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看不懂:外国人交税为何竟然是高高兴兴交的?

德现生 收藏 7 1598
导读:  2006年10月30日,《报刊文摘》有一篇文章,叫做《老实的挪威人》。文中讲了这么个故事:作者因公干到挪威,对方接待单位在一中餐馆为他们“接风洗尘”,作者是同行中唯一的女性,看到对方负责接待的克林尔姆先生的太太也在场,就盛情地邀请她一起用餐。餐毕,克林尔姆先生竟然根据他们几个人的饭菜钱,平均计算他老婆那餐花了多少钱,随即,把钱交给了那位负责结账的员工。作者不解地问克林尔姆先生:“你怎么还要把你太太吃的单独付账呢?”他回答说:“因为我太太不是我们单位的员工,她吃的就应该自己掏钱。因为,我们任何时候都不想揩

2006年10月30日,《报刊文摘》有一篇文章,叫做《老实的挪威人》。文中讲了这么个故事:作者因公干到挪威,对方接待单位在一中餐馆为他们“接风洗尘”,作者是同行中唯一的女性,看到对方负责接待的克林尔姆先生的太太也在场,就盛情地邀请她一起用餐。餐毕,克林尔姆先生竟然根据他们几个人的饭菜钱,平均计算他老婆那餐花了多少钱,随即,把钱交给了那位负责结账的员工。作者不解地问克林尔姆先生:“你怎么还要把你太太吃的单独付账呢?”他回答说:“因为我太太不是我们单位的员工,她吃的就应该自己掏钱。因为,我们任何时候都不想揩公家的油。”


一餐饭,多一个人不过加一双筷子而已,你说算得了什么事?这挪威人真是有点不开窍!况且,并非自己想蹭饭,乃“国际友人”盛情邀请,还不是工作需要吗?值得那么认真吗?


在这个世界上,接待是最普遍的事了,中国人更以热情好客自诩,也以热情好客著称。但热情好客的代价也不菲。最近就有报道,我国2004年全国公款吃喝高达3700亿元,公车消费3986亿元,公款出境旅游2400亿元……在这些天文数字当中,有多少是必要的、正常的接待,有多少是“揩公家的油”?更有多少是腐败?


钱的总数总是一定的,就看用在什么地方了。公款被大量用于吃喝、公车消费、公款旅游、公款赌博等,其他事业就难免捉襟见肘了,像教育、医疗卫生、社会保障等等事业就“缺钱”,就“投入不足”,所以,教育就得“产业化”,医疗卫生就得“市场化”。(据说税收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楼主点评)


说老外“老实”,不开窍,其实不仅仅是挪威人。同一天的《报刊文摘》上还有一位驻外记者写的一篇文章。记者在比利时瑞典遇到人们纳税时都是很自觉、很高兴。在瑞典,记者站的车库门坏了,一家小公司的老板来修,记者砍价,并提出不要正式发票,这样老板可以少交税,记者也可以少花钱。顾客主动提出不要正式发票,在我们的许多老板看来是“双赢”之事。胡润版的2006年“百富榜”一公布,不就接连曝出一名上榜房地产富豪拖欠数千万税款、上榜富豪周伟彬因巨额偷税漏税被拘留的新闻吗?而那位瑞典老板却说:“我愿意缴税,我的孩子上学不交一分钱,就是因为我们大家都缴了税。”


为什么老外那么老实、“不开窍?”、做事规矩?除了个人道德因素,瑞典老板的话道出了最重要的原因:纳税人的钱被主要地用于社会福利而重新返回到了自己的头上。如果纳税人的钱大量地被吃掉喝掉、被公车的车轮碾掉,而办教育没钱,搞医疗没钱,搞社会保障没钱,那么老外纳税时也不会那么老实自觉了;如果公款吃喝成为一种“文化”,老外也不会那么规矩“任何时候都不想揩公家的油”了。


几件本不相干的事放在一起,对我们还是有所启发的。崇尚诚信,不是嘴里说说的。人人都老老实实做人,规规矩矩做事,那么离美好的和谐社会也就不远了。而规规矩矩做事,老老实实做人,是要从公共资源的掌握者开始的


相关文章:科学研究已证实:政府越腐败,百姓越不遵守交通规则


此文原名是:国家越清廉,交通越安全?

