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政坛更迭谜局:未来90天悬念重重

世界王牌 收藏 4 146

日本政坛更迭谜局


7月参议院选举,9月民主党党内选举,菅内阁需要度过的难关还有很多,鸠山之后的日本政治仍悬念重重



2010年6月4日,与鸠山由纪夫(Hatoyama Yukio)、小泽一郎(Ozawa Ichiro)并称为日本民主党“三驾马车”的菅直人(Kan Naoto)在前两位大佬相继辞去党内职务后当选党代表。当月8日,菅以执政党党首身份成为日本第94任首相并组建新一届内阁。


菅内阁诞生当天,日本《产经新闻》公布的民意调查显示,民主党的支持率在历经数月连续下滑后终于止跌反弹,从18%回升至31%。东京街头的一些商店则挂出印有“Yes We Kan”字样的体恤衫,一语双关地表达了对“Kan”(即“菅”)的支持和对新政府的信心——“Yes We Can”(“是的,我们行”)。菅直人与其党、政班底的前景,因此显出些许亮色。


“不过,如果他(菅直人)四处临敌的境遇没有重大变化,那么日本国民就要习惯更多的辞职和更多的新首相,除非有出人意料的事情发生。”美国《外交政策》杂志甚至早在6月3日就做出这样的评论。于是,人们似乎又不能对菅政权的命运过于乐观,特别是联想到民主党内派系林立的现实,以及未来几个月内日本可能出现的政治变数。在这些现实与变数中,菅内阁几乎始终被民主党内外的政治斗争层层围困,而这样的政治斗争,可能并不比压倒鸠山的日美关系问题或日本当前的经济困局更容易应对。


“小泽派”VS“反小泽派”


菅内阁给民主党带来的一个重要影响是,使得“小泽派”与“反小泽派”的分野变得更加清晰,而民主党内之所以存在“小泽派”与“反小泽派”的对立,则在很大程度上与“小泽派”领袖小泽一郎有关。


现年68岁的小泽一郎是日本举足轻重的政治家,曾为自民党议员,1993年率亲信议员脱党另立新生党。此后十年间,小泽又先后建立新进党、自由党,并于2003年率自由党加盟民主党。


对于主政日本尚不足一年的民主党而言,这位刚刚去职的前干事长其实是个不可或缺的人物。小泽精通谋略,且颇谙选举政治之道。2007年,时任民主党党代表的小泽率党在参议院选举中击败自民党,并最终迫使自民党首相安倍晋三(Abe Shinzo)下台。在为民主党争取2009年众议院大选选票的过程中,小泽更是功不可没。小泽本人信奉且时常向其追随者强调的原则是:想要拿到选票,就必须亲自走访几万户选民!据说在小泽的选区岩手县,很多选民甚至因小泽“贴近基层”而只知小泽一郎,不知民主党。不过小泽的努力也确实促成了民主党在众议院选举中的胜利。经此一役,民主党一举赢得众议院480个议席中的308位,而小泽派的议员总数也由此猛增至150名。


尽管在2009年大选开始前,小泽因卷入政治献金丑闻被迫辞去党代表职务,但为了获得其派系的支持,继任党代表鸠山由纪夫不得不在出任首相前与小泽达成协议,即在民主党领导的联合政府成立后,身为党首的鸠山主管政事,转任自民党干事长的小泽主管党务和国会。这样的分工使得民主党内形成了分别以鸠山和小泽为首的两个班底,小泽则因此成为暗中左右鸠山政权的“影武者”。


小泽派实力的不断扩张,使得本就有独裁倾向的小泽获得了更多唯我独尊的资本。对此,民主党内的非小泽派议员颇感不满,并日渐与小泽派形成对抗之势,其中实力最强且态度最坚定的当属“民主党七奉行”。


“奉行”本是日本江户时代(1603-1867)的重要官职。1980年代中后期,自民党巨头竹下登(Takeshita Noboru)手下的七员干将因个个在日本政坛呼风唤雨,故被称为“竹下派七奉行”。在这七人中,羽田孜(Hata Tsutomu)、桥本龙太郎(Hashimoto Ryutaro)和小渊惠三(Obuchi Keizo)均曾担任日本首相,而如今民主党内最大派系的首领小泽一郎也是当年“竹下派七奉行”中的一员。


借用当年竹下派的“七奉行”之称指代民主党内反小泽的七位急先锋,足见这七个人的实力与潜力不俗。事实上,包括前原诚司(Maehara Seiji)、冈田克也(Okada Katsuya)、野田佳彦(Noda Yoshihiko)、枝野幸男(Edano Yukio)、仙谷由人(Sengoku Yoshito)、玄叶光一郎(Genba Kouichiro)和渡部恒三(Watanabe Kozo)在内的“民主党七奉行”,均曾在民主党或鸠山政府内担任过要职,其中,前原和冈田还曾作过党首,而渡部则与小泽一样,曾是“竹下派七奉行”之一。


