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时事:中国军事严重警告美国,朝鲜准备大干一场

雷达王 收藏 10 39607
导读: 美军回应解放军东海演练 称航母是否赴黄海待定 [时事点评]在之前的点评中,针对“传说中的(请注意我们的用词)”“美国航母版美韩黄海联合军事演习”,我们曾经给出这样一组建议,既:         ●“再谈”必要时可交给朝鲜去“单独处理”         第一,必要时,可交给朝鲜去“单独处理”,中国只需要向朝鲜提供几枚可打击航母的导弹、或者技术支持就可以了。      我们认为,在大国层面,在这个“航母最适合宣示军事存在(这正是眼下许多国家发展航母的真正用意所在)、而最不适合进行实际作战”

美军回应解放军东海演练 称航母是否赴黄海待定

[时事点评]在之前的点评中,针对“传说中的(请注意我们的用词)”“美国航母版美韩黄海联合军事演习”,我们曾经给出这样一组建议,既:

●“再谈”必要时可交给朝鲜去“单独处理”

第一,必要时,可交给朝鲜去“单独处理”,中国只需要向朝鲜提供几枚可打击航母的导弹、或者技术支持就可以了。

我们认为,在大国层面,在这个“航母最适合宣示军事存在(这正是眼下许多国家发展航母的真正用意所在)、而最不适合进行实际作战”的时代,所谓“航母战斗群”只能威慑一些没有能力打击航母、特别是没有拥有“综合战争体系”的大国作“坚决后盾”的“弱小军事实体”。

因此,即便是朝鲜这样的军事实体,如果有“坚决后盾”,那么,由于“传说中的”美韩联合军事演习地点非常靠近朝鲜,因此,只要朝鲜的武器系统“稍稍升级”,即便是使用常规手段,所谓“旨在向朝鲜示威、存心恶心别人”的美国航母战斗群,也是很容易被朝鲜在“演习中被模拟击沉”的,从而被“反示威”、或者被“反恶心”的。

●“再谈”如果李明博政府继续配合美国人“玩”宣传剧,就得小心“擦枪走火”的可能性

第二,在第一的基础上,“朝鲜大规模反美集会纪念朝鲜战争爆发60周年”、朝鲜领导人强调称由于美国和韩国推行“铤而走险的反朝对抗和战争政策”、令朝鲜半岛“处于随时都可能爆发战争的严重局面”,其更多的作用是在警告韩国:如果韩国李明博政府继续配合美国人“玩”所谓“美国航母参与黄海一带的美韩联合军事演习”威慑朝鲜(其实是恶心中国)的宣传剧,就得小心“擦枪走火”的可能性。

第三,由于朝鲜已经在相关海域划出9个禁航区,我们认为,由于时间敏感,地点敏感,因此,朝鲜此举的意义在于警告韩国:如果李明博政府再不小心一点儿,一旦“其它方向的形势激化”,就要当心意外的南北军事冲突,一种类似“抗美援朝战争”后期的“专打韩伪军、不打美军”,或者类似“炮击金门”时的“只打蒋军、不打美军”的军事冲突。

●美国决策层恐怕还真没有做好这个心理准备

第四,在第一、二、三的基础上,我们应该不难看出,假如美国、特别是韩国有胆量将“传说中的”“美国航母版美韩黄海军事演习”演绎成现实,那么,一旦南北双方在海上、陆地上“擦枪走火”,美国就必须在军事上做出“是否为韩国参战”的选择。

坦率地讲,从美国今天所面临的国内、外压力来看,从美国急需解决的问题“名单排序(首要任务是维护‘美元本位制’的‘基本稳定’)”来看,从欧盟虽被“天安号事件”暂时阻止在东亚经济圈之外,但却又远未被“希腊危机”之恫吓所“威、逼”,吉尔吉斯局势之变幻所“利、诱”重返“北约”这条旧船的无奈现实来看,美国决策层恐怕还真没有做好这个心理准备。