《青年参考》报与中信出版社今年4月出版的《开车经济学》一书都登有此文,此文在网络版、电子版《青年参考》上的具体地址是:http://qnck.cyol.com/content/2009-06/23/content_2725115.htm


通过研究腐败程度与交通安全的关系,作者发现,越是腐败的国家,其交通就越不安全



越腐败 民众越不规矩

如果将人均GDP的等级和道路死亡率进行比较,可以发现,人均GDP越高的国家,其交通就越安全。然而,人均GDP水平相当的国家,其交通危险性的级别也可能不同。一个最惊人的例子就是比利时荷兰。两国的人均GDP实际上相同,两国为邻国,甚至共用一种语言,但在比利时驾车更危险。答案是:腐败程度。根据反腐败组织“透明国际”公布的指数,2006年荷兰的透明指数位列第9,比利时位列第20。


比利时的腐败指数相对较高,公众并不愿遵守交通法规。比利时哈赛尔特大学经济学家洛德·富雷卡指出,比利时人充满反抗意识,与荷兰人相比,他们对安全带法规、限速以及酒后驾车等法规的反叛意识更强烈。


腐败现象最少的国家,例如瑞典、新加坡——也是最安全的驾车之地。


20小时和4天


人们应该吸取的教训是:财富似乎可以影响到交通死亡率,但腐败现象对此影响更大。一组美国经济学家进行的调查显示,据统计,腐败现象和交通死亡率的关系很密切,它们之间的关系比收入和交通死亡率的关系更为密切。要让交通安全,必须有值得信任的法律,还要有可靠的人来执行。


俄罗斯是同等发展水平国家中腐败现象最为严重的。据报道,在欧洲道路的死亡人数中,俄罗斯人占了2/3。


英国《经济学家》杂志驻非洲记者罗伯特·盖斯特,有一次跟随一位卡车司机在喀麦隆(世界上最穷,也是腐败现象最普遍的国家之一)行驶了300英里,车上装满啤酒。在别处,这样的出行只需要20小时,在这里却需要4天。部分原因在于道路颠簸,但那47个关口的检查也很说明问题。在这些检查站,车辆必须停车进行可疑物品安检,还要进行些许贿赂。司机不仅要忍受糟糕的道路,还要因为使用这些道路而付费——贿赂。


腐败润滑了车轮


再说说印度德里混乱的街道,我的印象是:很多司机似乎都不够获取驾照的资格。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的一组研究人员,研究了德里司机获取驾照的过程。他们将822人分成3组:一组是“奖金”组,这些人如果在法律容许的时间内最快地获取驾照,就可以获取一笔收入;一组为“课程”组,其成员在获取驾照之前可以免费学习驾驶课程;第三组为“比较”组,这一组并没什么特别的。


研究人员发现那些希望尽快拿到驾照的人——也就是“奖金”组的成员——比起其他组的成员,常常可以更快地获取驾照,多数人可以拿到奖金。就像德里的很多司机一样,原因在于他们找了一些“中间人”来加快这一进程。研究人员对所有参与调查的人进行了驾驶测试,“奖金”组有69%的人都没有通过,而先前他们参加的驾照考试中只有11%的人没有通过。然而学会真正的驾驶显然没有实际好处:那些驾驶技能最优秀的人,得到驾照的机会比那些驾驶技术最差的人少29%。腐败现象“润滑”了车轮,研究人员写道:“腐败成了实际驾驶技能的替代品。” ……(后略)