“‘民主党七奉行’中的每个人都极富个性,相互关系也未见得多么融洽”,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所副所长高洪教授介绍说,“但是他们都敢于挑战小泽,并且在削弱民主党内小泽派势力这件事上有高度共识。”


“反小泽派”的胜利


使这种共识得以转向现实的契机出现在2010年5月。


当月28日,鸠山首相因未能按其竞选时的承诺处理普田间美军基地问题招致社民党党首、内阁消费者行政、少子化对策、食品安全与男女平等事务担当大臣福岛瑞穗(FUKUSHIMA Mizuho)的不满,鸠山随即撤销了福岛的大臣职务。两天之后,社民党决定退出鸠山领导的民主党执政联盟。在鸠山内阁与民主党支持率一路狂跌的背景下,社民党此举无异于雪上加霜,因为社民党的离去意味着民主党执政联盟将在参议院中失去社民党的5个议席,由民主党与国民新党支撑的联盟残体能否在7月11日进行的参议院半数选举中继续保持多数地位,因此变得难以确定。


早已看清这一点的小泽在28日就做出了“拿下”鸠山的决定,试图以此挽救民心;而看清被“拿下”已不可避免的鸠山在6月2日发布辞职声明的时候,则干脆要求小泽与自己一同辞职。在遭遇“反小泽派”顺势围攻和鸠山直接挑战的情况下,因独裁作风和献金丑闻同样连累着民主党的小泽一郎,最终表示将辞去干事长一职。


此时,菅直人顺理成章地获得了广泛关注。作为民主党核心领导层成员、鸠山内阁副首相兼财务大臣,菅是最有可能继任党首和首相的人选之一。然而在民主党内,有能力冲击相位的绝非菅一人,曾做过党首的前原和冈田就被不少人视为菅的潜在对手。


为了在这场竞争中胜出,菅在鸠山辞职后的24小时内紧急同前原、野田和冈田等实力派人物会谈。最终,前原代表党内的“反小泽派”与菅达成协议,即前原等人支持菅竞选党代表,但前提条件是菅承诺在担任党代表和首相后,脱离小泽体制,刷新内阁人事并修复日美关系。对此,菅没有拒绝的余地。


基于同“反小泽派”的妥协,6月3日,菅直人宣布将竞选民主党党首。此间的一个插曲是,在位列“七奉行”的强人们均无意出头的情况下,仅居于民主党第三实力梯队的小泽派议员樽床伸二(Tarutoko Shinji),突然表示将参加竞选。“这个看似突然的情况其实是民主党的一个民主秀”,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所副所长高洪认为,“不过,安排小泽派人马出面竞争,显然也是给了小泽一个面子,菅借此事至少象征性地做出了一点有利于‘小泽派’的平衡。”


此后一周内,菅毫无悬念地当选为民主党党代表并拜相组阁。作为对“反小泽派”的回报,此前已是内阁大臣的前原、冈田等人全部留任,不在内阁的野田、仙谷、玄叶等统统入阁,难以在内阁里进行安排的枝野则被菅任命为民主党干事长,以替代小泽。至此,“小泽派”势力在民主党及其政府内被大大削弱,“反小泽派”期待的“脱离小泽体制”和“刷新内阁”如愿以偿。“虽然菅内阁的17位大臣中只有6位是新人,但只要‘反小泽派’不喜欢的人没有进入内阁,那么刷新内阁的要求就已经实现。”高洪评价道。


派系牵连,剪不断理还乱


其实,“小泽派”与“反小泽派”的对立远非民主党内派系斗争的全部,换句话说,实现了“去小泽化”的民主党和菅内阁里还存在着其他大大小小的山头。


在实力最强的“小泽派”,即小泽一郎领导的“一新会”之外,民主党内还有以鸠山由纪夫为首的“实现政权更体会”、菅直人的“国家形式研究会”、前原诚司的“凌云会”、野田佳彦的“花齐会”、 羽田孜的“政权战略研究会”、横路孝弘(Yokomichi Takahiro)的“新政局恳谈会”等多个派系。


