象的、可以多重定义的,这些都很容易胡乱做文章。现在金融海啸发生了,谁先开步走、谁走得快、谁走得远,谁就是优胜者。 看到没有?西方国家论述的嚣张气焰突然没有了。 「金融海啸」使西方国家在民主、自由与资本主义的论述上全部失去根基。

4. 「人权」的论述 这是西方国家目前闹得最凶的论述,西方软实力的代表就只剩下可怜的「人权」论述了。不幸的是,就连这点可怜的论述西方也站不住脚。

A. 人权没有标准 「人权」是没有标准的。譬如美国可以在自己的监狱为囚犯安装彩色电视,让囚犯终日在牢房观看他们喜爱的节目,这是美国的人权标准,别人管不着。但是美国用这个标准来攻击中国对待囚犯没有人权、痛批中国政府利用囚犯做工、拒绝购买囚犯生产的商品...等等,这就不对了。至于美国为脏独和轮子争取人权就更是胡扯了。照这个标准,中国也可以为美国的黑豹党争取人权,中国更有理由谴责美国在德州出动坦克把「大卫教」这个邪教组织的居住房屋轰成一片火海,邪教教徒全部死光光。

B. 美国的人权纪录 其实美国的人权纪录并不光彩,上个世纪六0年代阿拉巴马州州长乔治.华莱士(George Wallace,1919-1998)的种族隔离政策是举世闻名的。那个时候美国南方不要说厕所是黑白分开,就连公共场所的饮水器都是黑白分开。曾经有欧洲来的白人学生好奇地要去喝“彩色”的水被同学劝阻,并被告知所谓“彩色”(colored)是指给有色人种饮用,不是水的颜色。 美国学校有关人权的故事多了。YST 不知道这个出过美国四位总统的维吉尼亚大学现在是不是有真正的种族平等,但是我十分确定在七0年代维大的黑人学生是不敢坐在前排的。 即使最近几年,美国的人权问题仍然很严重。在国内,美国警察对待有色人种(特别是黑人)的态度和处理方式与对待白人是不同的。在国外,美国人的人权也大于其他国家人民的人权。只要有美军驻扎的地方,当地老百姓在美国人面前都是低一等的。被美军车辆压死的韩国女学生和被强姦的日本女性,罪犯都判无罪,当地人的人权在那里? C. 人权不敌政治力量 最近的例子发生在2008年。驻日美军士兵狄龙.哈蒂诺特在02月10日强姦14岁日本少女被逮捕。他在02月29日就获得释放,理由是受害者不想让事端扩大。日本政府一定受到美国军方的压力才做出这个判决。为了缓和日本国民的不满,美国国务卿莱斯在03月27日至03月28日访问日本时就此事向日方表示遗憾。 看到没有?日本人的人权被践踏,在美国的眼里连道歉都不值,只不过是一点点遗憾而已。 美国对亚洲人如此,对欧洲人也一样。YST 举一个在义大利发生的事情作为例子。 1998 年02月03日,美国一架军机在义大利北部切尔米斯游览区进行低空飞行时撞断一根登山缆车的绳索,致使缆车坠地,导致二十人丧生。该事件震惊义大利全国,当百姓要求美军撤出义大利,义大利司法部门还要求在义大利审判肇事者。美国迅速将四名飞行员撤回国内,并予以惩罚。但他们在服刑不久后即以表现良好为由被提前释放。二十个丧生的义大利游客,他们的人权在哪里? 「人权」是一种道德论述,为的是抢佔道德的制高点。我们看得很清楚,英、法、德、意等西方国家对中国叫嚣人权,但是这些国家在美国面前是不敢出声的。所以「人权」的定义因拳头的大小就有所不同,成为笑话。西方的人权论述已经变成政治口号,成为政治宣传和政治打击的手段,人权论述根本失去了任何崇高的道德意义。

D. 人权不是道德议题而是政治议题 西方人在人权的议题上不过是抢夺发言权而已,他们的优势不是他们的人权纪录有多好,而是他们有强有力的新闻媒体可以做铺天盖地的宣传取得技术上的优势。西方「人权」的论述已经流于政治宣传(prapaganda),经常比广告还不如,因为除了夸张更多的是谎言。 美国对人权叫嚣得最厉害,但美国对人权也践踏得最厉害。为什麽?因为美国驻军遍布全球,美军不可避免地与当地人发生纠纷。美国一定把自己的利益和美国人的人权放在其他国家人民的人权之上。最确切的証明是布希总统在2002年05月06日宣布美国拒绝签署「国际刑事法庭条约」,并且宣佈前柯林顿政府签署的任何有关协议都是无效的。 「国际刑事法庭」是根据[罗马条约]的规定成立的,在2002年已经有 139个国家签署了该条约,当时的柯林顿政府也同意签署该条约。然而布希政府宣称设立国际刑事法庭不是好事。美国担心一些美国人将因为“战争罪名”被起诉,一再阻挠该法庭的成立。 美国拒绝签署「国际刑事法庭条约」証明美国对自己和对外国的人权标准是不一样的。这同时也証明由美国领导的西方人权攻势是一个政治议题(political issue)而不是一个道德议题。 E. 「人权大于主权」的论述 大约十几年前吧,美国创造了「人权大于主权」的论述,为美国干预别国的内政建立了理论基础。这使YST想起「台湾关係法」。 1979 年美国与中国建交后为了怕因1972年签订的「上海公报」失去对台湾的影响力,于是就急急忙忙在国会通过了「台湾关係法」。「台湾关係法」是美国的国内法,中国是不承认的。但是美国不管,从此以后美国就一切根据「台湾关係法」办事,一本正经、理直气壮地扮演起保护者的角色,玩弄手上的台湾牌,「上海公报」形同虚设。这,就是强权政治。 「人权大于主权」就更离谱了,根本不需要民意代表开什麽会,几个政客找了一堆写手依据政客的主观意愿和美国利益就开始写文章了。可笑的是,一群台湾人也跟在美国后面瞎嚷嚷,真是二百五。这些台湾人不知道「人权大于主权」是只有超级强权才有资格说的溷话。

90年代美国是唯一的超级强权,小国听到「人权大于主权」敢怒不敢言,因为这话后面可能跟着美国海军陆战队。 美国说这话就根本没有把别国人民的人权看在眼里。美国的「人权」论述在这个时期达到了顶峰。

F. 美国在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的失败 从1990年开始,美国每年都要在日内瓦的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提出反中国的人权提桉。刚开始的几年美国还可以找到一些连署国,后来就慢慢变少了,最后连一个连署的国家也没有。从2000年开始,美国经常是孤家寡人、赤膊上阵,越来越难堪。 美国每年都提出谴责中国人权的提桉,但是在联合国一次都没有获得通过。反倒是美国支持的以色列受到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的谴责。2001年谴责以色列的提桉是以50票赞成1票反对的压倒性通过的。那又怎样?以色列也不会鸟联合国的谴责。 美国的人权攻势在二十一世纪一开始就遭到重大挫败。2001年05月03日,美国在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的改选中落选。这次选举共有54个理事会成员国参加投票,美国仅得了29票,在所在小组中名列最后。美国落选的原因是许多理事会成员国对美国在国际上将自己的人权标准强加于别国的作法表示不满。 有趣的是美国恼羞成怒,七天后,美国众议院以252票赞成,165票反对,通过一项修正桉,提出如果美国在联合国人权委员会中的席位明年不能得到恢复,美国将停止缴纳定于明年补缴的拖欠联合国的第三笔、也是最后一笔两亿四千四百万美元的会费。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