●“美韩军事同盟”当然不会害怕朝鲜,只是忌惮坚定地站在朝鲜背后的人

不然,在李明博政府信誓旦旦地咬定“就是朝鲜干的”情况下,在美国奥巴马政府也口口声声“确认韩国调查报告的科学性与客观性”的情况下,一个已经被奥巴马政府“明确定性”为“不是恐怖袭击(那当然是军事攻击事件)”的“天安号事件”,其处理哪里还有联合国的什么事儿?直接启动“美韩军事同盟”的“相关条款”不就得了?可是,我们看到的真实情况却是:即便是面对这么个朝鲜,美国人没敢、或者“美韩同盟没胆”。

显然,“美韩军事同盟”当然不会害怕朝鲜,只是忌惮坚定地站在朝鲜背后的人。

●尽管李明博政府从骨子里亲美,但韩国始终想在“中美夹缝”中为自己“留存”一条生路

针对“第一”,我们想强调几点:

首先,在这里,请大家注意我们提到的几个关键词:“坚决后盾”,“传说中的”,“示威”与“恶心”,“反示威”与“反恶心”。

其次,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如果站在美国决策层的角度看问题,尽管李明博政府从骨子里亲美,比起卢武铉来,其“疏中亲美”的固有立场更能让自己感觉放心;尽管韩国李明博政府按美国的计划,不顾韩国国家、民族的长远利益,最终将“天安舰事件”肇事者的标签贴在了朝鲜身上,从而“如美国所愿”极大地恶化了朝鲜半岛南北关系;尽管“天安舰事件”暂时阻止了“中欧靠近”、暂时干扰了中国旨在“尽可能整合东北亚、东南亚经济、强化整个东亚经济(包括日本、韩国)经济、特别是金融合作,以对抗即将来临的欧美第二波金融危机、或者全球经济二次探底”的战略意图的推进,但是,或如出于我们所评价之“李明博政府虽然贱但却不傻”的原因,或者出于“韩国核心利益(韩国经济的生死问题)”之“必然反弹”的原因,总之,已经“按美国要求”全面切断了与朝鲜政治、军事互动的李明博政府,始终未能(或者未敢)全面切断与朝鲜的经济联系,这当然不会令华盛顿满意,美国决策者也知道韩国这样做的意图,在于“一旦国际经济形势危急、就可重返东北亚、或者东亚经济一体化(实际上就是依托中国经济)”、从而避免“二次被血洗”的结局。显然,这是想在“中美夹缝”中为韩国经济保留一条退路,如果说得更贴切一点儿,是“心比天高、却命比纸薄”的“李明博政府”想为所谓“大韩民国”这个“并不大的国家”、“大韩民族”这个“人口基数并不大的民族”、“韩国经济”这个事实已经证明“根本就经不起一点儿风浪”的经济体、留存一条逃生的生路。

●在“中美之间”角力日趋激烈的大背景下,为什么ECFA竟然也能够顺利签署?

因此,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如果从这个层面去观察问题,我们也就不难明白,在“中美之间”角力日趋激烈的大背景下,为什么《海峡两岸经济合作框架协议》(ECFA)竟然也能够顺利签署了?

这个问题,我们稍后再做展开。

●中日韩及东盟国家的“共同经济利益”,欧美的“共同经济利益”

显然,在中国力推的东亚经济一体化的整体规划中,不论是东北亚经济一体化也好、还是中国与东盟自由贸易区建设(或者进一步细分为湄公河流域区域合作、北部湾区域合作等),大中华经济圈构建,中国、日本、韩国“三国经济合作”等也罢,都不过是层次有所不同、方向有所不同,但“战略意图”却高度一致的“几个侧面”,也就是说,除了在经济、政治(未来还会包括军事)层面上全面整合东亚各国资源、“合力”与美洲经济圈、欧洲经济圈进行全球竞争这个长远战略目标之外,对中国而言,其“最现实目的”之一,就是为了中国经济、也为了东亚各个经济体,在随之而来的第二波欧美金融危机、或者世界经济二次探底、更或者第三次世界经济大萧条中,最大限度地减少损失,并提前防范“欧美”可能的、旨在挤垮中国经济、继而彻底控制整个东亚经济(包括中国经济)、最终彻底转嫁自身危机的联手攻击。