菅政权建立后,带有鲜明反小泽色彩的“前原派”和“野田派”收获最丰:属于前原派且同为“民主党七奉行”的前原、仙谷和枝野分别担任国土交通大臣、内阁官房长官和民主党干事长;野田派则打破了此前派内无大臣的局面,由野田、玄叶和莲舫(Renho)分任财务大臣、公务员制度改革与少子化对策担当大臣和行政刷新大臣。鸠山内阁的外务大臣冈田虽不属任何派系,但鉴于其在党内有巨大影响力,而且在鸠山辞职后未对菅发起挑战,因而得以在新内阁中原职留任。此外,由于“民主党七奉行”几乎人人都在菅内阁里有把交椅,所以也有人直接将菅内阁称为“七奉行”内阁。


菅内阁派系矩阵中的另一层重要关系是,前原诚司、野田佳彦、玄叶光一郎和原口一博(Haraguchi Kazuhiro)四位大臣均拥有“松下政经塾”背景。


“松下政经塾”是松下公司创始人松下幸之助(Matsshita Konosuke)于1979年创立的一所政治教育机构。学生在此研习期间,不仅要探究日本政治和国际关系问题,还要学习日本传统的剑道、茶道及《论语》、《孟子》等中国传统典籍;每月需习禅打坐冥想一次;并在毕业前经历一次魔鬼式的行军训练,即在24小时内走完100公里且不分男女——曾有学生在此项训练开始前,写下严肃的诀别诗。


“松下政经塾”培养出的学生多为保守派政治家,且相互之间有较强的认同感。菅内阁里的四位“政经塾”背景大臣,虽分属不同派系,但在政治理念上多有相似之处,对于他们之间可能出现的相互策应,菅直人似乎也需防范。


事实上,菅在重用反小泽各派的同时,也在尽可能地对其加以制衡,比如任命那位曾“陪”他竞选的小泽派成员樽床为国会对策委员长,以及将小泽的另一名亲信细野豪志(HOSONO Goushi)安排在民主党干事长代理的职位上,借此节制枝野。显然,菅不想让反小泽的任何一派过于强大,也不愿彻底得罪小泽,其在人事上的用心由此可见一斑。


未来90天悬念重重


或许复杂的派系关系牵扯了菅的太多精力,以至这位新首相在阁僚的“政治体检”问题上竟出现疏忽。


6月9日,即菅内阁上任的第一天,《读卖新闻》爆出国家战略与消费者担当大臣荒井聪(ARAI Satoshi)的一则丑闻。消息称,荒井自2002年至2009年一直免费使用友人的公寓作办公室,但是几年来却从国家冒领相关开支4222万日元(约合316万元人民币)。事曝之后,民主党宿敌自民党立即对媒体表示,荒井大臣应该辞职,菅首相亦对此事负有责任。号称清廉的菅政府因此在履新之日便遭遇当头棒喝。


荒井聪事件引发的风波尚未平息,6月11日,金融与邮政改革大臣龟井静香(Kamei Shizuka),又因邮政改革法案无法在本期议会表决通过而宣布辞职。尽管身为国民新党党首的龟井表示,个人辞职将不会影响国民新党与民主党的政权联合,但两党的政策分歧似乎已由此显现。


“目前看来,菅内阁带有一定的过渡性质,菅究竟能走多远,还要看7月11日的参议院半数选举和9月底的民主党党内选举。”高洪说。


民主党曾经在2009年8月的众议院选举中大获全胜。“不过对于今年7月的参议院选举,民主党已经不敢有过高的期望”。高洪认为,只要不丢席位,民主党就算是获得了胜利;只要参议院选举胜利,菅直人就可以在9月党内选举时从容应对任何人的挑战。然而,执政联盟基础的动摇使得民主党的前景并不乐观;此外,民主党或菅直人的对手是否还握有王牌现在也尚未可知,“比如荒井聪事务所问题,政治对手肯定早就注意到了,但只有到了关键时刻他们才会把问题指出来。”


事实上,前原、冈田等人之所以不在6月初的选举中与菅竞争,显然也是看清了参议院选举这道难闯的关。高洪认为,“一旦民主党在此次选举中失败,党内的诸位‘奉行’和派系首领,甚至目前沉默的小泽都有可能在9月的党内选举中对菅发起冲击。在参议院选举开始之前,一切都还难以确定。总之,未来90天里,日本政坛悬念重重。”


那些来去匆匆的身影


安倍晋三:2006年9月26日,日本自民党新总裁安倍晋三当选首相。2007年9月12日,安倍突然宣布辞职。在位12个月。


福田康夫:2007年9月25日,福田康夫当选首相。2008年9月1日,福田宣布辞职。在位12个月。


麻生太郎:2008年9月24日,麻生太郎当选首相。2009年9月16日,麻生太郎及其内阁全体辞职。在位12个月。鸠山由纪夫:2009年9月16日,日本民主党党首鸠山由纪夫当选首相。2010年6月2日,鸠山由纪夫宣布辞职。在位9个月。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