楼主评点:公仆们越腐败、越不守规矩,百姓往往就越不守规矩、不遵守秩序,越没公德,越不文明;国民素质就越低。

相关文章:《公款旅游:“开除党籍”的威慑力依赖公众参与

转自新浪“新闻中心”频道如下这个地址的页面:

http://news.sina.com.cn/pl/2010-06-30/114920579693.shtml


国家预防腐败局前几天在其官网推出问卷调查,就遏制公款出国游问计于网友,这个罕见的动作已经向社会传递了一个信号:反腐部门在遏制公款出游上将有重拳出手。果然,这记重拳今天打出,中央纪委印发了《用公款出国(境)旅游及相关违纪行为适用〈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若干问题的解释》,《解释》中规定,对于组织公款出境游者,将给予撤销党内职务或者留党察看处分,情节严重的,将开除党籍。公款出国旅游者责令其退赔费用。 开除党籍是纪委的处罚极限。过去公众只看到纪委对严重违纪的大贪巨贪才用这招,如今用到治理公款出游上,对组织公款出游者使用这种极限性的重罚,表明了纪委对这种为公众所深恶痛绝的行为的忍无可忍,也向纳税人表明了其“决不袒护”的诚意。


“开除党籍”对官员确实很有威慑力,不过,单纯“开除党籍”的重罚并没有多大威慑力,重罚要能触动官员的神经,必须依赖于一个前提,就是公款出游在当下的监管机制能被轻易发现。正像反腐败一样,死刑的威慑堪称极至了,可如果贪污被查处的可能性很小,收钱很容易逃避监管,大家都认为贪官落马只是偶然的个案,那死刑毫无威慑。同样,“开除党籍”对公款出游者的威慑效应也是如此。


没有一个官员会愚蠢到说自己是公款出游,也没有哪一个公款出游不打着无比冠冕堂皇的正当名义,将这种违纪行为包裹上名正言顺的理由,仿佛不出国就会严重影响到改革开放、地方发展会落后20年一样。正如媒体所曝光那样,甚至像到赌城考察管理,到沙漠考察海洋那样无耻的公款旅游,都会披上合法的外衣。所以,遏制公款出游问题的关键,不在于惩罚有多狠,而在于必须以完善监管机制向官员传递一个信号:你们公款出游很容易被发现,谎言很容易被识破。“很容易监测到腐败”所产生的威慑,比单纯的“开除党籍”大多了。


而当下的问题正在于此,伪装着各种考察名义的公款出游很难被发现,公众只能靠坐地铁时偶然捡到旅行社不小心遗失的出国考察清单,才会曝出一起丑闻,这对公款出游者毫无威慑。“开除党籍”预设着这样的前提,治理这种腐败还得靠上级纪委自上而下的监管,可上级纪委对这种事情常常鞭长莫及,审察出国考察线路毫无作用,因为那只是用来糊弄上级和迷惑领导的,旅行社安排的实际上完全是另一条线路。所以某地曾出台一个规定,要求出国考察团必须配备纪委人员,这被公众嘲笑为“打纪委一起出国腐败”。同级纪委也监管不了,因为纪委只是与其他部门同级的一个部门,当公款出游的是比纪委领导更高的地方领导时,比如是地方一把手,纪委如何去监管?即使是一般的地方部门,照顾到同僚面子,很多时候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而且很多地方都有这样的潜规则,公款出游已经成为一种公务福利,各部门轮流出国旅游,今年这个部门,明年那个部门,监管部门也是人,他们也有旅游的癖好和沾公家便宜的缺点——风水轮流转,有福大家享,面对这样的潜规则,同样享受到公款出游这种既得利益的监管部门,很多时候只会是形同虚设。


监管要想有效,必须突破纪委监管的既有套路,而引入纳税人监管。花谁的钱,由谁去监管,这是惟一有效的监管模式。国家预防腐败局在前几天问卷中这样问网友,你认为防止公款出游最重要的治本措施是什么?答案是“透明”。白庙乡的“全裸”经验是最好的说明,吃喝账目一公开透明,招待费直线下降,干部过来考察都不吃饭就匆匆离开——这就是阳光的效应。公款出游所以泛滥成灾,根源在于不透明,纳税人的眼睛不盯着,官员想怎么乱花就怎么乱花,想到哪里旅游就到哪里旅游。所以,最重要的治本措施也在于“透明”,阳光是最好的防腐剂,纳税人的眼睛盯着,比什么措施都管用。


只有当“开除党籍”的重罚,与“纳税人监管”的制度结合起来时,才会触动官员的利益神经。否则,他们会觉得“开除党籍”跟他们毫无关系。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