在上述内容中,我们可以清楚地观察到中国与日本、韩国及东盟国家的“共同经济利益”,也可以清楚地观察到“欧美”的“共同经济利益”。

●从“美国南亚战略”的角度、并在经济的层面去观察“制造天安舰事件”的意义

非常清楚,基于上面的讨论,如果从“美国南亚战略”的角度、并在经济的层面去观察问题,那么,基不惜制造“天安舰事件”也要阻止东北亚经济一体化进程,其意图在于:在时间紧迫之下(如果无法维护美元本位制的稳定,美国内生的、暂用新会计准则掩盖的金融危机必然再次爆发),必须尽一切可能破坏、至少是延缓中国力推的“东亚经济一体化(而不仅仅是东北亚经济一体化)”进程,从而最大限度地防止中国利用“东亚经济整合”的红利、向“中国的重中之重、美国的当务之急”--南亚方向投入更多的战略资源,或向“‘欧美’的重中之重”--科索沃方向(其实就是美元与欧元之争)投入更多的战略资源,或向俄罗斯的“重中之重”--东欧方向投入更多的战略资源,以牵引、并巩固“中欧俄”之间的战略合作,从而尽最大可能防止中国利用“东亚经济整合的成功前景”吸引欧盟经济向“中欧经济战略合作”的方向“侧滑”,最后,“还”要防止中国利用这一“侧滑”,促使俄罗斯最终向“欧亚跨大陆经济战略合作(或者还要包括非洲)”的方向“侧滑”,从而彻底解开“中俄”之间在中亚方向的“死结”、再彻底解开“中印”之间在南亚方向的“死结”,彻底打通自东亚(包括亚洲大陆的外岛-日本)、经中亚(或者南亚)、走中东(或者地中海沿岸)至欧洲的(包括欧洲大陆的外岛-英国)、基本可以忽略“美国海上军事优势”的“新丝绸之路”-亚欧高速铁路网。

●一旦.......美国社会,将会产生一股庞大的离心力

显然,一旦这种局面成为“一种可能”,并为国际社会所看好,那么,“国内社会矛盾”正在“美国统治者根本无法抛舍华尔街永动机的无解(注:美国国会刚刚通过的所谓金融改革法案最终版,根本就是在忽悠美国社会)”中不断聚集的美国社会,将会产生一股庞大的离心力,什么美国的技术、人才、财富,都将启动“向目前唯一有条件接纳‘美国流出’之欧洲方向流出”的“流出进程”。

●欧盟“有意自朝鲜半岛登陆东亚经济图”的战略意图之一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这正是欧盟“有意自朝鲜半岛登陆东亚经济图”、摆出一个“有意参与东北亚经济一体化”之战略姿态的战略意图之一。

●中日韩、特别是中国与欧盟的“共同经济利益”

从上面的讨论,我们也可以清楚地观察到中国与日本、韩国,特别是中国与欧盟的“共同经济利益”,但也可以清楚地观察到“俄美”的“共同经济利益(阻止经南亚、特别是中亚路线,请注意这一点)”。

●在这种路线图中,俄罗斯将扮演欧亚大陆经济整合之“资源”与“物流”运营商的重要角色

因此,在东方评论员看来,有必要再次指出的是,如果我们将自东亚(包括亚洲大陆的外岛-日本)、经中亚(或者南亚)、走中东(或者地中海沿岸)至欧洲的(包括欧洲大陆的外岛-英国)的“亚欧高速铁路网”,如果较“(古代)丝绸之路”加上俄罗斯这一站,那么在这条“新丝绸之路”的路线图上,我们也可以清楚地观察到“中欧俄(包括日本、韩国、朝鲜)”的“共同经济利益”,既:一条自日本、由海底隧道、经朝鲜半岛、中国(中国东北)、俄罗斯(俄罗斯远东)、东欧、西欧、直到欧洲的英国的高速铁路网,将慢慢取代南中国海-马六甲海峡-印度洋-亚丁湾-苏伊士运河-地中海这条海上交通线,成为沟通中国、日本、朝鲜半岛、俄罗斯、西欧经贸往来的主要交通运输线。

显然,在这种路线图中,俄罗斯将扮演欧亚大陆经济整合之“资源”与“物流”运营商的重要角色。

●“中美国”与“中德国”

在这个问题上,东方评论员想强调的是,中国与德国这两个“拥有强大制造能力”、各自为“亚洲、欧洲经济”火车头、且已经被“美元本位制”视作眼中钉、肉中刺的经济体,在分别带领亚洲、欧洲经济打倒“美元本位制”的共同目标下,是有理由“同意俄罗斯经济扮演这一重要角色”,以实现“中欧俄”的战略互信的,但彼此间要做好战略协调。

众所周知,我们一惯摈弃所谓的“中美国(G2)”,在“美元本位制”未从根本上打倒之前,在美国未实质性解禁对华高技术输出、未实质性接纳中国进入国际金融事务决策圈之前,任何形式的“中美国(G2)”都不足取。

但是,在某种意义上讲,我们认为另一种形式“G2”,也就是所谓的“中德国”倒是可以尝试,在欧亚大陆经济整合的框架下,在奥巴马扬言“重建美国制造业”为“美元本位制”的未来“纸上画饼”、与欧盟经济(欧元)、东亚经济(人民币)争夺“货币信心”的情况下,更是如此。

●在理论上,“新丝绸之路”也必将随着陆地交通的效率重新高过海上运输而再次兴起

通过上面的讨论,东方评论员其实是想“相对简单地”带出两个结论:

第一,从历史的层面去看,曾经联接中国与欧洲的“丝绸之路”之所以没落,与近几百年来,亚欧跨大陆运输海上交通的效率逐渐高于陆地交通直接相关;同样可以预期的是,在理论上,“新丝绸之路”也必将随着陆地交通(亚欧高铁网)的效率重新高过海上运输而再次兴起。

●对欧盟而言,最根本的解决方法并不在于推出什么样的“金融救市政策”,而在于........

第二,针对美元与欧元在“三边撕裂”框架内的角力,针对中国的策略,我们曾经提出“扶弱(欧元)锄强(美元)”的主张,而在如何“扶弱(欧元)”的问题上,首席评论员就一再指出:希腊危机是美国利用其金融霸权(美元本位制、对国际评级体系的垄断、在“科索沃问题(实际就是欧元与美元之争)”上在欧盟内部制造混乱的能力等),为了瓦解欧盟(欧元)而精心设计的一个节点,随着局势的发展,该节点显然被“美国南亚战略”援引用来“威、逼、利、诱”欧盟与美国联手“南亚破局”了。

值得强调的是,该节点有可能演变为西班牙等欧盟成员国、甚至整个欧盟(欧元)的全面危机,由于美元本位制仍然在运作,国际金融霸权仍然操持在美国手中,因此,基于前面的讨论,东方评论员认为,对欧盟而言,最根本的解决方法并不在于欧盟现在“在金融政策层面”能推出什么样的“金融救市政策”,因为美国还有一大堆“针对性手段”等着呢,而在于欧盟经济的未来能否给人以信心,从而给欧元带来“货币信心”、继而令人才、资金、技术等对欧洲经济产生信心。

●在全球战略需要上,“中欧俄”有着建设一条符合“三方共同利益”之“新丝绸之路”的强烈动机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在“欧美第二波金融危机”必然上演、“世界经济二次探底不是问题”的前景下,如果美国企图永续其全球金融霸权,则“全球第三次经济萧条”也有可能来临,而面对此共同危局,全球经济、经济、军事秩序必然由此展开一场“全方位的排列组合”的情况下,一旦欧盟能与中国建立“实质性经济战略合作关系”,并“做好”让俄罗斯扮演欧亚大陆经济整合之“资源”与“物流”运营商中心角色的战略统筹安排(在此基础上,中国可伺机慢慢完善“新丝绸之路”的“其它方向”),那么,就有可能一边牵动“中印关系”的实质性改善,一边维护“上合”组织的稳定,一边促进东亚经济(特别是中日韩)的深层次整合,一边强化伊核问题之“中欧俄”战略协调,并将这一战略协调“实质化”--在“尊王攘夷”的推进中,将表面上是“欧美”共同决策、实际上仍是美国独大的中东和平进程也慢慢装进“伊核N方会谈(可以考虑将土耳其、伊朗、以色列、甚至“想对美国说不”的巴西也吸收进去)”这只大蓝子,构建一个“中东多边安全框架”,最终实质性地将美国霸权挤出欧亚大陆。

因此,在全球战略需要上,“中欧俄”也有着建设一条符合“三方共同利益”之“新丝绸之路”的强烈动机。

●这将是自“科索沃独立后续发展”以来,“方方面面”参与度最高、参与层次最深、最具震撼性的一次“排列组合”

显然,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如果是这样的,这将是自“科索沃独立后续发展”以来,“方方面面”参与度最高、参与层次最深、最具震撼性的一次“排列组合”。

我们认为,“方方面面”参与、并展示这种“排列组合”的过程,差不多就是“两场悲剧”的处理过程。

另外,我们也认为,在“方方面面”参与、并展示这种“排列组合”的过程中,“中俄”之间的“新星号事件”、因“中俄战略互信还有问题”而产生的吉尔吉斯局势问题,都有机会形成一种“全新的处理机制”。

不仅如此,“中欧俄”也有机会将“产生、并交织于伊核问题”的“中欧俄”战略协调,在战略方向上予以“泛化(比如,逼迫美国交出金融话语权或出卖核心资产)”,在事务层面上予以“务实(比如,逼迫美国交出国际评级机制)”,从而“各取所需”地利用这些“战略协调成果”,在自己的核心利益层面,对美国全球核心利益进行挤压。

●有个问题是,“新丝绸之路”的第一步如何走?

但有个问题是,“新丝绸之路”的第一步如何走?在东方评论员看来,这恐怕恰恰是近期国际局势变幻莫测、扑朔迷离的重要线索之一。

显然,如果从这个层面就观察一连串重大事件,既:美国在东北亚制造“天安号事件”,“俄罗斯主导、美国配合、中国既然阻止不了,也不妨让其发生点儿什么的吉尔吉斯政权更替”,“中欧俄、阿拉伯国家,以及土耳其、伊朗等‘地方王’针对以色列袭击国际救援船队事件进行的联合行动”,再到“美国主导、俄罗斯配合,中国坚决‘冷处理’的吉尔吉斯南部骚乱”,美国“逼迫”李明博政府“请求”美国航母参与黄海联合军事演习、而演习却一再被推迟;中国则宣布、且如期在东海方向进行实兵军事演习,俄罗斯三大舰队宣布在远东进行大规模军事演习,等一系列事件,我们也就可以清楚地感觉到:对“新丝绸之路”的“中亚版”高度警惕、且在吉尔吉斯“搞事”的俄罗斯,对“东北亚版本”却有着高度兴趣,既便“俄美”两国元首刚刚在华盛顿为示“友好”而“啃”了一顿“汉堡包”,即便奥巴马刚用“汉堡”友好地送走了梅得韦杰夫,转身就来了出“俄罗斯间谍案”以示“后果”,但是,事实证明,无论美国怎样软硬兼施、最终还是挡不住俄罗斯的浓厚兴趣。

●“空白支票”远不如一条“东北亚版的新丝绸之路”来得实在

显然,站在俄罗斯的角度看问题,这条“东北亚版”的“新丝绸之路”不仅可以给朝鲜、中国、更可以给“没有希望的俄罗斯经济”带来巨大的希望,因此,刚刚与美国一道在吉尔吉斯“搞事”、干扰绕开俄罗斯之“中亚版新丝绸之路”的俄罗斯,这次又反过身来与中国一道,在东北亚方向,先以“韩国有关天安号事件调查报告有必要进一步确认”、再以“不针对第三国”的“大规模军事演习”宣示了自己“愿意维护东北亚局势稳定的政策”。

非常清楚,“俄美关系”重启也好,奥巴马在梅得韦杰夫访美期间开出的“美国愿意帮助俄罗斯发展经济”的“空白支票”也罢,远不如一条“东北亚版的新丝绸之路”来得实在。

●如果“美日军事同盟”也不甘寂寞的话,那么......

如果我们在这个层面去观察问题,还可以清楚地看到,在朝鲜军方强硬地在敏感海域划出禁航区,而中国也“坚决反对”美国航母进入黄海与韩国联合军事演习的“传说”之后,在中国突然进行东海方向的、同样“不针对第三国”的大规模军事演习的背后,是中国向“方方面面”传递着如下信息,既:如果韩国李明博政府胆敢将“美国航母版美韩黄海军事演习”的“传说”弄成事实,那么,那么,就别怪中国“不再劝说”在“天安号事件”中被冤枉的朝鲜了,一旦演习期间“擦枪走火”,且韩国方面吃了亏,而美国人又像“天安号事件”所表现的这样,不敢出头、对朝鲜主张“美韩军事同盟”的相关条款的话,就不要找中国说理;当然,如果朝鲜方面吃了亏,那么,中国就绝不会坐视不管,这一点,从中国瞄着“美国华盛顿号航母”的老窝--日本,进行东海大规模实兵演习,从朝鲜强硬地要求“美韩”撤出38线一带的重武器,就可以看出:一个基本判断就是,一旦朝韩双方在“美韩军事演习”期间擦枪走火,那么,已经跨进核心门槛的朝鲜、单独对付“死活不敢拿回战争指挥权”的韩国足够了,如果美国决意将“传说”玩成现实,将美国航母开进黄海参与演习,从而摆出一副决心在“擦枪走火”时“军事支持”韩国的样子,那么,中国可考虑向朝鲜提供“足以在黄海区域击沉”美国航母的相关装备与技术支持,支持朝鲜在“演习中模拟击沉美国华盛顿号”,从而对美国进行的“反示威”、或者“反恶心”。

在这种军事冲突随时可能升级的危险下,如果“美日军事同盟”也不甘寂寞的话,那么,中国在东海方向举行的大规模实兵军事演习,就是一次针对日本的实兵演习。

●这一点,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在日前的一次记者招待会上,已经“暗示”的非常清楚了

在我们看来,随着中国中段反导、反卫星试验、新型潜艇、新型战略导弹的一一曝光,在中国周边作战,不论是陆地还是海上,由于朝鲜已经进行了核试验,因此,如果韩国、日本决策层“还不清白”的话,一旦形势失控,受损失最大的必然是这两个国家的人民。

类似的意思,温家宝总理访日时,已经公开强调了,而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在日前的一次记者招待会上,也已经“暗示”的非常清楚了。

●在前面的讨论中,我们留的一个问题

另外,在前面的讨论中,我们留了一个问题。既: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如果从这个层面去观察问题,我们也就不难明白,在“中美之间”角力日趋激烈的大背景下,为什么《海峡两岸经济合作框架协议》(ECFA)竟然也能够顺利签署了?

●给企图留条生路的“韩国经济”一个严重警告

经过上面的讨论,明眼人是可以一眼看得出来的,那就是:“虽然贱但并不蠢”的李明博政府还是看到了其中的巨大风险,因此,也“几次三番地”将演习时间往后挪,而《海峡两岸经济合作框架协议》(ECFA)之所以在这个时候能够“顺利签署”,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严密控制着台湾政局的华盛顿,需要给企图留条生路的“韩国经济”一个严重警告:要知道,在中国大陆这个市场上,台湾经济的最大竞争者就是韩国经济。反之,也一样。

●在“俄美”两国均异口同声地强调“不会影响重启的美俄关系”的背后

因此,东方评论员想强调的是,(ECFA)在这个时候能够“顺利签署”、并不代表在今后能够“顺利实施”,相当程度上,远一点儿看,它取决于韩国在“中美之间”的态度;近一点儿看,它取决于韩国最终是否在美国的“逼迫”下、“请求”美国航母进入黄海进行美韩军事演习。

还有,由于中国已经“有心”在巴基斯坦方向(可能包括阿富汗部分地区)跨境反恐,且已“重启汇率改革(人民币随时可宣布与美元彻底脱钩)”,从而第一次对“美国南亚战略”摆出一种攻击姿态,而美国出于“美俄战略互信始终无法建立”的原因,始终不敢实质性启用俄罗斯通道,因此,尽管美国与俄罗斯出于阻击“中亚版新丝绸之路”的“共同利益”而在吉尔吉斯“默契”了一把,尽管俄罗斯也“非正式宣布”准备派直升机进入阿富汗帮助北约反恐,但是,在“俄罗斯间谍案”突然爆发的背后,特别是,在“俄美”两国均异口同声地强调“不会影响重启的美俄关系”的背后,足以说明两个问题:

第一,美国有意通过“俄罗斯间谍案”向“方方面面”强调:“美俄战略互信程度”仍然不足以“美国下决心启用俄罗斯通道”的“事实”;

第二,俄罗斯而有意通过“自己人被抓”向“方方面面”强调:“美俄”在吉尔吉斯的“默契”,不过是“个案”而已。

●中美近期角力的焦点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经过这番你来我往之后,之前,由于“方方面面”准备等待更多“变量”之后再决定如何参与“排列组合”、而一度停顿的“两场悲剧处理进程”,恐怕又要进程了。

显然,由于美国“南亚破局”的信心并不足,或者,由于中国在“冷处理”吉尔吉斯局势的过程中并没有让美国得到“主动”,因此,整个形势较“以色列袭击土耳其国际救援船”的时候并没有大的变化,这样,根据我们的观察,“角力”就又回到了那个时点,而那个时点最具代表性的事件就是“中国正式为以色列核问题立项”。

因此,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在中国的角度,如何借用“以色列袭击土耳其船队”、将“以核问题与伊核问题”捆绑起来,形成围攻“美国的中东政策”的局面;在美国的角度,如何借用“天安号事件”,在联合国框架之外“单独执行”“美国版严厉制裁伊朗案(实质是制裁中国)”、并进一步封锁朝鲜经济(实质上也是封锁中国),将是中美近期角力的焦点,也是各方参与“排列组合”的舞台。

●注定还会有许多“冲击性事件发生”、或者“颠覆传统观点”的新闻发生

显然,在这场“排列组合”中,中国是否“跨境反恐”对驻阿美军补给线施加压力,人民币汇率是否大幅贬值(是兑美元贬值、还是兑欧元贬值),或基本保持稳定(兑美元贬值,兑欧元升值,或者相反),以向“欧美经济”分别施加压力,特别是,中国经济是否慢慢开始带领东亚经济向美国、或者欧盟“定向”输出通货膨胀(注:美国金融危机是债务危机,对汇率不敏感,却对利率非常敏感),俄罗斯、特别是欧盟是否在“天安号事件”上明确态度,俄罗斯、欧盟是否在“以核问题”上明确态度,将是最大的几个变量。

最后,我们也想补充一条,既,美国是否撤销对台军售案(特别是爱国者反导系统),中美是否恢复高层军事接触也是一个重大变量。

显然,我们注意到这样一条消息,据新华社7月1日报道: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马晓天在当天表示,在中美双方都认为合适的时候中方欢迎美国国防部长盖茨访华。这是继六月初中方因美对台军售问题婉拒盖茨访华后中方的第一次公开表态。

非常清楚,中方强调的是“在中美双方都认为合适的时候”才“欢迎美国国防部长盖茨访华”,在东方评论员看来,这条消息与“欧盟”与美国一道准备“单独制裁”伊朗,却又坚持“紧缩政策”以应对希腊危机,吉尔吉斯虽然修宪成功,但却政府并未完全合法化;奥巴马刚请梅得韦杰夫吃“汉堡”就立马弄出“俄罗斯间谍案”,而“俄美”双方却“异口同声”地认为“俄罗斯间谍案”不会损害“俄美关系”、且俄罗斯大度地宣布“不打算报复美国”、俄罗斯宣布将在远东进行大规模军事演习,在美国吃了“汉堡”的梅得韦杰夫将亲自视察演习等一系列奇怪、且自相矛盾的事情联系起来看,那才有意思!

显然,在“......中美双方都认为合适.....”之前,注定还会有许多“冲击性事件发生”、或者“颠覆传统观点”的新闻发生。但东方评论员想强调的是,“这些事件”更多地是种“冲击性变量”、或者“颠覆性参数”,因为局势已经进入“科索沃独立后续发展”以后“最具颠覆性”的“排列组合”阶段,在“方方面面”、特别是“中欧美俄”最终确定自己对某一重大问题的态度时,彼此间都需要、且准备“在极端变量下”、去测试对方的战略决心、战略能力、战略底线、战略诚意。

因此,对局势可能的“极端发展”,我们也将以“走一步、看一步”的心情,与大家一起密切关注。

点击率超1万,奖励50工分,谢谢您对环球风云的支持!

本文内容于 2010-7-6 11:49:06 被st95522227编辑

22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